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4章 关东军要塞4

更新时间: 2018-05-28 09:33:43 字数:3437

同时,一股森冷的寒意就像毒蛇一样爬上他的脊背,这……这一切真是人做的吗?

假设这里真的有小鬼子的余孽,他们是怎么做到把黑牛沉重的躯体搬到离地面如此高的通风管道里面?又是怎么做到在极短的时间内,将黑牛开膛剖腹变成了一堆碎肉?

这一切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除非……除非杀死黑牛的根本就不是人!

如果杀死黑牛的不是人,那又会是什么?

是某种不知名的野兽,还是徘徊在地下要塞里面的日军怨魂?

一念至此,谢强登时出了一身白毛汗。

一种强烈的恐慌袭上他的心头,他清楚地意识到,这里是一刻钟也不能够待下去了!

对于黑牛的尸体,他也不打算处理了,他正准备下来,就在下来的一瞬间,手电射出的光束无意识地晃了晃。突然,他瞥见通风管道里面,出现了一张极度恐怖的脸。谢强没有任何语言来形容那张脸带给人的强烈震撼。他只看了一眼,那张脸便像幽灵般消失在了通风管道里面。

“啊呀——”谢强浑身一哆嗦,直接从铁凳子上面栽落下来,砰地摔落在了桌子上。

小吴上前扶起谢强:“班长,你没事吧?班长,你都看见什么了?班长!”

谢强嘴唇颤抖着,眼瞳凹陷下去,声音中透露出深邃的恐惧:“黑……黑牛……尸……尸体……还有……还有……一……一张脸……鬼脸……啊!”

“啊——”谢强双手抓扯着头发,发出野兽般的嚎叫,状若癫狂。

众人惊恐地看着谢强,只见他的五官扭曲挤压到了一起,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可怖。

“班长……”小吴看着疯癫的谢强,一颗心飞快地沉了下去。

他不知道谢强在通风管道里面看见了什么,他不敢相信这个世上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东西,能够把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东北汉子吓到发疯。

谢强忽然从桌子上坐了起来,小吴上前想要按住他,没想到谢强竟然用M3冲锋枪顶住了小吴的肚子。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谢强已经扣动了扳机,他表情狰狞,呲牙咧嘴地疯狂咆哮:“滚开!你这吃人的怪物,给我滚开!我杀了你!呀——”

小吴的肚子瞬间爆裂开来,腥红的鲜血和着五脏六腑一起飞溅,他被打得向后飞了出去,变成了一滩血泥。

“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现场变得极度混乱,地质队员们纷纷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震耳欲聋的枪声就在他们的耳畔回荡,震得他们的耳朵嗡嗡作响。

在那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面,每个人的脑海都是一片空白,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谢强高举M3冲锋枪,对着通风口一阵狂射,然后狂笑着往密室外面跑去。

守在密室外面的两名地质队员想要拦住发狂的谢强,但他们哪里是这个老兵的对手,谢强扬起枪托就把两人打倒在地上,然后飞快地消失在了黑暗的通道中。

死寂。

深邃的死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大胡子打开应急电瓶,密室里的场景映入他的眼帘。

小吴支离破碎的尸体倒在了密室的角落里,鲜血喷溅得满墙都是。

他的眼睛睁得老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谢林斯曼捂着手臂躺在地上呻吟,这个倒霉的家伙被反弹的子弹击中了胳膊。

万幸的是,其他人都没什么大碍,不过都吓得有些懵了,站起来的时候都在瑟瑟发抖。

大胡子这一生跋山涉水,常年穿行在深山密林,荒漠冰原,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危险,没有陷入过困境。但是,从未有一次危险让他感到如此恐惧,也没有一次困境让他感到如此绝望。他只是凭借着一股顽强的毅力来支撑着,他是队伍的主心骨,他不能够倒下。

大胡子拾起小吴身上的两支56式半自动步枪,小吴本身有一支枪,还有一支枪是张二娃的,他一直背在背上。

大胡子把步枪交给了两个中国的地质队员,一个是老北,一个是冬瓜。

老北年纪稍大一些,大概三四十岁,手上满是老茧,接过步枪的时候那模样特别严肃。

老北是打过枪的人,对枪械并不陌生,把玩两下便熟络起来。

冬瓜年纪不大,拿枪的时候手都在颤抖,他对这个可以弄死人的玩意儿感到有些恐惧。

两名苏联专家从地上扶起谢林斯曼,大胡子让众人先撤出这间密室再作计议。

走出密室的时候,两个被谢强打倒的地质队员正从地上爬起来。

一名队员额头被打破了,鲜血直流,需要缝针。还有一名队员脸颊肿起老高,臼齿被打掉了两颗,在那里嗷嗷地吐着鲜血。

这次随队的有一名苏联医生哈布奇,大胡子让哈布奇给受伤的人治疗,哈布奇很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上帝作证,我们刚才从上面掉下来的时候,我的医疗箱就被弄丢了!”

不过,他随即又说道:“地下要塞里面肯定有医疗室,只要找到医疗室就好办了!”

大胡子决然地挥了挥手:“那好!立即寻找医疗室,不能有人再伤亡了!”

老北和冬瓜正准备关上暗门,老北忽然问冬瓜:“你看见叶清了吗?”

