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八章:星罗小术

更新时间: 2018-08-07 09:26:23 字数:4109

鬼方巫师有一套非常有效的推测时间的办法。他们推测时间,不用看太阳,不用看星星,而是根据自身身体的微妙变化来预测时间,非常准确。

这种能力,需从小培养。比方阿瓦木,从将生时候起,便按照巫师家族的习惯进行培养。从他睁开眼睛的那天起,他便有非常严格的作息吃喝时间。在不能睡觉的时候,不管他如何哭闹,他都不可以睡觉。如果他睡了,仆人则必须将之弄醒。到了睡觉的时间,他就必须睡觉。如果睡不着,负责照顾的仆人便会给他一种利于睡眠的药吃。还有他吃饭、喝水,都须遵守一定的时间。

据说这种严格的作息方法,是按照各种星星的运转方式推算出来的。鬼方有专门观察天象的巫师,巫师负责按照星星和太阳的运转制作历法,鬼方人根据这种历法来耕种和祭祀,当然也用来与天神交流。这种作息方法,就是观测天象的巫师发明的,是修习星罗小术的基本功之一。

现在阿瓦木根据自己身体的各种生物钟反应,推测出了各个时间段,让临时凑起来的这七个人按照各个时间段的星位坐好,跟着阿瓦木祷告,并在正午时间炼血。

众人坐着祷告之时,阿瓦木穿梭在众人之间,跳着一种怪异之极的舞蹈,与神沟通,将众人的祷告发散给天神。

阿瓦木的这番折腾,让心如死灰的一众英雄看到了希望,也皆开始利用时间练功,准备与怪物决一死战。

事与愿违的是,这个星罗小术九天作为一个层级。那个怪物却在第八天开门进来了。

众人在这八天中,慢慢找到了信心,铁门轰隆隆一响,就如咒语响起,皆复归原状,吓得抖瑟不已,朝着墙角躲去。

阿瓦木目睹了一次此物的凶残,当怪物开门进来的时候,也差点想转身而逃。但是鬼方人的坚韧和向死而生的勇气,让他站住了。

怪物走进来,还是避开了阿瓦木,朝着众人走去。

跟着阿瓦木修习巫术的七个人虽然害怕,却站在众人的前面,等着协助阿瓦木。怪物好像有感觉,他竟然也避开这七个人,想去抓另外的人。

阿瓦木虽然心情忐忑,不知道这只修习了八天的小星罗术能否制住这个家伙,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还是将干了的血丝吞了下去。

血丝下肚,阿瓦木觉得肚腹中陡然变暖。这种暖敦厚有力,慢慢传遍全身。一会儿,阿瓦木觉得浑身燥热难忍。他转头,看到那个冰冷的怪物,就像恶狼看到了鲜嫩的肥羊,不由地就朝他冲了过去。

怪物正抓住一条汉子,拽着他的头,朝外拖。那九个人跃跃欲试,似乎想将人抢出来,却不太敢下手。

阿瓦木走过来,伸手便抓住了怪物的手腕。

怪物的手冰冷之极,阿瓦木觉得浑身的热气都朝着这手腕涌来,就如炎热的夏天抓住了一块冰块一般,通体舒泰。

怪物怪叫一声,松了抓住的那个人,另一只手朝着阿瓦木的头便砸了过来。

阿瓦木明白,自己虽然有了法术,可以对付这个怪物,但是让这个怪物的拳头砸在头上,自己的小命肯定就没了。他只是个巫师,不是神。

阿瓦木只得松开手,躲开怪物的拳头。

怪物看了一眼阿瓦木,似乎有些明白,转身便要朝外走。阿瓦木抢先几步,堵在了门口。双眼凝视着怪物。

那七个协同阿瓦木用法的汉子,也自动围了过来,将怪物围在中间。阿瓦木想让这七个人按照他们修习巫术时的方位坐下,将众人之力凝聚在自己身上。却一时间,竟然想不起准确的时间。没有准确的时间,便无法找到众星方位,无法排列阵势。阿瓦木只得独自与怪物过招。

怪物力大无穷,阿瓦木被怪物踹了一脚,在地上躺了半天。如果不是众人来救,他就被怪物一脚跺成了肉饼。怪物脸上也被阿瓦木打了一拳,怪物阴沉似铁的脸因而变得发红,并有阵阵腥臭的味道传来。

