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黑熊

更新时间: 2018-03-16 09:23:33 字数:2435

直到天微微亮,老婆和女儿都睡醒了,张凯才上炕睡了一会儿。

老婆做熟饭,张凯起来吃了点儿。他刚要继续躺下睡,忽然听到门外传来女儿凄厉的喊叫声。

张凯一跃而起,穿上鞋子,就跑了出去。女儿在屋后用乱树枝围起的厕所里,张凯不能进去。妻子胡桂华跑进去,拉着女儿跑出来。老婆跑出来后,一屁股蹲在地上,指着厕所,干呕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凯冲进去,看到在厕所的一角蹲着一个人。那人带着帽子,穿着一件破烂得看不出样子的衣服,侧对着进出的门口。

张凯喝问道,你是谁?

好像那人的帽子动了动,但是他没有应声,也没有转过身来。张凯向外跑得匆忙,没有带任何东西,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掂量着,走了进去。

那人蹲着,还是不动。张凯把手中的石头,就朝他砸了过去,那“人”竟然不禁砸:“扑通”一声被砸扁了。

张凯凑过去一看,这个人竟然是个稻草人。不过这个稻草人扎得太像了,即便张凯把它砸扁了,它还是很邪异地歪着,似乎在观察着张凯。张凯很气愤,上去几脚就把这个稻草人跺扁了。

不过,这样的一件小事,却更加让他觉得这地方有些诡异。这个稻草人,是张雷放到厕所去的吗?如果不是,这是谁放的?

张凯把老婆和女儿拽进屋,让她们好生在屋里呆着,别出门。他要去找张雷。

老婆很惊讶,说,这么大的一片山,你到那儿找他去?

张凯想了想,说,不管怎么样,我也得出去找找他。不行,我就在这周围能找个别的人也行。我得打听打听。这地方,太怪了。我觉得不踏实。

老婆想了想,也没别的办法,只好答应了。张凯在屋里到处找,在旮旯里,找到一把猎枪和火药。

这真是让张凯喜出望外。猎枪保养得很好,火药和引火帽用布袋袋盛着,很干燥。还有一小袋铁砂,跟火药放在一起。

张凯装好药,叮嘱老婆关好门,带了点吃的,就背着枪上路了。

顺着小路继续朝前走,上了一个小山坡,眼前的山林,越来越密,树木越来越高。不时有动物从眼前跑过。张凯心里暗暗赞叹,这地方真是天堂,在山东老家,别说是兔子了,连地里的老鼠都快被人们吃绝种了。

小路越往前走越模糊,走了一会儿,就消失在树林中,一丁点影子都没有了。

张凯往后看了看,又朝前看了看。眼前树林陡然茂密,里面阴暗广袤,似乎跟身后树木稀疏的地方是两个世界。张凯有些害怕,仿佛这树林里有一个圈套,等着他钻进去。

正在他犹豫着的时候,一只松鼠从一棵树上跳下来,好奇地瞪着眼看他。张凯第一次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动物,不由地被它迷住了,不错眼珠地看着他。

多少年后,经历很多生死,已经对这片林子很熟悉的张凯,还常常想起这个清晨,这个小小的松鼠。应该说,是它的出现,让张凯觉得这片树林少了些狰狞,多了几分调皮和可爱。

张凯跟着这个蹦蹦跳跳的小松鼠后面,走进了树林。小松鼠走了一会儿,爬上了一棵松树,躲进了树叶后。张凯走过松树后,还回头看了它两眼。

眼前的树林越来越密,很多地方几乎可以说是密不透风了。虽然不是夏天,天气还有些冷清,张凯却依然感觉发闷。感到一种很压抑的,要把人挤压成一种很卑微状态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朝他压来。

这儿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到处是树林和偶尔蹿过的各种动物。

张凯感到非常的孤独。这儿是树木的世界,是兔子和蛇的世界,在外面很威风的人,进了林子,就变成最渺小的了。

直到他看到了那个突兀的水泥房子,这种感觉才被冲淡了些。

那是个四方形的小房子。在无尽的树林中,显得孤独,倔强,好像有着某种隐喻。

远远地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张凯愣了一下,想象不出是谁在这儿盖了这么个房子。但是,他感到惊喜,感到兴奋。能在这儿看到人类的踪迹,他感到非常高兴。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他甚至开始想象着怎么跟住在这儿的人打招呼,他想张雷肯定也从这儿走过,没准他们肯定知道张雷去了那个方向,在这儿住着也是说不定的。

然而,让他惊讶的是,这又是一座空房子。有窗有门,有着平平的水泥屋顶,多好的房子啊,竟然没人。

张凯嘴里啧啧赞叹着,走了进来。

只顾看四面墙壁了,他差点儿就掉进了屋子中间的竖井里。他盯着光秃秃的墙壁看,墙壁上什么都没有,张凯这才把目光从墙上,转到脚下。

他的眼前竟然有一口圆圆的深井。

看不到井底,不知道井底有没有水。

井壁上有一排用钢筋做成的梯子,笔直地捅进深深的井底。

张凯看得奇怪。是谁在这儿打了这么一口井,并且还为这口井专门盖了个房子。

这儿又没有人,弄这么一口井做什么用呢?

张凯从小屋走出来,看着四周沉默的树木,再看这小屋,就觉出了怪异。那种看到人类活动痕迹的兴奋,消失得烟消云散。

这个与周围环境非常不相宜的水泥小屋,在张凯的眼里,逐渐变得整狰狞起来,恐怖起来。最要命的是,也许是错觉,张凯发现这个小屋竟然动了起来,朝他缓缓地移动了过来。

张凯拔腿就跑。

跑了没几步,他看到眼前有树木晃动。张凯站住,还没等他做出相应的行动,突然就从树丛中蹿出一头庞然大物。

一个灰黑色的大家伙,朝他张牙舞爪,迅疾冲了过来。

是灰熊。

张凯扭身就朝来路跑去。

没想到,灰熊跑起来竟然比他快,张凯听到身后的脚步离他越来越近了。他加快步子,却觉得自己好像在原地踏步。眼前的树,身边的草,还有脚下的大地,似乎都在跟他作对,都在朝他做着相反的努力。

一会儿,张凯已经大汗淋漓了。

张凯猛地转身,嚎叫着,朝着灰熊就是一枪。

灰熊非常敏捷,看着张凯朝它瞄准,朝着一边跳了开去。但是在枪药的冲击下,还是有散开的砂子打中了灰熊。灰熊竟然发出了人的惨叫。

张凯大惊。灰熊在他的眼皮底下,陡然脱皮,变成了一个穿着衣服的人。那人捂着肚子,蹦跳着,以常人没有的速度,飞快地消失在了树丛中。

张凯看着眼前的熊皮,看着地上鲜艳的血迹,一屁股就蹲在了地上。

好一会儿,他才想透了。这是一个披着熊皮的人。也就是说他用枪打伤了一个人。如果是在山东老家,这就够蹲十年大狱的了。

可是,这个人披着熊皮在这儿做什么呢?

看着眼前的树林,张凯再也没有勇气走进去了。他仓皇就跑回了家。

老婆问:“这么早就回来了?”

张凯看着老婆,喃喃地说:“我杀人了,这里有人。”

老婆追问怎么回事儿,听说他开枪打伤了人,那人还流了血,老婆也吓呆了, 问:“怎么办?你说咱该怎么办?”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被诅咒的要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