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楔子

更新时间: 2018-09-28 16:57:21 字数:5697

太阳刚刚落山。东北老林昏暗的山间小路上,走着一队奇怪的队伍。

走在前面的是两个模样迥异的汉子,一个很高,一个很矮。高的略瘦,鹰视狼顾,走起路来,嗖嗖带风。矮个横宽,无论脑袋还是胳膊腿还是拳头,都是方着长的,人似乎是由许多正方形组成的,躺下,也是个标准的四方形。

前面的瘦高个走得快,后面的方形矮子似乎过于笨重,脚步落下山路噗通噗通响,却竟然也一步不落地紧跟在瘦子身后。

两人的后面,跟着八个人。这八人人抬着两口棺材,一声不响,唯脚板翻飞,

追命似地赶路。只有棺材上的绳子,磨着木头,发出唧唧呀呀的响声。响声犹如梦呓,被越来越浓重的暮色压着,似乎很痛苦,很想挣扎而出。

这条由淘金人和挖参人踩出的小路,异常崎岖。有时候直入树林,简直就看不出路径,有时候一头扎进了山涧,要在溪水里走一段。

这些人却水中游龙一般,在这复杂的环境里一路疾行,如履平地,显然是在这里出入已久了。

星星渐渐繁密起来。他们走到一块比较开阔的山谷,那个方形壮汉说:“王大哥,我们已经走出他们的巡查范围了。我看我们还是扔了这棺材,快些走吧。”

高个子四下看了看,说:“不行。这些日本人不是原先的大清税巡。他们行事诡秘,往往出其不意,过了前面那个谷口再说。”

方形壮汉不出声了。瘦高个没有停下,带着众人继续朝前走。天上有依稀的月亮,朦朦胧胧地照着路。走过山谷,前面是个两山夹着的出口,小路蜿蜒着,被从山口吐出来。

高个子低声对后面说:“大家注意了,这个地方是进入金沟的第一个关卡,也是走出去的最后一道关了。多加小心,能过了这儿,就应该安全了。”

后面的人也跟着压着嗓子答应了一声,一行人在两人的率领下,进入这狭长的小路。

小路两边山势起伏绵延,把中间的一条小路夹得细如鸡肠。山脊挡住了月光,因此小路显得黑暗寂静。有经验的淘金人都知道,在这里算计进出淘金人的各种势力多如牛毛。这条不过几百米长的小路,是淘金人真正的鬼门关。走在前面的瘦子和方形壮汉都紧紧地攥住了刀把,警惕地看着两边。

在这个广袤的大森林里,各种势力错综复杂,土匪遍地。大的土匪绺子有几百号人,小的可能只有一人。

大些的绺子一般比较正规,势力庞大,遇到淘金客,先把队伍摆开,由老大或者专门的“师爷”给淘金客们讲道理,让他们知道性命比金子重要,况且他们不是把他们的金子全部抢去,只是要一部分而已。懂事理的淘金客们只有无奈的朝外贡献金子,很少有人跟土匪们动刀枪。

小股的土匪,特别是一个人的土匪就不一样了。他们势力弱小,为了能震撼住这些同样剽悍的淘金客,他们只能躲在暗处,先发制人。打冷枪放暗箭,给淘金者们一个下马威后,人才出来,咋咋呼呼地要钱。这种情况下,一般的淘金客也不敢反抗,只能掏出金子,买条性命。这些小股的特别是单个的土匪当然只能抢劫落单的淘金客,他们势力弱小,怕报复,很多直接就把淘金客杀了。因此淘金客一般出山时,都是尽量壮大力量,越多的人走在一起越安全。

大清兴旺的时候,为了从淘金客身上多收些税金,税官们曾经要求在这些要害处,设关卡,一是收税,二是保护从此经过的淘金人。大清王朝倒闭后,溥仪虽然在东北弄了个傀儡政权,却是千疮百孔,根本无力顾及这些。像这种地方,即便是小股的或者是一个人的土匪,只要从山上倒腾一块大石头推下来,就能砸烂一个人。

因此这十个人,皆惶恐不安。他们快马加鞭,就在快要走出去的时候,突然从两边蹿出几个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为首的一身日本武士打扮,用蹩脚的汉语,喊道:“八嘎,什么的干活?”

