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九章:金属尸

搜神

作者:湘西鬼王
更新时间: 2018-07-01 09:26:23 字数:7185

俞佳的混乱是在心里,表面却显得十分平静,道:“咱们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自以为非常透彻了,其实只是看到了自己想看的那一面。”

李振秋猛地一拍大腿道:“没错,人类之所以能够发展,是因为总有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状况,但高人毕竟太少,所以人类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平庸的。”

说罢李振秋拍了拍俞佳的肩膀道:“你的选择并没有错,因为从根本上,你就是一个平庸的人,注定追求平庸之事。”说罢他似乎要走,却又转回身道:“我不是讽刺你,只是就事论事。”

“我明白,你说的也没错。”俞佳苦笑道。

“再见,希望你渡过难关,财源广进。”李振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寒冷的夜风中,俞佳缓步走在空旷的大街上,酒醒之后,他的头脑却变的异常清晰,原本乱成一锅粥的心情,逐渐变的平静,他想到了上学时的自己,那时的理想是在合金材料学上能有一番建树,能生产出更轻、更坚固的航空材料,可以让太空飞船在太空中走的更高更远。

然而如今,自己放弃了所有的理想,难道就是为了三十万的年薪,和百分之二的股权?

“你的理想,为什么如此廉价?”俞佳忽然站住,反问自己。

答案呢?是品格低下?过于贪婪?亦或实在平庸?

俞佳越想越觉得泄气,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接通后是王胜明打来的电话,他语气低沉道:“你过来一趟,咱们开个会。”

俞佳心知麻烦事来了,却有种解脱的感觉,反正迟早都是一刀,晚死不如早死。

回到公司后,除了王胜明还有主管行政人事的两位干部,王胜明面前的烟灰缸里插满了烟蒂,他愁眉不展,指了指座椅道:“很抱歉,这么晚了又把你请来公司。”

“没事儿,看这架势,王总找我应该是有要紧的事情,也别浪费时间了,您就直说吧。”

“是这样,神觉系统对于公司而言,是一次巨大的创新,我们非常感谢你具有突破性的创作,不过……俞佳,你目前的处境非常微妙,这也是公司最为担心的事情。”

“请问我有什么样的处境?为什么会让公司担心?”俞佳问道。

“这款游戏介入了大量的社会热点事件,打的就是擦边球,出事之后警方必然会对游戏严格监控,如果失去了网络挖掘能力,这款游戏与别的网游还有什么区别?”

“那怎办?停了游戏?”

“俞佳,你别着急,我们也在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目前这款游戏的在线人数,是市面上所有同款游戏中最多的之一,没有人想它出事,今晚请你来也是也是为了想出一个对策。”

“王总,如果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吧。”

“嗯……”王胜明沉吟片刻道:“我们想买断你的股权,俞佳,我们必须要表明一个态度,就是你与这款游戏再无关联。”

“也就是说,我成为这件事的替罪羊,放弃这片本由我开创的大好局面?”俞佳强忍着不让自己爆发出来。

“我们尽己所能,补偿你的损失。”

“这款游戏刚刚上市,谁都知道它的潜力,你们现在买断我的股权?不如去抢算了。”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我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公司的利益高于一切,如果你不愿意辞职,我们宁可让这款游戏下线。”

俞佳在同事们诧异的眼神中,发出一阵神经质般的笑声,笑罢他道:“王总,你们这群人真卑鄙。”

“如果辱骂我能让你好受些,尽管骂。”

“不,我不是骂你,我是有感而发,你们的决定没错,但确实卑鄙,借口现在的麻烦,收缴未来的收益,一箭双雕,一撸到底。”说罢俞佳更是癫狂大笑,笑的满眼是泪,不能自己。

王胜明从椅子上站起来道:“等你想清楚了,我们再谈。”

“不用了,我辞职。”俞佳笑声一停,干脆的道。

“你……”

