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更新时间: 2018-08-16 13:44:43 字数:2916

黄白色的是天空,红黑色的是大地,一轮红彤彤的斜阳,挂在西边的空中。

几只刚刚饱食的肥硕乌鸦,绕着一颗已经枯朽的大树飞了两圈,落在调零的枯枝上,用带着残余血迹的利啄,漫不经心地梳理着羽毛。

狂风卷起无数的枯叶与泥沙,漫天尘土把太阳的光芒都掩盖起来,隐隐的可以看到,在远处有几头饿狼在徘徊。它们那双像鬼火的双眼,带着渴望,更有着一份期待……

泥沼的中间,更是有着堆积如山的尸体。

十几个穿着土黄的衣服,戴着甲片,缠着绷带的人,从远处的树林里走了过来。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十分的麻木。但是他们的眼睛里却透着一股犀利,一旦有个风吹草动,杀气便会立刻笼罩全身。他们是这个战场上的胜利者,被鲜血染红的绷带上透着他们身上坚韧不屈的铮铮铁骨。

一个用纱布包扎着右眼的士兵走到了一堆尸体的前面,弯下腰,从泥沼里捡起了一杆完好的长戟,用力地挥动了两下后,便将长戟插在了地上,继续在尸体堆里翻找的有用的东西。独眼的士兵背上一处衣服的裂痕,依稀地可以看见向外翻着的伤口。

独眼的士兵推开了几具尸体,从一个穿着和他一样衣服的尸体身上揭下了一件胸甲,他看那件胸甲没有多大损伤,便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座矮小的尸山上,一只大手伸了出来。

独眼的士兵吓了一跳,本能地低吼一声,但如恶狼的独眼,却狠狠地盯着那支手掌,同时迅速地将插在地上的长戟拔了出来,神情十分的紧张。

附近的士兵听到同伴的低吼声,呼拉一声,围了过来,齐刷刷地举起了手中的长戟,目光竟是如此的凌厉。

紧接着,一个人从尸山里爬了出来,他的另一只手里还紧紧地握着一根完好的长戟。

那个人刚露出上身,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动作,十几道寒光从他的眼前闪过,长戟便顶住了那个人的身体。那个人十分的紧张,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抽搐的面部上只留下了一丝惊恐。

“这,这……我,我是……你们,你们……”刚由尸堆里爬出来的那个人,惊惧地呼叫起来,但无法把一句话说完整。

“呼!”

十几个士兵一起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收起了手中的长戟,毕恭毕敬地向着那个人拜了一拜,同时叫道:“都尉大人!”

那个人摇晃着身体,努力地站了起来。

他望了望周围,闻到了一股极其浓烈的星味。

右臂上方的伤口剧烈地疼痛,头部开始眩晕,几乎无法站稳身体。

他拄着那根长戟,使自己能够完全站立。低头却看见自己的胸甲上满是鲜血。而腹部上有着一处轻微的刀伤。

一个胳膊上缠着纱布身体瘦高的士兵从远处的树林边走了过来,他一看见那个刚从尸山里爬出来的人,便欢喜地叫道:“果真是你,原来你没有死!”

那个都尉一脸的迷茫,有点不知所措:“我……我……这……这里……”

就在这时,地面微微地颤动起来,滚雷般的马蹄声由远而近!那个都尉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一团尘土自远处地平线迅速靠近不断扩大,阳光下反射出点点光芒。

一批统一穿着黑色战甲的士兵,骑在一匹匹的骏马上,全身都被厚厚的铠甲包裹着,加上头盔,只露出了一点面部在外,手里面都提着一根锋利的长枪。在骑兵中间,是一面迎风飘荡的黑色大旗,上面绣着一个扭曲的白色字体。

这批骑兵,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几许狰狞,口中喊着叽里咕噜的话语,正以雄健的姿态向着战场挺来。

那个都尉看到这批骑兵后,心里被深深地震撼了,这支雄壮的骑兵,简直可以用虎狼之师才可以形容。

他还来不及去想,在他的背后,同样传来了鼎沸的叫喊声。

“快撤!燕狗来了!”那个瘦高的士兵喊了一声,急忙和那个独眼的士兵一起架着那个都尉朝后面撤去。

那个都尉被那两个士兵架着,转身看见了一个十分彪悍的骑士:

