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狼煞

更新时间: 2018-09-28 16:57:21 字数:2641

那边的狼似乎听到了什么,突然就不动了。风微微地吹着,却只吹得树木在飒飒地响。

那人的脚步却不停,一直走到了张雷的眼前。他站在上风头,所以张雷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类似于野兽身上的臊臭味道。那味道浓重霸气,几乎让人窒息。张雷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有这样味道的“人”,到底是人,还是别的动物啊?

他偷偷的睁开眼睛,看到了让他惊悚的一个类似于人的动物。这个“人”的头发挡住了他的半张脸,剩下的那一半,刚好在侧影中,模糊不清,所以张雷能看到的只是他的头发和长长的胡须。

还有,就是那种要进棺材的人才穿的长袍马褂。马褂破烂不堪,很多地方都是丝丝缕缕的,在微微的小风中,兀自晃动着。

这“人“,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张雷从十多岁就跟师父张大爪子在这深山老林中混日子,足迹踏遍老林各个角落,见过各种怪人异兽。他们跟深山里的土匪打过架,跟杀人犯抢过猎物,同日本鬼子拼过刺刀,还跟偷渡过来的俄罗斯人喝过酒,但是,像这样似人似鬼的东西,张雷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这人走到张雷身边,弯腰看了看他。张雷都能感觉到这人臭烘烘的头发,从他的脸上扫过,痒得难受。

他运用功夫,屏息静气,一动不动。

那人看了张雷一会儿,站起来,对着狼压着嗓子喝叫了一声。

张雷惊恐的听到,那狼从嗓子眼里哼了一声,又朝他走了过来。

张雷大骇。莫非这人跟狼是一伙儿的?他们要干什么?不是要把自己分吃了吧?

张雷现在是恨死那两个把自己扔在这里的王八蛋了,哪怕就是杀了自己也好啊,总比活吃了要好。

这样想着,他就睁开了眼。

张雷惊愕地看到,那只狼来到这个怪人面前,乖得就像他家养的一条狗,匍匐在地上,摇晃着尾巴,头不断地一上一下的摆动着,那样子颇像一个臣子在对着他的主子跪地叩首。

张雷看得目瞪口呆。

那人蹲下身子,张雷这才能看得出来,这人虽然毛发皆长,却非常的壮实。

他把手放在狼的头顶,那狼呜咽着,一脸哀怜的看着他。这人对狼说:“畜生,看我也没用。我都半年没有喝狼血了,今天不吃你,我这狼煞就没力气爬山了。再说,你活了十多年了,吃了那么多的生灵,你被我吃掉,也是应该的。这样吧,我让你好过点儿,先杀了你,再喝你的血,你应该没有意见了吧!”

那人给狼做完思想工作,这个自称为“狼煞”的人,手掌抬起。张雷看到那狼竟然好像叹了口气,闭了眼,一动不动的等着巴掌落下来。狼煞丝毫不手软,手掌砰然落下,一阵断金裂铜的声音过后,那只狼痛楚的叫了一声,身体就软了,躺在了地上。

那人坐在地上,抓起狼的两只前爪,把狼搭在自己的膝盖上,从身上掏出一把小刀子,在狼脖子处豁开了一道口子。

一阵浓重的血腥味儿,马上在空中弥漫开来。

那人捧起狼脖子,饿鬼似地,咕嘟咕嘟地猛喝了起来。

张雷忍着恶心,脑子里翻江倒海,惊涛骇浪。

狼煞?!他竟然就是老人们口中传说的狼煞?!

