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章:宇宙与维度

更新时间: 2018-07-02 09:26:23 字数:6063

屋子里的气温太低,两人待了一会儿坚持不住,退出冻库。

不知是冻的,还是被吓到了,俞佳暗中发抖,警察道:“于老师有没有说过为什么?”

“没有。”

“只有当面请教了。”警察点了一支烟,自言自语道。

话音未落,又是一辆警车停在门口,于秋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一同而来的,还有上港市局刑侦处处长王楚。

一行人走到冻库门口,于秋子停住脚步道:“我怕冷,就不进去了,有什么话咱们这里说。”

三人并没有在车上讨论案情,直到此时,王楚才轻声问道:“于老师,我们按您的要求,将尸体放入零下四十度的冷冻室里急冻,结果尸体发生了异变,变成了金属。”

“哦,说明我的推测是正确的。”于秋子轻描淡写道。

王楚陪笑了两声道:“还请于老师指教。”

于秋子正了正眼镜道:“道理很简单,王海并非死于他杀,而是死于水银中毒,他体内含有大量水银,而水银在零下四十度时会变为固态,不是尸体变成了金属,而是体内的水银凝固了。”

除了于秋子,其余四人都被惊呆了,王楚道:“人体血肉不是面粉,水银即便在人体内凝结成形,也应该分离出来?”

“这个问题你问的非常专业。这件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咱们走一趟吧。”于是留下两名警察处理王海尸体,另三人上车后驶回上港大学。

俞佳一路无语,而王楚则一路问个不停,他曾经学的是化工专业,对于水银自不陌生。

三人随后来到王海生前的居所,于秋子并没有上楼,带着二人去了地下停车场。

停车场不光有车位,梁柱交错处,被修成了地下室,于秋子走到其中一处锁着三把锁的地下室前道:“早年王海家漏水,物业无法解决,就送了一间地下室给他使用,王警官,你能将门打开吗?”

王楚并不知道王海还有一间地下室,这是新线索,他迟疑片刻道:“按规矩,应该通知警方。”

“你就是警察,有什么问题?”

王楚被问的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道:“我无权处置重要线索。”

“你把门打开,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于秋子态度坚决。

在原则和破案之间,天平倒向了后者,王楚通知物业打开了地下室的门。

只见不大的空间里摆了一张方桌,桌上堆满了一些瓶瓶罐罐,还有一口银光闪闪的椭圆形小罐。

“王警官,你大学学的是化工专业,能根据桌上的设备,判断出王海在做什么实验?”

“嗯……”王楚仔细观察片刻,挠了挠头道:“这里面大部分物品,都是常用的实验用具,唯有这口小银罐,我不认识。”

“这是一口密封罐,用来提炼硫化物的。”于秋子道。

“提炼硫化物?难道,王海在做炼金术?”王楚问道。

“没错,他痴迷炼金术已有十二年了。”于秋子又对俞佳道:“对于混乱法则,究竟是从科学角度研究,还是从封建迷信之处深入,这就是我和王海的差别。”

“明白了,王海师长因为相信‘混乱之神’的存在,继而开展了炼金术的研究,最终因为……”

“你见到他时,王海因为汞中毒,行为思想已经表现的不正常,之所以死亡时浑身黑透,是因为提炼硫化物时发生了爆炸,烧水银的密封罐被炸开后,施放的毒气侵入肌体导致的状态。”

“如果是爆炸,这栋楼的居民应该能听到声音,如果释放出了毒气,应该会有人觉得不适,但是这些现象都不存在,而且王海也不是死在这里,他是死在家里的。”王楚问道。

“密封罐爆炸,只是顶开了罐口,声音不会多响,这种量的水银蒸汽,也不具备强烈毒性,停车场空间广阔,再飘往楼上,又被稀释,毒气量可以忽略不计。”于秋子道。

“于老师,您对王海还是挺了解的?”

“我和他一同进校任职,二十多年的老朋友了,他对于炼金术的痴迷,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也多次劝过他,但王海听不进我的意见,当然他的目的不是为了金子,而是觉得炼出金子,就能破解物质的基本组成元素。”

王楚听得目瞪口呆道:“科研工作者,竟然如此迷信?”

