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七章:炼尸术

更新时间: 2018-08-06 09:26:23 字数:3622

田福是正儿八经的大宋将军。蒙古人在襄阳城外构筑堡垒,切断襄阳城与外界联系,使得襄阳城彻底变成了一座孤城。为了救援襄阳,三月间,大宋大将张世杰率大军进攻包围襄阳的蒙古军队,与蒙古将军阿术率领的蒙军决战于襄阳城外。

在此之前,张世杰派人给据守襄阳的将军吕文焕送去他亲笔书信,让吕文焕率军冲出,与张世杰里应外合。吕文焕收到情报,并让人复信,与张世杰约定了进攻的地点和时日。张世杰按照约定,挥军进攻,却掉进了蒙古军队的包围圈。张世杰惨败。事后,张世杰得知,吕文焕根本没有按照约定的时日出击。在张世杰率军与蒙古军队苦战之时,吕文焕按兵不动。

吕文焕虽然是当朝佞臣贾似道的亲信,却对大宋忠心耿耿,是一名非常有威信的将军。且吕文焕苦守襄阳多年,与蒙军一路鏖战,拒不投降,此番举动,必然事出有因。张世杰因此派田福带人暗中进行调查,田福带人假投降,进入蒙古军营,通过蒙军中的汉人,调查此事。事情还没有查清,田福却在带着几个手下出去替蒙古人办事之时,被怪物捉住。

田福已经被囚禁在此有二十多天了。他告诉阿瓦木,他们是被大真教的收尸人捉到这里的。据说这个大真教是由来自西域的食人族巫师,与当地邪教融合而成。教徒用尸体喂养黑猫,黑猫每日只吃死人心脏,三年之后,将之放出,它们便敢袭击活人,并将之食用。大真教教徒们用丹药喂猫,这些黑猫过一段时间,便要回来服用解药。因此,他们放心将这些阴狠的黑猫放出。三年后,这些黑猫再度回来,教徒们便可将黑猫杀死,食其肉。传说教徒食用这种黑猫肉九十只后,便可拥有法力。可是很多教徒只能吃到三十只左右,便会因为阴气太盛,发疯而亡。食用阳气旺盛之人的肉可中和阴邪,大真教因此派人四处寻找这种人,杀之食用。屋子里的人包括阿瓦木,都是这种原因被抓到了这里。这个大真教在此地发展迅猛,为害不轻,即便是蒙古人,也非常痛恨他们,曾经派骑兵绞杀之,可惜被他们跑掉了。

阿瓦木有些惊愕:“昨天晚上我看到他们杀了一帮大宋的土匪,那些土匪好像阳气也不弱,他们却当场杀了他们。我不会武功,他们却没有杀我啊。”

田福眼神茫然,说:“现在可能是喂食黑猫的死人不够用了,他们就不管阳气是否旺盛了。他们不杀你,恐怕是因为你是西域巫师,身上有特别之处吧。”

阿瓦木正与众人商量逃出去的办法,突然小铁门打开,一个庞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光线,阿瓦木终于有机会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这个怪物。

怪物除了比一般人高大粗壮,外观倒也没有特别可怕之处。但是如果仔细看,会越看越觉得恐怖。怪物脸色呈铁灰色,眼珠发直,没有表情。眼神冰冷生硬,看着让人不寒而栗。阿瓦木明白,此人这种状态,正是因为吃多了死人肉,身上阴气太重之故。

众人听到门响,知道怪物要来,都吓得朝墙角躲。阿瓦木也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说来就来了,他们都还没有商量好如何对付他。大宋将军田福看阿瓦木一个人呆瓜一般立在屋子中央,忙喊他躲一躲。阿瓦木刚要躲,这怪物嗓子里闷吼一声,就朝着阿瓦木冲了过来。

众人看着这家伙冲向阿瓦木。阿瓦木刚刚给他们激起了生的希望,现在他本人却要先被怪物吃掉了,大家皆哀伤绝望,却没有人敢冲过去,与这怪物决一死战。

阿瓦木也被吓住了。想想他如果想先吃自己,那跑也没用,阿瓦木竟然冷静起来。他看着这个本来是人现在却开始吃人的怪物。他发现,这个怪物冷酷之极的眼神中,竟然隐藏着绝望和极度凄苦。阿瓦木心中一愣。这凄苦和绝望是人或者是正常的动物才有,显然,这家伙不止是个吃人的怪物,他的心底深处,依然还有作为人的痛苦和挣扎。

巫师阿瓦木突然明白了,他们可以打败他。既然他有人类的弱点,那他们就可以打败他。阿瓦木抖起精神,双眼凝视着这个怪物。

怪物冲到阿瓦木身旁,突然挥起胳膊,将阿瓦木打倒在地,冲向躲在墙角的一堆人。怪物抓住了一个瘫倒在地的汉子,将汉子拽起来,两个手指挖进了他的双眼中,在汉子绝望的嚎叫声中,将他的眼珠子硬生生地抠了出来。剧痛之中的汉子终于爆发了,他陡然从怪物的手中逃脱出来,疯狂地乱打乱踢。

怪物几次过来抓他,竟然都疯狂的汉子踢开。汉子失去双目,却通过怪物的移动,来感知怪物的存在,他怒吼着,身形陡涨,拳脚虎虎生威,与刚刚被抓住时的样子分明就是两个人。怪物不得不连连躲闪。

阿瓦木看得兴奋,对众人喊:“上啊,还瞪眼看什么,大家一起上!”

