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报警

更新时间: 2018-03-16 09:23:33 字数:2623

昨天晚上跟着那人跑的时候,没有感觉出路有多么难走,现在他自己在树林中穿行,才知道这路竟然非常起伏不平,几乎无法下脚。

张凯凭着印象,磕磕碰碰在树林里穿行。边走他边喊着老婆和女儿的名字。

现在他宁可希望他们是在逃荒的路上,是在没有一点儿饭吃的夜晚,哪怕是在能饿死人的老家,只要能看到贤惠的妻子,能看到善良的女儿。

他边走边喊,声泪俱下。

走了一会儿,他迷糊了。刚刚因为冲动,没有仔细辨认昨天晚上走过的路,现在他一抬头,走过的路和眼前的路,都显得那么陌生。他感觉奇怪,自己就是从这儿走过来的吗?

越往前走,山峰越陡,树木却稀疏了很多。

张凯明显觉得这地方不对。昨天晚上他们从山坡下来,进过一段峡谷,之后拐弯,经过一片小树林,然后就看到了那个山洞。

现在他走过了感觉中的那片山坡,却没有看到峡谷。四周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并且没有鸟鸣,没有动物的足迹,他感觉自己似乎走到了一个没有生命的地方。

从半夜折腾到现在,支撑着他跑过来的,是因为恐惧和亢奋,是那种癫疯般的愤怒。现在突然泄气,亢奋没有了,腿就软了。他摔了好几跤,摔倒了,他就爬起来,继续朝山上爬,直到最后实在爬不动了,他趴在地上狗一样喘着粗气。

躺在地上歇息了一会儿,想到妻子和女儿现在生死未卜,他再次咬着牙爬起来,抖着腿,扶着树,一步一步朝上爬。他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刀不知不觉中丢掉了,枪也没有了。力量也所剩无几。

这样乱跑了一会儿,喊了一会儿,张凯终于没有力气跑了,也没有力气喊了。看着茫茫山林,他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想找到妻子和女儿,希望是渺茫的。

必须下山,找到政府,向政府报案。

张凯下定了决心,赶紧站起来,艰难地朝山下走。

前天上山的时候,他记得清楚,村子就在山的西南边。并且除了北边的山,村子周围,都是大片的农田。张凯咬着牙朝山下走,走累了就歇会儿,有力气走了,就继续走,等他在山脚下,看到不远处的一片还没有耕种的土地,他已经累得站都站不起来了。

眼前是一个斜坡,树木不多。张凯咬咬牙,躺下朝山下滚。一开始坡度不大,他滚动的速度比较慢,滚了一会儿,坡度大了,滚动的速度就快了,边滚他边后怕,以这个速度下来,无论是撞到树上,还是撞到石头上,估计不死也残废了。妻子胡桂华和女儿,就没得救了。

比较幸运的是,他没有撞到石头,也没有撞到木头。但是因为最后一段太陡,他几乎是从半空摔下来的。“扑通”一声,连他都能感到,大地似乎都震了好几下。

这一跌,跌倒他头冒金花,浑身发麻。他先躺着休息了一小会儿,试探着爬了起来。

幸运的是,张凯看到远处有个人正往马车上装土。

看到马车看到人,张凯觉得胡桂华他们有救了,他朝那人喊:“救人啊,救人啊。”

装土的人应该是听到了张凯的落地声,但是没有确定这个声音是从哪儿发出来的,正擎着铁锨,转着脑袋,寻找传出声音的方向。听到张凯很突兀的一声喊,那人一愣,转过脑袋,就看到了张凯。

张凯看到那人朝自己转过了脑袋,就更加用力地大喊:“快救人啊,救人啊,我老婆和闺女被人抓去了。”

那人显然是听到了张凯的喊叫,但是没听清楚。就问他:“你喊啥玩意儿?”

张凯跌跌撞撞朝他跑去,边跑边喊:“救人啊,我老婆被人抢走了!”

