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八章 遇险(下)

更新时间: 2018-02-06 09:22:37 字数:2326

我疑惑地看着此时背对着我的冯楚扬,想大喊想让自己停下来,但无论我想着怎么动,我的身体完全不受我控制,就连声音也被堵在喉咙里,声嘶力竭地喊了很久却半个音都没发出来。

东方棘白看着顾颜双眼发直从床上下来,地上瘫伏着的冯楚扬突然站了起来,朝顾颜走过去。

他心下大惊,想拿剑将两个人隔开,但又怕伤到顾颜,他对顾颜喝了几声,顾颜毫无反应,像个行尸走肉的傀儡。

东方棘白额头布满了冷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那两个人已经并肩走在了一起,正在朝门口走去。

但是冯楚扬突然停下了。

地上的一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碗白色的粉末,像骨灰一样。冯楚扬的身体开始急速地扭动,他佝偻着腰去碰那碗白粉。

躺在地上假寐的东方棘白突然暴起,拿着纸人朝冯楚扬拍了下去,冯楚扬甚至来不及发出号叫,就消散在了空气中,只剩下那张纸人,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幸好刚刚偷偷准备了面粉以备不时之需,不然冯楚扬的魂魄就不会这么容易被封住了。

顾颜也一下子软了下来,倒在了下去。

东方棘白把顾颜拦腰抱起,放到床上。

顾颜脸色惨白,他用手指一探,鼻息居然十分微弱!

东方棘白心下一沉,这才知道依附在冯楚扬身上的那道气息原来要的是顾颜!

他把手放在顾颜眉心,念着咒语,只见指缝中不断流泻出白色的亮光,落到顾颜脸上,顾颜神情痛苦。

他同样也不好受,那股强悍的气息犹如排山倒海般袭向他,同他争夺着顾颜的魂魄,东方棘白喉头一紧,血腥味在嘴里弥漫开来。

他却没把手挪开分毫。

眼前的房间慢慢消失,浓浓的雾气从四面八方涌上来,他已经看不清手下的顾颜,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而在雾气之中,他再次看到了被雾气包裹的顾颜,顾颜并没有看到他,在跌跌撞撞地走着。

我不知道前面的冯楚扬是什么时候消失的,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还有雾气,无穷无尽的雾气。

我一直在心里默念着东方棘白快点出现,快来救我,但看起来好像没有人来救我。

我也不知道我走了多久,直到前面终于出现了亮光,我准备朝那亮光扑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我的手被人拉住了,我回头一看,是东方棘白那张神色焦急的脸,他在不断喊我的名字,顾颜,顾颜,顾颜。

一声声振聋发聩,我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就被东方棘白拉走。

眼前所有的雾气渐渐消失,房间重新出现,东方棘白长吁了一口气,放下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顾颜的气色渐渐好转,东方棘白却踉跄着走了几步,直接倒在了被褥上。

天光大亮。

冰淇睁开了眼,她轻手轻脚地越过躺在身边的顾颜,看了一眼睡在地上的东方棘白,内心非常讶异,但她还是决定等两个人醒后再询问发生了什么。

她除了肚子还隐约有点胀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不舒服,于是洗漱后在厨房忙活了一阵,把早餐端了出来。

东方棘白也悠悠转醒,只是脸色不是太好,看起来虚弱非常。

东方棘白和冰淇面对面坐着,跟冰淇简短地说明了一下情况。

冰淇终于知道昨晚是怎样的惊心动魄。

我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面一直被两股不相上下的力量撕扯着,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

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粘着的眼皮分开,视线模糊中看到了冰淇的轮廓。

“你终于醒了!”冰淇大喊,声音充满了喜悦。

我朝她笑笑,她扶我坐了起来。

“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冰淇问我。

我轻轻地蠕动了嘴唇,说道:“我没事,你呢?”

“我也没事,我扶你去洗漱吧。”她说。

我刚起床,不知道为什么全身软得没有任何力气,冰淇扶着我到了卫生间,我用水冲着脸,感觉力气在慢慢恢复,但是和平常比起来差得远呢。

冰淇在我耳边和我说了昨晚的事情。

我这才知道原来昨晚东方棘白又救了我一次。

原来昨晚我看到的冯楚扬是真的,把我拉回来的东方棘白也是真的,我一时语塞,竟不知该说什么,心里涌起万般复杂的情绪,到最后只剩下了一句话:“我想去看看他。”

我走到客厅,东方棘白坐在沙发上,我看向他,他也看向我,目光幽深。

他轻微地侧过头,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说了句和昨天一模一样的话:“过来,坐在这里。”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冰淇扶着我走到他身边,慢慢坐下。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的脸色看起来非常虚弱,我的心好似被人狠狠拧了一下,有点疼。

“东方先生,你没事吧?”我担忧地问道。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还有,你别叫我东方先生。”他说道。

“那叫你什么?”我问他。

“叫我棘白,或者东方,随便你。”他的声音很轻,说出来的话就让我一下红了脸。

“那,棘白,谢谢你。”说完这句话,我感觉到两颊火热热的。

冰淇为了感谢我和东方棘白的救命之恩,特地邀请我和他到“好富来”酒店吃饭,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自从在冰淇家中和东方棘白别过后,我们三天没有见过面,东方棘白和我交换了手机号,却一个电话都没打给我。

我回去之后,百爪挠心,睡觉时东方棘白那张脸总会时刻出现在我脑海。他一挑眉一眨眼在我脑海反反复复地出现,以至于我数次点进他的号码但最后还是没有摁下去。

我惴惴不安,总感觉东方棘白离我太遥远了。

他道法高超,身世神秘,长得无可挑剔,完美得一点儿都不像人,反倒像天神下凡。

就这样浑浑噩噩怀着某些无法言喻的情思度过了三天,直到我下班没多久后就接到了冰淇的电话。

冰淇的声音很兴奋,她说道:“我们明天去‘好富来’吃饭怎么样?你顺便问问东方先生,我想感谢你们救了我。”

我一口答应,回到家时看着手机上那串早背得烂熟于心的号码,一狠心摁了下去。

“嘟——嘟——”我等了好久,他的电话一直没有接,直到耳朵里传来冰冷的女声:“抱歉,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我没等声音说完就立刻挂掉了,心里涌上的失落感瞬间将我盖住。

我打开化妆镜的灯,看着自己那张略显憔悴的脸,苦笑了一下。

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晚上很难睡得安稳,哪怕在熟悉的家中,我总是会半夜惊醒,又要一早去上班,这样折腾下来,难免气色不好。

唉。我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但是这口气还没叹完,我就被呛住了。

有人在敲我的窗户。

咚,咚,咚。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牧灵传说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