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老婆和女儿失踪了

更新时间: 2018-03-16 09:23:33 字数:3214

张凯抽着张雷的大旱烟,看着屋外的稀疏小树林,感到非常迷茫。

张雷不知道去了哪里,而这里怪事连连。张凯隐隐地感觉到,这个看似静谧的树林里,有着巨大的秘密。再住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可是,不住在这儿,怎么办呢?再回老家?想到一路上见到的那些“路倒”,张凯不寒而栗。

张凯看了正忙活着做饭的妻子一眼。不过吃了几顿正经粮食,妻子和女儿的脸色已经好看了起来,那种死亡的预兆一样的灰色,正从她们的脸上褪去,代之的是那种正常的红晕。

妻子以前是很漂亮的,细眉长眼,可是经过大半年的饥饿,她已经饿得皮包骨头,曾经圆润的鹅蛋脸,成了一个枣核的模样。看着瘦如竹竿的女人,他不知道当他们重新走上讨饭的道路后,她还能挺多久。

先过了今晚再说。

张凯心里打定了主意。如果今天晚上还像昨天晚上那样,出现怪事儿,明天就走。地方再好,也不能把命搭上。如果平安的过了今天晚上,那他明天就把房子周围整修一下,甚至弄个篱笆院子,隔天下去跟下面张雷村子的人要条狗,这日子就开始正常了。当然,能弄几只鸡崽子更好,据说那东西还能辟邪,有了狗,有了鸡,这地方就更像家了。

张凯看着这个小茅屋,和周围的小树林,他觉得自己的幸福生活应该不会太遥远了。

妻子胡桂华做好了饭,看到张凯蹲在屋外抽烟,就喊他:“别抽烟了,吃饭。”

张凯心里感叹。吃饭,这个词听着那么舒服。在外面讨饭的这半年,是听不到这词的。能讨到饭就吃点儿,讨不到就挨饿。

张凯回屋,拿起一个香喷喷的玉米饼子,感叹说:“这么好的日子,张雷这小子哪去了呢?”

妻子说:“不是去打猎去了吗?”

张凯摇头:“张雷有老婆,打猎他能带着老婆吗?他老婆应该在这里看家。弄不好……出什么事儿了。”

妻子胡桂华说:“在这儿能出什么事儿?还能让野兽给吃了?”

无意中说出这句话,胡桂华都被自己吓了一跳。这是个多么可怕的想法。

张凯白了妻子一眼:“胡说什么?你咒人呢?”

妻子打了自己嘴巴一下:“瞎说,吃饭……吃饭,我就不信,这山里能有什么大牲口,连人都吃。”

三人默默吃饭。

饭后,张凯把枪装了药,把菜刀找石头磨了磨。白天,妻子和女儿把房子周围收拾了一下,房子四周显得整洁多了。他背着枪,握着刀示威似的围着房子转了两圈。那个吓了女儿一大跳的稻草人被他拎出来,狠狠踩了几脚后,放在锅灶上烧了。

有了枪,有了刀子,有了这个足可以遮风避雨的茅屋,怕什么呢?

但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和妻子商量分开时间段睡觉。刚黑天和早上,是张凯的睡觉时间,半宿这段是重点,就是他张凯值班的时间。

晚上,张凯睡了会儿后,被妻子叫醒,妻子睡下,他拿起枪和菜刀,先到外面围着茅屋,巡逻了一圈。

今天感觉比较平静,除了远远近近的野兽嚎叫,没有别的声音,张凯长出了一口气。看着依然淡淡的月亮,他觉得自己昨天晚上弄不好是自己吓唬自己,是太紧张了。

回到屋前坐下,他很有些兴奋的想着明天该做的工作,想着从此可以正儿八经过日子了,张凯就高兴得坐不住。他又站起来,围着茅屋转了一圈。转完后,他感觉腿有些酸,就坐在屋前的大石头上休息。

他刚卷了一袋烟,抽了几口,蓦然发现东边似乎有个人影一闪不见了。张凯一怔,怀疑自己看走了眼,不敢走神儿,紧紧盯着那地方看。

稍等了一会儿,似乎还是那个人影,又从那个地方一闪,闪进了树林中。

张凯回屋,把老婆喊醒,让她在里面顶好门,自己去那个地方看看。老婆害怕,让他别去了。张凯说没事,我就去看一看。

他猫腰,接近那个人影消失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埋伏下来,紧紧盯着眼前的那个空当。

