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六章我若不死,定要屠尽天下

更新时间: 2018-01-30 14:05:24 字数:9625

此时的战无命就像是一个金丹的丹胚,巨鼎之中恐怖的药力、冰寒之力,霸道的火灵之力都成了丹胚的养分,淬炼着战无命的每一寸肌肤与骨骼。同时,一股仿佛天地法则般的涅槃之力在战无命的体内滋生,若春蚕食桑般一点点修复着战无命体内的破损……

这一切战无命也不曾料到,得到那片天凰圣莲时,战无命记起了前世丹痴的大胆想法。利用天凰圣莲的涅槃之力炼制天人丹。前世从未有人尝试这种天人丹的淬炼。只因其条件太过苛刻。

天凰圣莲非常稀少,无论谁得到,都会视为珍宝,一片圣莲花瓣就可以造就一名战皇,谁会用两片天凰圣莲花瓣让一个战宗尝试从来没有人成功过的天人丹法。何况还需要用掉大量的灵石和奇药。

战无命拥有《太虚神经》的修命之法,深知肉身成圣之道,又有前世成就战神的经验,同时,他还有整株天凰圣莲。只是他没想到,天人丹法如此火爆,以他坚如金石般的意志也承受不了。

“啊……”战无命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脑海中“轰”的一下,像是有一堵墙被推倒,一股莫名的情绪自灵魂深处醒来,原本零碎的记忆片段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天绝峰顶。

雷云层层如山峦堆积,整片天空阴沉得犹如倒扣的锅盖,巨龙般的电芒一波一波惊涛拍岸般冲击得战无命一阵阵战栗,天威似要将其化为齑粉。

“哈哈……已经第七波了,贼老天,你能奈我何,我战无命就是要逆天修命,小小雷劫都给我碎!”

战无命双臂一合,身上那股冰蓝色的光晕更加浓烈,天绝峰顶那股无与伦比的寒气几乎冻住了天顶的云层,刹那间,战无命击出数百拳,每道拳劲粉碎一条电龙,雷击根本无法近身,被击碎的雷电能量又被战无命海绵吸水般吞噬……这便是修炼《雷行天诀》的霸道之处。

这是战无命的雷劫,天地之劫灭杀所有逆天修命者,任何想要超然于命运之外的人都将受到天道的惩罚。

天罚之雷会将历劫之灵化为尘埃重返天地。战无命却不信命,他认为修行者本就是逆天而行,修者之魂由己不由天,不然何以超脱天地获得无限生命。所以,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手中,一生的抗争只为今日,若经此雷劫而能不灭,便可破碎虚空,与天地同寿,自掌命运,成就神位……

七重雷劫消散,天空阴云更浓,一股沉重之极的压力在雷云中酝酿,仿佛无数头荒古巨兽正在苏醒。第八波雷劫将更加凶狠,战无命也不敢大意,就算他修炼《雷行天诀》,肉体与经脉常受雷击,但天劫之雷,越是逆天者,雷劫越是恐怖。

云端越来越亮,一层层电浆荡漾,似在天绝峰顶凝聚成一个雷湖。战无命的脸色变了,一声长啸伴着龙吟,手中多了一柄奇形怪刃——天下凶兵排行榜第二位的噬命刃。他终于取出了陪伴自己征战半生的兵器,战无命无畏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意。

与天绝峰遥相对应的是天倾峰,如同臣子般跪伏在天绝峰下。此刻,天倾峰上,几条浑身浴血的身影正护着数十名老弱向天绝峰靠近,近百黑衣人步步紧逼,一路血腥,犹如屠猪宰狗,完全不在乎对方都是老弱。

空间,并不能限制战无命的视线,战无命怒了,虽相隔几十里,但他却清楚地看到,那群被屠杀之人正是他在天雷宫的家眷,他的亲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战无命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攻上天雷宫,攻破了他布下的守护奇阵。渡劫之前,他早已做好安排,天雷宫众人上下一心,高手如云,即使是自己出手,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破。