那个高个子把攥着刀的手松开,走过去,鞠躬,说:“我们是山里的猎户,这两个兄弟,被黑瞎子拍了,我们连夜送回去安葬的。”

从那个日本武士身后挤过来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国人,他上下打量了高个子一眼,狐疑地说:“我怎么看你像王进举啊?”

高个子哭丧着脸说:“这位老兄,我们刚死了兄弟,难受着呢,您就别给我们添堵了,那个王进举谁不认识他啊?别说是那些淘金的,就是我们这些猎户,打了只狍子,他都要割一条腿去。他死了有十多年了吧?他早死,我们就早好过。”

戴眼镜的看着胡子拉碴的大高个,鼻子哼了一声,说:“把棺材打开,我们是满洲黄金稽查队的,我怀疑你这个棺材里有金子,麻溜打开,让爷看看。”

矮个伸手攥刀,被高个轻轻碰了碰手。高个陪笑说:“各位爷,我们是住在山中的猎户,穷得鸡巴摇铃铛的主儿,哪儿有金子?死的这两个都是凶死呢,棺材见不得光,所以我们才在夜里走,要不是人说这俩货能尸变,我们也用不着赶时辰,大半夜的抬着棺材到处跑啊。几位爷,您们高抬贵手,别耽误他们入土的时辰啊!”

高个子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把钱,双手献给这戴眼镜的中国人,说:“我们都是穷打猎的,金子没有,这点儿小钱,给大爷们去七道拐泡个妞。望大爷高抬贵手,行个方便。唉,棺材钉上了,要看,麻烦啊!”

戴眼镜的这个接过钱,双手递给那个日本人。日本人看都不看,朝着两人大叫:“八嘎,良心坏了的有!马上开棺!不得啰嗦。”

戴眼镜的这个伙计一看日本人发火了,赶紧把钱给塞了回去,对后面的人喊道:“还他妈的站着干嘛?等死啊?开棺!”

后面的几个人呼啦啦围了上来,看着两口大红的棺材,有人从腰里拽出了刀,围着棺材转圈看着。

高个子朝矮个摆摆头。矮个子走过去。那几个人开始忙活,有人用刀,有人用斧头,都在努力想把棺材撬开。棺材很重,那些人对着一口棺材忙活半天,没有成效,其中一个爷们急了,举起斧头对着棺材就要砍。方形汉子猛然大吼了一声,这一声吼,真似龙吟虎啸,众人皆皆吓了一跳。

举起斧头的那个吓得一哆嗦,手不由得就松开了,那斧头就在众人的注视中,朝着棺材落了下来。矮个子跳过去,猛然出手,在斧头就要落在棺材上的一刹那,把斧头稳稳地抓住了。

矮个的速度之快,可谓是电光火石之间,把围着的几个人都看愣了。要砍棺材的那个汉子,看着眼前的这尊矮金刚,身影陡然就矮了下去,朝后缩了好几步。

在东北老林里混日子的最会看人下菜,遵照绝对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凡进入丛林,无论官民,皆需遵循这个法则。方形壮汉的这一吼一动,哪怕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个人不好惹。

矮金刚转身,看着那日本人和那戴眼镜的汉子,问道:“真的要看棺材吗?”

那个中国人没敢搭话,日本人点点头,说:“是的。”

矮金刚说:“行,爷今天就揭开棺材让你们看看,不过爷有话在先,你们要是什么都找不到,爷可不能白给你们开了,爷要收费的。”

戴眼镜的汉子忍不住喝道:“你这个矮冬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告诉你,海再大,也是龙王爷说了算。这树林再大,也是日本人的天下,我们可是替日本人做事,敢收我们的钱?是不是真活烦了?”

矮金刚吐了一口唾沫,说:“小子,你恶心死你爷爷了。给日本人当狗,还他妈觉得挺光荣?呸,就冲这个,不拿钱别想开棺!”

戴眼镜的汉子刚要张口,日本人先说话了。他问道:“说吧,开一次棺要多少钱?”

矮金刚显然没料到对方会真的问价格,因此愣住了。高个在那边搭话了,说:“不多,一两黄金。”

戴眼镜的伙计一听就火大了,喊道:“你他妈的真敢要?”