俞佳取来纸笔,写了一份辞职报告,丢到王胜明面前道:“谢谢你,为我指明了方向。”说罢他丢下几名目瞪口呆的前同事,转身离去。

这一路俞佳走的健步如飞,他并不愤怒,反而觉得心情舒畅。

俞佳属于早熟的人,上初中时起,他就知道家境不好,未来只能依靠自己打拼,他渴望获得成功,所以难免焦虑。

从懂事起,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轻松过。

回到家里,他翻出冰箱里的所有蔬菜、水果、冻肉,做了满满一桌菜,以牛奶代酒,慢慢吃喝起来。

感觉困了,趴在饭桌上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俞佳拨通了于秋子的电话,“老师,我想回您身边工作。”

“行啊,我正好需要一位助理,你什么时候能来?”

“随时。”

“我等你。”

俞佳脱了连帽衫,这是IT公司技术员标志性的衣物款式,俞佳其实并不喜欢。

于秋子的“先锋实验室”,位于上港大学人工池塘西侧一栋三层小楼中,这是一处闹中取静之地,一二层分别是校委会办公室和校内局域网的服务器存放处,俞佳到了三楼,只见大师兄站在楼梯入口处,微微一笑,伸出右手道:“俞佳,欢迎你的到来。”

“大师兄,你不会是专门在这儿等我?”

“我听说你来应聘助理职位,就一直在这儿等你。”

“这、可不敢当。”

“放弃赚大钱的机会,而投身科研事业,你足可以当得起一切赞美之词。”

俞佳则苦笑一声道:“实不相瞒,我是被逼辞职了,并非是我思想觉悟高尚。”

“一样,如果你去游戏公司应聘,工资会是当助理的数十倍,能来这里,一定是为了理想。”

“或许是吧,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坚持多久。”俞佳忽然意识到话说的有点偏,纠正道:“我的意思是人免不了为了生计忙碌,吃饭还是第一位的。”

“那是自然,如果被饿死了,再伟大的科学家也只是一具普通的尸体。”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大师兄一把搂住俞佳肩膀,两人朝实验室里走去。

于秋子坐在狭小的办公室里,正在翻阅资料,两人也不说话,静静的站在门口,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于秋子头也不抬的挥挥手道:“饿了吧,先去吃饭吧,帮我带一份西红柿素面。”

老师还是那样,一旦进入科研状态,便雷打不动,两人去了上港大学食堂,俞佳道:“老师吃的太素了,营养跟不上,我请一顿牛肉。”

“千万别,他最近吃西红柿拌面上瘾了,顿顿这个,别的菜看都不看。”

“顿顿都吃这个?怎么受得了?”

“老实说科研就是一门清心寡欲的工作,如果连口腹之欲都无法克制,根本出不了成绩。”李振秋边说,便为自己点了一份雪菜面。

“好吧,那我也入乡随俗。”俞佳无奈,只能点了一份青菜面。

两人拎着三份午餐回到了实验室,于秋子正在喝茶,他对于工作有一种近乎仪式性的尊重,绝不会在工作时做任何别的事情。

屋子里响起一阵吸面条的声音,俞佳望着空落落的办公室道:“老师,咱们现在的研究项目是什么?”

“你现在没有进来,暂时不能告诉你。”

“我想继续深造。”

“我支持,和你大师兄一样,硕博连读。”

李振秋放下筷子道:“在咱们老师这儿,你继续深造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把握好这一机会。”

到了下午,李振秋带着俞佳去办理入职手续,因为于秋子在金属材料学科领域的地位,他招助理对于上港大学而言也是大事,于是一路绿灯,至少需要一个月才能办成的入职手续,俞佳两天就搞定了。

而游戏公司和他的离职协议,也很快敲定,除了应有的补偿,游戏公司再以一百二十万的价格,收购了他所持有的百分之二的股权。

这笔钱虽然算不上有多了不得,但对于小镇走出的俞佳而言,可算是一笔巨款,他并未留在自己手里,存好之后,将存折快递回老家。

办理完所有手续之后,俞佳正式成为“先锋实验室”的一员,当天的天气并不好,阴沉沉的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于秋子端着保温杯,站在窗口道:“振秋,我们现在研究的课题,你告诉俞佳。”