冰心雷帝的天雷宫一直是江湖禁忌,无人敢惹,可是今日……

第八重雷劫降临,无穷无尽的雷浆如雨瀑一般自天空倾下,战无命如同淋浴在光雨电泉中的苍龙,手中噬命刃感应到主人内心的怒火和杀意,化成一片寒潮……但战无命的心却随着天倾峰的血腥杀戮颤抖了……

“轰……”一道雷光被噬命刃牵引射向天倾峰,电泉雷芒四溅,射向那群围杀者,电光在人群中炸开,但惨嚎声却未能阻止他们对天雷宫妇孺老弱的屠杀。

一股悲凉自战无命心中升起,无尽的怒火和杀意也埋葬不了内心的悲凉!战无命并没有失去理智。

他知道这是个巨大的阴谋。那批黑衣人是死士,天绝山脉距离天雷宫数千里,如果这些人要灭杀天雷宫妇孺,早就杀光了,对方将妇孺驱赶至此,就是想用杀戮来影响他渡劫的心境。

明目张胆地破坏巅峰圣者度劫,有来无回,除死士外,还能有谁!

暗中之人无比阴险,早已算好了一切,此刻正是战无命雷劫最关键的时刻,他根本无法出手相救,一旦出手,雷劫会将他周围数千丈内所有的生命一起毁灭。虽然他可以轻松地将那些死士杀光,但那些妇孺也会跟着一起陪葬。

战无命就要背负亲手屠杀亲人的罪孽,但若不出手,就要眼睁睁看着亲人在自己面前被杀。自己无敌于世又有何用,他心境已乱,在剩下的雷劫中他必将死于心魔。是自己亲手杀死亲人还是旁观亲人被别人杀死?天雷宫是如何被攻破的?怎么可能有这样一股势力?

“啊……”战无命一声绝望的长嚎,若命运定要如此绝情,那历劫成魔又如何?

“贼老天……我不甘心!也不信命!”战无命气息混乱,此刻他已心魔丛生“既然都要死,那就一起毁灭吧!”说话间,战无命轻跨一步,在电芒的光雨中,已至天倾峰。

无尽的雷火霎时将天倾峰方圆千丈笼罩其中。

“啊……”绝望的惨叫带走了除战无命之外所有的生命。

战无命心中燃烧着无穷的杀机和无尽的怒火,仰天怒啸,悲传千里:“我若不死,即使屠尽天下也要灭杀你等!”

天绝山脉,凶兽蛰伏,宿命境大圆满的气息和雷劫所形成的威压,让它们藏伏敛息。

虚空移步,战无命带着满天的雷电冲向天绝山脉,那里是天雷宫的方向。即使要在雷劫中毁灭,也要让所有敌人陪葬。

天雷宫,火海连绵,断壁残垣,仿佛被天外陨石击中,到处都是血迹残肢,没有活口……战无命眼角含着一丝泪花。第八重雷劫已击伤了他的身体,但比起心中的悲痛,肉体的伤又算得了什么。雷劫第八波的雷光渐弱,但天空中的雷云更密,第八重雷劫虽然渐逝,但九重雷劫会更加恐怖。

此刻,战无命已没有把握安然渡劫,因为他的心已不再圆满。即便修成无敌之心又能如何?即便破碎虚空与天地同寿又如何?自以为渡过天地大劫就可以掌控命运,却不承想,命运之劫,带来的并不只是雷劫,还有更可怕的人祸……

“莫天机,难道真如你所说,我战无命是七绝天煞之命,注定不可逆?”