在当地传说中,有个最典型的狼煞的故事。

抗日战争期间,有两个女抗联带着十多个负伤的男兵,被日本人追杀,逃进了深山,藏进一个被荒草覆盖的山洞里,要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被一群饿狼包围了。

那个时候,正是白雪皑皑缺粮断草的季节,大部分动物都趴在窝里不出来,或者冬眠了。那群狼,显然也是断粮多日,看到这么多的伤兵,狼显然明白,好吃的就在眼前。

抗联子弹缺乏,伤兵们扛的枪大都是空的,没有子弹。女兵带着手枪,枪里不过各有五发子弹。最要命的是,日本人还没走远,正在满山搜寻,他们如果开枪,无疑于给日本人报信。

没办法,两个女兵和几个轻伤伤员就用刺刀,对付起了一群饿狼。

那是抗战最艰难的时期,弹尽粮绝。伤员们没有吃的,伤口还都发着炎。战斗力可想而知。一会儿,就有两个伤员被拖进了狼群,被啃了个精光。

没有吃到肉的狼更发疯了。两个女兵和唯一剩下的两个能拿起枪的伤员,不得不开枪暂且自保。

枪声吸引过来了日本人。日本人也不是很多,十多个人。他们远远的躲着狼,看着狼和这几个人死拼。

很快,抗联的子弹打光了,狼们和抗联开始了短暂的对峙。日本人依旧躲在远处,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狼们开始一点一点的朝前磨蹭。生死之战一触即发。正在危急关头,突然从树林里传来一声嚎叫。

那声嚎叫,跟狼嚎有点儿像,却不完全一样,比狼的嚎叫更显凶恶,更加凄凉。

狼群在狼王的带领下,纷纷转头,朝着传来嚎叫的方向轻轻的回应着。

一会儿的功夫,从树林里钻出一个人影。那人须发皆长,看不清面目。他来到狼群前,伸手,就抓住了一只狼。

几十只狼都匍匐在地,摇尾乞怜,就像一群太监看到了皇上。

日本人看到这个人破坏了他们看好戏,非常愤怒,其中一个鬼子端起枪,就朝这个人开了一枪。

那人看都不看,俯身躲过子弹,把手中的狼放下,对着狼群吼叫了一声。

群狼齐吼,朝着日本人就扑了过去。

日本人虽然子弹多火力足,却畏惧群狼凶恶,边开枪边狼狈逃窜。群狼猛追不舍,一直把日本人追得没有了影子。

两个女抗联带着伤兵脱险后,找到了抗联大部队,说了他们的奇遇。有个曾经当过土匪的老兵惊讶不已,说你遇到的这个人,是“狼煞”。

但是,“狼煞”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老兵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狼煞”轻易不露面,遇到“狼煞”恐怕不是好兆头。果然,那年冬天,森林中动物都几乎绝了迹,很多抗联饿死了。

这两个女兵,一个未能逃脱饥饿加上日本人围剿,另一个饿晕在了深山老林里,被一个猎户给救了。据说,这个女兵是那支抗联队伍里唯一活下来的人。

女兵现在还活着,是张雷屯子里的邻居。任张雷怎么想象,也无法把她跟勇敢的女兵对上号。

张雷听着狼煞咕嘟咕嘟地喝着狼血,心里暗暗叫苦。他不知道,这个狼煞是否对人血有兴趣。如果对人血有兴趣的话,那他真的就完了。

正在他六神无主,忐忑不安的时候,从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呼喊声:“张雷,张雷,你在那儿?……”

终于听到人类的声音了,张雷感动得要哭。他听得出来,这声音中,有高大花着急的带着哭腔的喊声,还有陌生人的喊声。

狼煞不管,抱着狼脖子还是大口的咕嘟咕嘟地吞咽着。张雷不敢答应。直到远处出现了手电的光芒,声音也越来越近了,狼煞才把狼放到地上,朝张雷走过来。

这次,他竟然握着张雷的手,试了试脉搏。张雷大脑一片空白,心里直喊,完了,完了,这玩意儿竟然会把脉。

狼煞显然知道张雷还活着,他嘿嘿的笑了几声,这几声笑,就像极寒的冷气,直接把张雷吓了个透心凉,一动也不会动了。

但是,狼煞没有伤害他。

他似乎用什么把绑着他手的绳子给割断了,然后,割断了他脚上的绳子。

张雷纳闷,他这是想干什么?莫非吃人还要让这人先活动一下,通通血脉?

让他非常意外的是,狼煞嘴里嘟噜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背起那只狼,竟然飞快地消失了。

张雷猛然坐起来,对着手电的光芒大喊:“我在这里!”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黄金秘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