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逃亡的皇族

更新时间: 2018-07-31 09:10:21 字数:3145

公元1269年(南宋咸淳五年)冬,宋蒙交战最惨烈的襄阳之地,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大雪伴着飓风,雪花在凌厉的寒风中旋转呼号,如厉鬼降临。

襄阳城外,蒙古军队负责投石的士兵顶着风雪,爬上投石台扳机投石。

站在城墙上的大宋军士,看到蒙古人启动了投石机,吓得扭头乱跑。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投石机投出的石头,在半空遭遇飓风后,竟然随着旋转的雪花转向,落在了城外。奔逃的大宋士兵看到这一奇观,皆停下来看热闹。气急败坏的蒙古军士一次又一次地发射石头,石头却一次又一次被大风裹挟着改变方向,有一块石头甚至差点落在蒙古人的头上,吓得投石的蒙古士兵四散而逃。

城墙上,从死神手里逃出来的宋军咧着干枯的嘴唇,不由发笑。

站在一旁指挥的蒙军小头目,跳着脚朝着城墙上大笑的大宋士兵骂了一句,又对正发石头的蒙军招呼了一声,蒙古军士从投石台上下来,在风雪中踉踉跄跄钻进了被风雪扑得砰砰作响的帐篷里。

城墙上的大宋军士在城墙上四下看了一会儿,也都缩头钻进了城楼里。

天空阴沉,嘶鸣的雪花在空阔的原野和帐篷顶上、城墙上呼啸奔突,如万千冤魂在咒骂在控诉在继续厮杀。

蒙古人回到帐篷后,略停了一会儿,在离蒙古大营约两箭之地的一个小土包后,一个顶着一身雪花的人影悄悄溜下土包,转身朝后疾走。此人头顶毡帽,身形极为庞大,腰挎两掌多宽弧度极大的大砍刀,虽在狂风暴雪中行走,却行动敏捷,如虎奔狼突。

壮汉走过一片开阔地,走到一处小土坡前,突然从小土坡一侧蹿出两个蒙古骑兵。两个蒙古骑兵打量了此人一眼,大概是觉得此人不善,都抽出了刀。其中一人,用很纯正的汉语喊道:“来人是何人?!”

大汉抬头,看了看两人,说了几句话。骑在马上的两人没有听懂。这两个蒙古骑兵中的另一个用蒙古语问了大汉一句,大汉摇头,依然说了句两人都听不懂的话。

两人正疑惑,大汉猛然出刀,朝着其中一个骑兵就扑了过去。没等这个蒙古骑兵反应过来,这个大汉的大刀就已经砍断了这匹蒙古马的前马腿。蒙古马吃痛,嘶鸣一声将马上的人掀下来。大汉却不管被马掀下的人,而是身子一闪,迎着另一个骑兵冲了上去。

骑兵纵马挥刀,朝着大汉劈来。大汉举刀,磕飞了骑兵的长刀,大刀继续弧形突进,砍下了骑兵的半个膀子。骑兵惨叫,蒙古马失去控制,驮着歪倒在背上的骑兵跑了一会儿,骑兵才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另一个骑兵爬起来,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大叫一声,转身便跑。大汉几步追上,将此人的头颅砍了下来。

大汉在此人的后背上擦了擦刀刃,提刀疾行。

他没有看到,在他的另一侧的小树林旁,有两个蒙古兵看到了这一幕。这两个蒙古兵没有骑马,其中一个在后面悄悄地跟着他,另一个朝着蒙古大营飞奔而去。

大汉在雪地中奔跑了,径直跑进一个小村落。

村里空无一人,很多房屋被烧成屋框。飞舞的雪花中,一股股黑色的烟尘拔地而起,随风旋转,犹如有人在村子的上空挥舞巨笔,肆意泼墨。

蒙古兵随着大汉走进村子。刚进村子,蒙古兵的身后就被跟上了两个黑衣人。

大汉径直走到村东南角一处比较阔大的院子外。此处院子显然曾是村里的大户人家住处,门楼高大,大门宽阔。门口,蹲着两个巨大的石狮子。院子外,停着四辆马车。马车显然是特制,异常宽大。轿厢上蒙着大红色帐幔,显得气势不凡。大门两侧,站着四个兵勇,皆挎腰刀,在风雪中挺立,犹如四截黑塔。

大汉走到门口,四个兵勇弓腰致意。大汉推开门,刚要迈步而进,突然从院子里冲出一个一身火红的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孩子身后,跟着仓皇的年轻的母亲。母亲喊着孩子,孩子却嘎嘎笑着,朝着大门扑来。

看到大汉,年轻漂亮的母亲停住了。大汉一把抓住孩子,拎着他,走向年轻的母亲。

母亲朝他笑了笑。大汉将孩子放下,朝女人躬身施礼,说:“尊敬的王妃,您不能出去。这儿到处都是蒙古人,我们得万分小心才是。”

母亲眼神明亮,笑了笑说:“伊拉,阿胡拉会保佑我们的。”

大汉疲惫地摇头,说:“王妃,我们部族十万多人,如今只剩下我们这几十人,阿胡拉并没有帮我们打败蒙古人。”

王妃深深叹了口气,眼神变暗淡,抱着孩子进入一侧还算完好的屋子内。

大汉进入正屋。屋子内,七、八个壮汉正围着一个炭火炉取暖。其中一个身穿华丽的绸布棉衣、皮肤细嫩的年轻人正闭目养神。

众人看到大汉进来,都抬头看着他。年轻人也睁开眼,坐正身子,问:“伊拉,外面情况如何?”

