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七章:打游戏的死人

搜神

作者:湘西鬼王
更新时间: 2018-06-29 09:26:23 字数:5015

俞佳一愣,追问道:“老师,您这句话有何意义?”

于秋子笑道:“你自己体会。”说罢关了门。

俞佳一路上都在揣摩这句话的意思,却毫无头绪,路过手机店,他买了一款手机后站在马路边,和同学们一一联系。

最后一位联系的是大师兄李振秋,他是上学期间俞佳最佩服的同学,两人关系一直很好,而毕业之后,李振秋留校硕博连读,并且任职于老师的“先锋实验室”,因为薪水不高,女朋友嫌他没有“上进心”分了手,李振秋也没有去找收入更高的工作。

到了晚上,十六名同学聚在市中心最豪华的海鲜酒楼,俞佳暗中打量每一个人,从穿着谈吐来看,有些同学混得不错,有些同学则略显自卑。

李振秋最后一个出场,大冬天的,他穿着一身皱巴巴的低仿阿迪运动装,脚上则是一双沾满泥土的布鞋,整个人面黄肌瘦,满头乱发如鸡窝一般蓬乱。

当这位“放荡不羁”的班长露面,闹哄哄的包厢顿时变的安静,他从衣兜取出一只断了左脚的眼镜,用手托在眼部,眯着眼挨个打量一番,随后收起眼镜,不声不响坐下。

李振秋上学时虽然不讲究吃穿,但不算邋遢,现在这幅模样,说他是收破烂的都有人信。

副班长马雪丽曾追求过李振秋,忍不住说了一句道:“老李,好不容易聚一次,你就这么来了?”

李振秋面无表情道:“否则呢?我飞着来吗?”

“吆、都是老同学,看你这话说的。”

俞佳担心两人吵架,打岔道:“穿的随意点也挺好,起码舒服。”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不是为了舒服,而是没钱买新衣服。”李振秋似乎并不打算给俞佳面子。

晚饭随后开始,众人推杯换盏之间,便将不合群的李振秋“肉眼屏蔽”了,而俞佳无疑是同学中的佼佼者,席间,他受到无数赞扬,李振秋却始终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闹哄哄的聚会结束后,俞佳要求送李振秋回家,于是两人上了一辆的士。

“你都大老板了,不买辆车?”李振秋望着车窗外道。

“我算什么老板。”俞佳笑道:“大师兄,上学那会儿,你的专业能力在整个学院都是数一数二的,这些年跟着老师,肯定学到不少东西了?”

“还不错吧。”李振秋言简意赅,话语极少,这与他上学时的状态判若两人,当年的大师兄,不但专业课成绩出色,和俞佳私交也很好,是个激情四射,光芒万丈的年轻人,然而此时却变的阴郁安静,这与老师、王海师长的情绪十分相似。

两人一路无语,到了上港大学门口,下车后俞佳随口说了一句:“没事常聚。”

李振秋道:“有什么可聚的,无非就是一群腐肉而已。”

俞佳顿时火了,道:“搞科研的和别的行业只是工作不同,没有谁比谁更高一头,你如果看不上老同学,别来就是,又何必人来之后再说难听话?”

李振秋冷笑一声道:“从你游戏设计来看,我以为你掌握了‘混乱’的真谛,没想到你仍旧是个俗人,我非常后悔参加今晚的聚会,浪费时间而已。”

“我无话可说。”俞佳真怕控制不住情绪,暴打李振秋,主动结束了谈话。

不欢而散后,他回到家里正准备洗澡,电话响了。

“喂。”接通后一个略显低沉的女子故意拉长音调。

俞佳心里却是一阵激动,脱口而出道:“娜娜。”

对方语气幽幽道:“难得你还记得我?”

“我、怎会忘记。”俞佳叹了口气。

“咱们分手有多长时间了?”

“至少三年了,你现在过得如何?”

俞佳其实知道女孩的生活状态,所以这么说,只想知道对方会以何种借口欺骗自己。

“还行,你、以你的条件,追你的女孩肯定不在少数?”

“没有,凭什么追我,现在的姑娘又不是瞎子。”俞佳自嘲的道。

“嗯……我想请你来一趟,不知你有没有空?”

“这么晚了……”

“怕我吃了你不成?”女孩声音中夹杂着几分魅惑。

对于吴娜娜,俞佳毫无“抵抗能力”,虽然明知此人不善,却还是忍不住“扑火而去”。

到了约定地点已经是凌晨,这是一处露天公园,每天清晨和傍晚,总有许多人在此锻炼身体。

深夜如梦,四周静的没有半点声音,寒冷的微风夹杂着淡淡花香,春天已在复苏中。

只见吴娜娜站在不远处的竹林入口,身着小一号的米色羽绒衫,将她曼妙身姿勾勒的清清楚楚。

俞佳难掩心中激动,走到吴娜娜面前,只觉一股香甜扑面而至,他紧张的有些手足无措道:“真、真没想到,咱两还会再见面。”

“为什么没想到?只要有缘,总会再见的。”说罢,吴娜娜轻步向前,几乎和俞佳贴身而立。

俞佳心脏咚咚狂跳,犹豫着正打算往后退一步,“俞师哥,这三年你想我了没有?”

