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要么臣服于我,要么死1

更新时间: 2018-01-30 14:05:24 字数:5730

看着群猿涌出山谷,战无命心中暗喜,看来自己的祸水东引和调虎离山之计成功了,此时猿窟群猿尽出,内里空虚。时间不多,战无命轻车熟路地长驱直入,没遇到半点儿阻碍。猿窟是一个天然溶洞,四通八达,却修出一条光洁的道路深入窟底,显然是猿王生出灵智之后的杰作。

沿着光洁的道路深入地下,战无命感觉到一股热力透射而出,越是深入,越是炎热。行进百丈之后,脚下一空,竟是一个巨大的巢穴,巢穴中间有一口方圆丈许的火红的岩浆池,池中岩浆如沸水般不停翻腾,在热力之中,一股浓郁之极的天地灵气扑面而来。

战无命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目光贪婪地望着岩浆池中间那株含苞欲放的红莲花,正是天地灵物天凰圣莲。

此刻莲花仍未盛开,灵效尚未达到最高峰,所以还未引来魔兽山脉其他高阶魔兽,若到盛开之时,必会灵气四溢,香飘百里。前世战无命是没有资格争夺这种天地灵物的,不过圣莲出世之时,刚好离战家驻地不远,战家高手全部出动,经过一番浴血奋战,惨死数人,爷爷也身受重伤,才争得一片花瓣。

有此记忆,岂能错过。

一整株花骨朵可比一片花瓣的效果好太多了,与其等圣莲盛开时大家争个你死我活,还不如在开放之前将整株拿走。做人怎么能像笨蛋老猿一样死心眼儿,一定要等圣莲盛开再摘,结果却死在一只五阶魔兽的利爪之下。自己现在摘了这花骨朵,也算是救了老猿一命。老猿帮自己和季家人拼命也算是报恩了。

战无命想着,掏出一把寒玉刀和一个巨大的玉盒。天凰圣莲这种天地灵物,不能见金铁,一般的玉刀又无法切断其茎,唯有寒玉可以。战无命一点儿都没客气,挥手斩断莲茎,用玉盒接了天凰圣莲,飘然落在池边。依依不舍地望着那空空的岩浆池,那可是火灵脉啊,可惜,自己没有能力将其挖走。

想着,战无命又打量了一下这个大巢穴,发现穴壁上居然缀着许多火灵石,不由咋舌,这些猴子真是太土豪了,这些火灵石都是随着地心岩浆自那口灵泉中喷出来的,猴子将这些灵石镶嵌在洞壁上,让这个巢穴之中不仅有灵泉的灵力,还有灵石的灵力,此地灵气之浓郁,胜过战家老祖宗闭关的地方数倍。难怪,小小的山谷中竟出了这么多四阶魔兽。

岩浆下的灵脉和灵泉战无命拿不走,这洞壁上的灵石就不客气了,一块下品灵石就能卖数千金币,金币只在世俗王朝通行,在帝国和各大宗门,流通的是灵石,这种含有天地灵力的石头,可以让修炼战气者直接吸收,从而使战气凝练。

发财了!战无命美坏了。他必须加快速度,一旦猴子们回来,自己就成了瓮中之鳖了。

在战无命切断天凰圣莲的一刹那,魔猿王一声怒吼,变得无比狂躁。外面的战局如何,战无命可以猜到。季家可不是吃素的,季家的家臣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此次出来的大半都是战宗,最差的也是战师,这一战绝对是两强相斗。

季向东十分郁闷,他本想在魔猿王赶来之前撤退,却没想到魔猿王发疯似的狂追。在魔兽森林,人怎么可能跑得过这群魔猿,魔猿在大树上纵跃如飞,即使是裂地弩也很难射中,射中了也不会致命。

魔猿行动迅捷,季向东等人还没退出多远便被追上了。魔猿发了疯似的追杀,凶狠异常。不过在追赶的过程中,还是有数十只二阶魔猿中了弩矢,或伤或死,战力大减。

老猿中有几十只三阶魔兽,对季家家臣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刚一开始打斗便有数人被撕碎,魔猿王和三名四阶初级魔猿则被季向东等人围攻,这次季家出动了四星战王大长老季长峰,季向东也是初阶战王,再加上另外三名战王,共五人。五人战四猿却被魔猿压制得很惨,主要是因为魔猿王拥有近乎五星战王的实力,季长峰一个人根本不是它的对手,必须与季向东联手才堪堪抵住魔猿王的攻击。郑家另外三名战王一对一与三只四阶初级老猿交手,也占不到便宜,打得一团糟。

