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1章 关东军要塞1

更新时间: 2018-05-28 09:33:43 字数:2271

1957年春。

春天对于我国大多数地方来说,都是万物苏醒的温暖季节。

但是对于我国的北方,尤其是东北地区来说,这个季节还是颇为寒冷。

在银装素裹的大兴安岭里面,一支十数人的地质勘探队正在雪林里缓缓行走,身后的雪地上,留下一串串凌乱的脚印。他们的身上背着各种仪器设备,呵出的热气在空中凝成了冰花。

这里安静的可怕,只能听见寒风蹿进树林的肆虐声。

天空中挂着明晃晃的太阳,只可惜连绵不绝的原始森林遮挡住了阳光,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当时新中国正在开展“一五计划”,苏联派出了大量的专家和科研人员进入中国,帮助中国的工业基础建设。这支队伍里面,有一半人员是从苏联远道而来的地质专家,还有一半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的首批地质勘探队员,另外还有几名负责队伍安全的解放军战士。

带头的苏联专家名叫米列洛夫斯基,蓄着红色的络腮胡,队里的人都叫他大胡子。

大胡子眉头紧蹙,捧着一张地图走来走去,他带来的苏联专家各自做着手头的工作,有的在采集样本,有的在测绘数据,有的在安置仪器。

中国的地质队员们在旁边打着下手,认真跟着这些苏联专家学习经验,眼睛里闪烁着热忱的光。

忙活了大半上午,大胡子指挥着手下在一块空地上,支起了一台地质勘探仪器。

伴随着机器的隆隆轰鸣声,一颗金属钻头急速旋转,地面都在嗡嗡颤抖。

虽然脚下还有厚厚的冻土层,不过金属钻头还是不负众望的穿透了冻土层,没入地下。

碎冰四散飞溅,弄得众人满裤脚都是。

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四周忽然传来了奇怪的声响。

大胡子竖起手掌,示意操作人员停止工作,然后支起耳朵凝神倾听。

此时,脚下的地面却突然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那声音就像是来自地下,犹如滚滚闷雷,显得异常沉闷。

众人面面相觑,还在商讨这该不会是雪崩吧,大兴安岭常年积雪,很容易发生雪崩。

这个时候,就听见有人惊声叫喊起来,只见周围的冻土层上迅速出现了许多条不规则的裂缝,那些裂缝就像蛛网般飞快蔓延,附近的地面瞬间冰裂开来。

那些冰缝就像一张张丑陋的嘴巴,仿佛要吞噬这里的每一个人。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经验丰富的大胡子最先反应过来,他拼命地挥着手,大声嚷嚷:“快!快离开这里!”

两名助手还想去收拾贵重的仪器,大胡子冲着他们叫喊:“快走!命重要还是仪器重要?”

两名助手慌忙丢下仪器,转身奔逃。

积雪地上本来就无法奔跑,慌乱之中,跌倒者比比皆是。

中国的地质勘探队员们哪里经历过这种状况,只知道紧紧跟在大胡子的后面。

不过,他们终究还是没有成功脱离险境。

眼前一黑,脚下的地面轰然塌陷,这支十多人的地质勘探队无一幸免,全都被埋在了地下。那塌陷的地面就像一张怪兽的嘴巴,将他们全都吞进了肚子里面。

这里就像是一个混沌的世界,黑暗如同潮水般的涌动着。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面,你无法分辨真实和虚幻。

黑暗中,不知是谁拧亮了应急电瓶。

耀眼的白光生生逼退了黑暗,照亮了十数米的范围,看上去就像是黑暗中撘起的一顶光明帐篷。地质勘探队的十多名队员,全都横七竖八的躺在这个帐篷里面。在光亮的照射下,他们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彼此询问有没有受伤。

看得出来,每个人都很真诚,这样质朴温暖的情感只存在于那个特殊的年代。

这支队伍总共有十四个人,五个来自苏联的地质专家,五个中国地质勘探队员,还有四名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

大家彼此瞅了瞅,发现少了两个人,现在只有十二个人,还有一名地质队员和一名解放军战士不见了。

班长谢强立刻站了起来,带上两名战士去寻找失踪的两人。

他们举着野战手电走了没有多远,就听见了微弱的呻吟声。

几个人循声走去,很快便发现了一名地质队员,这人好像崴了脚,躺在地上直哼哼。

谢强让其中一名叫小吴的战士,先把这名地质队员背回去,自己和另一名绰号叫做黑牛的战士,继续寻找失踪者。

刚刚走了几步,黑牛就指着前方叫喊起来。

谢强举起手电,只见那名失踪的战士就趴在他们前方的地面上,一动也不动,看上去就像一具尸体。

黑牛心直口快,说话也不经过大脑,想到什么说什么:“怎么跟死了似的?”

谢强踹了他一脚:“说什么晦气话,快过去看看!”

黑牛快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看了看,又伸手探了探那名战士的鼻息,失声惊叫道:“班长,不好,张二娃没气了!”

谢强心中一紧,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张二娃身边:“翻过来看看!”

两人把张二娃的身体翻过来,也看不出他身上有什么明显的伤痕。

谢强不敢去想最坏的可能,他想张二娃有可能只是昏过去了。

于是,他伸手拍了拍张二娃的脸颊,试图唤醒张二娃。

谁知道这一拍,张二娃的脑袋就跟掉线的珠子一样,无力的往边上耷拉下去。

谢强大惊,慌忙伸手摸向张二娃的颈骨,才发现张二娃的颈骨已经摔断了。

浓浓的哀伤涌上心头,看来张二娃是真的牺牲了。

张二娃是班里年纪最小的一名战士,来这里之前他还兴奋的告诉谢强,结束这次任务之后他要回家相亲呢。没想到,一条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逝了。老天啊,你为何如此绝情?

战士之间的情义深似海,张二娃的意外死亡就像一团乌云,低低地压在谢强的心头。

浑浊的眼泪流出他的眼眶,他一声不吭地背起张二娃的尸体,心情沉重的往回走。

黑牛默默地跟在谢强的身后,他抬手给了自己老大一嘴巴子,好像张二娃是被他给咒死的。

得知张二娃意外坠亡的消息,众人全都唏嘘不已。

大胡子发话了:“我看了看现在的处境,头顶上方已经被坍塌的积雪给封死了,看样子短时间内我们是出不去了,只能寻找一下其他出路!”

大胡子这般一说,众人方才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四周空荡荡的,能看见钢筋混凝土的石壁。顶子虽然垮塌了,但从两边的构造还是能够看出,顶子是弧形的,很高,徒手绝对爬不上去。弧顶的两侧挂着粗细不一的电缆。种种迹象表面,他们是落进了一处人为的建筑物里面来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零号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