冬瓜怔了怔:“叶清好像还没有出来!”

“进去看看!”老北和冬瓜重新走进密室:“叶清!叶清!”

“四下找一找,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就不见了?”老北嘀咕道。

两人围着密室找了一圈,忽然听见密室里响起了悚然的咚咚声。

老北和冬瓜对望了一眼,两人紧绷着脸,一言不发。

老北示意冬瓜打开步枪保险,两人端着步枪,慢慢循着声源走了过去。

最后,两人来到了那张铁制桌子的面前,那奇怪的咚咚声响就是从桌子下面传出来的。

老北往掌心里吐了口唾沫,用枪口指着桌子下面,嘶声叫喊道:“出来!我不管你是人是鬼,立刻给我出来!”

冬瓜也壮起胆子,把那桌子敲得砰砰作响:“听见没有,快出来!要不然我们就……开……开枪了!”

“咯咯!”

桌子下面突然传来女人的笑声,那笑声听上去非常的诡异,但老北和冬瓜还是听出来了,那是叶清的声音。

叶清?!

两人立刻蹲下身来,举着手电往桌子下面照去。

只见叶清头发凌乱地蜷缩在桌子下面,两颗眼珠子呈现出死灰色,她咬着自己的头发,咧着嘴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笑声。

乍一看叶清这副模样,老北和冬瓜都吓了一大跳。

冬瓜心情沉甸甸地看着老北:“叶清……她……她该不会疯掉了吧?”

老北重重地叹了口气:“先把她弄出来再说!”

冬瓜点点头,伸手去拖叶清,叶清忽然张开嘴巴,一口就咬在冬瓜的手腕上。

冬瓜疼得大声疾呼,叶清就跟疯了一样,下口极重,很快就把冬瓜的手腕咬出血来。滚烫的鲜血顺着叶清的嘴角滴落,此刻的叶清看上去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放开我!呜哇哇!放开我!”冬瓜又痛又急,却又挣扎不脱,只能嚎啕大叫。

“叶清!放开他!叶清!你好好看清楚,是我们呀!”老北眼见冬瓜的手腕都快被咬断了,不得已之下,扬起枪托砸在了叶清的脑袋上。

这一下没有太用力,叶清丝毫不为所动。

老北心想不来点狠的是不行了,于是手上加力,砰地砸在叶清的脑袋上,叶清闷哼一声,松开了口。

冬瓜趁势得脱,连滚带爬的从桌子下面滚了出来。

冬瓜的手腕上一片血肉模糊,几乎能够看见里面的手骨。

再看叶清,满嘴都是鲜血,还在那里发出咯咯的笑声:“咬死你!咬死你!哈哈哈!”

冬瓜怒发冲冠,举起半自动步枪对准了叶清。

老北见势不妙,一把抱住冬瓜,惊呼道:“冬瓜,你冷静点,你要做什么?”

冬瓜疼得眼泪横流,已经失去了理智:“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疯婆娘!放开我!”

老北厉声喝骂道:“混蛋!枪杀革命战友,你知道是多大的罪名吗?”

冬瓜大声道:“这个女人已经疯掉了,我杀了她是帮她解脱!”

“混蛋!”老北一拳砸在冬瓜脸上,冬瓜应声倒地。

“你敢打我,我连你也一块儿杀了!”冬瓜瞪红了眼睛,将枪口对准了老北。

另外两个地质队员,大黄和麻子恰在此时冲了进来,死死地按住了狂躁的冬瓜。

冬瓜被两人生拉硬拽的拖出了密室,嘴里兀自骂个不停。

老北蹲下身来,尽量用柔和的口吻对叶清说道:“叶清!来,我们离开这里!”

此时的叶清哆嗦的像只小猫,眼泪鼻涕还有血渍,涂抹的满脸都是。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她目光呆滞,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看样子已经被吓得傻了。

“不杀你!我不杀你!我是来救你的!来救你的!”老北试探着伸出手去,发现叶清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臂膀,并没有反抗。

他缓缓将叶清从桌子下面拉了出来,扶着她往密室外面走去。

走出密室,老北掏出纸巾,想要给叶清擦拭一下脸颊。

就在这时候,叶清猛地推开老北,失声叫了句“我哪里也不去”,转身冲进了密室。

老北蓦地一怔,想要追上去的时候,暗门已经关闭了。

无论老北怎么用力的推,那暗门纹丝不动,看样子已经被叶清从里面反锁了。

“叶清!叶清!快出来!快出来呀!”

老北拼命地捶打着暗门,但暗门却始终没有开启。

大黄走上前来,拍了拍老北的肩膀:“我们走吧,看样子她是下定决心不会出来了!”

“哎!”老北狠狠地跺了跺脚,无奈地向前走去。

冬瓜对着暗门呸了一口唾沫:“算这疯婆娘还有自知之明,省得出来拖累我们!”

冬瓜话还没有说完呢,就挨了麻子老大一耳刮子。

麻子恼怒地看着冬瓜:“她可是我们的队友呀,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

一缕血丝顺着冬瓜的嘴角流下来,冬瓜拉了拉枪栓,恨声说道:“别他妈当我好欺负,再动手试试?我会杀了你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零号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