阿瓦木被田福扶起来,做出与怪物死拼的架势。怪物脸上吃痛,发出阵阵闷吼,朝着阿瓦木疯狂地进攻。

阿瓦木非常明白,若论打架,自己根本不是这些怪物的对手。他的优势就在于自己的巫术。但是巫术因为缺一天的法力,又没有巫刀助法,无法打败这个怪物。阿瓦木只得一边躲闪,一边苦思对策。

怪物也长了经验,他对阿瓦木采取的是快打快闪的策略,尽量减少两人肌肤接触的时间。

两人皆小心翼翼,皆想致对方于死地,却都无计可施。

围观的众人看到昔日横行霸道的怪物害怕阿瓦木,都有了些勇气,渐渐围拢过来,帮助阿瓦木。

怪物害怕阿瓦木,却对其他众人不屑一顾。有不小心靠近他的,被他击中,不是伤残,便是丧命。那七个曾经随阿瓦木一起修习巫术的,大概身上也有了些阿瓦木的气息,怪物对他们不敢太放肆。阿瓦木在挑选这七人的时候,先做了一个小调查,这七人都曾经打过仗,六人曾经是大宋的军士,其中一个还曾经当过小头目,田福官职最大,曾为大宋偏将。当过兵的人都习惯听从号令,现在田福指挥他们协调攻击,虽对怪物伤害不大,却也大受干扰。

阿瓦木抓住机会,对着怪物的后心拍了一掌。

虽然是严冬,但是怪物穿的衣服不多,这一掌从力量上对怪物无法形成伤害,但是火气充盈直抵怪物心脏。怪物惨叫一声,竟然摔倒在地上。

阿瓦木趁机扑过去,一掌朝着怪物的头顶拍去。怪物的阴气充盈在头顶,如果他这一掌拍中了,这个家伙纵然不能烟消云散,那也差不多小命就归西了。

怪物不傻,他突然出脚,一脚便将阿瓦木再次踹飞。

阿瓦木在将要飞起来的时候,用手抹了一下怪物裸露的脚踝。屋子里陡然弥漫起了腐肉的臭味,怪物哇哇大叫着,跳着脚爬起来,朝着阿瓦木扑过来。

田福扶起阿瓦木。阿瓦木趁着怪物失去了方寸,连连得手。怪物身上、手上、脸上、脖子上都受到阿瓦木的打击,裸露的皮肤发红发黑,发出臭味,就像被烙熟了一般。

田福等人趁机去开门。怪物看见他们要开门,闷吼一声,歪歪扭扭朝着田福等人扑来。

经过这么一番战斗,众人的豪情早已被激发出来,大家互相配合,对怪物连连发起攻击。田福等几个人终于抓住机会,将沉重的大铁门拉了开来。阿瓦木挡着怪物,让众人先逃出去。田福跑来,与阿瓦木并肩战斗。待众人都跑出去后,阿瓦木让田福先出去,自己对着怪物虚晃一招,趁怪物躲避之机,最后一个从这个黑屋子跑了出来。

怪物随后追赶。田福等人忙关了大门,在外面锁上。

出来之后,阿瓦木发现现在竟然是晚上。众人不敢耽搁,在田福带领下朝外跑。阿瓦木这才知道,他们所在之地,是在女儿山山谷之中。女儿山是襄阳名山,传说是炎帝神农尝百草之地,不但风景灵秀,且地气氤氲,通天达地,为很多修行之人所钟爱。自从大真教在此地兴起之后,这千年灵修之地便变成了阴邪之所。正邪不两立,两下冲突不断。大真教人多势众,众多的小教派和修行人士不是他们的对手,纷纷从女儿山撤出。山里曾经有一处全真教的道观,道观里的道长为丘处机弟子尹志平的关门弟子。道长听说这几个西域巫师修习邪术,曾经想将之驱逐出去。巫师们集体哀求,答应改邪归正,并尊崇全真教教义,明真道长便放过了他们。没想到,这些小货逻人的巫师复国心切,明里正道修习,暗地却加紧修习邪术。等道长发现真相,已经晚了。巫师们趁夜袭击了全真教,全真教众教徒被杀,道长失踪,道观被巫师们占领。巫师们信心高涨,学习中原教派的做法,将他们修习的邪术称为大真教。后来道长的师兄清风带领一众高手杀进女儿山,重新占领了清风观。这个所谓的大真教只得逃进山林深处。这个道长便是后来伊拉和萨里曾经投奔的明真道长。

