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六章我若不死,定要屠尽天下

更新时间: 2018-01-30 14:05:24 字数:5776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战老爷子沉默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敲了敲椅背道。

“千里寻烟兽是从季家抢来的,颜义是从郑家抢来的……”战无命摊了摊手,一脸无辜地道。

“抢抢抢,你怎么不去把大炎王朝的公主和王妃抢来啊,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大能耐了,连季家的命根子也敢抢,还抢了郑家的客卿做仆人……多大的排场啊……”战青鹏火大,这儿子简直无法无天,连抢都说得理直气壮,不仅抢异兽,还抢高手,什么时候轮到他一个毛孩子这么嚣张?连战家老爷子也没这个能耐啊!

“说说是怎么抢来的吧。”战天行一拍脑袋,这孙子要命啊,这才出门野几天,怎么像个土匪似的。转头瞪了战青鹏一眼,道:“凶什么凶,对孩子要有耐心,有本事你去抢啊!季家命根子被抢了,也没见季家上门闹事。郑家的人被抢了,他没见郑家来要人,你身为家主倒是慌了,一点儿气度也没有。”

战青鹏泄气了,遇上不讲道理的老爷子,教训儿子都得小心说话,这家主当的。

战无命窃笑,掏出乾坤戒和乾坤袋,众人还没来得及惊讶,“哗”一倒,一堆一堆的东西铺满了大半个宗堂,什么魔兽皮、魔兽晶核、魔兽材料、金锭、金砖、宝石、丹药,居然还有几件低阶灵器和一堆灵药、灵草、矿石,令人眼花缭乱。

满屋子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地望着地上金光灿灿的东西,再望向一脸无辜的战无命,一个个都捂着脑门,像是发烧了一般。

宗堂里一片珠光宝气,瞬间小了很多,战青龙喃喃自语:“天呐,这得抢了多少人啊!”

战青鹏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个儿子,突然很后悔刚才质问儿子为什么不去抢大炎王朝的公主和妃子,因为他发现,儿子真的有胆子去抢。

“这个,这个青鹏,你身为战家家主,还是你来问吧!”半晌,战天行回过神来,咳嗽了一声,把烫手山芋交给了战青鹏,他发现,自己问孙子问题,答案让人很受伤,因为你永远猜不到他下一步会出什么牌。自己活了七八十年,赚的钱还不及孙子几天抢的多,太伤自尊了。

战青鹏望了望几个兄弟,发现除了大哥之外,青虎和青豹眼睛都直了。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些也是抢的?”

“嗯,这些是郑郁夫和季向东的,那些是季家战宗高手和郑家一位战王的。”战无命语不惊人死不休。战无命的话音刚落,宗堂中,众人的眉毛就开始一跳一跳的。

“你抢了他们?”战青鹏问得更加小心了,心里却在暗骂,他妈的傻瓜才把乾坤戒给别人,明显是抢来的,自己还问这句多余的话。

“如果你们怕是我抢的,那就算我捡来的好了,因为他们都死了。”战无命笑了,不再逗家人了。不过他觉得还挺好玩的,看他们平日里凶巴巴的,这时一个个都紧张得要死,这样的表情可不多见。

一屋子的人差点儿晕倒,不是抢的是捡的,你当是路边的卵石啊,想捡就能捡到。更让他们吃惊的消息是,这些人居然都死了。

“他们全死在魔兽森林了,这次季家差点儿全军覆没,只有季向南和季长峰两人逃了回来。郑家此次来牧野之城的高手,除了外面那个我收做仆人之外,其他的也全都死在了魔猿谷。”战无命没等家人再问,将结果都讲了出来。

战无命带回来的战利品十分惊人,但更惊人的是战无命带回来的消息。季家精锐覆灭在魔兽森林,季长峰重创而回,季向东殒命,郑家此次来牧野之城的高手尽丧。对于战家来说,这绝对是个好消息。看来外面流传的消息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你也去了魔猿谷?”战青鹏惊讶地问道。他宁可相信战无命的乾坤戒是在尸体上捡来的。