李振秋道:“老师主导进行的,是一项名为‘铁笼堡’的抗氧化铁项目,目的是为了改变铁的晶体,使铁不与空气反应,并改变自由电子的运动状态,使其不具有导电性,一旦项目获得成功,用这种金属材料建造的楼房,更加稳固耐用。”

俞佳顿时来了兴趣道:“老师之前研究方向一直是偏理论的,现在又进入实用领域了?”

“这个不矛盾,建立理论的目的,一定是为了将来能够实用,二者之间是一衣带水的关系。”于秋子转身道。

“这个项目一旦成功了,对于建筑材料领域而言,是划时代的产品,能赚……”这话刚说出口,俞佳俞佳脸上一红道:“我就是没出息。”

于秋子摆了摆手道:“正常,其实一切科研项目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所以能创造的经济价值,也是重要的衡量标准。”

“如果这款产品研制成功,也能大大增加铁的耐久性,而铁矿石是目前世界上分布最广的金属,可想而知这其中的好处。”

“那么其中的难点呢?”俞佳问道。

于秋子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你对于金属的敏锐感觉还在,这其中的难度自然是对于晶体电离子的改造,这几乎是针对微观量子领域的工作,以我们目前的显微技术,很难有大的突破,目前科研的难点就在于此。”

晶体电离子和自由电子,都是金属的组成物质,既然是物质,就存在改变的可能,但这绝不仅仅只是手工的改造,而是要彻底打破内核,颠覆物质的原有属性。

都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颠覆物质属性的难度可想而知。

俞佳撇了撇嘴道:“这可是太难了。”

“正因为难,所以才有研究的价值,不过突破还是有的,我们正在研究以一些外部手段,介入其中。”

于秋子并没有细说是“哪些手段”,俞佳也没有问,上学时学的知识已经忘了个七七八八,俞佳知道自己不可能理解如今最为先锋科研手段。

“你呢目前介入深层次的课题研究是不现实的,先从真正的助理工作开始吧,我会给你一些金属材料学最新的教材,俞佳,你要有心理准备,学习知识很辛苦,而且工资也不高,你已经见识过这声色犬马的世界,真的可以再度回到清贫的生活状态?”

“我……将来的事情,我不敢承诺,不过……”俞佳沉思片刻后道:“我并不擅长捍卫利益,商业的社会里,那些人太复杂了,即便是搞技术的,都一肚子鬼主意,我想生活的简单一些。”

于秋子微微一笑道:“你回来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简单?”

“或许就像老师说的那样,世间一切本质终归就是混乱,所以现在的想法无法代表将来的想法。”

“嗯,说得好。”于秋子微微一笑。

于是俞佳开始了全新的生活,与做程序员时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不同,助理工作特别清闲,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替老师取一些文件资料,其余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老师的指导下,恶补曾经失去的金属材料学知识。

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了半个月,俞佳亦步亦趋的行走在通往“高能物理”的道路上,如果不出意外,他将在两年之内,掌握“铁笼堡”项目的理论基础,从而正式参与进来。

然而意外却如约而至,一天上午,俞佳如往常一般待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学习新资料,就见校保卫科长,后勤主任和副校长跟着两名年轻男子走进了实验室。

当天于秋子有个学术研讨会,并不在场,俞佳起身问道:“王校长,有什么事?”

王校长并未说话,一名年轻人取出警官证道:“俞佳,我们是市局侦查科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为林振海的事儿吗?”

“林振海?”警察不知道此人是谁。

“先回局里再说。”

俞佳见他们态度生硬,心中隐约觉得不好,却又不能不去,只能硬着头皮跟上了警察,这一过程,学校三人都没说话,只是表情阴郁的站在一旁。

警车驶出学校,俞佳道:“警察同志,能告诉我为什么?”