于秋子却摆了摆手道:“不能简单的将王海的思想归于封建迷信,他之所以相信‘混乱之神’,是因为他也想成为神,一个可以创造生命的神。”

“所以得成‘炼金术’,就是破解了‘神圣三元素’,王海也就成了造物主?”王楚道。

俞佳忍不住道:“所谓世上一切物质都是由“汞、盐、硫磺”三种元素组成,这是中世纪的炼金术士胡说八道,王海师长怎能相信这些歪理邪说?”

“王海在金属材料学科领域,是公认的天才,他肯定不比你傻,你明白的事儿,他一定知道。”

“如果他是一个理智的人,绝不会相信炼金术这种鬼话。”

“牛顿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但他就是炼金术的拥趸。”

“牛顿是因为……”俞佳忽然意识到自己对于牛顿的了解,仅限于伟大,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他没有胆量给牛顿扣帽子。

这是一个“连锁反应”,如果不能为牛顿定性,那王海所作所为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咱们说歪了,得弄清楚王海在这里中毒身亡后,为什么会死在楼上的家里?”王楚道。

“那是你的责任,与我们无关。”于秋子道。

“于老师,您既然提供了线索,干脆好人做到底吧。”王楚的态度近乎于哀求了。

然而于秋子并没有给他面子,道:“说明王海的死亡过程,是我应尽的义务,但我没有本事破解案件中的谜团,对此也不感兴趣,所以咱们之间的联系到此为止。”

说罢他带着俞佳便离开了。

俞佳笑道:“老师,咱们的态度,是不是有点生硬了?”

“不知道,我实话实说,如果他接受不了,我也没办法。”

老师脾气耿直,这与他多年的学术生涯有关,他不善于人际交往,一门心思只为学术研究。

“对了,你得准备一下,明天是年度研讨会,这次你做我的记录员。”

“年度研讨会”是上港大学一年一度召集各系科主任汇报成果的会议,也是为第二年度科研经费的调拨预热,所以是一场非常重要的集体会议。

而上港大学作为中国最顶尖的学院,每一次的年度研讨会都会吸引科研机构,以及民间企业的关注,随老师参与此次大会,是一次难得的镀金机会。

俞佳心里一激动,就睡不踏实,第二天早早起床,特意换了一身学术气息浓重的浅灰色中山装,一大清早便赶往学院,最早一波进入会场。

能进入这间会议室的,都是学院里的精英,甚至是整个社会的精英阶层,跨入大门时,俞佳昂首挺胸,内心充满了自豪感。

偌大的屋内,摆了一张极长的椭圆形会议桌,这是各部门负责主任坐,俞佳按桌上的身份铭牌,找到了老师的位置。

靠墙一排座椅,则是助理、秘书的座位,俞佳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笔记本,端端正正坐在属于自己的椅子上。

过了一会儿,数学系主任张维芳走了进来,俞佳赶紧起身道:“张老师好。”

“俞佳啊,你这位自主创业的大明星,财务自由后又选择继续深造了?”

张维芳四十多岁年纪,是运筹学方面的专家,业务能力强,性格和蔼,是上港大学最受学生爱戴的老师之一,俞佳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笑道:“确实赚了点钱,但财务自由算不上。”

“你这个年纪,能把学习放在首位的,真不多了。”

“我没什么雄心壮志,只为了实现曾经的理想,毕竟真的热爱金属材料学。”

“嗯。”张维芳点点头道:“对你导师提出的‘混乱法则’,如何看待?”

俞佳略微迟疑,道:“我觉得理论依据站得住。”

“任何理论都站得住脚,这不是答案。”张维芳并不打算放弃话题,继续追问道。

“张老师,我不过就是实习助理,老师的理论研究轮不到我评论。”

“俞佳,如果把科学比成一池水,我们就是畅游其中的鱼,每一丝波澜都会被别的鱼儿感知,希望你明白这个道理。”

俞佳觉得张维芳话里有话,便问道:“张老师,我非常尊重您,但您和我的老师毕竟分属不同学科,按规矩您不该插手他的理论课题。”

“你别误会,我不是质疑于教授,我是在提醒你,不要误入歧途,到头来耽误了自己的大好前途,后悔就来不及了。”

俞佳早就知道张维芳与老师不合,但这么赤裸裸的诋毁老师,还是出乎俞佳意料,他有些生气道:“张老师,您对于‘混乱法则’理论的建立基础有过了解吗?您知道这世上确实存在很多科学无法解释,但实际存在的现象吗?”