当下,阿瓦木等人因为被关在阴暗的房间里时间太久,身体虚弱,只跑了一会儿,便跑不动了,大家便停下歇息。

田福知道此处危险,催促大家赶紧上路。大家只能略作休息,便继续朝前走。

田福告诉阿瓦木,当初清风道长能够放这个大真教一马,让他们继续在此地修炼,是因为其时的大真教教主图和的师祖曾经派人保护过西行的丘处机。图和带着丘处机给他师祖留下的羊皮手书跪伏在清风道长面前,发誓不再危害百姓,不再用死人练习邪术。可惜的是,图和死后,他的继任大巫师完全推翻了摩罗山的做法,开始大张旗鼓修习邪术。此时恰逢蒙古人进攻大宋,大宋官府精力全在蒙古人身上,无暇它顾。曾经仙风道骨的清风道长也日益老朽,竟然放任这些巫师在女儿山日益做大,危害四方,并给自己的教派命名为“大真教”,有与全真教叫板的意思。

与讲究清修的全真教不同,这个所谓的大真教对加入教派的人送衣服送钱,修习巫术不戒酒色,且无论是蒙古人还是大宋官府,只要伤害了大真教教徒,这个大真教都敢于与之对阵。这样,众多受到蒙古人或者大宋官府欺负的穷人便加入了大真教,大真教人马鼎沸,陡然就兴旺起来。

这个时候,全真教才发现这些从西域来的巫师已经将这个大真教发展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即便是全盛时期的全真教,也无法与现在的大真教抗衡。清风道长无奈,请师兄弟帮忙,联合围剿大真教,却被大真教打败,伤亡惨重。女儿山的清风观从此日益萎缩。

与之相反的是,打败全真教之后,附近许多小教派蜂拥而至,争相投奔。现在的这个大真教,即便是蒙古人,也不敢轻易与之作对。

阿瓦木一边随着田福等人逃跑,一边打听这个教派的各种情况。阿瓦木一边听,一边暗暗发誓,他一定要降服这个大真教,以报他们亵渎王子和王妃尸体之仇。

将要跑出山谷的时候,突然从两侧山上各冲出一队人马。两队人如饿虎扑食,朝着众人就扑了下来。众人大乱,有的朝后跑,有的斜刺里朝另一侧山上跑。

阿瓦木和田福喝止不住,两人没法子,带了几个人朝前猛冲。

一身黑衣的大真教教徒呜呜叫着,戴着让人惊悚的各种面具,朝着各自逃命的众人分别追去。

阿瓦木和田福带着几个人被十多个黑衣人迎面拦住。田福小声对阿瓦木说:“别跟他们拼。太阳出来之前,那些修行巫术的人都得逃回去。剩下的都是还没有开始修行的,那就好对付了。”

阿瓦木看到前行之路已经被对方拦住,他就带着大家朝着山上跑。他想带着他们乱跑一气,以便拖延时间。

没想到,他们刚跑了一会儿,从山上竟然又冲出一队人马。阿瓦木大惊,只得带着众人扭头下山,朝另一面山坡上跑。

有几个大真教的人本来想去追击朝后跑的那几个,山谷后面又冲出一队人马,在半坡上的这队人刚好扭头,呈猛虎下山之势,朝着阿瓦木等人就冲了下来。

阿瓦木心中长叹一口气,只得带着人转身,顺着山坡,朝前方冲出。

在山谷底部拦截阿瓦木等人的黑衣人,一直等到阿瓦木众人快跑到与他们平行的位置了,才陡然冲上山坡,朝着阿瓦木等人就冲了过来。

这些人虽然身材与阿瓦木等人差不多,却矫健异常,他们从山谷冲上半山坡,如履平地。看着他们手中闪闪的刀光,和鬼一般的假面,阿瓦木知道,这次他们确实是凶多吉少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凶人诞生记(又名:义庄)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