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恐怖组织

更新时间: 2018-03-06 09:15:42 字数:5853

“真没想到咱们这行居然还有您这样一个部门存在,我真是孤陋寡闻了。”

“事实上绝大部分同事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除非有过合作的,您问为什么会把目标放在吴宗伟身上,其实这是系统根据判断后得出的结果,每天有近千人被判死刑,系统会自动甄选嫌疑最大的罪犯,并将结果提供给我们。”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软件,我听着简直就像先知一般。”

“从功能而言他确实具有预判能力,但和先知不同,软件的判断依据来自于真实的资料和数据,比方说系统之所以选择吴宗伟,就是他的收入和消费差别过于巨大,根据犯罪记录中的记载,吴宗伟被查明的非法所得是五百三十万左右,且不说他分给手下那部分,在他名下各地刷卡产生的消费记录,包括转账的金额,被你们冻结的资产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三千万,两千五百万的资金缺口可不容易弥补,所以必须搞清楚这两千五百万的资金来源。”

“我明白这套软件的运作方式了,确实非常有道理,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你们提供的线索调查真相,将可能存在疏漏的案情彻底做个了结。”邝副局长隐隐觉得这套系统分析案情的方式,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

“没错,世上任何一件事情形成总是有无数的片段组成的,就像电影图像是由一帧帧的图片组成道理一样,而再谨小慎微的犯罪,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两帧的图片脱落,这些细微的线索如果依靠人去搜集确实比较困难,而电脑却可以处理大量的信息,不会有丝毫疏漏,人能想到,他能做到,两者的结合自然天衣无缝了。”

“太精彩了,诸位居然能想到设计出这样一种功能的系统,我个人是非常敬佩的。”

“您过奖了,不过这套软件还有一样特殊的功能,这在我们设计软件之初都没有想到,在进入试用阶段后才发现的另一特点,就是他能根据一个案情存在的少量线索,不断搜索并挖掘可能存在的线索,给警方破案提供帮助,这点工作原理,其实和挖掘死囚身上所隐藏的犯罪信息完全一样,当我们根据前者设计出来这套软件,其实就附带了这一功能。”

“也就是说这套软件能运用到一些看似毫无线索的案件上,以利用系统在网络搜寻信息的能力,寻找一切和案件相关的讯息,对吗?”邝副局长心情顿时激动起来。

“没错,邝副局长的理解能力确实很强。”秦老鬼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实不相瞒,我们这儿确实发生了一起看似非常诡异的案件,截止到目前为止警方没有掌握任何有价值的讯息,您能用这套软件为分析一下吗?”

“您早说啊,这本来就是我们工作内容的一部分,能详细介绍一下案情吗?”

邝副局长将“夜晚游泳的女尸”案件,来龙去脉详细叙述一遍道:“我们现在大致的判断,是除了闹鬼,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发生类似的案情。”

“千万别说闹鬼,我这人啥都信就是不信鬼神,就算真有鬼神也不可能害人,害人的只能是人。”

说罢秦老鬼仔细想了想道:“这样吧,您提供一张女尸的头部照片,咱们先用修复技术扫描出本人模样,然后在以此作为切入点,调查死者的相关信息。”

图像修复随即展开,秦老鬼将死者的照片扫描入电脑,接着程序开始比对颅骨,并按照人体的正常比例,修复出受害者原本的五官,没多一会儿的功夫,一个真人比例大小的头像就出现在屏幕中,系统自动切入信息库,根据五官比对信息库中符合五官比例的人,这一过程时间比较长,中途外出做调查的两人先后回来汇报结果,吴宗伟前前后后与之发生关系并能问出的女性至少有十七人,其中十四人莫名失踪,剩下三人中一人是他的原配妻子,一人早年遭遇车祸身亡,还有一人“幡然醒悟”,很早就离开吴宗伟,跟当地一名工程人员结婚搬去了外地。

秦老鬼将资料放在邝副局长面前道:“十七这个数字只能说是最保守估计,我相信与吴宗伟有过交往,后失踪的女人绝不止十七个,而这与他巨额资金来源是否有联系,必须深挖到底。”

邝副局长翻到其中一人相片表情有些古怪道:“这人不是陈晓菊吗?她人没失踪啊。”

“您认识她?”