没过多久,季家家臣就死伤十余人,季长峰也挂了彩。这时,魔猿王突然一声怒吼,身体陡然涨大数倍,额头中间竟然睁开一道竖眼,一股黑芒自竖眼之中电射而出,仿佛一道能融穿天空的黑炎。

“怒目金刚……向东快退。”季长峰失声惊呼。

可惜季向东已无路可退,在魔猿王身形暴胀之时他就觉得不好,等它额前竖眼一开,再想退,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让他行动艰难,身体如陷泥沼之中,紧接着那道黑色电火便已袭到。

“轰……”季向东手中突然多出一块布满神秘纹路的巨盾,身上也亮起一道铠影,在黑色闪电的灼烧下,巨盾出现一道细小的裂纹,他身上的铠影则瞬间消散,季向东的身体被冲出数十丈,一连撞倒四五棵大树,这才停下来,口中鲜血狂喷。

怒目金刚之威势不可挡,众人都没想到,在魔兽森林的边缘,居然有一只有神兽怒目金刚血脉的魔猿,而且还拥有天赋神通怒目金刚之力。

季长峰的低呼并未让季向东逃过一劫,却换来了魔猿王的一记重拳。魔猿王之所以发怒,是因为它感应到洞穴中的天凰圣莲消失了。魔猿王之所以没有马上回猿窟一探究竟,是因为他们身上那股令魔猿王愤恨和讨厌的气息。而这股气息来源于战无命之前埋在树下的陶罐。

所有人都以为那陶罐就是为了对付千里寻烟兽,却不知在那些辣椒粉中还掺了一种所有魔兽都十分厌恶的药粉。辣味很好地掩盖了那药粉的气味,人类根本闻不出来,但是身沾这种药粉,对所有魔兽都是一种挑衅,所以他们就倒霉了。

“轰……”季长峰被暴怒的魔猿王一拳轰飞,拥有神兽血脉的魔兽,力量大得不可思议,即使季长峰战技了得,也难以抗衡。

魔猿王追到季向东身前。季向东大骇,此刻他已身受重伤,哪里还能与魔猿王抗衡,立刻飞退,但是重伤之下,又怎么快得过暴怒的猿王,而且他与猿王之间的阶位相差太大,猿王伸手便抓住了季向东的一条手臂。

“呀……”魔猿王一把撕下了季向东的手臂,甩了出去,双拳捶胸,发出“吼吼”的叫声。

吼完之后,魔猿王一脚落在季向东的巨盾之上,季向东和他手中的盾再次飞了出去,落地之时,季向东已是浑身浴血,昏死过去。

季长峰肝胆欲裂,魔猿王太凶残了,他第一次萌生了退却之意。这群人中没有人是猿王的对手,此时,自己带来的季家精锐,除了几个人还在勉强抗争之外,其他人全都被魔猿撕碎了。季家元气大伤,连下任家主季向东也生死未卜,若是再不撤退,只怕今日所有人都走不了了。

与季长峰抱有同样心思的还有郑家的三位战王,此时三人的情况也十分糟糕,郑郁夫身为家族重要人物,随身带着护身灵器,虽然四阶老猿也很暴力,但是不像老猿王一般拥有怒目金刚,郑郁夫左支右绌,虽然十分狼狈,但好在还没受伤。

而郑郁夫带来的两位战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其中一位刚突破战王不久,此刻已是强弩之末,肩头被抓出一个大洞,在老猿的攻击下,已无丝毫还手之力。

郑家随行高手,除了两位战王,已经全部丧生。与季家相比,郑家人更吃亏,毕竟季家是牧野之城土生土长的家族,应付凶兽有一定经验,处于劣势时,还能配合防守,郑家却不然。魔猿越战越勇,根本不怕痛,未开灵智的猴子甚至连害怕都不会,如此一来,惨叫声连连,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死亡。