“我、我……”

吴娜娜挽着他的手,朝竹林深处走去,直到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吴娜娜停下脚步,一头钻入俞佳怀中。

俞佳紧张的要死,然而女孩两片滚热湿润双唇,随即贴在俞佳嘴上,这下他那里还能忍住,两人疯狂的接吻起来。

正当俞佳忘情投入其中,忽然一只手重重拍在他的肩膀上。

他吓了一跳,就觉头发被人一把薅住,将他拖拽一边,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俞佳被打倒在地,他用双手紧紧抱住脑袋,惊慌失措问道:“怎么回事?”

吴娜娜尖叫着想要冲到俞佳身边,却被人一次次推开。

“他妈的,一对奸夫淫妇,不要脸的东西。”一人愤怒的喝骂。

“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俞佳听对方话头不对问道。

对方终于停了手,气喘吁吁的道:“你们被抓现行了。”说罢一道刺眼的灯光亮起,正对着俞佳的脸。

俞佳猝不及防,被雪亮的灯光晃的两眼发白,赶紧闭上眼睛。

片刻之后,他情绪逐渐稳定,于是用手挡在面前,睁开了眼。

借着手电光,只见面前站着四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其中一人蹲在他面前,剃着扎眼的青皮,五官凶恶。

俞佳心中害怕道:“你们是不是误会了?我和女朋友来这儿是约会来的。”

“你约会的女朋友,就是我老婆。”青皮冷冷道。

“啊……这、这……”俞佳才知道他“摊上的是什么事儿”。

“你们别为难他,是我约他出来的。”吴娜娜冲青皮尖叫道。

“妈的贱货,待会就收拾你。”

“你打死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吴娜娜冲上来对青皮拳打脚踢。

“找野男人还找出理了,老子活埋了你。”说罢他一巴掌就把吴娜娜抽倒在地。

“别乱来,有什么事儿好商量。”俞佳用身体护住吴娜娜道。

他不是傻瓜,隐约感觉自己或许被设计了,可对方是四名彪形大汉,吃定了自己,干脆假装糊涂,还能少受点苦。

“你玩我的老婆,这事儿打算怎么摆平?”

俞佳叹了口气道:“说吧,要我怎么做?”

“看你小子还算识相,我不为难你,拿二十万来私了。”

没等俞佳说话,吴娜娜道:“卢亮,你是不是疯了,不如去抢银行吧。”

“有你在,我何必抢银行呢?”卢亮粗鲁的捏了吴娜娜面颊一把。

“请你放尊重点,二十万我给,但就此一笔,没有二回。”

俞佳并不缺钱,期权奖励和涨了几倍的薪水不说,单是奖金便拿了五十万,虽然明知被坑,但俞佳只想早点结束这幕闹剧,与这个丑陋的女人此生再不相见。

二十万买断相思之苦,价格并不高。

俞佳的“敞亮”有些出乎卢亮预料,他皱眉道:“你最好别骗我。”

“给我个账号,明天下午,钱一定到账。”

卢亮写下一个账号,将纸条丢给俞佳后,便与几名同伴离开了,俞佳虽然挨了一顿打,但对方出手并不重,他推开吴娜娜起身要走。

“你觉得我和他们串通一气,骗你钱?”吴娜娜语气幽幽道。

“我不想知道答案。”

“我和卢亮确实结婚了,今晚背着他出来,是因为在报纸上看到了你的消息,嫁给卢亮……”说到这儿她叹了口气道:“你想象不到这些年我经历了什么。”

“没事儿,我愿意为你出这二十万。”说罢俞佳不再停留,径直离开。

一夜无眠,捱到上午九点,俞佳去银行转了账,便赶往公司。

令俞佳感到欣慰的是,同事们干劲十足,游戏程序又补充了许多漏洞,整体有质的提升。

接下来又过了两天便到了公测日,俞佳情绪越发焦虑,动不动就和人激烈争辩,然而公测开放后,在短时间内涌入大量玩家,甚至导致服务器宕机。

成绩的火爆并不意外,毕竟在内测时便以打破多项纪录,随着在线人数和销售额的不断攀升,俞佳焦躁的情绪终于再度变的平和。

上线第三天,董事长亲临现场,主持了一场庆功宴,俞佳自然是全场明星,在一堆赞美之言中,不禁有些飘飘然,喝的酩酊大醉,甚至闹了个酒精中毒。

俞佳在医院整整昏迷了两天,他醒过来之后,陪护的同事告诉他,院方甚至下了病危通知书。

俞佳笑道:“以我的酒量,不至于如此。”

“俞总,你还能笑出来?董事长差点没尿了裤子。”

俞佳被逗得哈哈大笑,就见赵伟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

“万幸,你可算醒了?”赵伟抹着一头汗道。

“怎么了?”