“当然认识,她和我老婆是一个学校的老师,应该是教小学英语的,前天我去学校时还见到她呢?”

“会不会她和失踪人外表相像,或是她还有同胞姐妹?”

“要不然我这就问问,您稍等。”邝副局长打过电话后回复道:“她不认识吴宗伟,也没有同胞姐妹,看来就是长得像而已。”

想了会儿秦老鬼道:“这可真是天助我也,邝副局长,咱们得演出戏给吴宗伟看了。”

“没问题,只要你有计划我尽全力帮忙。”

计划也不复杂,只是照了一张照片,秦老鬼和她坐在一起聊天的侧脸照,经过图像处理,她与失踪的女人几乎是难以分别了,于是秦老鬼带着这叠照片,又坐在吴宗伟面前道:“给了你这么长时间考虑,就是希望你能够自己坦白,政策不需要我再解释了,你自己把握。”

吴宗伟苦笑道:“反正都是一死,我没什么可说的?”

“你怕对方对你的家人实施报复?可是你想过那些被你伤害的女人,她们的家人有多痛苦?”

吴宗伟的表情明显惊了一下,却立即矢口否认道:“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真不懂也好,假不懂也罢,我劝你既然已经到这份上,还是给自己积点阴德吧。”

说罢秦老鬼从口袋里掏出那叠照片扔在他面前,吴宗伟的表情愈发慌乱,他胸膛剧烈起伏着,邝副局长将那些照片一一摆放在他面前道:“事实俱在,难道还需要我们把每一个字都说出来?我警告你吴宗伟,千万不要心存侥幸,我既然能将你抓获归案,就能搞清楚你的老底。”

看样子吴宗伟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他紧紧闭上眼睛,居然有泪水从眼角流出,能让一个做了半辈子错事的混蛋流泪,说明这件事必定让他内心极度纠结,秦老鬼从怀里掏出最后一张照片亲自放到他面前道:“你看看这个人。”

吴宗伟睁开眼睛看清楚后,身子发出了剧烈的抖动,随即有些失态的问道:“这不可能,这更不可能,你们根本不可能找到她。”

“你凭什么说我们找不到她?你又知道她去了哪里?”

“你们、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一群怎样的人,被他们抓走的女人不可能完整的回来,根本不可能。”他最后一嗓子似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整个人尽量往椅子里钻去,满脸恐惧表情。

“可她就是回来了,吴宗伟,你为了一己之私,将这些和你有肌肤之亲的女人卖出赚取利益,亏你能做出这种狼心狗肺的事情,混世的人至少还讲义气,你却连猪狗都不如。”

“是,我是猪狗不如,可到了这份儿上我也没有办法,如果我不做这件事,他们就会杀我全家,我压根就没有路可以回头。”

“你还有的选择,说出这些人到底是谁,至少还能救出一些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为什么连死都要如此心狠?”

“不是我不说,而是说了也没用,如果我告诉你们,不但抓不到这群人,我一家老小都会被杀死,你们没有见过这些人,不,他们根本不是人,他们就是魔鬼。”说到这儿他的状态已近乎癫狂,监狱保险起见又将吴宗伟押回。

“妈的,这王八蛋死都不肯吐露实情,看来他所隐藏的犯罪行为很严重。”马三平拍了桌子气咻咻的道。

“是相当严重。”秦老鬼皱着眉头道:“我有预感,吴宗伟背后存在的犯罪团伙犯所犯下的罪行,可能是近年来所罕见的,这一趟没有白来。”

邝副局长又激动又紧张,如果这个案子也能在他手里了结,那他岂不是要坐上市局局长的宝座了,可是吴宗伟宁死不愿吐露实情的态度,也让众人感觉毫无办法,回到车上,系统比对的女人照片已经出来,相关资料也被搜索的清清楚楚,女人叫王丽云,西营市大区乡人,这个地方位于西营市城乡结合部的位置,所以距离出事河道也不算远,王丽云今年三十五岁,系统给她的分析小结是心地善良、性格要强、没有过往犯罪纪律,可以排除仇杀的可能。不过随即照片又给出了一个男人的照片,邝副局长一见他眼都瞪圆了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系统判断他是凶手?”