众人却不动,见怪不怪的样子,默然地看着汉子的死亡之舞。

怪物躲闪了一会儿,一脚将汉子踹倒在地。汉子躺在地上,还想爬起来,爬了几次没成功。

怪物一脚踩住汉子,趁汉子狂叫的时候,将手中一把细长的小刀伸进汉子的嘴里,汉子的嚎叫马上变成了闷吼。

怪物拔出小刀,汉子张嘴,一阵猛咳,吐出一大滩血肉,胸腔里依然在闷吼,嘴里却只能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

怪物用绳子绑上这人的两只脚,倒拖着,一路流着血水,将人拖了出去。铁门在众人的惊愕中,哐啷一声关上。屋子里沉寂下来。随着沉寂一起泛上来的,是浓重的血腥味儿和尿骚味儿。阿瓦木知道,人在疼痛之极的情况下,能大小便失禁。新鲜的臊腥味好像还带着热气,让人想呕,众人显然已经习惯了,皆木呆呆的,好像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

等了一会儿,有人对田福说:“田福,那个怪物本来是来抓你的,你说话最多。”

田福说:“我知道。那个兄弟不小心挡在了我的前面,怪物这次是认错人了。”

有人说:“早晚都是这个下场,早点晚点差不多。”

有人说:“怪物想抓这个西域人,走到他的面前又绕过去了,真是怪事。”

田福站起来,走到站在屋子一侧的阿瓦木身旁,说:“兄弟,这个怪物为何不抓你呢?”

阿瓦木刚从惊愕中醒过来,又被扑面而来的腥臊气熏得想吐。田福看到他张开了嘴,忙转身闪开。阿瓦木跑到墙角,脚上不小心踩到了刚才那人留在地上的黑色的血,他也顾不得了,蹲在墙角,干呕了一会儿,觉得好些了,才直起腰,回到众人中间。

田福一脸疑惑:“我们都看到那个怪物想抓你,又走了,你是个巫师,你是不是有让这个怪物害怕的东西?”

阿瓦木摇头,说:“应该没有吧。我现在身上一点法器都没有,他们怎么会害怕我?”

旁边有个人凑过来,说:“我听说他们的法术也是从西域传过来的。西域有个食人族,蒙古人打进西域,这个食人族的巫师就从西域跑到了这里。你也是西域来的巫师,他们是不是因为这个怕你呢?”

阿瓦木一愣:“食人族??你是说他们的法术是小货逻人传过来的?”

那人摇头,说:“我不知道小货逻人是什么人,我就听说他们是从西域来的食人族。”

阿瓦木重重叹了一口气,说:“那就应该是小货逻人了。小货逻人不是食人族,食用人肉的不过是小货逻人的几个巫师而已。小货逻人是吐火罗国的后裔,当年吐火罗国被嚈哒人所灭,吐火罗国分为二十七个小国,后来渐渐被别的国家兼并了。只有原吐火罗国王族带着一百余户,躲在紧靠鬼方国的深山里,与鬼方为敌,被鬼方打败,巫师图和带着一部分人逃了出去。这个图和与他的徒子徒孙一起,研究巫术,企图打败鬼方人。图和巫师法术阴邪,他认为人肉是神的食物,食人肉便可能拥有同一样的神力和法术,便带着他的徒弟们吃食人肉,用以增长法力。后来图和与鬼方巫师斗法,鬼方巫师用星罗术打败了图和巫师,图和巫师从此消失。没想到,他们竟然来到了大宋之地。”

田福问:“那啥,你说的打败他们的那个星罗术你会吗?”

阿瓦木点头,说:“当年打败图和的,便是我的先祖。为了防备图和的炼尸术卷土重来,我们世代加强星罗术的练习,我当然会。”

田福点头,说:“如此说来,可能就是你们的这个星罗术让这个怪物感到不那么舒服,所以他不选择吃你了。”

旁边听着的人眼珠子亮了:“如此说来,这个星罗术可以对付这个怪物了?”

阿瓦木想了想,说:“如果他们真是图和的炼尸术,那应该可以。不过……。”

阿瓦木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要对付他们的炼尸术,必须有法器。”

田福将阿瓦木拽到一边,说:“先别说什么炼尸术了,咱先想法从这个怪物手里逃出去再说。你想想,能不能有办法从这个怪物手里逃出去?”

阿瓦木说:“你们先别打扰我,我先想想。”

田福退到一边。阿瓦木就地坐下,拧着眉头,苦思对付怪物的方法。田福等人将他围在中间,急切地看着他。

阿瓦木想了一会儿,睁开眼,说:“我有个办法,不过……不敢肯定能不能行。”

田福说:“不管了。不管能不能行,都要试一试,总比等死强!”

众人赞同。阿瓦木看了看众人,缓缓点头,说:“既如此,那我需要七个人,分别坐在不同的位置,代表七个星神,这七个人要在正午之时,咬破舌尖,将七个人的血融合在一起,将血用火焙干,剩下的一点点干面,积攒下来。如此九天后,等怪物来临之时,我便可以服下此物,率诸位好汉与怪物决一死战了。”

田福看了看众人,问:“这是什么招数,有用吗?”

阿瓦木笑了笑,说:“此法术为星罗小术之一种。对付这些怪物,此法不是最好的办法,最好的办法是星罗大术,需要七个巫师相助,还需要法器。不过星罗大术是对付大巫师的,对付这些怪物,此法术应该够了。”

田福点头,说:“那就可以一试!”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凶人诞生记(又名:义庄)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