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要么臣服于我,要么死2

更新时间: 2018-01-30 14:05:24 字数:4653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我素不相识,为何如此对我?”郑郁夫郁闷了,同时也害怕了。没有人不怕死,尤其是一直养尊处优的郑家三少爷。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知道你就行。忘了告诉你,世荣表兄就是我杀的。”少年正是战无命,此时,他正用小刀剔着指甲,有种说不出的阴森。

“啊,是你将我们引至魔猿谷?是你在怡红院杀死了世荣?你究竟是谁?”郑郁夫失声吼道。

“我是你的小外甥战无命,那天你和表兄去我家时,我刚闭关出来,没来得及拜见你,不然你也不会不认识我了。”战无命笑了,眼神里尽是戏谑之色。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有战气,你不是神魂异常吗?”

“我怎么就不可能修炼战气呢?你看,我都是战宗了,四星战宗哦,今年才十七岁呢,我的资质十分出色吧。”说话间战无命将自己的黄色战气凝于刀锋之上,像是在表演一般。

“你真是我的外甥吗?那你为何要如此对我,我们可是一家人。太好了,舅舅我中毒了,你快看看能不能帮我解毒。”郑郁夫语气一变,仿佛遇上了救星一般,完全不提战无命削断他手掌之事。

战无命笑了,淡淡地道:“其实,毒是我下的。”

郑郁夫脸色变了,战无命已然撕破脸,将他留在此地,设下如此完美的陷阱,看来今天难逃一死。

“能告诉我你是如何下毒的吗?兔子和酒明明没有毒。”郑郁夫不甘心,他不相信以自己战王的实力,还分辨不出食物有毒还是无毒。

“舅舅果然够小心,不错,那兔子是无毒的,那酒也是无毒的,不过你并不是在这里中毒的,在魔猿谷外你就中毒了,那毒一直潜而不发,只有在喝下这酒之后才会显现,不过已经迟了。”

“不可能!”郑郁夫脸色大变。

“没什么不可能,你知道为什么你走到哪儿都那么招魔兽喜欢吗?呵,因为我在对付千里寻烟兽的时候,在辣椒粉中加了一点儿料,于是你走到哪儿都会刺激那片区域的魔兽,让它们发狂。于是你就跑啊跑,那些粉末逐渐进入你的五脏六腑,不过单单是那些粉末还不能算是毒药,可是那粉末不能见这种酒。知道为何这酒的香气如此清淡,却又如此之烈吗?”

“你肯定猜不到,这是我研究出来的佳酿,叫青蛇酒。”战无命不无嘚瑟地笑了笑,顿了顿又道,“青蛇也是一种低阶魔兽,毒性不烈,可以入药,但是蛇性阴寒,可让烈酒的浓香变淡,却更加清冽,这种酒可以刺激烈焰花粉,使之产生一种药力,在短时间内中和人体内的战气。不巧的是,我在陶罐中的辣椒粉中加入了大量的烈焰花粉,正是这种花粉的异香刺激了魔兽。而我,也是跟着这烈焰花粉的香气找到了你,而后便好酒好肉地招待你,毕竟,这是我和三舅第一次见面,不能太寒酸。”

郑郁夫望着眼前的少年,心中生出莫名的恐惧,这是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吗?步步为营,环环相扣,无论是他还是季家人,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郑郁夫问:“魔猿谷的天凰圣莲,也是假的吗?”

战无命笑了,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不想回答,因为时间快到了。”

“小子尔敢!”一声怒喝自河谷的崖顶传来,是与郑郁夫跑散了的郑家的客卿,一星战王颜义。

“颜老,救我!”郑郁夫陡然滚向水潭,他知道战无命不会给他任何机会,但是他不想死,因此,在发现无法调动体内的战气时,便捏碎了神识珠,只要颜老在方圆百里之内,都能感应到他的位置,是以,他一直拖着战无命,只是没想到战无命如此警觉,竟然先一步觉察到颜老来了,提前下手。

“哧……”郑郁夫想滚出战无命的攻击范围,奈何战气全失,如何快得过战无命手中的刀锋。他身子一动,战无命的刀已划过他的身体。郑郁夫没死,但却比死还要难受,因为战无命这一刀准确地划过了他的气海,战气犹如开闸放水一般涌了出去,这次是真的失去战气了。一个骄傲的战王突然变成了一无是处的废人。战无命扭头看着飞掠而来的颜老,好整以暇地将小刀上的血在郑郁夫的衣服上擦了擦,继续剔指甲,丝毫不在意郑郁夫的惨嚎。