“那么于教授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有没有找到神仙?”张维芳语带讥讽道。

“这套理论是建立在完美碰撞体系之上的,而完美碰撞……”

“我能用至少三种数学模型,证明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完美碰撞,和实际的二维物质。”

俞佳并没有听过“二维物质”,但陆续有人进入会议室,他不想当着众人面讨论导师的对错,道:“张老师,我水平有限,如果您有疑虑,应该去问老师。”

“我只是替你可惜。”

俞佳见他没完没了,憋在肚里的一股气,终于爆发了。

“张老师,我的未来如何,不劳烦您操心,还有,您对于老师的质疑,请您当面提出,而不是在背地说他坏话。”

另一名系主任打圆场道:“我刚来的时候,看到校长往这边走了。”

“就算校长来了,我还是要说,一个精神病人,只是因为父亲和常务副校长的关系,居然一直把控着上港大学最重要的科研部门,这简直就是儿戏。”

上港大学的“金属材料”学科,即便放眼全国,都是顶尖的存在,获得了无数有份量的专利项目,并且为行业输送了大量的人才。

过去,张维芳一直被于秋子压得抬不起头,倒也没听他抱怨过什么,然而这些年于秋子的碌碌无为,而张维芳在运筹学领域不断获得成绩,整个数学系已有超越物理材料系的势头。

所以张维芳“适时”在这一当口,借由俞佳叫板于秋子。

俞佳并不知道张维芳的心思,他吃惊的是此人居然说老师是个“精神病”。

“张老师,你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诋毁同事,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俞佳毫不客气的反击。

“诋毁?你问问于教授本人,他是不是有精神病?”

俞佳最终被拖出了会议室,他站在门外走廊,气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了一会儿,于秋子身着一套浅灰色夹克衫,带着一顶白色的棒球帽,慢悠悠的走来,看见俞佳问道:“怎么不进去?”

“我……”俞佳话到嘴边,却又想如果老师知道了张维芳的言论,只会惹他生气,于是改口道:“等您。”

“等我干什么?”于秋子随口问了一句,也没等俞佳回复,走进了会议室。

整场会议,俞佳几次看到于秋子微微抽搐,双手时不时的紧握成拳。

这不能说明老师精神有问题。

俞佳忽然觉得奇怪,难道自己的潜意识里,相信了张维芳诋毁老师的言语?

老师不可能有精神病,自己不能被小人挑拨离间。

他不再观察老师的举动,然而这么做又显得过于刻意,来回调整了很长时间,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个舒服的参与方式,以至于该记录信息,他一个字都没写。

会议结束后于秋子过了一遍笔记道:“很多信息都没有记录,怎么回事?”

“我、可能过于投入了。”俞佳有些尴尬。

“哦。”于秋子没说什么,当先离开了。

打饭时,李振秋问道:“你今天情绪有些低沉,大会上说什么了?”

“大师哥,咱们老师,是不是得过精神类疾病?”

他觉得张维芳不可能在这种事上胡说,所以思来想去,决定问问师兄。

李振秋皱眉片刻后道:“你听谁说的?”

“张维芳,他和老师一直有矛盾,所以如果这是诋毁老师,我就把事情上报校纪委。”

“张维芳是学数学出身,思维逻辑性极强,这种人是不会胡说八道的。”

见大师兄没有否认,俞佳只觉得不可思议,便小声问道:“咱们老师如果精神有问题,那么混乱法则……”

“你别多想,混乱法则并非臆想,混乱之神降临人世,更是有迹可循。”

“哦,哪儿来的踪迹?”俞佳顿时来了兴趣。

李振秋看了看周围打饭的学生,示意“待会再说”。

走出食堂李振秋道:“科学界发现这两颗金属球,证明了完美碰撞的存在,但致力于完美碰撞理论的科研人员皆死于异常,且绝大部分死因诡异,与常态不符,于秋子的父亲,金属材料学著名学者于昭教授,就是在证明完美碰撞的过程中异常死亡的。”

“非正常死亡?”

