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

更新时间: 2018-10-29 16:24:46 字数:2631

“为了适应世界——”林羽解释道,“在梦魇纪刚开始的时候,整个人类社会一下子就混乱了,你想想,谁都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变成谁,会在什么地方,所有的东西,包括朋友、欲望、食物、甚至是自己的身体都是一次性的,什么狗屁法律和伦理道德都荡然无存。每个人都在使用自己一次性的躯体来满足最原始的欲望,到处都是杀戮和掠夺,那特么简直就是人间地狱,我敢说这比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战争都要惨……”

“死了很多人?”

“乖乖,海了去了!就在梦魇纪元第一个周,全世界就减少了百分之三十的人口,你说那得死多少?至于到现在死了多少,已经没法统计了……但人类是有求生本能的,大家开始走上街头,以唱歌的方式聚集在一起,用群体力量威慑那些图谋不轨的破坏分子,其实就是一个自发形成的自保组织。说起来,这跟美国的共济会还挺像的,共济会不就是脱胎于保护建筑工人的石匠工会吗?”

卢俊生的思考重点没有放在合声团上,她紧皱眉头道:“照你这样说,社会劳动和生产已经完全停止了,那人类吃什么?”

“这个说起来真是挺讽刺的,我刚才不是说,在梦魇纪元的头一个周就减少了百分之三十的人口吗?正是因为人口的锐减,现有的物质和粮食储备才能满足现有人类的需求。”

“世界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的?”卢俊生喃喃地道。

“现在就是这样,没什么道理可讲,”林羽苦笑一声,“像我今天的这个身体算是不错的,四肢健全,耳聪目明,还是个壮劳力。你看你也不错啊,大美女一个,前凸后翘的。我给你说,有一次我醒来之后是个干瘦老头,走到街上刚想寻摸点吃的,就被一个年轻小伙子无缘无故的暴打了一顿,腿都给我打折了,真他妈的暴力啊。我忍着痛好不容易睡着了,刚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在方向盘上趴着,车子正在一条山路上开着,紧张的我差点没一头栽沟里去。你说他妈的哪个缺德的开着车就睡着了……还有,算了,这样事多着呢,给你讲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你是没有经历过梦魇纪一开始的时候,那时候的人类,哎呀我去,都是疯子。”

卢俊生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话锋一转,“你刚才说共济会?这一切会不会都是西方大陆人搞的阴谋?哼,我就知道,他们亡我华夏之心始终不死。”

“哎,老首长,美国跟咱们一样,也是全国大乱啊。不过梦魇纪元第一天的时候咱们在晚上,加拿大啊美国啊人家正好白天,睡觉的少,就提前有了预防。可预防有个屁用啊,谁也不能不睡觉不是?所以现在整个世界都是这样。”

“那就奇怪了,整个世界都已经瘫痪了,这些信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网络啊,网络还没有瘫痪。只要还有电,网络就能用。现在一觉醒来,谁也不认识谁,杀人犯法也没人管,监狱警察这些国家机器全都没了,啥威慑都没有了,弄个好身体比什么都重要。你要不走运弄了一病秧子或者是老头老太太,也不要紧,再睡一觉又是一条好汉!所以啊,原来的社交体系早就崩溃了,现在想联系个朋友和家人,全都得上网。我知道的这些事情也都是网上传出来的。”

卢俊生急忙问道:“那网上有没有说梦魇纪元什么时候能结束,人类世界什么时候恢复正常?”

“那谁知道啊,说不定明天就结束了,说不定永远也不会结束。那些个在网上自称科学家的人也是满嘴放炮,反正这时代了,你说啥也没人管,大家全都在上面过嘴瘾。怎么——”林羽忽然有些戏谑地看着他,“你对今天这个身体不满意,还想变回那个脑梗半身不遂的老头去?”

卢俊生没有理会林羽的戏谑,她面色严肃地问:“既然还能上网,说明最基本的信息流通还没有被切断,那你知不知道现在世界上的大体局势是什么情况?”

“大体局势个屁啊,整个地球都乱了,美国总统都回家跳草裙舞去了。对了,倒是有一点很奇怪,根据大家在网络上反馈的情况来看,这次混乱是以国界为单位的,基本上没有逾越国境线的情况发生。虽然整个地球都乱了,但每个国家的人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折腾。像咱们国家还好,你今天在东北,明天可能就在西北,后天可能就在台北,谁也不认识谁。像梵蒂冈那样的小国可就惨了,总共就几百号人,别管怎么个转移法,每天看到的还是那些面孔,一问,不是亲戚就是街坊邻居,你想干点坏事都没法找人下手。”

“以国家为单位?那这场混乱的人为痕迹也太明显了!”卢俊生忍不住叫道。

林羽不置可否的一摊手,“谁知道呢,反正截止梦魇纪之前,世界各国谁都没有能力制造这样一场混乱。网上倒是有几个自称是科学院的专家说,以国家为单位的混乱和转移恰恰说明了这是一场天灾,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为宇宙磁暴的突然暴涨,磁暴虽然干扰了人类意识与大脑之间的电信号交换,但大脑作为意识的接收器,两者必须要互相匹配才能结合——生活在一个国家里的公民基于共同的语言习惯和社会观念,所以他们之间的大脑和意识才能互相匹配。首长同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那些生活在大美利坚的中国人一觉睡醒全都得回来,有意思吧?”

“早就该这样了,特别是那些个裸企业家裸官,哼……不过你说的那些科学院专家的说法,怎么听起来挺扯淡的?”

“那咱就不清楚了,反正在网上谁愿意说啥就说啥,谁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科学院的,还是几个无聊的写小说的家伙瞎编的。什么时代都不缺好事的人。”

“社会这么乱,成人也就算了,孩子呢?怎么办?”

“孩子?”林羽苦笑一声,慢慢伸出了三根手指,“梦魇纪元三大铁则:一,如果睡着之前就被人杀掉或者自杀,那么你的意识将跟随这个身体一起死亡。二,意识转移只会发生在人类身上,动物不受影响。三,在人类中,意识转移只会发生在成人身上,而未成年人——准确地说,是十二岁以下的人不会受影响。”

“这么说,人类还有救!”卢俊生忽然两眼放光。

“不,”林羽凄然地摇了摇头,“现实情况是这样的,因为整个社会秩序的崩溃,造成了十二岁以下儿童的大量死亡。而那些刚满足转移年龄的孩子因为心智不成熟,也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淘汰掉了。所以在梦魇纪,你几乎见不到未成年人。”

卢俊生被林羽的话惊呆了,一股庞大的如排山倒海般的绝望情绪凶猛袭来。她瞠目结舌,双目失神,“照你这么说,人类没有了延续者,岂不是注定了灭亡的命运?”

“我也不知道,”林羽叹了一口气,望着窗外,喃喃地说:“如果再不发生什么转机,人类恐怕真的就要灭亡了。”

……

卢俊生靠在墙上,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脸上的神色看上去十分痛苦,她需要好好消化一下目前的处境。而林羽刚才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只觉得把之前的那些不堪的事情再回忆一遍,简直就是再揭一次伤疤。刚进入梦魇纪的时候,他也很不适应,像很多人一样处于崩溃的边缘。但人类的适应能力是极其惊人的,现在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和他一样,也都逐渐适应了这种混乱的状态,并且慢慢地摸索出了各自的生存之道。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死亡纪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