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欢迎您!
天下书盟小说阅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播报

湖北潜江举办章华台诗会

作者:txsm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6-24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陈泽宇)

6月15至17日,由第十届湖北潜江国际龙虾节组委会、湖北省作家协会、江汉大学、长江文艺出版社、中共潜江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的2019年章华台诗会在湖北省潜江市举行。数十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学者与潜江本地诗人、作家相聚一堂,就“潜江诗群”的历史源流、发展现状、代表诗人等话题进行研讨。

6月16日,《潜江诗群》《21世纪两岸诗歌鉴藏》首发式举行,潜江市作家协会主席、《潜江诗群》主编黄明山说,潜江是一块诗歌故事不断发生的土地,诗歌阵地从未缺位,诗歌活动如火如荼,潜江市作协会刊《雷雨文学》每年春季号都编辑出版诗歌专辑。长期以来,潜江一直拥有自己的诗人队伍,形成了颇具特色的诗人创作群体——“潜江诗群”。

首发式后,与会诗人、学者以“穿过平原的河流:诗歌与地理”为题,研讨了潜江诗人的诗歌创作与文学地理之间的关系。与会专家认为,汉语诗歌本质上是一种“地理诗”,与西方诗歌偏重观念的创作不同,汉语诗体察风物、观感大地,与自然万物同在。潜江地处江汉平原,当地众多的水系影响着诗人的情绪体验,形成了潜江诗人特有的温润语言与诗歌气质。潜江诗人扎根故土、面向现代,不盲目追随新潮,能够在浮躁中选择沉潜,探索属于潜江的独特诗学,不同代际的潜江诗人从不同角度切近生活与时代,诗作在整体上呈现出丰富多彩的面貌。

活动期间,主办方在潜江曹禺大剧院举行诗歌朗诵会,数十位诗人、学者登台朗诵自己创作的诗歌,致敬著名剧作家曹禺和美丽的潜江风光景色。

活动由江汉大学现当代诗学研究中心、长江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潜江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潜江市作家协会承办。臧棣、赵野、张桃州、钱文亮、田禾、车延高、沉河、邓正兵、刘洁岷、李海英、李润霞、余旸、盛艳、颜炼军、王东东、哑石、黑丰、荣光启、夜鱼、李龙炳、亦来、潘灵剑等诗人、学者参加诗会。(陈泽宇)

与会嘉宾参观章华台遗址

诗人、学者臧棣朗诵《刺猬简史》

诗人、学者王东东朗诵《灯光下研究维纳斯雕像的一对青年男女》

附:“潜江诗群”诗人作品

捕灵:《桃》

想见一见那种

表皮一撕就掉毫不拖泥带水的桃

问问它

要如何才能

面对分离

决然得像不曾爱过

沉河:《被闪电照亮的人》

在我漆黑的少年时代,闪电是如此稀罕

我的前途依赖它照亮,再黯淡,再照亮

在一连串的闪电下,我完成了自我教育

雷声不再压迫心田,瘦弱的身躯开始坚强

一个在闪电下赶路的人,紧抱着书包

保护着里面显然比身体珍贵的书本

雨水很快洗净了泪水,双脚早赤裸着

扔下了沉重的套靴。如果不是风大,路滑

这个被理想鼓涨的少年就要飞奔起来

他本无所惧,比一颗遥远的星星还要干净

闪电离开了学堂,已经照亮村庄

那棵被劈过的老槐树伤疤显露,静默着

代人受过。我赶在最后的闪电光耀下

走进家门。把过去的自己丢在了外面

多少年后,想到自己曾是个被闪电

照亮的人,便渴望比漆黑更深的孤独

邓先忠:《李大爷》

姑且叫他李大爷

首先他年纪比较大

我也不知道他姓什么

感觉他长得姓李

他给我们楼道运垃圾

经常遇见

有时候很早有时很晚

运垃圾的板车

正好挡在楼道出口

我只好侧身而过

他抱歉地笑笑

一副不好意思的意思

李大爷好像是四川人

运垃圾有些年头

估计我们这一片居民

心里称他李大爷的人不少

或者称他张大爷

龚纯:《永定河桥上的告别》

暴雨新来,正好落在桥头

两个告别的人之间,因而一方得到一把可以存放

久远的雨伞(当然这属臆想和妄念);