天雷宫雪花谷,战无命此生最爱的女人林惜弱的住所。

战无命缓步行至雪花谷外,此时,他已浑身浴血,双目血红,任何人都能感受到战无命气息不稳,雷云笼罩下的身体已然遭受重创。

天雷宫五百死士仅存八十九人,迎接战无命的是天雷宫的二长老,素手毒心晴川,她追随战无命近百年,是天雷宫除了女主人林惜弱之外最重要的女人,战无命一直把她当妹妹一般看待。此时晴川也浑身染血,眼中蓄满愤怒和伤心,见到战无命,几欲落泪。

“大哥……”晴川欲言又止,她看出战无命的状态很不稳定。

战无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伸出手像抚摸孩子般梳理了一下晴川的秀发,深吸了口气道:“无论是谁,都必定会用他的血、他的命来偿还。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二哥,他……”晴川一脸悲愤。

“老二……”战无命眼中杀意暴涨。在天绝峰时他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如果没有天雷宫内部的人指引,以天雷宫的力量,即使倾天下之力也不可能在一两天内攻破天雷宫的守护大阵。可他从未想到,叛徒竟会是天雷宫大长老季未然,天雷宫除了战无命之外最有权力的人。

战无命惨笑声中,更多的是悲愤,追随自己百余年的兄弟成了出卖自己家人的祸首。

晴川抬头望着战无命苍白的脸,担心地问道:“大哥,你这样压制修为,躲避天劫没事吧?你能渡过雷劫吗?”

战无命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我没事,用神魂分离之术使魂分离,不但可以压制修为隐瞒天机,还可暂缓第九重雷劫。如今我圆满心境已破,已不能安然渡过雷劫,所以我已时日不多。不过小妹放心,我剩下的时间足够让所有沾有天雷宫鲜血的人付出代价!”

“啊!”晴川心头沉重,她知道神魂分离之术意味着什么,不仅修为被压制,更会让气血元神受伤,若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修养,轻则修为永无恢复的可能,重则走火入魔。此术最多只能隐瞒十日天机,若十日后神魂不重聚则神魂自散,失魂而亡。十日后若神魂重聚,第九重雷劫将会再次降临,那时第九重雷劫经过十日酝酿,将远远超过正常雷劫。晴川知道,战无命此行必死。

“惜弱怎么样了?”战无命神色一变,他没看到林惜弱来见他,这不合情理。

晴川脸色一黯,弱弱地道:“大哥别着急,大嫂中了一种奇怪的毒,不过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中毒,那毒连你都不认得?”战无命失声问道。晴川被称为素手毒心,不仅是因其医术无双,更是因其用毒无双,天下间用毒能超过晴川的人几乎没有。她都说是奇怪的毒,怎么能不让他吃惊。

“我探查了一下那毒性,发现毒性中居然有一股神性,根本就无法用正常手段驱除……”晴川惭愧地道。

“尸神毒!”战无命失声道。

“尸神毒?那是什么毒?”晴川吃惊地问道。

“这种毒只在神之墓地出现过,是神尸在特殊环境下腐烂产生的一种毒素。果然是他!”

战无命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那股无与伦比的怒意和杀意让她浑身发冷,雪花谷里的人都被压抑得无法喘息。

“二哥?”晴川问。

战无命无力地点了点头,此刻他很后悔当日带季未然进入神之墓地。说话间,战无命一跨步,便已至雪花谷内,谷外的各种阵法完全被无视,空间和时间在战无命脚下仿佛出现了错乱。晴川骇然,太多年没见战无命出手,战无命的修为早已超出了她的想象。此刻晴川竟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都十分惊讶的事。

在战无命进入雪花谷的一刹那,晴川竟向天雷宫外掠去,瞬间不见了踪影,众人还没回过神来,一道暗影陡然破开虚空,片刻后,战无命再次出现在雪谷花外,刚刚向外掠去的晴川已在他手中,神情倔强而绝望。

战无命面无表情,无比落寞地走入雪花谷,心里只有无尽的悲凉。

林惜弱床前,几名婢女神情凄楚,晴川被扔在林惜弱床前,战无命抬手自指尖逼出一滴黑褐色的液体,落入寒玉地面,瞬间腐蚀出半尺深的小洞。

“看来配出尸神毒的人是你,我也奇怪,老二虽然天资无双,但却不擅毒物,如何能将尸神毒提炼出来并给惜弱下毒,而且老二平日极少接近雪花谷。只是我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大哥平日里有何处对不住你们吗?”战无命痛心地望着地上的晴川,他实在想不出晴川背叛他的理由。若说季未然是因为《太虚神经》,那么晴川呢?尸神毒明显是季未然自神之墓地中带出来的。

