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抢的就是乾坤戒

更新时间: 2018-01-30 14:05:24 字数:4987

战无命的目标不只是千里寻烟兽,还有季家的残余力量。

千里寻烟兽是奇兽,虽然等阶不高,但却是季家的珍宝,无论如何,季家人都不可能丢下此兽逃命,是以,季向南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没有逃出魔兽森林,而是先来寻找千里寻烟兽。

对于家中豢养了多年的奇兽,季家自有一套追寻办法和驯养办法。只是季向南没想到,自己一路走到哪儿都能把周围的魔兽吸引过来,一路追踪千野烟兽,一路逃避魔兽的围追堵截,伤上加伤,虽然侥幸逃得性命,却耽误了时间,昨天夜里不得不停下脚步龟缩一角,直到此时才赶到千里寻烟兽的躲藏地,这还是因为经过一天多时间,身上的烈焰花粉少了不少,那股香气也不再浓郁,只要不与魔兽靠得太近,不会引起魔兽发狂。

“想不到季家只剩下他一人,看来季家的损失还真不小。好了,目标已经到了,我要活的。至于我,就去对付那只小兽了。”战无命一脸幸灾乐祸地笑了笑,指了一下季向南道。

“请公子放心!”颜义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季向南,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虽然此刻他的战力才恢复了六成,若是季向南巅峰之时,或许没有把握活捉他,但是现在,季向南的状况比他之前更惨,能有一成的实力就不错了。

“不要迷信武力,如果能不费力气,又何必花力气呢?他现在还当你是自己人,要学会怎么去阴人,不要把战气全炼到脑子里去了,把脑子都炼成糨糊了,那还不如不炼呢!”战无命看颜义战气加身就准备冲出去,又好气又好笑地骂了声。

颜义一怔,顿时老脸通红,战无命一提醒,让他顿时醒悟过来,季向南并不知道他已经被战无命收服,还把自己当郑家的客卿,同一战线的伙伴,尤其是现在,季向南已是强弩之末,有自己这样一个恢复了大半实力的战王相护,走出魔兽森林的把握就大多了,自然不会提防自己。

季向南确实十分悲摧,这一天一夜过得苦不堪言,几次命悬一线,总算找到千里寻烟兽躲藏的山谷。只要在山谷中修养几日,便可找机会走出魔兽森林了。这时,他却意外地发现了颜义,立时大喜过望。

虽然他有点儿担心颜义是来打千里寻烟兽的主意,但是表面上对方还没撕破脸,虚与委蛇还是可以继续合作的,大不了先把千里寻烟兽送给郑家,回了牧野之城可就不是郑家说了算了。

只是他没想到,颜义要的根本不是什么千里寻烟兽,而是他。季向南根本就没防备,就被颜义封住了战气和行动能力。

“颜老,你这是何意?”季向南惊怒交加,郑家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也十分无奈,即使是自己全盛时期,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人家可是战王,哪怕只是一星战王,也比他这九星战宗牛气多了。

“我们家公子想见你。”说着,颜义提着季向南回到刚才藏身的山洞,扔在地上。

“啊,郑三爷也在啊,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三爷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有事。”季向南忙道。

颜义不屑地笑了笑道:“我家公子不是郑三爷,你别弄错了。”

“啊,颜老,你这是什么意思?”季向南也被弄糊涂了,颜义明明是郑郁夫身边的护卫,怎么现在却说他家公子不是郑郁夫呢。

“季二叔,见到你真好。”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

季向南的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他居然看见战家小少爷战无命施施然地从洞外走了进来,战无命怀中还搂着他家的千里寻烟兽。

“你,你是战家老四无命贤侄?”季向南不愧是老江湖,这变脸的功夫也是一流的,闪念之间便知道,不管战无命与颜义是什么关系,都不是他能得罪的。别说一个连战气都不能修炼的小少爷,就是他这个九星战宗,这几日在魔兽森林里都是欲仙欲死,哪里能像战无命这般,一脸轻松,衣衫整洁。

“对啊,季二叔,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你老人家也离开牧野之城到这荒山野岭来了,也是来打野味的吗?”战无命笑了,一脸天真的表情看得颜义心头一阵恶寒。发誓以后绝不小看任何年轻人,这简直就是一个妖孽。

季向南的脸色如猪肝般通红,自己现在的形象比牧野之城中的乞丐好不了多少,衣衫破烂,泥污满身,像死鱼般蜷缩在地上,动都动不了,只能开口说话而已,还打野味,当这里是城东兽场啊,这可是魔兽森林。季向南突然想到战家与郑家的关系,战无命是郑郁夫的外甥,顿时明白了什么,道:“想不到你已与你三舅相认,真是可喜可贺,不知你三舅现在何处?世侄你是怎么来到这魔兽森林的?”

