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重口味的色棍

更新时间: 2018-03-06 09:15:42 字数:4327

经过对吴宗伟的分析,挖掘出的这条线索立刻在西营,乃至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抓捕活体买卖的风暴,这宗案件性质之恶劣,牵涉人之广,不断刷新着死囚分析师们和邝副局长的认知度,而死囚分析的重要性,也是通过这宗案件显现而出,如果以常规的结案方式,一旦死刑判决便一了百了,仅仅西营一地便不知有多少女性会继续受到伤害,邝副局长想到这点便会不寒而栗,当然结果确如吴宗伟所说: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调查到最终的源头,这一恐怖的活体展览组织,就像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鬼魂,根本没有线索得知到底是在哪一个国家,只能大致判断是东南亚的某国,但这次救下的女性已足够让死囚分析师们觉得欣慰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目前三人还在西营没有离开,因为除了抓捕西营市的“活体提供商”,还有那件诡异的“女人头颅夜游”案件需要进一步调查,苟云伟有明确证据证明王丽云的死亡与他无关,除了时间上的不统一,在大区乡搞开发的商业地产公司也不止苟云伟一家。

“秦老鬼,说实话我对于小狗子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不是说我向着他,这小子从小胆儿就不大,而且这家公司说白了,真正的掌权者是他岳父,于情于理说这小子杀人我真不信。”

“我明白您的意思,不过既然系统给出了他的照片,就说明他和王丽云之间肯定有联系,这套系统的分析能力,在吴宗伟身上已经体现出来,如果您不怀疑可以继续深入挖掘,并不是说苟云伟一定就是杀人犯,但这条线索肯定是有用信息,否则系统不会提供。”想了想秦老鬼又道:“要不然我和你走一趟跟苟云伟聊聊,我能判断他是不是存在说谎的行为。”

联系苟云伟后,得知他人就在大区乡的商业地块处考察,便驱车而去,到了当地秦老鬼发现周围的居民几乎都搬迁离开,很多民房都已开始拆除,见面后秦老鬼见苟云伟长得高高瘦瘦,戴着一副眼镜十足文绉绉的书生气,不太像是生意场上的人,邝副局长和他说话也不客气道:“你小子怎么亲自跑过来了?”

“上次你不是说怀疑我手下的人暴力拆迁吗,我特意过来叮嘱他们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过来了我才知道这块的人几乎都走光了,就剩王丽云一家,拆迁工作真算是顺利的,大局长,我即便真有杀鸡给猴看的打算,那也得挑刚开始吧,如今只剩这一家人,怎么都好谈,至于杀人吗?”

邝副局长发现秦老鬼很仔细的盯着苟云伟的脸,便又道:“你小子千万别说瞎话,要是做了亏心事别看有同学这层关系,我饶不了你。”

“我和你这么说,搁几年前咱们拆迁可能确实会用一些非常规手段,但是这两年国家抓的太严了,你是执法机关的应该比我清楚这事儿,我们最多门口泼点大粪,扔点垃圾什么的,没谁真敢碰人一下,这要出了事可比赔付拆迁款的成本高多了,谁都不傻,帐谁都会算。”

秦老鬼忽然道:“苟总说这里就剩下王丽云一家了?能带我们去看看嘛。”

邝副局长给苟云伟做了介绍,只说是自己同事,死囚分析师的概念一般人没有,也就不提了,苟云伟带二人上路,边走边道:“王丽云这家人情况,经过我了解确实有些特殊,听搞拆迁工作的负责人说,王丽云其实已经动了搬走的念头,但她丈夫死活不愿意,我们拆迁条件是拆一还一,不是我自夸,算是非常优厚了,他家房子面积经过测量,一共近千平米,能分十套左右的房产,房子拿到手靠租金就可以生活的非常好,真不明白他们到底有何打算?”

“拆一还一是最高赔偿标准了,他们到底打算要多少?”邝副局长问道。

“咱们说句到位的话,反正就这一家哪怕再多给点也不是没得商量,可是王丽云丈夫死活就不和我们谈,甚至连面都不见。”

“你和我老老实实说,王丽云为什么要报警抓你?”

