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日记揭谜

更新时间: 2018-08-10 09:26:23 字数:3870

欧阳云宏火急火燎地赶回公安局,一步跨进邹局长办公室,便问:“邹局长,这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你自己看吧!”邹局长说着,把一个黑封皮日记本递过去。

欧阳云宏接过日记本翻开,里面有一页折叠的地方,只见日记里这样写道:

10月18日。晴天。

晚上,赵倩送给我一套西服,乖乖!售价5000多元,算来够我两个月的薪水。

她没有固定工作,也没见她做什么生意,哪来这么多钱?我曾问过她几次,她不说。今天中午,在干了那事之后,她显得很亢奋,偎在我怀里告诉我,她的钱是一个叫×××的医生送给她的。

我问:“他为什么要给你那么多钱?就因为你愿意作他的情人?”

她神秘兮兮地笑了:“那才不是呢!”

“那为什么?”

“这是秘密!不可以告诉你的。”说着,她忽然拿手指捅一下我的腰间,“喏!把你的腰子割一个下来,不就可以换很多钱吗!”

我心中猛然一惊。再问,她什么也不肯说了。

我猜想,她们肯定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这个日记本是哪儿来的?”欧阳云宏合上日记本,看着邹局长问。

“从一个小偷家里搜出来的。”

原来,滨海市公安局反扒队下午在公交车上逮住一个小偷,在小偷家里收缴赃物时无意中发现了这个日记本,由于日记本中“10月18日”那则日记里提到了赵倩,反扒队便立刻把日记本送到了公安局。

这是一条重要线索,于是,邹局长打电话给欧阳云宏,岂料惊扰了他那甜蜜的吻。

日记本的扉页上写着“滨海市电子公司”几个字,但没写姓名。

第二天上午,欧阳云宏和徐凯歌来到滨海市电子公司,很快查明了日记本的主人。

写日记的人叫汤杰林,但已在半年前辞职去了上海。

于是,欧阳云宏和徐凯歌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上海,找到了汤杰林。

一见面,欧阳云宏开门见山说了日记本的事。

汤杰林回忆说:“日记本丢失有八九个月了,是在滨海市的一辆公共汽车上给人扒了包!”

“你最近与赵倩还有来往吗?”欧阳云宏直奔主题。

汤杰林的表情极不自然起来。

他想了想,说:“两个月前,她来过上海一次。由于我工作太忙,没时间陪她,只玩了3天便回去了。”

“最近有没有联系?”

“没有!”

“她死了!”欧阳云宏紧盯着汤杰林的眼睛,突然说。

“她死了?什么时候?”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使汤杰林惊着了,他倏然瞪大了眼睛。

“半个月前。”

“怎么死的?”

“可能是谋杀。”

“谋杀?凶手是谁?查到了吗?”

“你日记中提到过一个医生,用×××替代了,是谁?能告诉我吗?”

汤杰林犹豫了一下,问:“这很重要吗?”

“对!赵倩的死可能与那个医生有关。他是谁?”

“滨海市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范文特!”

“范文特!”欧阳云宏眼前立时浮现出那个小眼睛的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的形象。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欧阳云宏的心头,似一团阴云笼罩着他的心绪。

在从上海返回滨海市的路上,欧阳云宏脑中总是萦绕着这样一个问题:表哥方正武会不会与这个案子有联系?方正武和范文特是大学的同学,有些事自然容易缠绕在一起。案子涉嫌三个人,赵倩、范文特已能基本确定,第三人会不会就是方正武?想想那天晚上他急匆匆地来找自己,说是有急事,临了又什么也没说,一副欲言又止、心事重重的表情,这就更加重了欧阳云宏的疑虑。

想到这里,欧阳云宏头上开始冒汗了。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一切努力都归于徒劳。他心里充满了不安。

命运真是太残酷了,这回对他露出了一丝笑容,可随之而来的将是如此令人难以接受的结局:苦苦追捕的罪犯居然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表哥!

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了。欧阳云宏迫不及待地给方正武家拨了个电话,却没有人接。他又将电话拨到方正武上班的医院,一位值班的护士接电话说,方正武今天没来上班。

不妙!欧阳云宏心里说。

搁下电话,他略作思索,站起身准备出门。

“咚咚咚!”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会不会是表哥来了?欧阳云宏这样想,快步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却是夏小芸。

“是你?”欧阳云宏有些惊诧。

“不欢迎么?”夏小芸眨着如梦如幻的眼睛,俏皮地问。

欧阳云宏苦笑了一下,作了个请进的手势,问:“你怎么知道我从上海回来了?”

“我有预感,而且,我的预感往往是很灵的。”夏小芸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似乎很随便地问了一句,“案子差不多了吧?”

欧阳云宏点点头,忽地问:“找我有事吗?”

夏小芸定定地看着欧阳云宏,说:“根据我掌握的情况,你表哥方正武很有可能参与了这件事。”

欧阳云宏心中猛地一紧:“你认识我表哥?”