日本人倒是比较大方,对着愤怒不已的戴眼镜男子摆摆手,戴眼镜的男子边嘟囔着,边掏出小块金子,递给了矮金刚。矮金刚接过,仔细看了看,还不放心,把金子递给高个子。高个看了看,鼻子里嗯了一声。

矮金刚转身,来到一口棺材前,双手各用几个手指插进被他们撬开一条缝的棺材盖里,先晃了几下,然后猛然吼了一声,浑身一发力,几个人用斧头和撬棍没掀动的棺材盖,竟然在他的手下发出了吱吱呀呀钉子从木头里拔出来的声音。

众人皆惊。即便是那个看来煞气很重的日本人,也不由地张大了嘴巴。

矮金刚又大吼了一声,在跟他较力的棺材盖子猛然被他掀翻,噗通摔在地上。

矮金刚朝后退了一步,吼道:“各位,请看吧。”

日本人带着那一帮人凑过来,朝棺材里看。

有人点亮火折子,把棺材里的情形照得清清楚楚。

棺材里仰脸躺着一个精瘦的中年人,穿着一身崭新的寿衣,不过只是露着半边脸,另半边被一个帽子遮着。

在日本人的授意下,几个人把尸体抬起来,解开寿衣,把死人从里到外摸了个遍。众人摇头,示意什么都没有。日本人不信,戴着手套,亲自摸死人的肚子。也是毫无所获。这个死人肚子瘪瘪的,似乎能摸到他的每一根肠子。

几个人把死人扔进棺材。这时候,戴在死人头上一直没有掉下,遮着他半边脸的帽子,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他让戴眼镜的那个汉子,把帽子给他摘下来。

那汉子,找了跟树棍,去挑那帽子,却没有挑起来。好像那帽子是长在他的头上似地。

矮金刚走过去,满脸凶光地看着这个哆哆嗦嗦的戴眼镜的汉子,看得这爷们心里没底。他颤着声音问道:“你看我干嘛?”

矮金刚一字一顿地说:“我看你怎么给日本人当狗的。”

眼镜汉子被这话激怒了,骂道:“你他妈的想……”

但是,抬起头,他看到了矮金刚冷硬的眼神,把下句话又吞进去了。日本人走过来,亲自拽着死人戴的帽子,一用力,把那帽子就拽了下来。

随着那帽子一起下来的,是一部分头皮和脸皮。死人的血还没有完全凝住,因此随着帽子沿朝下缓慢地滴答着。日本人惊愕的看着血肉模糊的帽子,和同样血肉模糊的人脸,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高个壮汉走过来,从日本人手里接过帽子,盖在死人脸上,沉声说:“我的兄弟和媳妇,都被黑熊舔了,半边脸不成样子了。”

戴眼镜的那个中国人过来看了看,摆手说:“行了,盖上吧。”

高个汉子问那日本人:“先生,后面的那个也要看吗?”

日本人说:“这个盖上。后面的看看的有。”

矮金刚还是同样把那口棺材揭开,日本人带着几个手下凑过去搜查。

这口棺材里躺着的是个俊俏的小媳妇,这次,没用日本人动手,高个子小心地把盖住小媳妇半边脸的头巾揭开,那半边脸也是血肉模糊,不成样子。日本人让那个手下,草草搜了几下,就挥挥手,带着人离开了。

几个人盖上棺材,重新用绳子捆好,摇摇晃晃抬着棺材重新上了路。

走出狭窄的山间小路,两边又重新被或密集或稀疏的树林代替。几个人加快步伐,继续朝前走。

刚走了一会儿,前面忽然又蹿出一队人马。高个子看着眼前端着各式武器,黑布蒙脸的一群汉子,惊问道:“我们是送葬的,你们是什么人?”

前面的人却用高傲的、带着俄语味道的蹩脚汉语说道:“哈哈,王进举!大清朝的正六品税官,在老金沟消失了十多年,今天终于让我莫德罗夫找到了!老朋友,亲爱的王,我终于见到您了!”

高个子一愣:“莫德罗夫?是你?!”

“是啊,我亲爱的朋友,正是您忠实的朋友莫德罗夫。如果不是我,在这片老林子里,有谁会认得您呢?”