战无命听到魔猿王的吼叫声,心道不好,必须马上离开,再待下去只怕真的会被堵在洞穴中,好在巢穴壁上的灵石已经挖得七七八八了。

战无命逃命的速度很快,刚走出洞穴,就见几只三阶魔猿带着十余只二阶魔猿向洞穴赶来,战无命拍了拍胸口,差点儿被堵在洞穴之中。

魔猿王感应到天凰圣莲的气息消失,而自己又被两个可恨的人类缠着,于是便吩咐属下先赶回来,由于之前季向东等人向后撤了十余里,正好帮战无命争取了一点儿时间。几只魔猿赶回来时,战无命已不在巢穴中了。

看着匆匆赶回的老猿,战无命暗道好险,不敢再停留于魔猿谷,迅速避开老猿潜出魔猿谷,向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路上收敛气息,生怕惊动十余里外打得如火如荼的人兽。

战无命刚逃出几里地,就听到魔猿谷中一阵怒吼,显然,那群返回魔猿谷的老猿发现天凰圣莲没了,原本布满灵石的洞壁,此刻也变得坑坑洼洼,除了少数几颗细碎的火灵石,其他火灵石全被偷了。他们找遍了魔猿谷,也没发现敌人的踪迹,于是怒吼着告知魔猿王。

魔猿王再次发狂,不过这次他那不太好使的脑子却没想着快速消灭眼前这群敌人,而是一声怒吼,抽身撤出战斗,急匆匆返回魔猿谷,想找到偷圣莲的贼。

季长峰本想逃,但是在魔猿王惊涛骇浪般的攻势之下,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被魔猿王逼着硬拼了几记,他感觉浑身的骨骼都被击碎了,就在他以为必死无疑时,一阵猿啼救了他,魔猿王居然放弃对他的追杀,抽身而退。

魔猿王退去,但群猿依然继续攻击。此时,季长峰几人再无斗志,拼着大伤元气施展遁术。郑郁夫险险脱离战圈,哪里还敢再留,顾不得重伤的家族客卿,扭身狂逃。

人与兽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智慧,群兽狂攻,无首领之命,死也不退。而人类,只要自身感受到危险,第一反应就是逃。此时,自身都难以保全,谁还会助人脱险。

对死亡的恐惧,让季向南也顾不了其他人了,身形转动,甩开与自己交战的猿群,让两名家臣顶上,向季向东被击飞的方向逃去。

季向东好不容易苏醒过来,魔猿王的攻击太强大,失去手臂又令他失血过多,季向东刚给自己止了血,抬头看到季向南向自己这边逃来,强撑着喊了声:“二弟……”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就看到了季向南眸子中的杀意。

季向南根本就没理会季向东那乞求的眼神,在经过季向东身边时,一枪扎穿了季向东的脖子。若是在平时,他只能仰望哥哥,因为对方的天资远远越过自己。自己好不容易修炼到战师时,哥哥已经快突破战宗了,而等自己修炼到八星战宗时,哥哥却轻松地突破了战王。如无意外,下任家主的位置毫无疑问会落在季向东的身上。

但是现在,季家将重新洗牌,季向东死在魔猿谷,没有人会怀疑,因为季家的队伍除了季长峰和他之外全死了。季长峰先逃了,根本不可能知道季向东是怎么死的。一切都很完美,虽然这次季家损失惨重,未能获得天凰圣莲,但是至少他季向南获得了继承季家家主之位的资格。

战无命一口气逃出百里之遥,一路上还不忘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秘药撒出去,将自己的气息遮掩住,魔猿王想根据气息追踪自己,绝对不可能。他与魔猿王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他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战无命并没有就此返回牧野之城,以魔猿谷猿群的力量,季家与郑家这群追踪者只怕已如丧家之犬,而穷寇莫追可不是战无命的理念,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袭敌之短。此时就是痛打落水狗的最好时机。

战无命向返回牧野之城的唯一一条路靠去。郑郁夫必须死,这次唯有全灭郑家人,才能缓解战家的危机。

郑郁夫逃出魔猿谷时根本未辨方向,一阵狂逃,知道魔猿王不会再追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向着牧野之城相反的方向跑的,而且周围有不少强大的气息正飞速向自己靠近。

郑郁夫郁闷了,这些气息明显是魔兽森林中强大的魔兽,虽然暂时还没发现四阶魔兽的气息,但是光三阶巅峰魔兽的气息就有两只。

不待被魔兽合围,郑郁夫再一次展开逃命之旅。几十年来,郑郁夫从没这么狼狈过,不过这也没办法,魔兽可不会和你讲道理。天气将晚,若是再找不到安全的地方休息,到了晚上,只怕情况会更糟糕。

晚霞升起,魔兽森林中的光线极为暗淡,此时郑郁夫已避过好几波魔兽的围堵。毕竟拥有战王的修为,虽然身心俱疲,伤势不轻,但他的气机感应依然可以覆盖方圆百丈,足以让他有机会逃开魔兽,只是这样一来,他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一直在全力逃命。不知走了多远,来到一个河谷,筋疲力尽的郑郁夫意外地看到河谷上游有火光,有人!