又有一个人影,从树林里走出来,小心翼翼的样子,边走边朝四边看,好像他的身前身后,埋伏着不少人。

张凯认定这人是要去搞什么秘密,他不知道这秘密是否跟自己有关系,但是无论如何,他都需要了解,他需要知道关于这树林,这周围的一切。

因此他没有犹豫,悄悄地跟上了那个人。

那人带着他走下一个小山坡,进入一个狭长的峡谷。似乎知道有人跟着他,走一会儿,那人就蹲下,观察一会儿。

有时候,他躲在大树后,蓦然就朝另一个方向走。

张凯跟了一会儿,也没看到他有什么举动,他就有些疑惑。看着眼前的山势似乎越来越凶险,他心里就打起鼓。

走了一会儿,张凯看到那人在稍一停顿后,进入一个狭小的山洞。

山洞在月光下,黑黑的,像是巨兽的凶恶的巨口。张凯看着害怕,没敢进去。而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着,盯着山洞。

那人进去后,又出来了。并且不是他一个人出来的,而是出来三个人,四周看了看,又缩了回去。

张凯心里惊叫一声,心说幸亏没进去。进去早就让人家收拾了。

他想知道他们这些人,是躲在这里干什么的。莫非也是饿得跑出来的?张凯耐心地等着,看着。

等了一会儿,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队人走路的声音。脚步声比较乱,肯定不是一两个人。张凯把身体藏得更低了,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模模糊糊是一队人,四五个的样子,急冲冲地赶了过来。

张凯看着他们从他眼前几步远的地方经过。是四个人。中间两个人还各扛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满了东西。

四个人走路轻盈,即便是在这样没有路的山间行走,也是健步如飞。中间扛着着大袋东西的两人,走路毫不费劲。那步伐,简直比平常人走在平坦的马路声都轻盈。

张凯看得目瞪口呆。如果不是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和踩断枯树枝的咔咔声,他觉得自己绝对能把他们当成鬼,当成妖怪。

人能在半夜的山间在树木丛中走得那么快吗?

即便他们真的是人,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张凯害怕了。这树林里,这苍茫大山里,真的是藏龙卧虎,凶险无比。他不能再住下去了,绝对不能住下去了。

张凯起身要走,突然从山洞蹿出几个人,朝他扑了过来。

张凯还想躲过去,可是那几个人非常清楚他的位置,直接朝他藏身的地方包抄过来。

张凯看看不好,弓着腰,急速朝外跑。那几个人加快速度,朝他追来。

在老家的时候,张凯的腿力都是极好的。这些日子从山东逃荒过来,他一开始是推着小车的,推着老婆女儿。自己推累了,他们就下来走一程。后来饿极了,才把小车卖了,换成了担子。应该说,这多半年的一路不停,他的脚力也增长非凡,否则早就被他们几个追上了。

但是即便这样,他还是不如他们。从脚边声的逐渐清晰,他知道他们追上来了。

就在他两脚发软,就要放弃自己的时候,猛然自己被什么拽了一下。是人,那从侧面拽的他,他失去平衡,差点叫出来。声音到了嗓子眼了,嘴巴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捂住了。他刚想抬头看看是谁,头上挨了一下子,他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亮了。他从地上爬起来,非常惊讶自己怎么睡在了一块大石板上。使劲想了想,他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儿,想到了自己被人撂倒了,然后就失去了知觉。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自己没被那几个人抓住。自己是被人救了。可是是谁救了他呢?他也不说话,就这么把自己扔在了野外,这是谁呢?张雷么?可是如果是张雷,他不会把自己就这么扔了。那是谁呢?

张凯爬起身,目光一放远,就看到了一座很显眼的水泥屋。

是自己昨天来的地方,是自己开枪伤了披着熊皮的人的地方。

张凯不敢再呆下去,爬起来,朝自己的茅屋走去。昨天晚上发生的这么多的事儿,自己一宿未归,老婆他们不定吓成什么样子呢。

急冲冲回到茅屋。茅屋门虚掩着,外面没人。张凯推开门,喊了老婆一声:“老胡。”

没人答应,他又喊了女儿一声:“秀丽。”

还是没人答应。

炕上没人,被子胡乱被掀到一边,老婆和女儿都不见了。

张凯愣了一会儿,跑出去,围着茅屋喊了好一会儿。她们两人平地蒸发了一般,声息皆无。

突然的打击,让张凯乱了方寸,他围着屋子乱跑,朝着茅屋四周的树林喊着。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回声。

张凯跑得筋疲力尽,喊得嗓子都哑了,直到没力气跑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的四个人脚力非凡的人,其中的两个人扛了两个大袋子,当时他心中隐隐觉得有什么问题,现在他想起来了,他们扛的是两个人。那两人是不是老婆和女儿呢?

想到这里,张凯的头“轰”地响了一声。

没错。他明白了,昨天晚上那人之所以走走停停,不是等人呢,那是在等自己。他是把自己引开,让那些人顺利地把老婆胡桂华和女儿掳走。

张凯没顾上想别的,朝着昨天晚上走的路就找了过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被诅咒的要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