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遗照

更新时间: 2018-02-06 09:22:37 字数:2312

当初我瞎了眼才会看上冯楚扬,今天早上收到了一封莫名其妙的包裹。

里面居然是各种各样的账单,都是之前跟冯楚扬一起出去的各种费用。

没想到,他居然记得这么仔细!

我跟他大学认识的,在学校里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可是没想到刚刚一毕业,他就原形毕露了。

他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吃喝嫖赌样样不少。

后来,我终于忍受不了,就跟他分手了。

只是没有想到,分手了一年的时间,他居然还把这些之前的账单保存完好,全部都寄给了我!

上面的金额是整整两万块,我怒不可遏,把那个快递扔到了垃圾桶里。

里面竟然还有个纸条,鲜血淋淋的写着如果不快点还钱,绝对不会放过我!

过去这么久,我才知道冯楚扬的脸皮变得这么厚,之前我给他的钱都没有找他,他现在居然恬不知耻地把这些账单寄给我。

拖着鞋子,快步走到电脑桌前,继续做方案,看来今天要熬一整夜了。

抬头一看时间,凌晨12点。

我揉了揉脑袋,恍惚感觉桌子上的电脑屏闪了一下,而电脑自动重启了。

我暗咒了一声,心里想着该换个电脑了,漫不经心的瞥过电脑,却在瞬间吓得头皮发麻。

漆黑的电脑屏上,居然缓慢出现了一张黑白照片,上面的冯楚扬咧着嘴诡异地笑着,看他的口型仿佛在说:“快还钱!”

我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眼疾手快地把电脑给合上了。

没想到冯楚扬会这么无耻,居然侵入我的电脑。

我本来打算报警处理,但是一想到之前的情分,最后决定放过他一次。

何况他年迈的父母对我也算不错,就当是我感恩图报吧。

但是没有想到,第二天一进公司,就看到同事们对我指指点点。

老大直接把我叫去办公室,把一叠照片甩在桌子上。

照片上的人居然是我,而且是穿着居家服和睡衣的照片。

“顾颜,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吗?”

我诧异地看着手里的照片,拍摄角度很随意,还有几张比较模糊,居然还有故意拍我隐秘部位的照片!

每张照片的下面,都有两个血淋林的小字——“还钱!”

看来这件事跟冯楚扬脱不了干系。

老大说,这些照片是从顶楼上散落下来的,公司里的同事都捡起来看了一遍。

我用力捏着那些照片,终于决定报警,冯楚扬居然这么狠,在我房间里放了摄像头。

警察找我问话:“顾小姐,按照你刚刚的说法,你男朋友冯楚扬是居城人,父母尚在,父亲叫冯凭,母亲叫李英。”

“对。”

警察皱了皱眉头:“可是,冯楚扬三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

我如同被雷击中,愣在原地。

三个月前冯楚扬还不上高利贷,在家里窒息而死,现在事情还没有定案……

如果不是冯楚扬,为什么我电脑上会出现他的照片?

我灵机一动,想起来那个快递上,好像有一个手机号码。

拨通之后,居然是个空号,而且那个人让我汇款的银行账号经过警察调查,居然已经封停了。

我身体冰冷,实在有些想不通,这是谁在恶作剧!

他做了这么多,难道只是想要逗我玩?

警察从我房间里出来后,摇了摇头,说根本就没有找到摄像头,看来应该是有人的恶作剧。

既然如此,那些照片是怎么拍的?

他让我想想还有没有别的仇人,会做这些事。我摇了摇头。

警察把那些证物,全都带回了警局,说是有情况再来找我了解。

我疑惑不解地看了看房间,那些照片拍摄的角度实在诡异,我又检查了一遍,终于确定没有摄像头。

既然房间里没有摄像头,那为什么会有那些照片的存在?

那个人是如何做到的?

正在这时,门铃声响了。

打开门一看,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个相框孤零零地趴在地上。

我心里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地拿起来,啪的一声相框应声而落,摔了个粉碎。

上面居然是我和冯楚扬的合照,却是黑白的照片,两个人的眼神空洞,就像活生生的一张遗照!

而且相框上面,居然还若有其事的放了一个白色的花。

这分明是在咒我早点去死!这个人简直就是个变态!

我揉了揉头发,有些抓狂地骂道:“他大爷的,谁这么无聊透顶!”

我把地上的玻璃收拾了一下,壮着胆把东西装进垃圾桶,来到街上用力地扔了出去。

夜里,我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眼皮开始打架。

刚刚睡着,我就感觉到一个人轻手轻脚的闯入了我的房间,把我轻轻抱起,出了门。

我虽然有意识,但根本就动不了,而且睁不开眼睛。

但是我知道,抱着我走出门的人,正是已经死去了的冯楚扬。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

他把我带到一个地下赌场,里面恶臭难闻,夹杂着烟味和吵闹声。

我闭着眼睛,能感觉出来冯楚扬就要输了。

“靠!”他大骂了一声,随后把我一推,“这是我女朋友,再来一局。”

什么?他要拿我做赌注?

还不等我反应,冯楚扬又骂骂咧咧了一声,我心想完了,没想到他想趁着别人不注意把我带走。

正在这时,一双冰冷的手指钳制住了我的胳膊。

“这个女人你已经输给了我,她是我的了。”磁性性感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下意识的想回过头去,却在这时听见了闹钟响了。

我身上一阵冷汗,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才发现是在做梦。

我心里暗咒了一声,这几天一直被人骚扰,才会做这样的噩梦吧!

我跑到厕所,用清水洗了把脸,想让自己清醒一下。

扭头看了一下时间,可以出去晨跑放松一下。

却在我开门的那一刹那,寒毛直竖。

那个被我摔得粉碎的相框,居然又趴在了我的门口,而且就像是一个崭新的遗照!

我吓得赶紧关上了门,背靠着门,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昨天的照片我不是已经扔了吗?为什么还会有?

我正想着,突然听见手机铃声响了,我手一哆嗦,按下了接听键。

“喂?”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了冰淇的声音,我终于控制不住,大哭出声。

冰淇是我最好的朋友,大学里她主修的是心理学,虽然我们在一个城市,鲜少见面却经常联系。

“喂,颜颜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抽泣着把这几天的委屈,一股脑儿全都告诉了冰淇。

“冰淇,冯楚扬死了,这几天有一个变态一直盯着我不放,我该怎么办?”

冰淇柔声安慰着我,让我不要着急,她过来陪我。

我这才稍微安心了一点儿,起码给老大请了个假,无力的倚着门框身子慢慢滑落。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牧灵传说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