“没错,孩儿这些年一直在研究魔兽的习性,无意中救过魔猿王,恰好此次有一味药材在魔猿谷。”战无命想了想,还是将自己可以修炼的事情隐瞒了下来,他隐约记得,前世战家被灭有自家人的身影,自己的底牌越多,对战家越有利。

众人错愕,这样也行,虽然他们知道高阶魔兽是有灵智的,七阶魔兽可以化为人形,以人躯成圣,智慧与人类一般无二,但寿元悠久,远远长于人类的寿命。

“颜义是因为我向魔猿王求情,才放过他一命,郑三爷和郑世荣都死了,他的同伴也死了,只有他一人活着,若是重回郑家,必是死路一条,所以在魔猿王的逼迫下,才认我为主,成了我的仆从。”战无命解释道。

“可是,季家的千里寻烟兽又是怎么回事?”战青豹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刚开始也不知道是千里寻烟兽啊,只是觉得这小东西长得好奇怪,就抓了。后来颜义说他们是追什么人,追到了魔猿谷附近,季家就动用了这小东西,听说这小东西十分神奇。后来,魔猿谷外一场大战,没人理这小东西了,刚好被我抓住了。如果你们觉得这东西对季家很重要,要不,我送还给他们吧。”战无命干脆装傻到底。

“豹子,你真多嘴。既然是在魔兽森林里捡的,谁说就一定是季家的?魔兽森林无奇不有,有一两只千里寻烟兽也很正常,难道只许他季家有?”战天行没好气地骂道。众人哑然,老爷子一点儿也不糊涂啊,千里寻烟兽又不是只有一只,魔兽森林也许有一只老兽,一窝就下了好几只小仔,正好被战无命捡着了,就许他季家抓,咱战家就不能有了?

“有句话,命儿不知当说不当说。”战无命语气一转。

“但讲无妨!”战天行老爷子发话。

“战家在牧野之城数百年,稳则稳矣,但进取不足。近年来,家中生意红火,但是却未能趁机扩张,只在牧野之城小打小闹,即使成为牧野四大家族之首也不过是一方土豪而已,不说在苍炎帝国,即使是在大炎王朝,一个小小的郑家都敢视咱们为无物,这样的四大家族之首又有何意义,坐井观天罢了。”战无命侃侃而谈。

战青鹏脸色一变,他身为战家家主,如今却被儿子说自己的经营方向不对,脸面上挂不住,正欲说话,却见战天行瞪了他一眼,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命儿认为家族当如何做为好?”战天行不温不火地问道。

宗堂里的众人面面相觑,此时,战无命的气势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一方霸主,虽然话说得有些刺耳,但却让人耳目一新。

“孩儿认为,家族发展当攘外安内,内是指牧野之城。没有永恒的伙伴,只有永恒的利益,若想放眼天下,岂能没有盟友。一家气短,众家气长,以战家现有的资源,在任何地方都会受到欢迎,却为何一直被牧野之城其他三大家族打压,发展艰难?不知各位叔伯想过没有。我认为我们需要的不是锋芒毕露破开外面的压力,而是拉拢盟友,刀锋虽可破开裂缝,但却无法开辟平原。做生意,不是种一棵树,而是要植一片森林。”

顿了顿战无命又接着道:“我有一百颗丹药,一颗可以赚十个金币,但是我们在朝都受到打压只能卖出十颗,我们努力卖,最多也只能卖出二十颗,也就是说,我们虽然有很好的东西,但却只能赚到两百个金币。其他的丹药只能放在仓库里积压着,虽然值钱,但却赚不到钱。如果换一种方法,还是一百颗丹药,自己留二十颗,给三大家族各二十颗,我们每颗丹药只赚五个金币,让五个金币的利润给他们……这样,原本积压在仓库中的丹药就多赚了三百个金币。这三百个金币可以再炼出一百五十颗丹药。我们不仅自己多赚了钱,同时将三大家族绑在了我们身边,与我们共进退,而朝都,再也挡不住我们战家的丹药了。”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宗堂的大门被推开,两位老者在几个中年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老大、老三……”

进来的人是战天仇、战天和以及几个堂兄弟。

“谁说我孙儿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天下间不能修炼战气的多得是,但是谁有命儿这番见地?”战天仇欣然大笑道。旋即回头向战青鹏道:“青鹏,你身为家主,主导着家族的发展,这些本该是你想到的,你要好好反省一下。”