郑郁夫小心地靠近,火光之下,水波荡漾,一道细小的瀑布自高崖泻入水潭,高崖上几块突出的岩石上下悬空,倒是一个极好的宿营之地。还未走近,他就闻到了一股难以抗拒的肉香,更难得的是,这里竟然感觉不到任何魔兽的气息。郑郁夫太饿了,离家之后,一直都是属下安排食宿,他的乾坤戒中根本就没食物,一路上被魔兽追得如同丧家之犬,差不多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身体早已透支,此时只想美美地吃上一顿。一闻到肉香,便忍不住了,不过他还是小心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并未发现人迹,不由得十分奇怪。

肯定有人在附近露宿,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烤完东西人却走了。他看到火堆上那两只烤得金黄的野兔时,便已等不及主人回来了,先解决肚子问题才说。郑郁夫拿起就大口吃起来,兔子刚刚烤熟,还撒了不少佐料,口感爽滑无比,三下五除二吃完一只,半饱,四下看了看,主人还没回来,火架子上另一只都快焦了,帮对方解决一下吧,省得烧焦了浪费,于是又吃了第二只。

人生最爽快的事情莫过于饥饿难忍的时候,有人送来美味可口的大餐,而且还管饱。郑郁夫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吃饱了,觉得体力也恢复了不少,天马上就黑了,他不介意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恢复元气,便可一口气返回牧野之城,到时候再回家族调集高手重返魔猿谷。

郑郁夫正想着,突然嗅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不由吸了吸鼻子,郑郁夫心中美坏了,他竟然在火堆不远处的巨石后面看到一个散开的行囊,里面有一小坛酒不知为何破开了泥封,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吃饱了,又发现了酒,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出于谨慎,郑郁夫小心地嗅了嗅酒香,以他战王的灵觉,可以肯定这坛酒是无毒的。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他还是比较小心的,那两只兔子虽然是在饿极时发现的,他还是探查了一下,无毒才敢吃下去,这时感觉酒中无毒,哪里会客气,反正兔子也吃了,酒又何必客气,一口气喝了半坛。这酒太够劲儿了,才喝了一半,就觉得头有些晕。

“不对!”郑郁夫大惊,这小坛酒不过两三斤,以他的酒量,全喝下去也不可能醉,可是现在才喝了半坛就已经迷糊了,运起战气一查,顿时大惊失色,体内空荡荡的,一丝战气都没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明兔子肉和酒都无毒,自己为什么会有中毒的迹象,急忙自乾坤戒中掏出一堆丹药,也不管对不对症,把有解毒功效的丹药全都挑了出来,就在他准备将丹药扔入口中时,手中一轻,一道寒光划过他的手腕,那只拿着丹药的手掌飞落到数丈之外。

“啊……”郑郁夫一声惨嚎。那刀光太快,而且他体内战气尽失,逃窜了大半天早已疲惫不堪,哪能躲过这一刀。

一个少年“哗”一声自水潭中破水而出,溅起的水珠使得潭边的火光一阵摇晃。

少年手中拿着一柄小刀,十分精致,用来割烤肉十分合适,但是看在郑郁夫眼里,那刀身上却泛着寒意。刚才那道刀光便是这把小刀发出的,战气有形有质,少年竟然是四品战宗。这种实力放在以前的郑郁夫眼里,完全是蝼蚁,但此时,他战气空空,感觉自己像是案上的肥肉。

“你是谁?”郑郁夫惊怒交加。

“三舅,我是你的外甥啊。”少年淡淡一笑,淡漠中生出一丝阴森,仿佛刚才切断他手掌的另有其人。

郑郁夫不禁打了个寒战,不仅因为少年的冷漠,还因为对方说的话,叫自己三舅,声称是自己的外甥,太诡异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兽战神(精修版阅读更畅爽)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