“你找王海什么事儿?”警察透过倒车镜盯着俞佳,脸板的铁紧,一副审讯犯人的模样。

俞佳心里一沉,道:“王海师长,怎么了?”

“哼,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俞佳有些恼火道:“你确定我犯了罪?”

“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他针锋相对。

“你……”

一直没说话的警察打圆场道:“俞佳,如果没有证据,我们也不会贸然抓人,希望你能配合。”

“配合什么?我连情况都不知道,怎么配合你们?”

“你知道王海死了吗?”

“什么?王老师死了?”俞佳目瞪口呆,说不出话了。

“王海家里,除了他自己的指纹,我们只找到你的,所以当然要找你询问情况。”

“我……前段时间,我确实去过他家一次。”

“你觉得他对于你好朋友的死,负有主要责任,对吗?”

“这……”俞佳脑袋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之前一位警察,语气严厉的问道。

“你们是如何知道我找王老师的原因?”俞佳抹了一把冷汗道。

“先回答问题。”

“我和他并没有矛盾,只是我认为王老师宣扬封建迷信,所以找他聊了一次。”

“封建迷信?举个例子。”

“他相信世上存在混乱之神,所以他要找到混乱之神。”俞佳言简意赅的总结。

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眼神颇为复杂,随后陷入了沉默,俞佳忍不住问道:“你们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这次,警察的态度明显有了好转,道:“我们调查了王海的录音设备,其中有一段,是他描述和你的争论过程。”

“我虽然不赞同他的观点,但并不代表我就要杀了他。”

没人说话,车子驶入了上港市法医检验鉴定中心,三人直入顶楼,在冰冷的停尸间里,俞佳见到一辆医学用的推车上,平躺着一具用蓝布盖住的死尸。

“我们之所以直接带你来这儿,而非看照片,是希望你能有更加直观的感觉,做好准备了?”

俞佳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警察将蓝布缓缓掀开,一具纯黑色的死尸,出现在俞佳眼中,空气中隐隐弥漫着一股怪异的气味。

“王海的死亡状态极其恐怖,被发现时整个尸体一团黢黑,尸检时,发现他体内血肉都变成了黑颜色,并发现了含有剧毒的硫化物成分。”警察道。

“这、这怎么可能?”俞佳结结巴巴道。

“尸体经过解剖,也无法得出结论,但这种死亡状态肯定是不正常的,而且死亡当天他烧了一桌菜,桌上有两副碗筷……”说到这儿,警察不再说话,意味深长的看了俞佳俞佳一眼。

“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是我害死了他吧?”

“但是从现场遗留的线索,你是有作案嫌疑的,所以必须接受调查。”

“你们要拘捕我?”

“如果只为抓你,就没必要来这儿了。”他走到俞佳面前道:“不过王海死亡真相一天没有弄清楚,你的嫌疑就无法洗脱。”

俞佳无奈的叹了口气,靠在墙壁上发呆。

“有没有想到什么情况?”警察见他表情有异,问道。

“我毕业后直到今天,和王海师长总共见过一次面,并不了解他。”

“我可以透露一点信息,王海体内硫化物的成分爆了表,必然是由外入内,所以肯定死于他杀。”

“就算他是被人杀死,也与我无关。”

两人正如拉锯一般你来我往的扯皮,就听走廊间脚步声响,随后一名保安和于秋子出现在门口。

“老师,您怎么来了?”俞佳惊讶的问道。

“我后听王校长说了情况,就过来看看。”

一名警察问道:“你是俞佳的老师?”

“是的,警官,你们不能凭屋子里的指纹,就认定俞佳是犯罪嫌疑人,也太草率了。”

警察却皱起了眉头道:“这起案子相当无解,我们只是希望得到俞佳的帮助,因为从二人的交流的录音看,我们觉得俞佳对于一些荒谬的理论……”

“这些理论并不荒谬。”于秋子表情严肃道:“这并非王海独创,提出‘混乱法则’的人其实是我。”

“哦,我听了王海录制的音频资料,也知道所谓的‘完美球体’存在,你觉得这些情况,和王海的死亡有关联吗?”