“出事儿了,咱们这款游戏闹鬼了。”

“闹什么鬼了?”俞佳一出溜坐起身道。

“我得到的消息是一个叫赵庄河玩家,和“狂风暴”组队练级时,身体产生了类似于尸臭的气味,整个房间臭的令人作呕,他去医院做了检查,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随后不久当地警方找上门,询问他与队友练级时的聊天记录,赵庄河才知道,“狂风暴”和他组队厮杀时,已经死亡两天了。”

俞佳只觉得后脑勺一阵阵发麻,道:“你的意思是,一个死人和他组队练级?”

“没错,‘狂风暴’操控游戏角色和赵庄河共同练级时,其实已经因心脏病发,死亡有一段时间了,而赵庄河身体出现莫名尸臭的当天,是网吧老板因为臭味,发现了尸体已经腐烂的‘狂风暴’,距离他死亡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天。”

“难道、他人死之后直到第七天才被发现?”

“是的,‘狂风暴’死后……一直在玩咱们这款游戏,没人看出异常。”

俞佳倒抽一口冷气,震惊到了极点。

如果真是这样,那老师所说的“混乱法则”以及“混乱之神”岂不是真有存在的可能?

俞佳越想脑子越乱,就听赵伟在他耳边道:“俞总,警方正在调查,技术这块只有你出面解释了。”

“哦……”俞佳回过神来道:“死人玩游戏确实有点奇怪、但这和游戏没关系吧?”

“没办法,咱们只能配合警方的调查,而且……出事之后公司里有人说闲话,说咱们这款游戏不吉利,招惹邪祟。”

“胡扯蛋,游戏和招惹邪祟有什么必然联系?这种妖言惑众的员工,一旦发现立刻开除。”俞佳恼火的道。

“俞总,你别着急,咱们先想好如何应对警方的盘问,这种事儿可大可小,总经理和董事长的意见,还是要谨慎对待。”

俞佳叹了口气道:“我这就出院,跟你回公司。”

他的身体并未完全恢复,甚至酒精依旧在发挥作用,导致起身后便觉得天旋地转。

两名同事扶他上了车子,俞佳不无担心的道:“两天前还是皆大欢喜,一转眼就出大事了,真倒霉。”

他只是个半大少年,虽然技术上有过人之处,却没经历过什么事情,乍遇麻烦不免害怕,赵伟一路开解,到了公司后没过多久,上港市局的警察也到场了。

来的一共三人,都穿便衣,站“C位”的看气度便不是一般人,过半百的年纪,满头白发,说话时虽然声音不响,却极有气势。

然而出乎俞佳意料,三人来并不是为了“审讯”他,甚至没有和他对话。

与公司中高层包括律师同坐会议室中,满头白发的警察做了自我介绍,是上港市局局长林建国,他来此的目的,是叮嘱众人不要外传此事。

人死之后持续生前动作,这种消息绝不能传入社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警方担心游戏公司借此炒作,因此林建国亲自到场,说是了解情况,其实是警告公司诸人,管好自己嘴巴。

林建国离开后,王胜明无奈的苦笑道:“这次真是见鬼了。”

“王总,死者的身份信息查到没有?”

“查过了,但死者用的是朋友号,没等我们找到他的朋友,市局的人就找上门了。”

俞佳对于警方说的话全程做了笔录,搁下笔道:“这件事里会不会存在误会?要不然我们找人问问情况?”

“死者确实在死后,继续玩了一段时间游戏,网吧监控记录的视频非常清晰,另外我们也在后台调出了当天的备份文件,死者在死亡之后,通过聊天设备,一共打了七百四十五个‘干’字。”

俞佳陷入沉思,这莫名出现的怪事,给游戏蒙上了一层阴影,俞佳心情降到谷底,他默默回到办公室,呆坐良久,却无计可施,此时才真正体会到“命运无常、人生如戏”八字含义。

不知过了多久,公司前台找他说:“您在医院休息时,有一位吴娜娜小姐留言,说要和您通话。”

俞佳叹了口气道:“知道了。”

这些天手机关机,吴娜娜居然把电话打来了公司,如此用心的寻找自己,难道是坑的还嫌不够吗?

俞佳一怒之下拨通了吴娜娜的电话,接通后劈头盖脸骂道:“你是不是觉得吃定我了,刚给你骗了二十万,这就又来要钱了……”

女孩非常平静,任由他嘲讽辱骂,直到俞佳气喘吁吁住了口,才缓缓言道:“二十万我还你。”

“你……你到底玩什么花样?”

“真的还你钱,卢亮死了,他打游戏时收到了你的转款,可能是过于激动,心脏病发。”吴娜娜冷笑一声道:“他死后,还继续玩了几天的游戏,直到尸体发臭,才被网吧老板发现的,你能相信吗?”

俞佳如遭雷击,瞠目结舌、呆立当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搜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