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5章:一夜情

更新时间: 2018-08-14 17:21:20 字数:1680

梁成安却突然看向她,目光凛冽,白子涵被这样的目光压制着,一时竟不敢开口说话,一时又觉得眼前的男人的气势都是李明鑫比不上的。

“对方律师,你说的每句话都是需要负责人的,还请你放尊重些,不要藐视法庭。”

这相当于用白子涵的话反驳她,更让白子涵说不出话来。

李明鑫看着这个没脑子的女人,一时有些懊悔,早知道就不该轻信这个女人的能力,找个更有能力的律师来了。

梁成安又说道:“不仅如此,我当事人还发现原告在管理公司时,出现了偷税漏税,贪污受贿等行为,我有理由怀疑,原告是在找替罪羊。”

观众席里的刘玉兰一下子站起来,“你放屁!我儿子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法官,他们都是在胡说八道,把他们都关起来!”

法官已经对这个案子觉得心力交瘁了,敲了敲锤,“肃静!法庭内禁止喧闹。”

随后,又转向梁成安问道:“被告律师,你所说的情况可有证据?”

梁成安点了点头,将证物呈上,法官一边查看证物,一边皱起了眉。

李明鑫的心里也逐渐慌了起来,他想起顾暖突然辞职要回自家公司工作,那个时候他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原来这都是她设下的圈套。

一时,他也顾不上法庭秩序了,如果顾暖真的查到了什么并且交给了法官,那他就真的完了,“顾暖,你陷害我,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观众席上,刘玉兰也跟着喊:“你这个贱女人,我们家哪里对不住你了?你非得这么害我儿子?你那个律师是你的姘头吧?合伙来谋我儿子的财产!”

白子涵也指着她骂:“顾暖,你早有预谋,你害了明鑫对你有什么好处。”

一时间场面竟乱成一团,法官狠敲了几下锤木都不奏效。

顾暖冷冷地看着那三人对她的指责,只觉得怎么会有人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先前想谋财害命的是他们,如今自己不过是正当反击罢了,也值得他们这么骂她。

法庭上乱成一团,法官只得让法警将刘玉兰带离法庭,事情发展到如今已经很明显了,原告指控被告的罪名并不成立,反倒是李明鑫,将要接受法院对他的调查。

官司结束后,顾母上前两步,眼中含泪地看着顾暖,“总算是摆脱他们一家子人了,你受苦了。”

顾暖拍了拍母亲的手,细声安抚着,却感觉有一道毒辣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正是刘玉兰。

刘玉兰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扬手就要扇顾暖,却被梁成安及时挡住了,刘玉兰看了看高大的梁成安,又看了看顾暖母女,只能恨恨地瞪了二人一眼。

“少得意,顾暖,你这么害我儿子,会遭报应的。”

顾暖看着刘玉兰离开的身影,只觉得解了一口恶气。

顾暖心中明白,自己能赢了这场官司,多亏了梁成安的帮助,如果没有他帮自己出谋划策,自己是不可能打垮李明鑫的,于是心中对梁成安充满了感激。

顾暖想了想,说道:“梁律师,这次真的多亏你的帮忙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个饭吧?”

梁成安看着顾暖,不知为何,从来不和顾客有过多接触的他,在那一刻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顾暖也不甚会交际,是以尽管心中对梁成安充满了感激,却不知如何说出口,只能一个劲地向他敬酒。

“梁律师,我真的特别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估计现在都还不知道怎么办,我敬你。”

梁成安眸色暗了暗,他知道眼前的女人不善言辞,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几句话,他就是不知道怎么拒绝送到嘴边的酒。

喝到后来,顾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只知道一个劲地朝杯子里倒酒。

梁成安还有一丝理智,叫车送她回家,顾暖喝的太醉,梁成安只能送佛送到西。

顾暖已经完全是迷迷糊糊的状态了,她似乎又看到那个胖乎乎的小娃娃咧着嘴冲她笑,喊他妈妈,可是当她想抱抱那个小孩的时候,他却离自己越来越远。

她忍不住伸手去拉小孩,微弱地乞求道:“不要走。”

梁成安看着拉着自己衣服下摆的那只小手,女人面容姣好的脸上还有着泪痕,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揩掉了那滴泪,女人还在呢喃着“不要走”,他感觉能装得下所有法律条文的脑子好像一下子不够用了,不知如何反应。

顾暖是被渴醒的,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头疼欲裂,准备下床找水喝,不经意间却似乎碰到了什么温热的物体。

她僵硬地转头,心中大骇,为什么梁成安会睡在她床上?她竭力让自己相信这只是一个梦,但是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自己身体的异样却真真切切地告诉她,这是事实。

是的,她和梁成安那啥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婚情告急,赖上律师老公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