晴川略显羞愧,咬咬牙道:“因为二哥需要《太虚神经》,我爱二哥……要怪只能怪大哥太自私,《太虚神经》是你与二哥一起得到的,却连看都不给二哥看……”

“你们不配叫我大哥!”战无命深吸了口气,他没想到,一本《太虚神经》竟让自己视为亲弟、亲妹的两个人背叛了自己。

“解药在哪里?”

“我手中没有解药,解药只有二哥有。”晴川愤愤地道。

“老二在哪里?”战无命刚才擒住晴川时便已用神识探查了晴川的乾坤戒,知道她并未说谎。他去过神之墓地,对尸神毒有一定的认知,否则也不会觉察出晴川对他下毒。

虽然他的修为被压制,还大伤元气地使用了神魂分离之术,但他自信,当世能胜他的人不多,不过尸神毒是一种极为霸道的毒,超出了这个世界的力量,此毒已经拥有灵性,自己虽然逼出了大部分,又将剩余的毒素压制住了,一时却难以清除。

“他在迷雾森林,你如果想救林惜弱,就带着《太虚神经》去迷雾森林找他。”

“念在我们兄妹一场,我留你一命……”战无命心中充满了苦涩和愤怒,当他在天倾峰无奈之下把亲人化为灰烬时,他恨,可当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视如手足之人做的,他却只有悲愤。

“迷雾森林。”战无命一挥手,晴川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如同风干了的橘子皮般迅速老去。战无命废掉了她一身的修为,她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容颜,在惨叫声中变成老态龙钟的老妪。

战无命抬手卷起床上的林惜弱消失在雪花谷……

迷雾森林距天雷宫数万里之遥,是这片大陆的绝地之一。迷雾森林方圆数万里之广,不过战无命知道季未然在哪里,这是属于他、季未然和晴川三个人的秘密。

战无命并没有直接去迷雾森林,他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活着走出迷雾森林,就算能活着走出来,十日后第九重雷劫他也无法安然渡过,所以,在赶往迷雾森林的路上,战无命在天成大陆掀起了一场残酷血腥的杀戮。七天时间,共计一百三十多个门派化为废墟,近两万人死于战无命的屠刀之下……天下无人能敌。战无命的凶威在这一刻让许多人后悔了,后悔不该受人鼓动攻打天雷宫。

当然,各大宗门也没让战无命好受,伤上加伤,战无命足足用了七天才赶到迷雾森林。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战无命疯了!一个疯子不可怕,一个举世无敌的疯子才可怕!

“无命,不要再为我浪费元气了……”林惜弱时醒时睡,但她很清楚,这几天战无命一直以元气压制她体内的毒性,否则她早已香消玉殒。这么做极度耗费元气,只会让战无命更加虚弱。行至迷雾森林,战无命已是强弩之末。

季未然出现了。

季未然一直未间断对战无命的监控,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些年来,身为天雷宫二号人物,他从来没有心甘情愿地被战无命压自己一头。

因此,这些年他一直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战无命的可怕,所以在天雷宫事发之后,他并不在现场指挥,而是来到迷雾森林,让深爱自己的晴川去冒险。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出卖的,无论是兄弟还是爱人,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的力量,自己掌控命运。他一直认为,战无命和他是同一类人,只不过战无命比他的资质更优秀,但他却比战无命更狠……只有最狠的人才能活到最后。

“大哥,你来得有些迟。”季未然离战无命远远的,即使是强弩之末的战无命,他也不敢放松警惕,从天雷宫到迷雾森林几万里之遥,林惜弱肯定不会死,战无命会一直用元气压制她的毒素,这样一来,无时无刻不在消耗战无命的元气。现在比他想要的结果更好,战无命居然用七天杀遍天下,让自己伤上加伤。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战无命冷冷地看着季未然。