那人双眼深陷,脸容瘦干,面色冷峻。脸的骨骼粗而结实,下巴宽而张开,肌肉饱满,眉毛粗浓,非常有男子气概,耳厚口大,给人一种威风凛凛的气势。

他头戴金盔,身着金甲,背后披着一件大红披风。右手持一柄精钢双刃长矛,长约一丈三尺,在火红的晚霞下显得寒光闪闪;左手持一支锐利毒辣的钩戟,长约一丈,比一般戟要短得多,而且在戟尖的右侧有一支倒钩和月牙斜枝遥相对应。

他的胯下是一匹巨大的红色战马,修长而劲健的四肢上条状肌肉好似钢筋铸就一般,光滑而富有活力的皮肤明亮鲜艳如炽烈的地狱之火,在狂风中随风摆动的赤色鬃毛犹如万道火蛇飞舞,在阳光下骄傲地燃烧。

那个都尉看到这些,他的心里不禁为之惊愕:“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彪悍的人?”

只一瞬间,那个骑着如火一般鲜艳战马的骑士便从他身边掠过,卷起了一阵风沙,拍打在了他的脸上。

那个人的身后跟着两百多披着战甲的骑兵,脸上的青筋暴起,一手提着马缰,一手举着长枪,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高声地呼喊着令人心血澎湃的话语:“杀!”

骑兵的后面紧跟着一队队叫喊的步兵,他们的表情如同那些骑兵一样,眼神中却充满了十足的杀气,那种狰狞的模样,一点也不亚于那个都尉先前见到的黑甲骑兵。部队的中间,一面淡蓝色的旗帜逆风而扬,一个如同鲜血的扭曲字体绣在了上面。

当所有的部队和那个都尉擦肩而过时,一匹快马来到了他的身边,马上的一个骑士用十分高亢的语气喊道:“陛下有令!命你带领所有伤兵,留守此地,务必保护所有兄弟的安全!”

那骑兵话一说完,调转马头,便向前冲了过去。

那个都尉很是迷茫,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久前,他还在将要坍塌的矿下指挥着工人进行疏散,一阵猛烈的晃动后,他便被压在了厚厚的煤土下面。记忆中,他拼命地向外挖刨着煤土,当他好不容易才挖到外面时,他以为获救了,谁会想到,他一露头便站在了这个不知名的战场上了。

那个都尉回过头,看到土簧(通黄)色的军队正在与数倍于它的黑色骑兵厮杀。所有的土簧色的军队,在那个穿着金甲、骑着红色宝马的人的带领下,在黑色骑兵的阵里横冲直撞。

一场浴血奋战下来,那群打着黑底白字大旗穿着黑色战甲的骑兵已经退却,而蓝底红字大旗,紧紧地追了出去,很快便驶出了地平线。

那个都尉不禁被这支少数的土簧色军队的战斗力所折服,他们以少数的步兵,对付多数的骑兵,居然还能取得胜利,硬是将黑色的骑兵给打跑了。

大地,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当那个都尉再次扭过头时,他注意到了树林边,那里零零散散地搭着些许帐篷,许多神情木讷的士兵靠在树边。一些士兵胡乱地缠了一些布在伤口上。

所有受伤的士兵,都没有呈现出半点痛苦之色,他们表情木讷,望着远处的地平线,眼睛里充满了一份希冀。同时,那个都尉在他们的脸上,也看到了一份坚强。

那个都尉被眼前所有的一切所震撼了,在惊恐和彷徨中,他更加的不知所措。

“这是到底在哪里?两边打仗的都是些什么人?我又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那个都尉心里充满了疑问。

他张开了嘴,感到了从干裂的嘴唇上传来的一丝痛楚,本来想问话,却本能地喊出了:“水!给我水!”

那个瘦高的士兵和独眼的士兵急忙把那个都尉架到了树林边,瘦高的士兵将那个都尉安全地放在地上以后,便跑到了一个帐篷里,端出了一碗清凌凌的水,递给了那个都尉。

那个都尉急忙接过那碗清水,刚准备喝,却看见了水的倒影,那里面竟然出现了一张十分陌生的面孔。倒影里依稀看见了一张面部消瘦,浓眉大眼,方硕大口的脸庞。那个都尉十分的诧异,急忙眨了眨右眼,倒影里的人,居然也眨了眨右眼。

那个都尉突然将手里的碗给摔在了地上,一声清脆的响声传了出来,引来了周围其他受伤的士兵的目光。

“这不是我!我这是在哪里?”那个都尉的心里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呼喊,可到了嗓子那里却感到阵阵的生疼。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晋时归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