或者一段亲密关系

终结于人生的骚年——而那一头

或这一头爱的源流到了弥留之际

还在继续;或者他再无望等到她的到来

只把要说的话永远地放在肚里——我父亲的骨灰

被我抱在怀里冷却;或者一名年轻的妇女

仍然给她不爱的丈夫带来他爱吃的甘蔗,他们

临别之时,在一起翻看相册——发现他们站在

死人们中间,他年轻,英俊,她温顺,无言,跟他

第一次回家——两个人的衣服洗在一起

挂在晾衣绳上,多么甜蜜,仿佛会永远这般

获得心灵的安宁——啊,暴雨新来

在告别的时刻,像做最后的善行。

关爱斌:《拜见岳父大人》

第一次拜见你

是腊月三十的晚上

汉南河边

你的家低矮 碧草青葱

我这个不速之客

一定让你十分意外

一见你 我纳头便拜

你不发一言

将我拒之门外

我不以为意 恭恭敬敬

逐一奉上白酒 香烟

一长串噼啪作响的问候

依稀记得 以前见过你

那时你的家在大队的一片菜地中

二米多高的纪念碑朴素

玻璃窗里镶嵌的一张彩照

你一身戎装 英俊威武

我情不自禁

向你敬了个并不合格的军礼

再往前

三十七年前

那场专门为你举行的集会

十里八村的人都来了

那么多人流泪 饮泣

十来岁的我

远远地望着 不知所措

突然间陷人了不能自拔的

哀伤

韩梅:《关于秋天》

屋檐下倒挂的瓶子

和屏风上精致的重峦叠嶂

于熟睡中滚落床沿,落人无尽的海

流浪的星星

惊恐地抛出一把利斧

砍出黑色的血流

泥洞里潜伏的螃蜞,被肉饵引诱

从此必将迎接:屈辱的死

这里面,有月亮和潮水的原因

远方的国度,一万个秋季的婴孩

操起竹竿和灯盏,加人远征

嘿,没有什么能让这些

止步。就像你穿梭的那些生活

又被另一轮生活压进箱底

灰狗:《爸爸》

从云端下来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浑身长满小红疙瘩

像一个病人那样

吸着氧

我是说你,爸爸

那天天气很好

我有一点儿

害怕

生活上的那些规则

告诉我

成为一个男人的过程

是艰难的

现在,你坐在麻将桌上

像是开了一个玩笑

我记得有一天,在车上

你往我口袋里

塞了一包烟

至于其他的

那不重要

平果:《一位亡友的手机号码》

一位亡友的手机号码我一直没有删除

没有删除是因为我觉得他还活着

他会在某个悠闲的下午约我一块儿喝酒

我也会在某个睡不着的夜晚找他聊天

很长时间过去了

这个号码再也没有打来过

(当然不会打过来了)

我久久地凝视着这个号码

就像凝视着他那张熟悉的脸

我忍不住用手去抚摸

轻轻的触碰

却将这个号码拨了出去

(该死的触屏手机)

就在我手忙脚乱的时候

电话居然通了

接电话的是他老婆

她说他走得太突然

天南海北很多朋友都不知道

她要替他给他们一个交代

她说她用着这个号码就感觉把他攥在手里

他再也跑不出她的手掌心了

我呆呆地握着手机

无言以对

黍不语:《礼物》

是雪。在下。

火在泥炉里安静地燃着,

酒在酒杯。

你端坐。或打盹。

白色的寂静暗中清洗你的来程。

白色的寂静使你闭上眼睛。

你白色的女孩。来了。你白色的女孩。坐下了。你白色的女孩。消失了。

白在白中轻轻摇晃。

酒在酒杯。

火在泥炉里安静地燃着。

雪在下。

田晓隐:《时间之外的雪》

一觉醒来,墙壁灰暗

窗外那架破板车上,驱赶鸟雀的稻草人

肩头停满了鸟雀

一块缠在枝权上的破布在风中抖得笔直

我觉得我很空

不住地叹气,出长气,发出哼声

身体里面的一畈麦子,空壳

我看见深秋的黄色堆上了脸颊

昨晚的一场醉酒

不好的遭遇,令我跌人内心的深渊

唯有面包、床单在尖锐的秋风中

令我不再恐慌

是的,我已经不敢清点白发、疤痕;

不敢低头向身体道歉

醒来。希望有一个人在我的体内驻扎

拨动一把马头琴

悠扬和宁静是一场时间之外的雪

或者霜冻总在一片树叶的背面

王威洋:《后青春期》

下班后的空气里

盘旋着酒的味道

窗外晒着我的内裤

和另一个女孩的内裤

它们挂在那里已有多日

她也多日没有出现

当我们都不在家的时候

就没人会去打扰

透过窗子

它们在风中的摇摆

杨华之:《叫水碗》

这是祖传的秘籍,还是她的发现

我无从考证。头痛的夜晚

她总会,端来一碗清水

让三根打湿的筷子,试图立在碗中

她一边做一边念念有词

叫上那些死去亲人的名字

当筷子立住,叫到谁时

她说就是谁摸了我

一把米和几张冥币就是治病的药

这样的事总是灵验。但那一次

她割了五亩水稻的手臂

总是颤抖不止。她叫到了

离世多年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叫到了隔壁的张大爷和

村头的孙老爹,半个时辰过去

三根筷子总不听使唤

孤魂野鬼也没逮住一个,第二天

我的病,却好了,她说

心诚则灵,这也是叫水碗的作用

(以上作品选自《潜江诗群(2016-2017)》,黄明山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2018年6月出版。)

上一篇:“网络文学+”大会将于8月举办
下一篇: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探索新机制 有效引导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出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