“多说无益,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了。相信为了嫂子的命,你一定会将《太虚神经》带来的。”季未然面无愧色,淡然道。

“尸神毒的解药在哪里?”战无命自乾坤戒中掏出一块华美的玉片,一股神性的华光流溢其上,仿佛要破空飞走一般。

季未然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神级宝诀,远远高出这个世界所有修炼秘诀的等级,只有神之墓地才有流传。他掏出一个玉瓶道:“我相信你不会拿嫂子的生命开玩笑。”说着将药瓶扔了过去。

战无命也将玉片抛了过去。

“哈哈哈……”玉片一到手,季未然放声大笑,但很快,笑声便戛然而止,因为玉片上什么也没有。

“神之骨。”季未然大怒,战无命扔给他的并不是《太虚神经》,而是神之墓地中一块未腐朽的神骨打磨的骨片,虽然此物也是极为稀少的宝物,但是对他来说却毫无用处,更别说和《太虚神经》相比了。

“不错,我晚来七天,不只是为了屠尽天下,也是为了给你准备这件东西。”战无命低喝一声“爆”,一股电芒自骨片泛出,季未然手中的神之骨片突然爆炸,化成粉末,一股恐怖的能量自骨中扩散出去,首当其冲的便是季未然。

神骨之中的能量高于这个世界的一切能量,虽然只有小小一片神骨,但其神能爆发却让四周的虚空出现道道裂缝,整个空间仿佛被无数道细小的丝线切割开来。季未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破碎的空间分割成无数块,一部分直接没入空间裂缝,消失无踪。

“啪啪……”

“精彩,真是精彩……居然把本命元神存于神骨之中,连元神一起引爆,战兄果然够狠。”一阵掌声悠然响起,战无命的眼神变得更加冷厉,一开始他便知道,季未然不可能有如此影响力。不过当他见到来人之后,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这是一个他死也想不到的人!

“莫天机!”战无命咳出一口鲜血,神之骨必须以元神温养,方可植入元神,他很清楚季未然的能力,此时的自己根本不是季未然的对手,最好的杀死对方的方法就是神之骨。只是他没想到,杀死季未然后,又出现了另一个对手,更没想到,来人竟然是莫天机。

天下间若说战无命还有一个朋友,那这个朋友一定是莫天机,但是现在,莫天机来此绝对不是为了助他。

“为什么?你也是为了《太虚神经》而来?这一切都是你在幕后操控?”战无命心中只有悲哀,兄弟背叛,朋友背叛,这究竟是天意还是人祸?

“不错,这一切都是我操控的,天下间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看破天机,知晓你渡劫的过程。又有谁能将你的心思算无遗漏,更重要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身边人的野心和能力……不过,我需要的并不是什么《太虚神经》,那个对于我来说可有可无。”莫天机依然风度翩翩,羽扇轻摇间似乎天机尽握于股掌之间。

“那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战无命有些意外,莫天机如此处心积虑却不是为了《太虚神经》。

“当年我曾说过,你是七绝天煞之命,你一生追求掌命于己,为修得命运圆满而另辟蹊径夺天命补己身。而我一生算尽天机,虽修习蒙蔽天机之法,却依然补不足,唯一圆满之法便是采七绝天煞之命者的绝望和怨念献祭给天道。这七日,噬命刃吞噬了无数命魂,补充了你的命源,但也凝聚了无穷的怨念,现在的你,正好能让我命数圆满。”

“哈哈哈……”战无命放声大笑,他笑自己这一生,虽然成为这片大陆的巅峰人物,一代霸主,可是唯有心爱之人不离不弃,其他无论是朋友还是兄弟,居然都在算计自己,这一生就算是战胜天命又能如何,依然是失败的一生。

战无命温柔地望了一眼怀中的林惜弱,充满爱怜地问道:“惜弱,愿意陪我一起死吗?”

