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童年的画

作者:txsm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7-11

(来源:中国文化报--中国作家网   作者:浇洁)

我的童年有四幅画,随着年龄增长,愈来愈清晰,且让人回味无穷。

春天一幅水彩画。起雾的天,蒙蒙的水汽,竹林的每片新叶上都缀满了细细密密的水珠,像百足虫蠕动纤细的脚。松软的田埂上,嫩绿的青草跟我的雨鞋玩着游戏。几只白鹭在翻好的水田里,展开翅膀,轻盈地从一个耸出水面的土块跳到另一个土块,躬着背曲着长颈寻觅小虫。不远处,影影绰绰中的身影,唯有我能在浓雾中认出——那是我的父亲,在竹林边的水田里,扶犁赶牛耖着田,雾中响起他耕田翻土时卷起的哗哗水花声,以及从丹田发出的短促的呵牛声:嘿!嗬嗬……嘿!

夏日一幅中国画。黄昏,落日的余晖把青山背驮着的天,映出绚烂的红,空气中弥漫着曝晒了一天的稻秆的清香。田垄上,沾一身泥的壮年男子打着赤脚,脚趾一个个分开着巴着地,肩上背一张弯犁,牵着牛,疲惫地拖着身子慢慢往家走。早些收工的村妇,利索地收完晒谷,风风火火地上菜园摘满一竹篮蔬菜,到小溪里一漂一荡,恨不得一步跨到家。石缝间长着蕨草的拱桥下,几个光溜溜的男孩儿在水里嬉闹着、打着水仗,全身溅满了水花。溪里的一绺绺丝草也忍不住摆手扭腰跳起了蛇形舞。

家里厅堂里的灯,晕出一圈圆圆的影子。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着,柴火灶里飘出水蕹菜和腌菜肉的香味……

秋天一幅油彩画。水是清的,连收割后稻田足迹里的水都是浅浅的、一汪见底的清。村口那棵老樟树上结着一簇簇的黑籽,比赛着噗噗往下掉,变成一摊摊破碎四射的墨汁。从春到秋都边长边落的叶子,老了还是青的,它们从枝头离开,过一晚就黑了,仿佛土地是个大染缸。晒谷场上晾着刚滤淀出来的红薯粉,粉白粉白。晒场边的山脚下长着几棵三个人都抱不过来的大枫树,霜风吹过,变成几丛篝火,叶子像喝醉了酒,红着脸摇摇晃晃,飘落在雪白的薯粉上,红白相衬,异常鲜艳。傍晚,风刮得脸生疼,婶子一边喊着两个在屋后烧枯枝稻秆、煨红薯玩耍的孩子,一边将晒在竹簟上的薯粉聚拢收起。有些薯粉沾在竹簟上,她顺手操起一根木棍,往簟背“啪啪啪”地拍打,此时,夕阳在山头已渐渐走远。

冬日一幅素描画。山上的竹鸡“嘘叽鸡脚拐、嘘叽鸡脚拐”地鸣叫着,乌桕树褪尽一身的彤红,光秃秃地站在四面透风的牛栏边。牛栏里铺有几块长条麻石,几根杉木柱撑着杉树皮盖的顶,满地是还没清理干净的牛粪。大伯戴着耷拉着帽耳的黄棉帽,夹着黄棉袄,搓着两手哈着嘴里的热气,一天三趟把牛从栏里牵出来喝水。天太冷,池塘里结着薄冰,大伯往牛栏里多丢了两捆稻秆,用烧猪食的锅烧了一大锅热水,倒在盛牛食的木盆里,添上几木勺秕谷,拌上谷糠和两碗剩饭,顿时,热气冲破空中坚硬的寒冷,白缕缕地升腾开来。

上一篇:荔枝红了
下一篇:带来幸福的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