颜老目眦欲裂,在他的眼皮底下,郑家三爷变成了废人,对方还是个四星战宗,他好整以暇地擦着刀上的血,连正眼都没看自己一眼,怎么能叫他不怒。

“无知小子,你可知道你将付出什么代价吗?”颜老心中杀意如潮,这次出来,三爷废了,四少死了,其他人都死了,只有他活着,对于郑家来说意味着什么,自己怎么有脸活着回去!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少年一手造成的。

战无命笑了,不屑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捏碎了神识珠吗?我之所以不那么快杀了他,只是不想再费时间去找你。这大天黑的,魔兽森林里不安全,所以我让他唤你来,你还真没让我失望。”

颜老的脸色变了,这年轻人的神情太淡定了,淡定得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肉案上待宰的小鸡。他不知道眼前少年的自信从何而来,这让他觉得少年更加深不可测。颜老突然意识到自己太冒失了,自己不应该急匆匆赶来,郑郁夫与他一样是战王修为,郑郁夫身上还有护身灵甲,比他底蕴深厚,依然被废,他来又有何用?

“不对……”颜老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在一个蝼蚁般的战宗面前失去了信心。自那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像是君临天下的霸主,这是一种错觉,但却很真实,他若是说给别人听,肯定会被人笑话,一个战王,却被一个四星战宗的气势所慑……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你一个小小的四星战宗,竟然口出狂言,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战宗与战王之间的差距……”说话间,一股厚重的气息自颜老身上散发出来,水潭边的空间凝滞起来,虚空仿佛变成了沼泽,战无命觉得连呼吸都不那么畅快了。

“呵,不错,领悟了厚土战气的初步运用之法,可算是战王之中的佼佼者了。只可惜,倒霉的战王不如鸡,你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外强中干,状态连刚才的郑郁夫都不如,又能奈我何?说真的,你真不该来此地。”战无命身子一震,如游鱼般摆脱颜老的气机锁定,完全不受战王气场的影响。

“轰……”战无命选择用拳头说话。

颜老没料到战无命如此勇悍,根本不受自己战王气势的影响,战无命肉身击出的力量出乎他的意料,其猛烈程度不亚于一头三阶独角巨犀的冲撞。

“哇……”颜老猛地吐出一口黑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愚蠢,在魔猿谷外他已身受重伤,这一路奔行了数百里,连续遭遇了数十波魔兽的袭击,他确实已是强弩之末了。收到郑郁夫的求救,惯性使他觉得应该来救主子,所以当他疯狂奔过来时,体力早已透支。战无命却是养精蓄锐,以逸待劳。虽然境界相差很大,但正如少年所说,倒霉的战王不如鸡,此刻他根本没能力强行出手。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臣服于我,二是死!”战无命没有继续攻击,刚才那一击已经让对方认识到自己不是蝼蚁,而是可以决定他命运的人。

颜老的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红,他竟然犹豫了,生或是死,他从未想过,竟然会有一个境界远低于自己的人让他做这样的选择,更可悲的是,他居然犹豫了,居然不敢拒绝……

“给我杀了他,颜义,给我杀了他……”郑郁夫的惨嚎声无比凄厉,他也没想到,颜老以战王的修为竟然没占到丝毫便宜,反而被战无命一击受伤。此时,他心中的恨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唯一想做的就是杀了战无命,可惜他做不到。

“你究竟是什么人?”颜义没有理会郑郁夫的嚎叫,此刻他已经冷静下来,对当下的形势十分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比他想象的更加可怕。

“给我一个回答你的理由,我可不想跟死人浪费口舌。”战无命冷漠地笑了笑。

“我想知道,我将向何人臣服。这个理由够吗?”颜老的气势如泻了气的皮球,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你这个叛徒,你这个胆小鬼,郑家不会放过你们的……”郑郁夫面如死灰,颜义竟然临阵臣服,他绝望了,于是破口大骂。

“哈哈……”战无命大笑起来,半晌才凝视着颜老的表情,欣然道:“这个理由很充分,我也很喜欢。我乃牧野战家四公子战无命,在你眼里或许还是郑家家主的小外甥。”

颜老脸上闪过一丝讶异之色,过了半晌又沉默了,他只有两个选择,生或者死。他不想死,那么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他只能臣服。刚才战无命那一拳让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要杀他,轻而易举。