林惜弱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难得的红润,笑了,“和你一起,死而无憾!”

“好,这才是我战无命的女人。”说话间,他手中装有尸神毒解药的玉瓶瞬间崩碎,化成粉末。

战无命的目光冷冷地扫过莫天机,泛着无尽的杀机地,道:“莫天机,你算尽天机,却不知天意难测。我虽未全部掌命,却也窥得命运轨迹,既然如此,就让我们一起毁灭吧!”说完,战无命的气息陡然飙升,密林中的冰雪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狂飙而起,以战无命为中心,一股巨大的压力让空气爆发出沉闷的撕裂声。

“九层雷劫,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狂暴!”战无命一声暴吼,身体周围顿时泛起无尽雷光。破碎虚空的第九劫灭世天雷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自天空狂泻而下,填满每一寸虚空,莫天机也被笼罩在雷劫之下。

在此同时,战无命引爆了身体内的本命雷力,让压抑了七日的劫雷更加狂暴,整个虚空似乎都被雷火击穿,形成无数雷域空间。在雷域之中,所有生命都在刹那间化为飞灰……

战无命在雷声中狂笑不止,这是他的雷劫,这是他的命劫,在身体化为虚无的一刹那,体内的《太虚神经》猛然碎裂,脑海中似乎有一道囚牢被冲破,碎片般的记忆流光般闪过。

一世世的挣扎,一世世的轮回……生生世世只为摆脱天道束缚,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总在最后一步被天道毁灭,这是他永生永世的命运!

“不!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已历经九十九世红尘之痛,坠落地狱九十八回,感受尘世轮回之苦,可我依然要搏!”战无命蓦然醒悟,用无限温柔的目光望着怀中女人那失去生机却完美无瑕的脸庞,喃喃地道:“惜弱,就算你死,我也要将你融入我的灵魂,即便是天道,也无法将我们剥离。”

战无命脸上泛起一丝果决而坚定的神情,仰望苍天:“贼老天,你要我轮回,我偏不轮回,我要以魂返虚,赌一次时空逆转重活此生的机会。或死或生,只此一博!”

“掌我运程,燃我神魂……不入轮回……与天搏命!”

“惜弱……惜弱……”战无命蓦然醒来,心神还无法自刚才的记忆中缓过来。

战无命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他醒来时,发现巨鼎内的狂暴之力弱了很多,对他身体的冲击已变得十分无力。可是刚才那一幕居然如此清晰,仿佛发生在自己身上。难道那真的是自己?当日在魔兽森林,自己被莫名其妙的东西砸中,真的是自己的一缕残魂自未来逆转时空,给自己带来的启示?

战无命长长地吸了口气,收拾了心神,自语道:“无论这段记忆是否真实,这一世,我绝不会重蹈覆辙。若那些人真的出现在未来,那就让他们来吧,此生,一切都将改变。惜弱,我会找到你,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回过神来的战无命,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体内的太虚之力居然在他意识混乱的情况下自行运转,吞噬了巨鼎中狂暴的元力,这股狂暴的元力并没有被吸入丹田气海,而是散入了七经八脉,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之中。

战无命大惊,冥视体内,骇然发现,自己的气海竟成了一片混沌旋涡,天地之间的元力流过气海,就会被旋涡甩出,再次融入七经八脉和肉身,气海根本无法存储天地元气,战无命大惊失色,自己岂不是成了废人……

战无命心神一动,忙运起《寒帝诀》上的功法,一股极寒之力陡然自奇经八脉中涌出,巨鼎中的温度骤然下降。战无命的战气竟突破了两阶,已是六星战宗之境。

战无命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别人的天地元气之力藏于气海,自己以天人丹法将自己炼成天人丹,却将气海给毁了,然而体内的天地元气之力并未消失,反而让自己的奇经八脉变成了容纳天地元气的容器,容量远远超过气海,身体中每一条经脉的元气储量都相当于之前的气海,因此,此时体内天地元气之浑厚,是之前的十几倍。这种变化让战无命傻眼了,也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不知是好是坏。

