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鬼方车夫

更新时间: 2018-07-31 09:10:21 字数:3329

王子回到屋内坐下,手下逼着蒙古兵在他面前跪下。蒙古兵不跪,手下将蒙古兵一阵拳打脚踢,蒙古兵被打得站不住,才被他们按着跪在王子面前。

王子看了蒙古兵一会儿,才问:“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巫师阿瓦木将王子的话翻译给蒙古士兵听,蒙古士兵嘴角流着血,却依然昂着头不说话。

王子笑了笑,说:“尊敬的蒙古勇士,我是被铁木真灭掉的伟大的花剌子模国一个小小属国的王子。你们的军队消灭了扎兰丁的军队,攻进了我们鬼方国。先王带着我等四处流落,三十年了,如今到了中原帝国,竟然还没有逃出你们蒙古人的包围之中,你们蒙古人,真的要将这个世界的人都杀光才能停止吗?”

王子的话颇有些凄凉,巫师看了看王子和蒙古俘虏,犹豫着是否要翻译。

王子摇摇头,对巫师说:“阿瓦木,你问问他,是不是还有人知道我们在此。”

巫师将话翻译给蒙古人听。蒙古人还是昂着头,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王子朝着刚走进来的伊拉摆摆手。伊拉点头,老鹰抓小鸡一样抓起蒙古人。蒙古人知道自己将死,挣扎着想要摆脱伊拉的手腕,却被伊拉抓着,朝地上狠狠地甩了几下,老实了。伊拉将蒙古人拖出院子,逼着他朝着西北方向跪下,举起了大刀。

蒙古人看了看伊拉举起的大刀,冷笑了一声,说:“长生天在上,你们被包围了,必死于此地!”

此话恰巧被走出来的巫师阿瓦木听到了,阿瓦木刚要喊伊拉刀下留人,伊拉大大刀已经砍了下来。随着一股鲜血喷涌,蒙古人的头“噗通”落在地上。蒙古人摇晃了几下,才慢慢倒下。

阿瓦木跳回屋内,对众人喊:“快收拾东西!蒙古人将这里包围了!”

众人一愣,都站起来。王子有些不高兴:“阿瓦木,不就是这么一个蒙古人吗?你这是何话?”

阿瓦木惊慌之极,说:“王子啊,这是刚刚这个蒙古人说的。他说‘长生天在上,你们被包围了,必死于此地!’”

王子问:“‘长生天’是什么意思?”

阿瓦木说:“‘长生天’就是他们的神啊,就像我们的阿胡拉。”

王子这才慌了:“赶紧收拾东西,马上启程!”

众人跑出正屋,开始跑到各处收拾东西。王子也跑到王妃住的房间,对蜷缩在被窝里,抱着儿子的王妃喊:“蒙古人来了!快起来!”

王妃一愣,麻利从被窝里跳出来。孩子惊醒,问母亲:“妈妈,你这是要干啥?!”

王妃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萨里,我的宝贝,蒙古狼来了。我们得快跑,跑晚了就没命了!”

王子抱起儿子,给儿子穿好毛皮外衣,王妃和女仆麻利收拾着东西。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号角凄厉的鸣叫声。王子脸色大变,喊道:“别收拾了,快跑!”

王妃愣了一下,猛然扔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就朝外跑。众人也纷纷从屋里跑出来。众人随着王子跑出院子,号角声停止,已经能听到潮水一般的马蹄声和脚步声。伊拉看了看王子和王妃,脸色凝重:“我们被包围了。”

王子一脸凄惶:“蒙古人非要灭鬼方之种吗?”

伊拉看了看众人,说:“王子放心,只要有伊拉在,便有王子和王妃在。在四处警戒的兄弟马上就会回来,等我问清情况,我们再做打算。”

伊拉话音刚落,在村子四个方向警戒的军士便跑了回来。四人皆气喘吁吁,没等王子发问,四人便急忙向王子汇报了各自看到的情况。

“王子殿下,南方来了大批的蒙古人,骑兵步兵都有!”

“王子殿下,西面来了大批蒙古兵,都是步兵!”

“王子殿下,村北有一片小树林,蒙古兵从小树林出来,看不出有多少人!”

“王子殿下,村东有一条小河,已经冰冻,几百个蒙古兵踏着冰已经开始过河。”

伊拉问那个负责村北警戒的军士:“北边小树林大不大?”

军士回答:“树林不大。不过树林后有一座小山。”

伊拉说:“也顾不得仔细查看情况了。四辆马车的车夫马上上车,朝着北边跑,让从北边进村的蒙古兵看到后,掉头向南,跑得越远越好。听到没有!”

四条壮汉答应一声,跳上停在门口的四辆马车,一抖马缰绳,四辆马车疾驰而出。伊拉又叮嘱道:“要让蒙古人都看到你们!带着蒙古人跑得越远越好!”

四条壮汉喊道:“将军放心!我等去了!”

