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楔子

更新时间: 2018-10-29 16:24:46 字数:1537

静香坐在广播室里,紧了紧身上的破旧大衣。从对面的镜子里,她能看到自己瘦削苍老的面庞,这也是一具营养不良的躯体。自从人类世界进入“深寒纪元”之后,粮食生产几乎进入了停滞状态,摆在所有人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爬入冬眠仓里进入无限期的休眠,要么死。

外面的冷风“呼呼”的刮着,像猛兽一样撞击着脆弱的玻璃窗。静香看向外面,太阳早已经消失不见,它被厚厚的云层覆盖着,几乎传递不过来任何光和热。整个世界每日每夜的只有下雪,无边无垠的下雪,仿佛从天地初开之时就是这样。

静香知道,自己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这个世界上可供她转移意识的躯体越来越少,或许,这已经是最后一具还没有进入冬眠状态的肉身。不管怎么样,做完这一切,她也要进入冬眠了。

至于什么时候醒来,没人知道。或许,终其一生也不会苏醒。

一念及此,静香就叹了一口气。她戴上耳机,调整了一下锈迹斑斑的电容麦克。麦克风冰凉冰凉的,冻得粘手,像针扎一样刺痛着她陌生的皮肤。静香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发出了人类历史上的最后一条广播。

“现在是深寒纪元第二百零三天,我是行政院都尉,静香。”

说完这句话,静香停顿了一下,发出了一声仓促的叹息。行政院都尉,这个曾经无限荣耀的职位,现在看来却只是一个耻辱。身居如此高位,掌握着如此之大的权利,却还是没有办法逆转人类命运的走向。静香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她无法原谅自己。

“这是我最后一次广播,或许也是人类历史上的最后一次广播了。气温下降的越来越厉害,我也许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还没有进入冬眠状态的人,不过,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我不奢望会有人听到这条广播,如果很多年以后,有人醒来,接收到了这个信号,那说明人类已经从地狱的深渊里爬了出来。我不知道那一天会不会来到,但我无比奢望那个时刻。”

“如果若干年后,人类文明得以延续的话,应该知道我们这一时期所发生的事情,以作为对历史的照鉴。人类从公元时代进入梦魇纪元,在经历了短暂的黄金纪元后,又不可避免地进入了深寒纪元,至此,文明全盘崩坏,作为行政院都尉,我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然,现在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当深寒纪元来临的那一天起,世界就已经不可逆转的走向了毁灭的厄运。”

“为了阻止这一天的到来,我们也做过许多努力,甚至策划了以核弹毁灭‘世界中枢’的行动。但没想到这一行动开启的却是深寒纪元的帷幕。讽刺的是,直到最后,我们也不明白人类为何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那些躲在幕后操控人类命运的元老们,到底是怪物还是未知的高等文明,对此,我们一无所知,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哀。我曾设想过人类灭亡的无数种可能,没想到却是这么一种稀里糊涂的方式。”

说到这里,静香忽然想到最后一次见到林羽的场景。那时的林羽携带着一枚小当量核弹,要漂洋过海前往异国他乡“朝圣”。任谁都知道,这是一次有去无回的旅行,因为林羽的使命是在“世界中枢”引爆核弹,但他看起来却没有丝毫压力,出海的时候,他还和送行的众人们挥手告别。静香仍旧记得,那天的太阳很好,很耀眼,阳光从林羽的背后照来,有些逆光,给他黯淡的剪影镶嵌了一道淡淡的金边。

如果说,在这个即将逝去的世界上,静香还有什么人牵挂的话,那就是林羽了。和他共度的那些时光,她都记得。

“合声团最终没有给人类带来福音,是我们亲手毁了这个世界。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或许我们不会再让悲剧重演。但已经晚了,一切都结束了,这是我代表人类对世界最后的临别赠言。”

“再见。”

静香发出的谢幕致辞通过无线信号飞向了雪花飘舞的天空,寂寞的翻滚着,等待着若干年之后的收听。愈加肆虐的暴雪扑向孤独的广播室,似乎要把这个地方完全埋葬。静香又紧了紧大衣,靠着椅子闭上了眼睛。她回忆着往事,没察觉到一滴眼泪悄悄的从眼角流了出来,在落到地面之前就被冻在了脸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死亡纪元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