战无命连忙再次冥视自己的身体,意外地发现,自己奇经八脉已经全部打通,每一寸肌肉都拥有无与伦比的爆发力,体内三分之一的骨骼变得晶莹剔透,如玉石一般光洁,竟已突破至知命境小成。刚才在药鼎中不断吸收地火与火灵石中的火元素,神识中的《太虚神经》竟然催动身体自主运转,此时体内多了一股异样的真气。

“太虚真气!”若把这股真气的凝实度看作是金石,那么这片天地中的战气几乎等同于棉花,两者之间有着质的区别。

“天人丹法,果然邪异!”战无命很满意自己的变化,虽然消耗了许多天材地宝和五片天凰圣莲的花瓣,但却让自己的潜质比前世提升了很多,若自己修练成战帝,那自己体内的天地元力将是前世的十几倍,天下谁人可敌?即使是最后的第九层天劫,也可以轻松渡过。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气海的变化是好是坏,但自己的身体隐隐可以与天地交感,冥冥之中他觉得,或许有一天,自己的气海会再一次重聚。

而且,自己的命修已到了知命境小成,实力足以对抗低阶战王。他清晰地感觉到,修炼《太虚神经》提升的境界与其他战诀战技完全不同,在这片大陆,根本就没有阶位能衡量太虚真气的强大。此时,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战宗,但是太虚真气与战气之间的差异,使得他即使面对战皇也无所畏惧。

战无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命元之中有浓郁的火元素,正在不断地滋养自己的命魂,使心灵和肉体的联系无比紧密,整个灵神通透无比,仿佛涅槃之后已蜕去凡胎,成就灵体。这都得益于天凰圣莲,天凰圣莲是火元素的精灵,拥有天生地养无比纯净的火灵之力,这股力量可以净化一切杂质,这也是为何天凰圣莲拥有涅槃之效的原因。

这几天,他以太虚真气完完全全吸收了天凰圣莲和大量火灵石中的火元素之力,不仅重塑了肉身,更淬炼了命元。命元为命之根本,修命即修元,夺命即夺运,天地间的元素便是组成命元的根本。因此,战无命不知不觉间让自己的命元中融炼了火元素,此时,他一呼一吸之间竟有身融天地之感,天地之间那稀薄的火元素也在太虚之力的运转下自行补足命元之中的火元之力。他相信,若是有一天他命元之中的火元素得以圆满,他必将再次登上巅峰。

当战无命的全部心神都沉浸于这种天地交融的体验中时,他惊讶地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有了颜色,连地火上的巨鼎,都透着一股厚重的黄色。

“竟然是厚土之灵气!”战无命的心神融入周围的天地之中,竟可以感受到一切事物的本质。

他突然想到《太虚神经》中所述:

修命之途若能知命,则可知命中所缺!

知命途所冲!

知命理所趋!

知命运所牵!

……若修行者能练就太虚之体,便可感天地万物之命理:知所补、所属、所需、所长、所短……

战无命心头狂喜,自己以天人丹法炼去了后天污垢,获先天之体,又因太虚真气自行运转,沟通太虚,在成就先天之体时向太虚之体转化。

如今心神所感,显然是《太虚神经》中所说,感天地万物之命理。

战无命掏出一棵药草,用心感应,感觉药草之上有一道耀眼的翠绿之气,中间还伴着几缕红黄交杂的色彩。翠绿为草木灵气,而红黄绿交杂的色彩可补命元之精粹。

想到这里,他似有所悟,天地万物有灵,人之命,初为缺,无有圆满,圆满之道便是取长补短,逆天修命即向天地万物夺命,使命圆满无缺,则天地不能左右,凌驾天地之上,是为超脱。

刹那间,战无命对前世一直苦苦挣扎而不解之道恍然而悟,真正的超脱必须先己身圆满,而非渡劫飞升。命有缺,天劫方敢加身,命无缺,天地能奈我何?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兽战神(精修版阅读更畅爽)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