“父亲教训的是。”战青鹏恭敬地说道。

“讲得太好了,命儿接着讲,既然家族的众位长老都在此,正好可以商量一下战家究竟要怎么走下去。”战天仇肃然道。

“谢谢爷爷的夸奖,或许是因为不能修炼战气的原因,孙儿一直觉得,世间缺少的不是武夫,而是有脑子的人。我连一星战士都打不过,但是孙儿却可以让战王成为自己的仆人。有时候人就这么奇怪,自己拥有武力之后,就只会想怎么用武力解决问题,而不去想,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动手呢,让别人替自己动手不是更好吗?

“我的想法是,让别人替我们去拼死拼活,我们则搬个小板凳在旁边一边喝着小酒边叫好,没准一会儿那个替我们拼命的,还要感谢我们给他机会拼命呢。”战无命一脸坦然,目光扫过一屋子目瞪口呆的人,耸了耸肩膀。

战家宗堂一片寂静,战无命的话像是一道惊雷炸响在他们心头。从来没有人这么直白地说出这种话,于是每个人心中都在问自己一个问题:“是啊,明明自己可以不动手,让别人去拼个你死我活,自己为什么还要傻傻地亲自上阵呢,多累啊……”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战无命又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也就是说真正会战斗的人,都指挥别人去战斗。我们战家也要改改观念了。把好的东西分出去,获得别人感激的同时,又赚到了大把的钱,还得到了休养生息的机会。别人帮咱们把钱赚的差不多的时候,回头一看,他们的实力在开疆僻土的过程中已大打折扣,而咱们战家,却在收获大把金钱的同时把自己养得兵强马壮……唉,本来孩儿是不想说这些话的,但是一想到郑家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我们还在这里浪费大量精力防着季家,防着龙家、陈家,赚不了多少钱不说,还让郑家找到空子把季家、龙家、陈家拉拢过去,把我们战家看成是大肥羊,都想来捅一刀。那时,只怕战家离破灭也不远了。”

战无命的话说得在座众人神情大变,尤其是战青鹏,脸色惨白,身为家主,却没有意识到战家的危机,听了战无命的话,战青鹏已汗透重衣。

这五年来,战家确实得到了长足发展,战家把战无命研究出来的几种奇药当成了战家的杀手锏,从未想过让其他家族参与。所以,战家这几年虽然发展得不错,但却让另外三家十分忌惮和不满,私下里经常使绊子。

今天,战无命的一席话顿时让他们茅塞顿开,无论是龙家也好,陈家、季家也好,各家经营的领域都不一样,但只要让他们觉得有利可图,他们肯定不会和钱过不去,到时就可以把几大家族的利益捆绑在一起。诸如郑家之流又怎么能轻易拉拢三大家族,让战家四面受敌呢?

“青鹏实在惭愧,深感有负家族厚望,不配做这家主之位,还请几位叔叔另立贤能。”战青鹏一头冷汗,一开始他还觉得战无命的话落了他的面子,很不服气,但是等战无命全部说完之,他才明白,儿子比他看得远得多,透得多。他不能不承认,儿子比自己更适合当战家的家主,在战无命的带领下,战家必能走得更远。

战青鹏的决定令战家众人吃了一惊,所有人都在反省自己,都甚感惭愧,这屋子里的人,少说也活了几十年,竟不如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

“父亲何出此言,孩儿这么说并不是要谁承担责任,只是想让大家改变一下观念,何况,家族发展也不是家主一个人所能左右的,要说责任,那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所以父亲大可不必如此。但是今后确实要好好思考一下,战家不能只着眼于牧野之城这方寸之地,面对大炎王朝那些一流家族责难,我们应该怎么办?面对苍炎帝国的大家族呢?战家之后的路要怎么走,还要各位爷爷叔叔伯伯考虑,我要去溜我的小兽兽了。对了,郑三爷和季大爷的战利品,就交给家族处理吧,我只是个小屁孩,有事别找我,给我点儿零花钱就行了。”说着战无命很不负责任地扭头走了。