大汉躬身回答:“尊敬的王子,到处都是蒙古人,别说是进城了,此地也不可久留。”

王子一脸忧虑:“我等一路逃亡至此,粮草皆无,只有进城投奔鬼子危将军,我等才有活路。如今进城不能,聪明的阿瓦木啊,不知你有什么办法教我。”

旁边一个瘦削的中年汉子站起来,对着王子躬身说:“如今天下是蒙古人的,蒙古人灭了花剌子模,灭了我鬼方部族,这中原之地恐怕早晚也要落入蒙古人之手,王子,我等不如离开此地,另投他处。”

王子摇头:“天下有牧草之地,皆是蒙古人的天下,我等还有何处可去?”

阿瓦木说:“王子,天下之大,无穷无尽。伟大的鬼方先圣曾留下一首《救世歌》,歌里说,两千年前,西周攻打我鬼方国,鬼方大巫师曾经派四个弟子分别去往东西南北,寻找水草丰美的迁徙之地。三年后,去往西北南三个方向的巫师回来,鬼方国王根据三人所说,选择去了西北之地。他们迁走了五年之后,去往东方的大弟子才回来。大弟子根据还留在原地的鬼方人的描述,去西北找到鬼方国国王。大弟子向国王说,在遥远的东方,有一片极大的水,被称为海。有神人坐在木头造的船上,渡过海,到达一处温暖且水草丰美之地。大弟子等了半年,才在当地人的帮助下,渡过大海,到了那个地方。他说那个地方有走不到尽头的森林和草原,十个鬼方国的人过去,也能盛得下。当时的国王已经在新地住下,自然没有搬往东方。国王却让大弟子带了几个心腹,再去东方。很多年以后,有从东方来的说我们鬼方话的人,找到已经老的不能动的国王,说他们是当年鬼方国被派往东方的使者的后人,他们再次邀请鬼方人去东方。那时候,已经是几十年后了,自然没人愿意去。那几个人在鬼方国住了几天,就走了。从此没有音信。”

王子惊愕:“阿瓦木,你是说我们可以去这个遥远的东方?”

阿瓦木点头,说:“蒙古人会骑马,却不会造船。如今之策,只有去往此地,我等才能逃出蒙古人的追杀,为鬼方国保存下一点血脉。”

王子摇头:“此事距今两千多年了,我们也不知去往东方的路程,如何才能找到此地。”

阿瓦木说:“最后那几个年轻人曾经留下一首歌,歌里有去往此地的指引,和他们的住处,此歌在我们部族的巫师中代代相传,故此阿瓦木还记得。”

王子有些惊喜又忧虑:“真的?!可是,我们如今粮草皆无,即便知道路线,却如何去得?”

阿瓦木说:“只要我们鬼方人手里有刀,就可以到任何想去的地方。尊敬的王子,您只要下令,阿瓦木便会为您竭尽所能,带着尊贵的王子和王妃去往那个水草丰美之地。”

王子刚要说话,突然从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压低了声音的喊声。众人起身,拔出腰刀,奔出屋外。

王妃也领着孩子,从另一个屋子里跑出来。王子喊住伊拉和另一个壮汉,让他们两个保护王妃,他带着剩下的众人跑出院子。

推开院门,狂风夹着黑色的雪花在村巷里乱窜。守在门口的几个壮汉踪影皆无,众人皆惊。大家正要分头去找,几个壮汉押着一个蒙古兵,被雪花和黑色的风裹挟着,从右手边的巷子口走过来。

他们走过来,其中一个壮汉对着王子躬身,说:“尊敬的王子,我们抓到一个蒙古探子。”

王子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个一直昂着头的蒙古人。问:“你们怎么发现他的?”

另一个壮汉躬身说:“我和扎里在村头,发现此人跟在伊拉将军后面,就一直悄悄跟着他。伊拉将军进入院子后,此人躲在巷口朝里偷看,被给您站岗的卫士发现,卫士喊叫,此人想逃,我们才一起追上去,将之抓住。”

王子说:“你和扎里速到村口警戒,此处须万分小心才行。”

壮汉和扎里答应一声,朝着王子躬身施礼后,转身离去。

王子转身回屋,众人押着蒙古人,跟在后面。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凶人诞生记(又名:义庄)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