四辆马车走了,伊拉让在北边警戒的军士带着大家从另一条胡同朝北走,约莫快到村北头了,找一处房子埋伏下来。

此时四辆马车轰隆隆跑到村北,果然看到一队蒙古兵已经摸到了村头,马车赶紧掉头,蒙古兵一阵呐喊,跑步撵了上来。

四辆大马车在村里小巷掉头困难,等最后一辆马车掉过头,蒙古兵已经冲了过来,有两个拽住了车尾,开始朝马车上爬。鬼方王子的这些卫士确实个个是高手。车夫用鞭子抽了几下马,马车奔跑着,卫士从前面跳进车厢,打开车厢后门,手中的弯刀砍断了正努力朝马车上爬的蒙古兵的胳膊,又将弯刀甩出,弯刀扎进了离马车最近的蒙古兵的胸膛。

车夫在蒙古兵的呐喊和惨叫声中,关上车厢后门,从前门出来,开始驾车狂奔。

前面三辆马车已经跑远,车夫虽然甩开了后面的蒙古兵,却被从东侧冲进来的蒙古兵挡住了。车夫大喊一声,打马朝着蒙古兵就冲了过去。

两匹狂奔的黑马吓得几个蒙古兵闪到一边,车夫打马冲过蒙古兵身边,朝南疾驰。

众蒙古兵随后紧紧追赶。

四辆马车冲到村子南头,南边的蒙古兵刚好进村。此处的蒙古兵是从村子西南过来的,蒙古兵的前哨刚到村头,大批的蒙古兵还在西南方位,因此这四辆马车顺利地从村子冲了出来。

蒙古骑兵随后紧紧追赶。还没到村头的蒙古兵,直接调头,朝着马车奔驰方向奔去。

这四辆马车,都是两匹马拖着一个大大的车厢。车厢笨重,马车跑得比较慢,蒙古骑兵呈扇形包围过来,已经有部分骑兵挡在了马车前面的路上。

小路两边有沟,蒙古骑兵可以跃过,马车却只能沿着小路朝前跑。车夫没有选择,只能拼命打马,朝着前面的蒙古骑兵冲过去。

骑兵们张弓搭箭,箭矢穿过风雪,朝着马车射过来。

前面马车的其中一匹马中箭,倒了下去。另一匹马拖着马车跑了几步,也中箭倒下。

马车歪倒,车夫从马车上跳下。后面的马车刹车不及,车夫勒马,马车朝着旁边的沟里冲去,翻到了沟里。车夫从马车里甩出来,被蒙古人活捉了。

路被马车堵死,后面两辆马车的车夫无处可逃,停下马车后,也抽刀跑过来,三个车夫背靠背,手中大刀闪着寒光,在漫天的风雪中,在环绕的蒙古骑兵的包围中,绝望而倔强地与蒙古人对峙。

一个骑兵陡然打马,朝着三人就冲了过去。大刀交错,铁蹄从三人身边掠过,其中一个车夫持刀的胳膊被从肩膀部位切下。车夫愣了一会儿,用另一只手捡起大刀,朝着这个骑兵就冲了过去。

骑兵停下,转过马头。他看着这个只剩下一半肩膀的鬼方军士,左手挥舞着大刀,朝他歪歪扭扭地跑过来,蒙古人等他靠近,才举起刀。没想到这个鬼方人跑近后,突然身形一矮,手中大刀朝着马腿就砍了过去。车夫用尽了力气,人裹着大刀,大刀带着人,冲击之力皆聚集在了大刀上,锋利的鬼方大刀竟然将一只马蹄子硬生生地砍了下来。马吃痛,嘶鸣一声,欲跳起来,前蹄用不上力气,猛然摔倒在地,凄惨地嘶叫着。

蒙古骑兵没有防备,被掀翻在地。而鬼方车夫的右臂断开处,仿佛变成了一部抽血机,鲜血流了一路一身,依然在咕咕流淌。车夫的脸色变得雪白,步子漂浮,显然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他却依然转身,朝着还没有爬起来的蒙古骑兵努力走过去。

别的蒙古骑兵喊着那躺在地上同伴的名字。那个蒙古兵摔得不轻,他听到同伴的呼喊,抬头看了看一步步走过来的鬼方车夫,努力想爬起来,却只能撅起屁股,无力站起。

鬼方车夫的步子越来越慢,却倔强地朝着蒙古骑兵走来。蒙古骑兵在雪地里爬着,找到扔下的钢刀,坐在地上,举着刀,恐惧地看着摇摇晃晃的鬼方人。

围观的蒙古骑兵也都被这场景震撼,皆不声不语,看着在凄厉的风雪中的这两个人。

车夫终于挪到了骑兵面前,蒙古骑兵虽然腿受伤,胳膊却还有力,他挥起大刀,砍在了鬼方车夫的腿上。车夫躲闪了一下,大刀虽然砍得车夫的腿血肉翻飞,车夫却还是站着,没有倒下。他低头看了看腿上翻出来的血糊糊的肉,慢慢抬起头,看了眼惊恐地朝后退着的蒙古兵,眼神陡然锋利,大喊一声,仿佛突然醒过来一般,举起大刀,朝着蒙古兵便扑了过去。

蒙古骑兵架起刀接招,被车夫大刀磕飞。骑兵吓得大叫,两腿乱踹,竟然站了起来。蒙古兵略一惊愕,掉头就朝后跑。车夫举着刀,犹如一个恶鬼,在后面猛追。看得围观的蒙古兵目瞪口呆。

蒙古骑兵跑到同伴的后面,车夫也追到了围观的蒙古骑兵的面前。

其中一个蒙古骑兵对着车夫弯腰鞠了一躬,纵马而出。车夫看着这个鞠躬的蒙古士兵,朝他举起刀。蒙古兵如一阵旋风,掠过鬼方车夫。车夫脖子被划了一刀,等了一会儿,才有鲜血缓缓流出。

车夫扔下手中的刀,缓缓倒在地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凶人诞生记(又名:义庄)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