“系统给出的图片未必就是凶手,但和受害者肯定有某种程度上的联系,这人你认识?”

“当然认识,他叫苟云伟,是宜居房产的老总,在西营也算是明星企业了,而且我们从小学、中学都是同学。”

“我看看系统是如何得到这张照片的。”秦老鬼点开信息系统,只见系统给出了非常详细获得苟云伟讯息的路径,原来在半个月前,王丽云曾打电话报警宜居地产纠集了一群社会闲散人员威胁并殴打她,系统正是检索到了这条备案的信息,所以给出了苟云伟的照片。

“我想起来了,大区乡那边正在搞商业开发,住户与开发商间肯定会有利益上的矛盾冲突。”

“你觉得他们有可能为这事儿杀人吗?”

“绝对没可能,拆迁谈判无非是利益上的事情,多一点少一点也不会伤筋动骨,可杀人就不一样了,苟云伟现在怎么说也是个亿万富翁,为了一个项目去杀人?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傻到这份儿上。”

“或许是他手下的工作人员操作失误导致的惨剧呢,我觉得这条线索是非常重要的,完全可以顺藤摸瓜的查下去,至少是个破案的方向。”

“倒也是,这条线索确实非常重要,我先谢谢您了。”

“没事儿,你忙你的,吴宗伟这边就交给我了。”邝副局长随即开着车子离开了。

然而吴宗伟的行刑日期只有三天,如果三天之内他还是死都不肯说,那么这个可怕的犯罪团伙消息就将彻底断绝,除非他再度犯案。

然而就在死囚分析师们一筹莫展时,邝副局长回来后却给了他们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线索,线索来自于他的线人,那个出卖了吴宗伟并和他老婆有一腿的线人,当日受到了邝副局长的“责备”后,这位仁兄一直生活在惴惴不安中,而邝副局长之后虽然知道调查组来此的目的并不针对自己,可消息却没有告知对方,所以连日来生活在“揣测中的线人”愈发的紧张,他不停的在吴宗伟老婆那儿,询问调查与吴宗伟有关的所有讯息,不过除了确定他是个流氓头子外,就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不过此人“责任心”确实很强,他趁吴宗伟老婆不在家时,将屋子从里到外翻了一圈,最终在一部照相机里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照片,于是第一时间送到了邝副局长手上。

照相机的储存卡里储存的照片简直让人无法直视,只见每一张都是一个外形极度“恐怖”的人,但是无论多么“奇特”的外形,有几点是肯定相同的:这些人都没有四肢,没有双眼,耳朵鼻子全被割掉,浑身毛发都被剃的干净,就像是传说中的“人彘”,但是从裸露的身体看这些人全部是女性。

不同之处在于这些女人身上有的纹满了各式各样的纹身,有的则被插入了各种样式古怪的饰品,其中最为冲击眼球的是一个女人在她的胳膊断处被插入了一双塑料制的双腿,而双腿的断处则插入了一双胳膊,总之每一张照片都是极度残忍,十分诡异,文艳丽看了一眼就扭头出了房间,秦老鬼看完后道:“惨不忍睹,骇人听闻,我本来以为吴宗伟只是个人贩子,现在看来还是把他想简单了。”

之后便是五官修复,很快当照片比对出来后,虽然众人有了心里准备,仍不免感到恐惧,那些外形恐怖,遭到了难以想象迫害的女人们,果然都是和吴宗伟有关系失踪的那些人,其中就有和那位数学老师外型相似的女人。

秦老鬼气浑身抑制不住的发抖道:“这王八蛋我真恨不能立刻就宰了他,玩弄女性也就算了,至于要把她们弄成这幅模样吗?”