夏小芸轻轻点点头,说:“认识不久,几天前我去找过他。”

欧阳云宏怔怔地愣了一会儿,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我得去找他。”

“我也去。”夏小芸跟着站起来。

“以《滨海日报》记者的身份去现场采访吗?”欧阳云宏看一眼夏小芸,心里酸酸的。

“不!上次我已答应过你,这次决不在报上发稿。”夏小芸真诚地说。

他们一同出门,上了欧阳云宏的车。

夜色很浓,街灯闪烁。欧阳云宏把车开得飞快。

他不停地在心里喃喃着:但愿这事不是真的!表哥最多只不过是知道这事罢了,因为干这件事的人曾经是他的好朋友,所以他才迟迟下不了决心帮助自己……

方正武住的是医院分配的住房,三室两厅。自从与妻子离婚之后,方正武未再娶。儿子随母,他便一个人独居,除工作外,很少与外界交往,过着近乎幽闭的生活。

欧阳云宏和夏小芸站在昏暗的路灯下,猛烈地敲了好一会儿房门,也未见房里有任何反应。隔壁的房门拉开了一条缝,露出半张男人的脸儿,一双眼睛警惕地注视着他们。

欧阳云宏拿出证件亮了一下,说:“我是公安局的。请问对面房里的方正武医生在家吗?”

“应该在。傍晚时还有人来找过他。”

“谁?”

“方医生的老朋友,市器官移植研究所的范文特所长。”

“范文特几点钟来的?”欧阳云宏的心里彻底凉了。

“大约是6点钟左右。他们一直谈到8点多,范所长才离开。”

欧阳云宏返身再次敲门,但屋里始终没有动静。

他焦急不安地在走道上来回地走着。

突然,他停下来,对夏小芸说:“得撞开门!”

方正武家没有安装防盗门,只是一扇普通的木门。

欧阳云宏后退几步,猛吸一口气,然后侧着身子猛地朝房门撞去。

“咔嚓!”房门开了。

屋里黑洞洞的,欧阳云宏摸索着打开电灯。

客厅里没人。空气中弥漫着浓烈呛人的烟味,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几个空烟盒子被捏瘪了胡乱地扔在地板上。

卧室的门虚掩着。欧阳云宏走过去将门推开,顺手扭开卧室的灯,只见方正武合衣躺在床上,身子直挺挺的,床边放着一只高效安眠药的瓶子。

欧阳云宏将手伸到表哥的鼻子前探了探,还有一丝气息,他赶紧掏出手机拨打120叫了救护车。在等候救护车的时候,他对方正武的房间进行了检查。

桌子上放着一封信,是写给欧阳云宏的。信的内容把真象全部道了出来。

欧阳云宏,我的好表弟:

我知道你会来的,会来找我的!我就是你要寻找的那个“史良兴”,就是那个与别人合谋从小姑娘朱小莉身上盗取肾脏的恶魔!

我已无法洗清我对他人犯下的罪恶,我欠下的孽债,今生今世已无法偿还,因而,我唯一能选择的就只有自杀这一条路了!

用自杀来无情地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我那次晚上去找你时就已决定了的。不是为了逃避法律的审判和舆论的谴责,只是为逃避来自内心深处的自我审判。有时候,良心的自我审判较之法律的裁决要严厉得多,而且,它的审判是无限期的,它会使你每时每刻都处于自责的阴影之中,犹如遭到仇家的追杀一般,不得有片刻的安宁。

朱小莉并不是我们的第一个受害者。这种卑鄙的事,早在13年前就开始了,开始是悄悄地在遭到意外伤害刚刚死去的人身上下手,后来便发展得越来越残酷了,竟然在活着的健康人身上下手。

干这些事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钱!

我之所以走向歧途,滑向罪恶的泥淖,很大方面缘于不幸的婚姻。是王丽蓉害了我。因为离婚时她采取偷梁换柱的手段强加给我的10万元的债务,我被迫选择了作范文特的同伙。

钱啊,真是害人的东西!我得到了钱,却失去了心灵的安宁!

我的同谋者是范文特和赵倩。而且,范文特与一个国际性的器官走私集团有联系。

我死之后,请把我所有的财产捐献给“希望工程”,另外,我决定把自己身上的全部器官无偿地捐给那些需要它们的人。

表弟,我对不起你!我使你这个警官为难了。

方正武

8月13日

看完信,欧阳云宏像喝下了半瓶卤水,心里很不是滋味。职责使他来不及作过多的思虑,拿起手机就拨打邹局长的电话。

“邹局长码?我是欧阳云宏!请派几个人,立即拘捕滨海市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范文特。我立即赶到,他的住址在东山大道805号。”

夏小芸拿香巾纸默默地擦了擦欧阳云宏头上的汗珠。

这时,只听外面响起一阵“呜呜啦啦”的鸣叫声,救护车来了,医护人员将方正武抬上救护车,又“呜呜啦啦”开走了。

欧阳云宏朝夏小芸苦笑了一下,说:“作为记者,你可以让这一切明天早上就见报了。”

夏小芸冷峻地看着欧阳云宏,轻轻地摇了摇头,想说什么,但嘴唇蠕动了几下,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欧阳云宏也看着夏小芸,表情显得相当复杂,忽然说:“现在我得走了,范文特还没有抓到。你自己打出租车回去吧!”

夏小芸决然说:“不!我同你一起去!”

欧阳云宏本想以“会有危险”加以阻拦,但看她那一脸肃穆而坚决的神情,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当欧阳云宏和夏小芸赶到东山大道805号时,已经有5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等候在那里了。

欧阳云宏派其中3人分别在楼房前后通道处守卡,让夏小芸也留在下面,并叮嘱其中一名警察保护她的安全,然后带着两个警察径直往范文特的住宅奔去。

按响门铃,却没有回应,房子里漆黑一片。他们将房门撞开,冲进屋去,屋里却空无一人,一片混乱景象。

范文特已经逃走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刑侦日记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