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更新时间: 2018-03-27 12:25:42 字数:3265

深秋时节,烟云雾缭下的帽檐胡同多了一丝萧瑟,枯黄的孤叶在枝头冻得直发抖,一阵秋风袭过,孤悬在枝头上的一片伶叶无奈地挣扎了几下,伴随着满是透骨彻寒的淅沥凉雨,依依不舍地飘落了下来。

初寒袭来,天刚刚擦亮的胡同里的行人寂寥,只有升起的袅袅炊烟点缀着这份山河图卷。

孤叶在空中翻了几下,刚开始挣脱枝头的时候,有些兴奋,轻快而且雀跃,越往下落却是越来越沉重,轻悠悠又慢悄悄地,在空中飘泊游荡,回旅盘桓,苦苦地找寻着令自己怀念的慰藉。

最终,这片已经泛黄的枯叶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而这个时候它才发现,原来自己飞得再高,飘得再远,最终还是要叶落归根的,而这就是一生。

枯叶落下,正好落在了拎着菜往胡口里走着的陈镜河的脚下。

年过七旬的陈镜河停驻了脚,抬头望了望那颗光秃秃的槐树,忍不住地缩了缩鼻子,人老了就会多些莫名的伤感,喜欢上回忆的味道,离不开又舍不得,就像是这条自己已经走了一辈子的胡同,陪伴着自己长大的那株老槐树和熟悉的院落,还有那个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她。

“老陈,买菜了?”

住在自己隔壁的老人热情的打着招呼,陈镜河笑着点点头:“是啊,孙子要回来。好好地做一顿。”

“嘿,老陈好福气啊,不像我家那臭小子,到处跑,连个人影儿都瞅不见。看你这架式,莫不是冰子和雪梁也回来了?”

“回来,回来,今天都回来啦!”陈镜河的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上了岁数的人心境都会变成一个小孩子,对于亲人儿孙就像是小时候对父母,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依恋,年轻的时候,总想着孤傲地展翅高飞,直到老了才发现飞得再高、飞得再远,倦鸟也得归巢。

“回来好啊!一家团聚了。”

老人望向陈镜河的脸上立刻多了几丝羡慕的神色,人老了,能够期盼得也少了,宏图大志、家财万贯、高爵厚禄什么的,都比不上儿孙绕膝、子孙满堂来得更幸福一些,而后辈,或许是所有老人心中的牵挂和羁绊。

“老樊,今儿个准备包饺子,等我包好了,过家里来尝一尝味儿。”

“行咧您哪!”

自从入了冬之后,陈镜河的身边已经有好几位老人相继离世了,这让这个冬天多了几份伤感,而他的身体状况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不过今天,他却是一点儿都不觉得累,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就好像是回到了年轻那会儿,倍儿精神。

不知不觉,陈镜河都忙碌了一天,天也刚刚地擦了点儿黑,袅袅炊烟升起,各家各户里都传出了浓郁的饭香。

“爷爷!”

院门外,陈盼露出了陶醉的神情,更是忍不住地贪婪地深深地吸了吸鼻子,年轻坚毅的脸上满是喜色,对着缩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秀丽女孩说道:“果子,怎么样,被我猜中了吧?我就说嘛,只要我一回家,爷爷肯定会做好大餐等着我们回来的。”

陷在羽绒服中的女孩显然有些紧张,裹得厚厚的,好像怕极了这种寒冷,藏在羽绒服中的她缩了缩身子,冻得有些发红的清秀脸庞上扬起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陈盼,我就这么去你家,是不是有些太唐突了啊?万一你爷爷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怎么会?爷爷最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温文尔雅又端庄秀气、贤淑德良又才貌双绝的女孩子了,怎么,怕啦?你完全不用担心的啦。”陈盼轻轻地搂了搂田小果的蛮腰,安慰地说道。

“有长进啊,这嘴是不是开过光了,怎么这么有灵性,都能口吐莲花了,我不在的这两个月,你这夸人的水平大有长进啊,是不是找人练习过了啊?”田小果狠狠地剜了一眼陈盼。

陈盼赶紧表态,“没有,绝对没有!事实就是如此,我这个人你应该清楚的,‘油腔滑调’这个词和我的距离就是山海相隔的距离。”

“贫嘴!”田小果又朝着陈盼甩了几个白眼球。“不过,我还是有些害怕,咱们的事情你也没提前和你家里人说过?”

“那是当然了,咱的保密工作做得多好啊。”

田小果喜色稍逊,愁容又重新回到了脸上,“不行不行,我这心里还是有些发怵。接照攻略上讲的,应该先见一见叔叔阿姨的,这样好歹还有一个升级的过程,直接上来就先见爷爷肯定是不行的了。爷爷可是守关BOSS,肯定会比叔叔阿姨更难开荒,像我这样装备白板、等级不足、经验为零的小白那肯定是被完全碾压的啊。”

说着,田小果又停驻不前了。

陈盼几乎是拖着田小果,劝慰地说道:“放心吧,爷爷很好相处的,你见了就知道了,再说了,只要在爷爷这里通关了,接下来的Farm就容易得多了。”

“什么Farm?”