“确实是可喜可贺,我昨天晚上才送我三舅去神界了,你如果想见他,很简单,拿把刀子在脖子上抹一下就可以了。”战无命揶揄道。

季向南顿时傻了,打量着颜义的脸色,见他没有任何反应,战无命仍然一脸无辜地抱着千里寻烟兽,心头一阵发寒。他突然发现,战家小公子竟然是扮猪吃虎的狠角色。

“颜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季向南结结巴巴地问道。

“他就是我家公子,从现在起,老朽便是公子的仆从,所以,你最好老实一点儿。公子要想弄死你,就像捻死蚂蚁一般。”颜义冷冷回应。

“放心,季二叔,一个死去的季二当家的绝对没有一个活着的季二当家的有价值。不过,如果活着的季二当家不能给我创造价值,那么我宁愿要一个死了的季二叔。”战无命笑得很冷。

季向南感觉到了战无命心中的杀意。虽然牧野之城的四大家族明争暗斗,但是在明面上都有往来,所以,战无命才会称他为季二叔,但是打压甚至吞并战家一直是季家的心愿。对战家的每一个人,季家都有所研究,唯一一个被季家认为毫无威胁的战四公子,此刻却居高临下地决定着他的生死。

“不知道季二叔肯不肯为我创造价值呢?”战无命手中多了一把精致的小刀,优雅地剔着指甲。

“贤侄说笑了,战季两家同为牧野之城的大族,季家一向与战家交好,但凡贤侄所说,只要二叔力所能及,必当为你做到……”

“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我很清楚你们季家所想,这次郑家来牧野之城,不就是想与季家联手对付战家吗?只不过我那可怜的三舅,出师未捷身先死,你们的联手计划也随之化为泡影,季家也因此元气大伤。不过烂船也有几斤钉,我希望季二叔能接管季家,今后以战家马首是瞻,共同进退,对战家不利的声音要从季家统统消失。季二叔能做到吗?”战无命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直截了当地问道。

季向南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战无命居然有如此野心,即便是战家家主战青鹏都不敢有这样的想法,这个一直被季家忽视的少年竟是战家最可怕的人物。

“很好选择,行还是不行,也就是死和生的选择。”战无命不想多说废话。

“季家现在仍然是我叔父作主,我人微言轻,只怕……啊!”季向南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觉得手掌一阵剧痛,一只手指飞了出去。

战无命手中的小刀上多了一缕血迹,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依然是一脸无辜的浅笑。可是钻心的剧痛却让季向南知道,刚才并不是幻觉,战无命真的斩断了他一根手指。

“行还是不行?”战无命的声音依然平静温和,季向南的心头却冰寒一片。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狠辣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其实魔兽最喜欢的还是活人身上的肉,如果有一个全身不能动弹,但却能感觉到疼痛的活人被扔到山谷外,那些魔狼和凶豹得有多开心啊!”

颜义的脸色都白了,季向南更是面若死灰,身子微微颤抖,仿佛野狼正围着他嚎叫。

“我能做到,只要我当上了季家家主,季家必定以战家马首是瞻,必定忠心为战家办事,不存二心。”季向南不想死,更不想成为野兽的食物,想到自己有可能活活被群兽蚕食,他完全失去了抗拒之心。

“不是只要你能当上家主,而是你一定会当上季家家主,你可明白?”战无命冷笑。

季向南的冷汗一下子流了下来,忙收起小心思道:“是,我一定会当上季家家主,季家必定以战家马首是瞻,忠心为战家办事,不存二心。”

“嗯,这就对了,季家主!”战无命笑了,又道,“放开你的心神。”

季向南不敢有丝毫反抗之心,此刻说什么都迟了,既然落在战无命手中,他只能屈服,何况一旁还站着一个战王,他想反抗也是白费。

战无命轻松地将一缕元神烙印在季向南的脑海,霎时间,季向南脑子里的想法完全展现在战无命的脑海中,没有一丝遗漏。让战无命惊讶的是,季向南居然亲手杀了自己的兄长季向东,就是为了有机会获得季家家主之位。

“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战无命笑了,他开始喜欢季二叔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样的人必会成为对付敌人的一把利刃,可以狠狠地插在敌人的心脏上。

季向南一脸惊骇,他发现自己所有的事情对战无命都不是秘密,只要战无命稍一动心神,就能令他元神刺痛甚至粉碎。也就是说,自己的生死完全操控在战无命手中,只要对方愿意,随时可以杀了自己。