等战家众人从战无命的一席话中回过神来,战无命早已没影了,只剩下宗堂上一地的宝物,抵得上整个战家半年的收入。

战无命匆匆退了出来,是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找到了突破的契机。虽然刚突破四星战宗不久,但是此次魔兽森林之行,他体内的战气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竟然有了突破的迹象。

战无命匆匆赶回密室,让小云准备好药浴,此次战无命并未进入药桶,而是将药液倒入一人高的巨大的药鼎之中,拉开鼎下的机栝,一股炙热无比的火炎顿时将药鼎包裹其中。

战无命小心地摘下五片天凰圣莲的花瓣扔进去,又掏出几株从郑郁夫和季向东戒指中找到的草药。

半晌,一股淡淡的清香自鼎中传来,战无命裸身跃入大鼎之中,“轰”一下盖上鼎盖,无视鼎内的高温,整个人沉浸其中。

霸道无比的药力如火龙一般窜入战无命的体内,荡涤着他每一条经脉,淬炼着每一块肌肉和骨骼,整个身体仿佛燃烧了一般。战无命脑海中闪过《寒帝诀》的修炼之法,于冥冥之中感应极寒之力,催动体内丹丸缓缓移动,延着热力相向的方向淬炼着身体。

战无命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冰火两重天的刺痛令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活了过来。修命之途无比痛苦,必须拥有超越常人的心志和毅力,忍受身体和心灵熬炼的疼痛。战无命不只是简单地淬炼筋骨,而是利用天凰圣莲的涅槃神力将《太虚神经》的命修之法与《寒帝诀》的战气修炼方法融为一体。

良久,寒力与火龙般的药力终于汇聚于气海,“轰……”冰火之力相撞,若火山喷发般的毁灭之力在气海扩散,巨大的破坏力把战无命的气海轰然炸碎……战无命再难控制心神,意念混乱之前快速掏出之前准备好的十余块火灵石,之后便昏死过去。寒热之力并未消散。

战家药阁之中的密室本为丹房,巨鼎下的火焰虽然无法与地心烈焰相比,却也是地火,战无命将十余块火灵石抛出,再加上天凰圣莲本为火属性圣物,霎时间将天地间的火灵之力汇集起来。

战无命重拾前世的记忆之后便开始修炼《寒帝诀》,天诀的霸道之处在于不仅可以轻松地调集天地元气,更能深层次地借用元素之力。修炼天诀之人的体质本就亲近天地元素,战无命又有前世的经验,前世,他对《寒帝诀》的运用早已登峰造极,因此,他刚刚运行《寒帝诀》之时所调集的冰寒之力无比恐怖。

寒热之力相撞,火星撞地球般冲毁气海之后一路逸散,却因困于巨鼎无法散去,鼎下地火有如炼丹一般将那股逸散的寒热之力凝练,再次灌入战无命体内。

此时的战无命就像是一个金丹的丹胚,巨鼎之中恐怖的药力、冰寒之力,霸道的火灵之力都成了丹胚的养分,淬炼着战无命的每一寸肌肤与骨骼。同时,一股仿佛天地法则般的涅槃之力在战无命的体内滋生,若春蚕食桑般一点点修复着战无命体内的破损……

这一切战无命也不曾料到,得到那片天凰圣莲时,战无命记起了前世丹痴的大胆想法。利用天凰圣莲的涅槃之力炼制天人丹。前世从未有人尝试这种天人丹的淬炼。只因其条件太过苛刻。

天凰圣莲非常稀少,无论谁得到,都会视为珍宝,一片圣莲花瓣就可以造就一名战皇,谁会用两片天凰圣莲花瓣让一个战宗尝试从来没有人成功过的天人丹法。何况还需要用掉大量的灵石和奇药。

战无命拥有《太虚神经》的修命之法,深知肉身成圣之道,又有前世成就战神的经验,同时,他还有整株天凰圣莲。只是他没想到,天人丹法如此火爆,以他坚如金石般的意志也承受不了。

“啊……”战无命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脑海中“轰”的一下,像是有一堵墙被推倒,一股莫名的情绪自灵魂深处醒来,原本零碎的记忆片段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兽战神(精修版阅读更畅爽)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