“就是速推的意思了,拿下爷爷,一鼓作气,再对上我爸我妈的时候还不是手到擒来?”

田小果忍不住地点点头,“你说得好像挺有道理的啊,不过我觉得,还是改天比较合适一些,我觉得还没有准备好啊!”

说着,就要扭头走,直接被陈盼一把搂住了,陈盼换了一副悔恨的神色,装着无奈地说道:“晚了,汽车撞了你知道拐了;股票涨了你知道买了;判刑了你知道悔改了;大鼻涕流到嘴里你才想起来甩了啊?”

“呃,好恶心啊!”

“不是不是,你的鼻涕真的流到嘴里了!”陈昐一本正经地说道。

田小果下意识地伸出手要擦抹,手伸到一半,才明白过来自己被这个家伙给涮了,直接一巴掌就拍在了陈盼的胳膊上。

“嘿嘿,是有是有一种果冻的味道?”

“去死!”田小果脸上挂不住了,又在陈盼的胳膊上锤了两下。

陈盼的脸上堆满了笑容,阳光帅气的脸上有着北方汉子独有的棱角分明的轮廓。

望着女孩那的风姿娟秀的颜容,有着南方独有的小家碧玉般的秀气,陈盼的心头涌出了甜腻的蜜意,忍不住地慰藉道:“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

田小果有些埋怨地拿胳膊肘儿捅了捅陈盼,瞪着眼睛有些娇嗔地说道:“怎么?现在开始就嫌弃我了啊?”说着,田小果又垂下了眼皮,一副担忧地样子:“要是你家里人不满意我怎么办?”

“不对啊,这可不像你啊,天不怕地不怕的田小果还会怕见家长?”陈盼装出一副十分吃惊的神情。

狠狠地剜了一眼陈盼,田小果一副咬牙切齿,从牙缝里面漏出来两个字:“陈盼!”

“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放心好了,我爷爷和爸妈都很好相处的,没你想像得那般凶神恶煞。”陈盼安慰地搂了搂田小果的香肩,亲昵地说道。

挣扎了几下,田小果更是蹙眉道:“严肃点儿,这可是在你家院门口呢,咱们要是还这样搂搂抱抱的,会让你家里人误会的。”

“误会什么?”

“你,给本宫一边儿呆着去,今天对我来说就是一场考试,这场考试对我的重要程度,绝对不亚于你刚刚参加的国考,这是很严肃很严肃的一件事情!”田小果眨巴眨巴大眼睛,躲开了陈盼略有些过分亲昵的举动,“我可不想让爷爷觉得我是一个不庄重的女孩。”

“嘿嘿,现在开始管理自己的形象了?”陈盼笑呵呵地说道。

田小果轻轻地撇了撇嘴,没有接陈盼的话茬儿,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兴高采烈地对着陈盼说道:“说起来,上海那边我都已经帮你联系好了,他们对你的简历非常地满意。”

说到这里,陈盼心头微微地一颤。

“你也知道的,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上海那边也暖和一些,不像北京天气这么冷,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爸妈年纪大了,我回去后也能帮他打理一些生意,让他们多休息休息。”田小果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陈盼的神色中隐着一丝挪揄。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陈盼心里略有些发虚地说道。

其实陈盼也有个惊喜一直藏在心里面,他知道一旦说出来,田小果肯定不会认为这是惊喜,而是一个大大的惊吓,他甚至能够预见得到,田小果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这个惊喜就是,国考的成绩已经出来了,他已经被朝阳区河湖管理处录取了。而且,他今天已经报到了,这一切都是偷偷地瞒着田小果,甚至是瞒着所有人的。

“哦,对了,国考的成绩是不是快出来了?没有被录取也没关系,上海那边我也已经帮你联系好了,以你的设计,很多大公司都争着要呢,不过为了咱俩的将来,我得好好替你规划一下。”田小果一板一眼地说道。

“嗯。”陈盼的笑容中多了一丝苦涩。

从他们俩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陈盼就知道,田小果一直都不太喜欢北方这种干涩的气候,而她更喜欢呆在空气略显潮湿的上海,那里既是她的故乡也是她最喜欢的地方,现代化的大都市吸引着无数追求梦想的年轻人,而北京的历史沧桑感让这座城市少了一份活力,少了一份朝气。

这也是田小果为什么一直想要去上海的原因。

但是,陈盼并不是这么想的,从小到大,他一直都生长在北京,在帽檐胡同的这个小院子里面,满满的都是他的记忆,他压根儿就不愿意离开自己的故乡,尤其是最疼爱自己的爷爷,这里是他的根,是他的一切。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通惠河工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