“只要你好好为我办事,你还是你。”战无命自怀中掏出一颗火红的灵石扔给季向南,淡淡地道,“你突破了战王,便有了成为家主的资格,这是一颗中品火灵石,你们季家修炼的功法偏于火属性,应该可以助你更快突破战王。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季向南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中品灵石在世俗间极为少见,一块符合他修习战气的中品灵石更是难能可贵,自己已经在九星战宗停留多时,突破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有中品火属性灵石相助,只怕突破战宗成为战王指日可待。

季向南没想到战无命如此大方,追随战无命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战无命悄然返回战家,就听到牧野之城都在议论季家遭受了重大损失的事儿,故事有许多版本,有的说李家去了大荒,受到大荒人的袭击,有人说是去了魔兽森林,遇上了高阶魔兽,反正结果就是季家损失惨重,具体的情况,季家并未外露,也不可能外露。

季家情况确实很惨,即将继任家主之位的季向东惨死,数十名战宗和战师弟子死亡,全都是季家的精锐,把季家老家主气得吐血。不过面对魔猿谷,季家也是有心无力,若将天凰圣莲的消息与其他家族分享,他们又不甘心,最主要的是谁能保证魔猿谷中真的存在天凰圣莲呢?

季家咽不下这口气。这时,季向南拖着重伤之躯返回季家,让季家的气氛略微好了一些。

季向南回来之后立刻向家主献策,即使季家得不到任何好处,也不能不报这个仇,虽然那个引导季家进入魔猿谷的人找不到,但是魔猿谷的猿群仍在,一定要将魔猿谷夷为平地才可解季家心头之恨。牧野城中没有人愿意为季家出头,那就去抱郑家的大腿,而且郑郁夫命丧魔猿谷,郑家更有理由与季家站在一条战线上。当然,若真有天凰圣莲,郑家发达了,季家至少也抱上了大腿。

季向南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季家家主和众长老的认可。可惜千里寻烟兽命丧猿口,令季家损失更重。季长峰身为季家大长老,是季家修为最高的两个人之一,有季长峰作证,季向南能回来已经十分幸运了,所以也无人怪罪季南向没救回哥哥季向东,那里有一只相当于五星战王的魔猿王和几只相当于战王初阶的四阶魔兽,连四星战王季长峰都落荒而逃,谁还能指望一个九星战宗为季家找回场子呢。

郑家三人尽亡,李家对郑家难以交代,好在出发前郑郁夫向郑家传递过消息,相信郑家马上会有高手前来,正好可以一起商量办法。

战无命返回战家,被战青鹏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一个修习不了战气的公子哥,一下子消失了几天,虽然留书说去寻找灵药,但是连一个随从都没带,让战家众人担心了很久。

战无命回来立时引起了战家高层的轰动,不为别的,只因战无命带回了千里寻烟兽和一名一星战王。

一星战王还不算什么,战家这几年推出了几种奇药,进而收集了大量资源,家族现在已经拥有五名战王。但是战无命带回来的这个一星战王却让战家轰动了,因为这个战王是战无命的仆从。让战王成为仆从,战家老爷子自认做不到,也没有资格。

更离谱的是,战无命将季家珍宝级的千里寻烟兽偷偷带了回来,把战老爷子吓了一大跳,小孙子究竟想干什么,要和季家开战吗?要是让季家知道千里寻烟兽被战家偷了,那事情可就大了。虽然战家不怕季家,但两强相争必然会大伤元气,闹不好整个牧野城的格局都会变动。

战青龙对这个侄子很是无语,之前胡闹也就在家里拿点儿丹药闹腾,也没药死人,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下可好,偷偷跑出去溜了几天,给战家带回来一个火药桶,一个季家的命根子,一个郑家的客卿,战无命还真敢收仆从,把三舅的护卫变成自己的仆人。

郑郁夫是好惹的?那日含怒而去,到现在战家还在担心对方的后手呢,这才几天工夫,这要命的侄子竟将人家的护卫变成了自己的仆人……战青龙没见过这么会惹祸的侄子。

战天行老爷子一向对战无命十分宽厚,这次也是一脸愁容,这孙子真不省心啊。

战青鹏的嘴都气歪了,这哪儿是儿子啊,这分明是要命的祖宗啊,但转念一想,即便是自己出马,能抱回千里寻烟兽?能收了郑郁夫身边的护卫客卿做仆人?这么一想,儿子比老子厉害多了。

这么多人瞪着战无命,像是要开批判大会似的。千里寻烟兽被这些人凶巴巴的眼神吓得缩在战无命身后,偷偷瞄着宗堂里那些火气旺盛的老爷子,颜义却被留在了宗堂外。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兽战神(精修版阅读更畅爽)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