刚才战无命那一拳根本没动用战气,全凭肉身的力量,却将他最后的坚持击得粉碎,正因为战无命全凭肉身的力量,才完全不受战王气机的锁定。他从没见过如此强大的肉身力量,但却相信这样一个足智多谋潜力无限的少年。

“放开你的心神。”战无命冷冷地道。

颜老脸色再变,但却没有反抗,依言放开心神,他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意识窜入脑海,在自己的心神上打下一个深深的烙印,颜老不由得失声道:“这是传说中的役神大法。”

“不错,还算你有几分见识,从此之后,只要你效忠于我,必定会比在郑家更有前途,但若是三心二意,你很清楚役神大法的厉害。”战无命冷冷道。

颜老脸色苍白,但也知道任何多余的念想都已毫无意义,于是低头道:“颜义明白,以后全听公子吩咐,绝不敢有二心。”

“那么,便亲手杀了他吧!“战无命一指兀自叫骂不休的郑郁夫。

颜义脸色微变,却丝毫没有犹豫,手掌在虚空中重重一按,惨嚎叫骂的郑郁夫顿时化为一团血雾。

战无命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顿时轻松了很多。郑家,一直是压在他心头的一根刺,今日终于开始拔刺了,前世,郑家的灭族之恨一直是战无命无法解开的心结,郑郁夫的死,只是战无命复仇的开始……他没有注意到,灰暗的天地间,一股淡淡的死气自郑郁夫的血雾中飘出,气息中的点点光彩,在战无命呼吸间没入其身体之中。

“很好!”战无命浅浅一笑,自怀中掏出一颗碧绿的药丸道,“先把这个服下,尽快恢复战力,我们还有事情需要去做。”

“是!”颜老毫不犹豫,接过药丸,吞了下去,顿时觉得一股暖流流向全身,身上疲惫尽去,体内的暗伤快速好转,感受到强大的药力,颜老心中十分惊讶,立刻盘膝运功,以期尽快恢复战气。

魔兽森林的夜晚对于人类来说极度危险,战无命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他在河谷四周撒了不少高阶魔兽的粪便,一夜倒也平安,偶有几只等阶略高的魔兽经过,却未发现战无命等人。经过一夜的修整,战无命状态良好,颜义也恢复了五六成修为,虽然无法对抗四阶魔兽,但是三阶魔兽却不惧了。

“现在,我们该去寻找可爱的千里寻烟兽了,那东西可是个宝贝,不能放任它在魔兽森林里乱跑。”天刚亮,战无命便起身兴奋地道。

“抓千里寻烟兽?”颜义一愣,想到昨日在魔猿谷外被群猿杀得落花流水,谁还有心思去管那千里寻烟兽。千里寻烟兽本身极具灵性,一见猿群凶猛,自己先跑了。想到战无命在辣椒粉中放了烈焰花粉,想必想找千里寻烟兽并不困难。

战无命引着颜义在魔兽森林中快速穿梭,此时,颜义才知道为何前两日追战无命追得如此辛苦,战无命却丝毫不受魔兽森林中魔兽的影响。他从未想过,魔兽的粪便居然有如此奇效,当然,战无命已经解决了颜义身上的烈焰花粉。

战无命悄然来到一个山谷外,好整以暇地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坐了下来。

颜义不解,战无命一路奔行,没有任何动作,好像早就知道目标所在地一样,不由得问道:“你是如何知道千里寻烟兽在这里的?”

战无命笑了:“昨天在找到你们之前我就知道千里寻烟兽的位置了,只是没打扰它而已,一只受惊的千里寻烟兽,很容易成为其他魔兽的食物,只要它认为一个地方安全,那么在没有找到下一个藏身地之前,它是不会挪窝的。”

“那我们还等什么?一只二阶小兽而已。”颜义更加不解了,既然昨天就知道位置,千里寻烟兽的阶位很低,速度也不是特别快,以战无命的能力,完全可以一举成擒,却偏偏要等上一夜,还这般隆重地带着他一起赶来。

战无命白了颜义一眼:“急什么急?若只为了一只二阶千里寻烟兽,要你干什么,我昨天不会抓啊。”

颜义一头雾水,却没敢再问,只好耐着性子陪在战无命身边,安静等待。同时加紧恢复战气。战无命一脸轻松,一点儿也不着急,闭目养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中午,一声低低的尖啸打破了山谷的宁静。

战无命睁开眼,自语道:“速度真慢。”

颜义脸色一变,神识外探,发现一个狼狈的身形自谷口谨慎地进入山谷,赫然是季向南。他终于明白战无命的目的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兽战神(精修版阅读更畅爽)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