莫德罗夫曾经是俄罗斯占领东北时期的一个下级军官。在日俄战争时期,曾经是俄罗斯特使,专门联系盘踞在老林里的土匪,给他们提供武器,让他们对日本人发起袭击。

俄国被打败后,莫德洛夫没有随着残部撤回俄罗斯,而是找了个中国姑娘,住在了哈尔滨。小军官不会做生意,做工又不能出力,唯一的嗜好就是喝酒,因此日子非常拮据。

后来莫德罗夫跟着一帮俄罗斯混混进入老林淘金,被一帮土匪抢劫。俄罗斯人倚仗他们身高马大,又有枪,没把那帮小土匪放在眼里,跟他们干了起来。

没想到他们遇到的是老林中最嗜血的一股绺子,并且这股绺子在日俄战争期间,是日本人花田仲之助手下的“花膀子队”。莫德罗夫曾经带人剿杀过他们,让这些跟着日本人的土匪损失惨重。有土匪认出了莫德罗夫,非常愤怒,带着人就朝他扑过来。

莫德罗夫一拳难敌四手,落荒而逃。因为慌不择路,独自一人逃进了深山老林。要不是遇到了曾经认识的王进举,他就成了狼粪了。

王进举觉得自己当年救过莫德罗夫,他不会伤害他们,因此,他脸上堆了笑,对莫德罗夫说:“莫德罗夫先生,在这里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我是送我死去的弟兄回家的,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莫德罗夫戏谑地问:“亲爱的王,您只是送他们回家?没有带金子吗?”

王进举一愣,忙说:“没有啊,我是送死去的猎人兄弟回家呢。”

莫德罗夫边摘下蒙面眼罩,边哈哈大笑,说:“亲爱的王,您真的太幽默了。大清金税官出山能不带金子?王,您自己相信您的话吗?”

王进举仔细看了看莫德罗夫身后的土匪,不禁抽了一口冷气。这些土匪手中拿的不是刀剑,不是火枪,而是一色的快枪!

王进举再去看紧靠莫德罗夫站着的几个人,不由得大吃一惊。他问莫德罗夫:“莫德罗夫先生,您加入了黒雕的绺子?”

莫德罗夫显得非常遗憾地说:“是啊!王,我们是老相识,我很想帮您,可是您知道,我是指挥不了黒雕的。当然,如果您缴出金子,我可以让他们饶了你们的性命,王,我这也算是报答您的救命之恩了吧?”

王进举骂道:“莫德罗夫,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小人,我当初就该一刀杀了你,你……”

话未说完,莫德罗夫旁边的几个人就操起枪,对着王进举开枪猛射。王进举躲避不及,倒在了血泊中。几乎同时,从两边树林涌出十多个汉子,他们手持弓箭或者火铳,朝着莫德罗夫等人就开火。

土匪们显然没有料到这一招,马上有几个人随着枪声倒下。矮金刚抱着王进举躲到一棵大树后,然后,朝着莫德罗夫连发几把飞镖。莫德洛夫是老江湖,都侧身躲了过去,疾如流星的飞镖把他身边一个正端着枪要射击的土匪打烂了头,脑浆子溅了莫德洛夫一身。

莫德罗夫吓得紧紧地趴在地上,喊:“杀,杀光了他们,金子就是我们的了!”

双方对射。从树林涌出来的人用弓箭和火枪跟对方的机枪、钢枪对射,显然不占优势。一会儿功夫就有五六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从树林里冲出来的一个精壮汉子对矮金刚喊道:“段钢大哥,你赶紧走,再耽误会儿,就完了。”

段钢朝敌人扔出两支飞镖,杀了两人,喊道:“张大爪子,这些畜生凶啊,你们能行?”

叫作张大爪子的精壮汉子喊道:“别啰嗦了!你们走了,我们也要跑啊!奶奶的,咱打不过他们。”

段钢说:“兄弟,那老地方见了!”

张大爪子边朝对方开枪边喊:“回去别忘了搞点酒,半年没有见到烧刀子了!”

段钢背着王进举,指挥着八个抬棺材的,推着棺材爬到树林边,抬起棺材,几个人飞快地消失在树林中。

有土匪喊道:“当家的,不好了,金子……金子跑了!”

莫德罗夫带着几个人刚要去追,被精壮汉子这边一通乱枪,打死了好几个。

莫德罗夫恼了,喊道:“杀,杀光!一个都不能留!”

……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黄金秘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