“那是因为我没报警,上次她带着老公来我这里谈条件,两句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她老公一口拒绝了,还要打我,我让保安把他们请出去,结果王丽云就报警了,说我打她们,你可以去派出所调查,当天我带他们去医院验伤了,就是担心说不清楚。”

说着便到了王丽云家,是一栋三层楼的红砖楼,墙体还没有来得及上漆,二楼以上的窗口甚至连窗户都没有,里面也没有丝毫家居摆设,苟云伟道:“看见没,都是为了拆迁突击盖的屋子。”

没等他敲,一个五短身材的男人便开了门,粗矮肥胖的身体上插着一个圆乎乎的脑袋,乍一看像两个肉圆子串在一起,只见他手里握着一把瓜子边吃边吐壳,乜着眼看着屋外三人,身上衣服又脏又皱,和秦老鬼有的一拼。

“马大哥,听说你家里发生的事情了,我代表公司来看望你。”说罢苟云伟从口袋里摸出一份白信封递给他,男人飞快的嗑着瓜子,并没有接钱,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秦老鬼发现他屋子里满地都是瓜子壳,由于拉着窗帘,屋子里的光线很暗,只有饭桌上的电脑显示屏,提供了些许光源,而秦老鬼站在门口,能隐约闻到房间里的臭气,用猪圈来形容这屋子里的状态毫不为过。

“马大哥,一码归一码,我只是代表公司来探望一下你,和房子没有关系。”

男人依然没有丝毫反应,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苟云伟,气氛颇有些尴尬,僵持了一会儿三人转身离开了,男人重重关上门,苟云伟道:“你们看见了?但凡有一点谈判的余地也成,但他根本就不理你。”

“这人叫什么名字?”秦老鬼问道。

“骏马的马,自然的然。”

离开苟云伟后邝副局长问道:“我这同学有没有说瞎话?”

“没有,他的回答流畅,表情自然,除非受过特工训练,否则说的肯定都是真话,苟云伟没问题,但是马然的行为我感觉有些古怪,从人体行为的角度而言他的反应绝对不正常,自从开门见到咱们后,他的目光便一直停留在苟云伟的脸上,我做了几个动作,如果是正常人余光看见身边的人有动作,下意识的会观察一眼,可是他连眼珠子都不动,这人的精神可能有问题。”

“那我找人调查一下马然是否有精神病史。”

“不用,我这套系统能判断他的部分特质,只要有网络存在,这套系统就能得到最全的资料。”

“我怎么感觉您的系统有黑客行为在其中呢?”

“你说的很对,不过这套黑客程序是有认证的,任何防火墙都必须对我开放,所以我能轻易进入所有在网络上运行网站的后台。”

“可是这么做的话风险也很大,万一这套系统被人盗用了呢?”

“这套程序最重要的安保系统,就是密码认证和操作系统,每次运行他都会对我拍照并分析五官的尺寸资料,如果不符合我五官的尺寸数据,就无法操控系统。”

“我已经看到了他在吴宗伟身上发挥的作用,希望也能把这宗案件有所帮助。”

通过查找马然的个人资料得到血型等方面数据,输入系统分析后,果然给出了马然存在精神疾病的可能,依据有两点,一是他母亲有家族类的遗传精神病史,二是王丽云不止一次的在网上发帖询问过精神病人的判断方式。我再总结个第三点:知道自己老婆被人杀害无动于衷的,除了两人感情有问题,那就是神经不正常。”

“难怪他不和小狗子谈事儿,原来精神不正常,想把他动员走还真不容易。”

“也未必,如果可以证明他确实有病,那就必须接受强制治疗,到时候就能换个明白人谈事儿了。”

话音未落忽然系统又弹出了一个年轻男人的照片,只见照片中的人大约二十三四岁的年纪,五官英俊身材适中,秦老鬼立刻根据照片找出他在网上登记的个人资料,此人叫王全友,某大学应届毕业生,22岁,在西营市的某事业单位实习。

“这人和马然肯定有联系,应该调查一下。”