那人紧张地看着张凯,紧紧地握着手里的铁锨。张凯跑到他眼前了,他朝后退了退。

张凯张口就喊:“大哥,求求您,赶紧回去找人救人,我老婆和闺女被人抢走了。”

那人上下看了看张凯,问:“你刚从山东来的吧?”

张凯说:“是。来投亲戚的,亲戚还没找着,老婆被人抢了。”

那人问:“你亲戚哪个村的?”

张凯说:“山前屯的。”

“山前屯?”拿铁锨的男子表情有些松懈了,问他:“你亲戚是谁?”

“张雷。”

“喔……”那人把铁锨放下,说:“那个熊货住在山上,一年看不到他几次。听说枪打得不孬。”

张凯没功夫听他闲话,说:“兄弟,求您帮个忙,我老婆被人抢走了,我要去政府报案。我这腿走不动了,您行行好,帮我去找政府,求您了。”

那人很惊讶,说:“啥玩意儿?你老婆被抢走了?”

张凯眼泪哗哗地流下来:“还有闺女呢,十五岁的闺女。”

想到闺女,张凯就心疼得不行。

那人把铁锨朝车上一扔,说:“上来,快走。”

张凯爬上马车,那人松了手刹,操起鞭子,轻轻打了马屁股一下,吆喝了一声,马车拉着他们,返回了村子。

那人介绍自己叫李超,老家是河北清河的,跟山东邻着呢。路上,张凯把在山上的经历简单跟李超说了。李超听了好长时间不说话。张凯问他:“兄弟,您说,那是些什么人把我老婆抢去了啊?”

李超说:“不知道。不过,兄弟,我们这嘎达有个说法,说当年日本人在山里修了啥要塞,苏联人进攻要塞的时候,打死了一个日本巫师。这个日本巫师临死之前,下了一个死咒,在这个巫师死的山周围,不管谁进去,都要死。这周围不少人进山,都下落不明,这两年没人敢进山了。”

张凯惊愕:“那我兄弟怎么敢进去?”

李超说:“你那兄弟是头倔驴,没人劝得住他。他在山里过得咋样?”

张凯说:“人不见了。”

李超手中的鞭子差点掉了,忙抓住:“人不见了?妈啊,看来这咒语的事儿是真的啊。”

到了村子,李超带着张凯找到了保长。保长听说张雷一家人都没了,张凯的妻女也不见了,急了,保长不敢耽误,让李超赶着马车,三人直奔县城。

到了县城警察局,保长向值班的警察说明了情况,值班的警察说这是大事儿,要向领导请示,让他们几个稍等。值班警察出去了一会儿,带来一个年龄大些,当官模样的人,警察说这是他们的副局长。副局长坐下,仔细询问了张凯一番,就让保长和李超先回去,说要让张凯带着他们进山找人。

警察要帮忙找人了,张凯看到了希望,便让两人回去了。副局长让那个警察给张凯找了个屋子住下,还给他送来了吃食。张凯问那个警察,不是要进山找人吗?怎么还不走?那个警察说,副局长说了,准备明天进山呢。

张凯放心了。晚上,因为太累,张凯睡得非常安稳。

睡梦中,张凯看到妻子穿着新衣服,拉着女儿朝他走来。原来妻子是去山下的商店买了新衣服,现在带着女儿回来了。张凯兴奋地朝女儿扑过去。

没想到老婆的脸色突然凶狠了,扑过来掐住了他的脖子。张凯被掐得快上不来气了,他惊讶地问老婆:“桂华,你为什么要掐死我啊?”

老婆不说话,只是手下加了力气。老婆的手变得非常有力,张凯被掐得终于醒了过来。他双脚拼命乱蹬,把压在他身上掐着他喉咙的人蹬开,蹦了起来。借着淡淡的月光,他看出来了,这人竟然是白天审问他的那个副局长。

副局长一改白天时威严的样子,眼里放着几乎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凶光,朝张凯扑来。张凯吓得屋里圈,发现门虚掩着,拉开门就跑了出来。他跑到院子,翻上围墙,就跳了出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被诅咒的要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