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2章 关东军要塞2

更新时间: 2018-05-28 09:33:43 字数:2403

既然是人为修造的建筑物,那就必定是有出口的,想到这里,众人的心态反而平和下来,不像刚刚掉进来的时候那么紧张和不安了。

可是,这座地下建筑物又会是谁修建的呢?要在冻土层下修建一座建筑物,绝非朝夕之功。况且,修建这样的一座建筑物,到底是何用途呢?

小吴说:“这里会不会是一处隐秘的避难所?”

大胡子捋了捋络腮胡子:“从这座建筑物的构造来看,应该是一座防御工程!”

谢强说:“我在东北当了十多年兵,从未听说部队建设过什么防御工程,难道这里是……”

黑牛眼睛一亮,大声说道:“我想到了,这里很有可能是小鬼子的一处地下要塞!”

从1934年开始,日本关东军就在东北边境中苏交界的地方,秘密修建了许多规模浩大的地下要塞,一直到1945年战败为止。这些要塞除了屯兵积粮以外,主要用于应对苏联在中苏边境展开的军事工程。这些秘密的地下要塞在关东军战败撤退之后,就被完全的废弃了。经过岁月的洗礼,这些地下要塞都被掩埋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当推测出这里是关东军的地下要塞之后,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关东军的地下要塞,规模都大得惊人,你可能在这里走上一个月,都没法走遍要塞的每个角落。而这支地质队的背包里面,只有三天的干粮。如果长时间困在要塞里面,只怕到最后都会活活饿死。另外,关东军在撤退的时候,为了掩埋秘密,应该是封住了要塞的所有进出口。所以,要想从这里活着走出去的机会非常渺茫。

为了调动队员们低迷的情绪,大胡子率先站了起来,挥舞着手臂说:“来来来,大家打起精神,让我们高唱一曲《国际歌》!”说完,大胡子自顾自地扯开嗓子就唱了起来。

大胡子在中国待得久了,汉语倒也说得字正腔圆,他的嗓音低沉浑厚,听上去很有爆发力:“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大胡子刻意选择《国际歌》的第二段开始唱,是因为他想用这几句歌词来鼓舞队员们。

大胡子这一开唱,所有人都跟着唱了起来,高亢激昂的歌声在要塞里久久回荡。

在那个年代,革命歌曲是非常令人振奋的,在唱完《国际歌》之后,队员们的心中又燃起了熊熊的希望。

大胡子招呼众人收拾好东西,然后开始打起精神,寻找地下要塞的出路。

队伍里面还有十二个人,除了脚崴了的那名地质队员需要被人搀扶以外,其他人都能够自己走动。张二娃的尸体没法带走,只能将他放置在原地,让他慢慢腐烂。虽然大家很想把他好好安葬,但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很明显是无法办到的。

临走的时候,谢强点燃一支香烟塞在张二娃的嘴巴里,等到众人的身影没入黑暗中的时候,回头望去,依稀可以看见那忽明忽灭的烟头,在黑暗中一点一点的消逝着。

为了节约电源,大胡子关掉了应急电瓶,掏出野战手电在前面带路。走在中间的地质队员和走在最后的黑牛,也各自掏出野战手电,以确保整支队伍的安全。

一行十多个人走在死寂的地下要塞里面,并不觉得有多么害怕。要塞里回荡着众人凌乱的脚步声。也许是这里常年不通风的缘故,也许是心理作用,队员们都感觉这里的空气沉闷的令人窒息。

忽然,队伍中有人叫了起来,发出尖叫声的是地质队里面唯一的女同志,她叫叶清,今年才二十出头,模样长得挺清秀的,看上去不像是搞地质勘探的,倒像是办公室的文员。

叶清突如其来的一声尖叫,划破了要塞里的沉寂,众人一下子慌乱起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叶清就指着墙壁对大家说:“你们看墙上!墙上……”

叶清的声音有些发颤,听得出来她很害怕,墙上有什么东西会令她感到害怕呢?

队员们全都围拢上来,大胡子举起手电往墙壁上照去。

当光束落在墙壁上的时候,队伍里面传来了低低的惊呼声。

墙壁上面,竟然用鲜血写着一行红色的日文,看上去就像是一幅可怖的涂鸦。

由于时间久远,鲜血浸入石壁,使得那些日文变成了厚重的暗红色。

乍然在这要塞里面见到这行日文,还是觉得非常刺眼。

日文的四周有血迹喷溅的痕迹,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血手印,看上去怵目惊心。

有人问,这行血书写的是什么内容?

大胡子略懂的一些日文,他举着手电说:“天皇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

众人摇了摇头,日本人还真是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这行血腥的日文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于是队员们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很快便继续往前走去。

“黑牛,你在做什么?”谢强看见黑牛远远落在了队伍后面。

“嘿!我撒泡尿给小鬼子尝尝,去他妈的狗屁天皇!”黑牛一边骂咧着一边解开裤带,对着那行血书尽情的尿尿。

谢强笑了笑,没有阻止黑牛,只说了一句:“快点跟上!”

走了十多米,谢强发现有些不太对劲,身后哗啦啦的尿尿声早就没有了,怎么黑牛还没有跟上来?

谢强拧亮野战手电,回身照去,白色的光芒就像一把刀子,唰地划破了黑暗。

光束落在那面写着血书的墙壁上,墙壁上有一滩潮湿的尿渍,而黑牛……竟然不见了!

谢强心下着慌,举着手电四下照了照,空荡荡的通道里面,根本就没有黑牛的半点影子。

“黑牛!黑牛!”谢强急促地呼喊起来,回应他的,只有他自己的回音。

听见谢强的呼喊声,队伍停了下来,大胡子急忙询问谢强发生了什么事。

谢强脸色铁青,眼神中隐隐透露出一丝恐惧:“黑牛不见了!”

一听这话,大家就急了,不过谁也没有往深处想,都猜测黑牛是不是一个人跑掉了。不过这个猜测很明显是站不住脚的,黑牛怎么可能一个人无缘无故的跑掉?他应该很清楚地知道,跟着大部队的存活几率肯定要比他单独行动大得多,他应该不会做这种傻事的。

但是,如果黑牛不是自己跑掉的,那他又怎么会不见了呢?

自己带来的兵已经牺牲了一个,不能再有人牺牲了。

谢强这般想着,快步朝着黑牛撒尿的地方跑了过去。

刚走到墙壁那里,他便一下子怔住了,他看见地上有一只大头军靴。

毫无疑问,这只军靴是黑牛脚上的。

谢强颤巍巍的伸手拎起那只军靴,森冷的寒意紧紧地包裹着他,很明显,黑牛不是自己跑掉的,要不然他的军靴怎么会留在这里?如果黑牛不是自己离开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被人给掳走了。当然,这里得有一个假设,假设掳走他的是人,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零号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