邝副局长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立刻通知市局,申请再度提审吴宗伟,包括他的老婆,而当这位“老大”看到了无法抵赖的证据,他居然喷了一口血,监狱起初以为他咬舌自尽了,经过检查才发现他就是喷了一口血。

秦老鬼冷冷道:“你就是把内脏全喷出来,也得交代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因为证据确凿,或许是因为面对着这些血淋淋的图片吴宗伟良心发现,这次他没有继续抵赖,只是叹了口气道:“我可以交代清楚,但是你们得保护我的家人,得让他们搬离这座城市,我的儿子让他改姓,总之不要让他们和我存在任何联系,如果能答应这个条件我就把一切全部告诉你们。”

“你说,我们有义务保证证人家属的安全,所以后面的事情你尽管放心。”

“其实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我到今天都不知道,所以会介入其中,是因为赌博,我这人滥赌,一次把钱输的干干净净,还欠了几十万,当时又急等着用钱,赌场的老板让我以女人抵债,一个女人给我五十万,起初我并不知道他买女人的用意,以为只是卖去山村给人当老婆……”

“你说的拐卖妇女,一次能卖到五十万,在利益面前你连最基本的判断能力都没有。”秦老鬼鄙夷的道。

“没错,不过当时已经穷疯了,听说一个女人能赚这么多钱,我当晚就把和自己有关系的鲁靖给了他们,这些人胆子真大,开车过来就把鲁靖给抓走了,并且当场就给我一个装五十万现金的皮箱,我也是被金钱冲昏了头脑,又卖了和自己有关系的两个女人,抓她们两人的手段我想想就害怕,马青青是独居,所以这些人在她门口放婴儿啼哭的录音,把她引出来后直接砸晕带走,郁知非是在百货大楼女厕里,被他们伪装的清洁工迷晕后,藏在垃圾桶里带走的,干了三次,我就忍不住问上线抓这些女人到底干什么用,他就给我看了一组恐怖的照片,就是你们见到的这种,据他说在东南亚某个国家专收女性,并将她们的身体、身体……伤害的不成模样,之后会带着受害人,在世界各地的地下黑市展览,同时也售卖人体器官,所以这个犯罪团伙,会以极高的价格大量收购女人,而对于人种的选择,东亚女性和东欧女性是最受欢迎的,因为前者性格温柔,后者皮肤白皙,所以价格也比其他地区的女性要高,我也算是狼心狗肺,赚到了钱就再也拔不出来,这事儿就一直做到现在,当然我也退出不了,因为进去了就别想再出来,我曾经想过收手,但同样有个做这事儿的人,满一年没提供女人,他们一家人在次年新年刚过,全家人被煤气熏死在屋子里,那些人特意将照片和注解发给我,说如果超过一年不提供活体,下场和那家人一样,而这宗灭门案,到现在都是以自然死亡处理的。”

众人无不听的目瞪口呆,邝副局长道:“姓吴的,你们这些人下辈子投胎就该当头牛,给人犁田一辈子,到老干不动了再被千刀万剐的吃下肚。”局长不是因为过于恼火,是不会如此失态的。

“无论受什么样的报应我都认了,只是我的家人不受到伤害就成。”吴宗伟垂头丧气道。

“立刻把接头人的地址给我。”

“没用了,这人早就被干掉了,上次东方商城枪击案,被打死的那人是我的上线,一直都是他和我联络,如果我没有被抓,新任的接头人肯定会联系我,现在是没可能了,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这个组织绝不是抓住某一个下线就能展开调查的,所以想彻底解决这些人的存在,根本没有可能。”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有找到联系人的办法吗?”邝副局长问道。

“没有,不过我知道这里和我做同样买卖的人,通过这些人应该能找到新的联系人。”说罢吴宗伟将他知道的“同行”资料都写了下来。

“真搞不懂这世界上居然有做这种生意的人,您说这些人是不是疯了?”马三平道。

“知道要钱,精神就不会有问题,说实话,我没想到能从吴宗伟身上挖出这样一宗大案。”

“没错,我也没有想到,开始和几位接触,说实话我真心觉得死囚分析不靠谱,但是现在我知道您几位的工作性质有多重要了,没想到就在自己身边居然潜伏着一群如此可怕的魔鬼,这要是长此以往下去,不知道有多少女性会遭到他们的毒手。”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死囚分析师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