不等秦老鬼翻看线索来源的依据,邝副局长道:“咱们这不是调查凶杀案吗?又转移到他老公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成,侦查这块当然以你为主,我只是提供一些资料。”

“领导,您可别多心,我不是怀疑系统的准确性,只是……”

“邝副局长,这么说可就见外了,我们来这里的最重要的任务已是圆满完成,这个案子提供一点线索而已,能用不能用的何必还要解释,您也太见外了。”

“我只是觉得不好意思,吴宗伟这个案子得了那么大的帮助,按理说我不应该反驳您的意见,只是我觉得眼下还不是调查精神病的时候。”

“没问题,您尽管按自己的思路来,我……”

话音未落邝副局长的手机响了,他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出去接电话了,马三平笑道:“这哥们担心的事情还真多,不用就不用呗,还特意赔礼道歉,看来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文艳丽冷冷的道:“破了吴宗伟这样一个大案子,他当然能从里面得实惠,对咱们感恩戴德也不是假话,这和我们级别根本没关系。”

接过电话邝副局长神色有些古怪的走了进来道:“领导,看来马然确实有些古怪。”

“哦,刚才电话里说了什么?”秦老鬼身体立刻做出前倾的姿势。

“小狗子打来的电话,他走了后又派了一个工作人员给马然送钱,却在无意中发现马然好像是在电脑前观看不雅视频,而且……”说到这儿他下意识的看了文艳丽一眼。

“没事儿,您尽管说。”

“他看到情绪亢奋时一个人在屋里喊救命。”

“这人神经肯定不正常。”马三平皱眉道。

秦老鬼也是皱着眉却没说话,起身下了车在车尾前转来转去,过了一会儿停住脚步道:“我记得他屋子窗帘是拉上的,苟云伟的工作人员如何看到这些情况的?”

“他先听见喊救命,以为发生了意外,走近后又没了响动,我推测这人可能也是担心屋子里真有罪犯存在,所以暗中找了一条观测点,发现了他的状况。”

秦老鬼点头道:“我觉得马然嫌疑很大,因为患精神病而导致杀人的案件不在少数,从他一人在屋里喊救命的症状感觉这人可能有类似幻想症的精神疾病,美国最著名的连环杀人犯格林河杀手,就是妄想症患者。”

“实话说这宗案子实在有些诡异,所以我都没往人上面去想。”

秦老鬼道:“之前就说过,我从来不相信会有鬼神为恶的,王丽云与人往来极少,系统所能找到和她有联系的人,只有发生过小摩擦的苟云伟,所以既不存在情杀也不存在仇杀的可能,我个人认为马然的杀人嫌疑非常之大,而且从死者死亡状态异常这点上看,也符合精神病人作案的特征。”

说罢秦老鬼仔细想了想道:“看来我只有做一次违反规定的事情了。”说罢他走到电脑前坐下后输入了一连串命令,只见屏幕上闪烁过许多字符串,接着弹出了一个窗口。

秦老鬼道:“按授权,我可以进入所有的机构的数据库系统获得资料,但是不能有实质性的操作,像这种侵入个人联网电脑,截取文件的行为就属于实际操作了。”

邝副局长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过了一会儿电脑的桌面上弹出了一个目录盘符,秦老鬼搜索出所有存储图片的目录逐一查看,然而文件中并没有黄色图片,只有一些风景或普通的城市某一街口的人流、车流图片,邝副局长道:“这台电脑已经连上马然家的电脑?”

“没错,操作也是同步的。”

“可是这些图片没问题啊?”

“这才是问题所在,他搜集这些风景照,目的何在?”

“不是说有色录像吗?”

“我早就搜索过了,他的电脑里没有视频文件存在,我猜肯定是那名工作人员神经过于紧张,他想当然的以为马然在看有色录像。”

邝副局长打过电话确认后确实如秦老鬼所言,摇了摇头奇道:“这家伙要是脑子没病,那就是我有病了。”

而秦老鬼开始挨个翻看图片,从头到尾过一遍后发现基本都是一些普通的照片,和情色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邝副局长叹了口气道:“要不然我还是找王全友了解一下情况吧。”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死囚分析师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