“一定没有。”于秋子想也没想。

“于老师,警方办案不是儿戏,我们带走俞佳,一定是有道理的。”警察沉声道。

“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弄清楚王海的死因,不过你们必须配合我。”

“配合你?”警察愣住了。

于秋子笑了,自信满满道:“王海的死因,全中国只有我能解释清楚,如果你不想走弯路,最好与我配合。”

“你……”沉默片刻,警察道:“说说你的打算?”

“首先你们找一处低于零下四十度的冷库,将尸体冻起来。”

“这、我们上哪去找低温冷库?”

“制冰厂有,蔬菜批发市场里,做冷冻批发生意的商家也有。”

“可是有谁会让我们存入一具死尸?这种事也不可能使用行政命令?你在刁难我们?”警察愤怒的质问。

“你不信,就当我没说。”于秋子倒也是好脾气,并没有与警察争辩。

“于老师,我们并不了解你,不可能按你的要求,去做这种荒唐的事情。”

“能理解,那就祝二位尽早找到杀人凶手。”于秋子的语气带了几分戏谑。

说罢,他就要离开,另一名警察道:“于老师,你能交个底吗?为什么要求冰冻死尸?”

“我现在告诉你们,没有意义,因为你们不会相信的。”

“冷冻尸体后,会出现什么状况?”

“送入冷冻室,你就知道了。”

俞佳跟着老师离开了法医检验中心,警方并没有强留他,路上他问道:“老师,为什么要冷冻尸体?”

“因为神存在于极低的温度中。”

俞佳停住脚步,惊讶的道:“真的?”

“当然。”于秋子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

这一夜俞佳并没有睡好,他总是从噩梦中惊醒,梦里的王海,面目狰狞,模样恐怖,嘶吼着嗓子要俞佳赔他性命。

俞佳干脆起床,打开房间的灯,坐在沙发上回想和王海师长所说的每一句话。

自己肯定没有说过火的话语,只是恰如其分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真搞不懂警察为什么将自己列为“第一嫌疑人”?

沉思良久,俞佳坐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次他没有做噩梦,却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接通后,只听一人哑着嗓子道:“我就在你家楼下。”

俞佳透过窗户朝楼下望去,停着一辆警车。

他问心无愧,倒也不觉得害怕,洗漱之后便下了楼。

警车里只有一名警察,上车后他道:“这么早打搅你,实在不好意思。”

这人的态度一直比较强硬,今天却十分客气,俞佳觉得奇怪,便问道:“警官,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说不清楚,到现场你就知道了。”

车子一路向西,出了市区后,在一处院子里停满了各式货车的工业园前停下,只见门头写的是“上港市冷冻设备有限公司。”

“冷冻尸体了?”

“是的,我们商议了很久,并且调查了于老师的身份,一位学界泰斗,不可能信口开河,所以就按他说的办了,果然,懂行人一眼,比我们跑断腿都强。”

两人走到一处密封性极好的冷链仓库前,警察递给他一件大棉袄,穿上后两人走了进去。

这里面的寒冷,真可以用奇寒刺骨形容,俞佳赶紧搓了搓脸,将双手插入口袋。

冰库约有十几平米,俞佳走到王海的尸体前,轻轻掀开白布……

一具具有金属质感的黑色尸体,出现在俞佳眼中。

“这怎么可能?”俞佳惊讶的道。

乌黑尸体,在惨白冷光照射下,表面隐隐透露出一层金属光芒,血肉之躯似乎被金属替换,身体坚硬如铁一般,甚至连毛孔都不见了。

警察用一根真空的细铁管在死尸手指上轻轻一敲,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尸体经过冷冻后,变成了金属。”警察道。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搜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