大师兄轻轻叹了口气,坐在花园里的喷水池边道:“咱们老师精神之所以出了问题,源于科研工作的压力,于昭教授因为研究‘完美碰撞’而死,所以老师迫切的想要搞清楚其中原理,他在三年前开始了‘分子地震项目’,简而言之,就是采用震动的方式,使金属分子向内坍塌,这样一来分子与分子之间结合的更加紧密,从而形成毫无缝隙的完美球体。”

“老师想要改变金属分子的结构?这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是根本不可能达到的。”俞佳惊讶的合不拢嘴。

“所以我们的实验室才有‘先锋’二字,科学总是要为人先的,“分子地震”的项目,一旦成功,就能得到完美的金属球体,你知道意义何在吗?”

“证明‘混乱之神’的存在?”

“‘混乱之神’是一个代号,一个让普通老百姓能够理解‘混乱法则’、‘完美碰撞’的代号,如果是我来表述,更倾向于使用‘高维生物’这四个字。”

“高维生物?难道完美球体,是由高维生物制作出的?”

“一切都是为了寻找可能存在的高维生物,也就是所谓的混乱之神。”李振秋道。

“如果我们是低维生物,就一定存在高维生物,这不是异想天开。”俞佳喃喃自语道。

“你看这些蚂蚁。”李振秋指着一群在草丛间忙着搬运食物的昆虫道:“它们一定可以感受到有超越自己的生物存在,却无法确切感知人类的形态,即便我们就在它们面前站立。”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人,其实很有多线索,证明却又比人类高级的生命存在,可我们看不见、听不见、闻不见,这并非是人类粗枝大叶,而是维度存在差距,所以寻找高维生物,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找到,这代表整个人类文明将有翻天覆地的进化。”

“我们总是在说科技进步对于人类的促进,但是从宇宙视角而言,根本不值一提,人类如果想要在宇宙中获得一席之地,需要提升的是维度,否则无论科技如何发展,只是我们人类自己的游戏。”

俞佳听的一头冷汗,他也算的有理想有情操的,可老师和大师兄,已将目光转向了广阔浩渺的宇宙。

但大师兄语言诚恳,表情淡然,他说的确实是心中所想。

李振秋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也有精神病?”

“我相信高维生物的存在,这和神鬼之说不同。”俞佳道。

李振秋缓缓起身,指着广阔浩渺的天空道:“衡量宇宙的标准不是距离,而是维度,人类只要找到自己所在的维度空间,势必就能顺藤摸瓜,发现不同的宇宙维度,每一层维度必然对应一种世界,每一层维度,必然存在各种生命体。”

“大师兄,如果我们拼尽全力,却一生无法突破,怎么办?”

“这个世界有太多优秀的科学家存在,不缺一个先锋实验室,即便一生没有突破,也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任何伤害,所以我从不担心这个问题。”

说罢大师兄拍了拍俞佳肩膀道:“我带你去见个人。”

“见谁?”

“咱们上港大学常务副校长,周海林。”

周海林之于上港大学,也算是位传奇人物,金属材料学领域的大家,地位远在于秋子之上。

不过他虽然名义为“常务副校长”,却不露面处理任何校内外的事务,俞佳在校四年间,从未见过周海林。

令人意外的是,周校长就住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楼里,紧挨着王海家的一栋楼。

他家住一楼,李振秋敲门,屋门打开后,只见一名六七十岁的老人佝偻着腰,一脸苦相站在门口。

俞佳在校时倒也经常见到他,老头经常在金属材料系所在的教学楼前遛弯,没想到他就是周海林。

只是身为一人之下的常务副校长,周海林即没有官威,也没有学者气质,从穿着到气质都像是个拾荒的老头。

“周教授,没打搅您休息吧?”

“没有,进屋吧。”老头让开了路。

两人前后进了屋子,俞佳见不大的房间里,摆放着七八十年代的老家具,堂屋正中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周海林妻子的遗像。

然而四处张望时,俞佳无意中发现周校长家的钟颇为古怪,居然是倒着转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另类永生(又名:搜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