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这宝贝非我莫属

更新时间: 2018-01-30 14:05:24 字数:9545

离开朝都的郑世荣像是出了笼子的小鸟,他庆幸自己跟着三叔出来历练历练,在朝都处处压抑,而这牧野之城,于他来说根本就是蛮荒之地。早就听说魔兽森林和幽云大荒中有很多天材地宝,这次出来主要是想去见识一下魔兽森林,更重要的是想出来释放一下心情。

牧野之城的怡红院非常出名,因为牧野之城靠近幽云大荒,常有冒险者在大荒中寻找稀奇之物,大荒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幽云狐女。那是一种长年生活在大荒的种族,传说祖上是狐修得道与人族合体后遗下的种族,幽云狐女天生媚骨,妖娆无双,各个美艳无比,价值万金,只是幽云狐族人数稀少,生活在大荒深处,天生灵活如狐,在大荒中犹如精灵一般,甚难捕捉,怡红院也是花了大价钱才买到一个,视若珍宝。

正因有此狐女,怡红院远近闻名,帝都人都知道。有传言大炎皇帝曾私下向大臣提出,希望能在后宫添名狐女,佣兵公会都发布信息了,却一直没抓到。

郑世荣心仪大荒,更多还是自狐朋狗友口中听说了幽云狐女的传闻,朝都总有一群闲来无事的公子哥,整天风花雪月,对怡红院这种地方当然陌生。所以,自战家出来之后,郑世荣就找了个借口与叔父分开,径直去了怡红院。

二十几岁便拥有四星战宗的修为,在牧野之城这个小地方,也算是数得上的高手了,郑世荣很有优越感。

怡红院的老妈子眼睛雪亮,郑世荣离怡红院还挺远,她就迎了上去。老妈子一看就知道郑世荣是风月场的老手,还是人傻钱多的主儿,自命不凡,自以为风流倜傥。怡红院的姑娘最喜欢这种人了。

“哎呀,一看就知道,这位公子是外地来的吧,咱们牧野之城还真没见过公子这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

郑世荣觉得这牧野之城的老妈子的眼力,比朝都的老鸨强多了,说了一句大实话呀,他心怀大畅,抬手一锭金子塞进了老妈子深深的乳沟里,笑道:“妈妈的嘴可真是甜,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姑娘多给我找几位来。”说话间,已被眉开眼笑的老妈子挽着进了大门。

“姑娘们,来贵客了……”老妈子一声喊,“哗”一下,莺莺燕燕出来一群花花绿绿的姑娘,因为老妈子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凯子来了,姑娘们快来分钱啊……

郑世荣来就是为了见识一下狐女,老妈子为难了。郑大公子甩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老妈子立刻高高兴兴地引着郑世荣去了狐女的狐狸窝。

老妈子拿着银票还没开心完,满脸大胡子的大汉就遮住了她的光线,还没整明白是啥事儿,就觉得胸前一凉。

今天真是财神高照啊,刚才那白脸公子刚塞进来几锭金子,胡子爷又塞进来一锭。老妈子顿时觉得胡子爷那满脸的大胡子都可爱起来。

“这位大爷看上我们这儿的哪位姑娘啦,妈妈我马上给你安排。”老妈子的笑声可以腻死人,那群红红绿绿的莺莺燕燕再一次围了上来。胡子大汉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犀利,姑娘们只觉得身上一凉,老妈子顿时挥了挥手笑骂道:“你们这些小骚蹄子,这位爷看不上你们,该回哪儿回哪儿去,别扫了这位爷的雅兴。”

老妈子心头发憷,这位胡子爷可不好惹,这气势,吓人得很,刚才那一眼,差点儿没把妈妈的魂儿吓出来,虽然是个大金主,但要是应对不好,只怕事儿就闹大了。

“爷在我们这儿可有相好的姑娘啊?”老妈子小心地问道。

“我要小狐狸!”胡子大汉似乎不喜欢多说话,说完一句话后,就拿出一叠明晃晃的银票,不过却没给老妈子,而是在老妈子面前晃了晃。

老妈子的眼睛都亮了,差点儿没把身子腻在胡子大汉的身上,这样的男人才叫男人啊,有杀气,有财气,那身子骨,铁板似的,有底气……不过,小狐狸刚进了郑公子的房间,如果手脚快的话还在干活,手脚慢的话也许正在脱衣服呢。

心一横,老妈子定了定神,心忖:“看来只能让这胡子哥等一等了。”清了清嗓子,老妈子媚笑道,“爷稍等一下,小狐狸这会儿正在化妆呢,你先喝会儿茶,我叫几位姑娘陪爷听听曲儿。小狐狸化好妆我就让她来见爷!”

“没事,我直接去小狐狸房间找她,爷我就喜欢不化妆的小狐狸。”说话间胡子大汉径直向楼上走去。

“爷、爷,你别急啊!”老妈子急了,咋遇上不讲理的爷了呢,非得让人明说小狐狸正在接客。

“大爷我难得来一次,我马上要见小狐狸,妈妈你为何拦我?”大胡子瓮声瓮气地质问。

“这个……”

“这个什么?爷的时间很紧,别跟爷吞吞吐吐的。”胡子一声冷哼,老妈子只觉得浑身发冷,不由自主地说了实话。

大胡子一声冷哼,径直向郑世荣的贵宾房走去。

幽云狐女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风骚入骨,反而像空谷幽灵,清灵淡雅,不施粉黛恰如初露小荷,让人不忍亵玩。脱俗的容颜和那双隐秀碧蓝的眼眸,只是看一眼,便让人无限销魂。柔若无骨娇小玲珑的身躯,一步三摇,行若落叶飞花,坐如轻风拂柳,端得是姿态万千,让人见之不忘。

郑世荣感觉,这狐女比传说的更加诱人,今日虽然砸了不少金子,但是太值了。郑世荣计算了一下身上的金票,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区区几万两金票,只怕是不够为狐女赎身。传说曾有一狐女在灵宝阁的拍卖会上拍出了近五十万的高价。此地不是郑家的势力范围,想以势压人估计也不行,要不然,这怡红院早就保不住这狐女了。

狐女经过专业训练,知道如何取悦男人,更懂得如何把握男人的心理。郑世荣见到狐女第一眼,就已欲火焚身,但那狐女清冷淡雅的气质又让他不得不装出风雅的样子,不然太丢面子了。

就这样,狐女唱唱歌,陪陪酒,而后再摸摸手,说说话……郑世荣听完狐女讲述的悲惨身世和大荒风情后,同情心泛滥,一股男儿豪情直冲脑门,对这弱女子升起无限怜惜,于是在狐女依偎在郑世荣怀里时,他忍不住又掏出两张千两银票塞到狐女手中。而后双方感情升温,终于郎情妾意衣带渐宽……

“嘭……”房门在闷响后“哗啦”一声倒地……郎情妾意欲火焚身的郑世荣衣带已解下了一半,狐女更是香肩浅露,风情无限,却被这突然的破门之声吓得二人欲火全消,情意全无……

郑世荣心里这个气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爷爷我好不容易出一趟朝都,好不容易约上狐女,正是情意深重,马上就要真刀真枪拼杀的时候,来上这么一出。若只吓着本公子还好一点儿,竟然吓着了狐女妹妹。

郑世荣勃然大怒,心中杀机顿生,抬头一看,就见一个大胡子冷然望着他和狐女,像是看着一对奸夫淫妇一般,老妈子则气喘吁吁地追在后面。看到这架势,急了,说道:“爷,咱们这里是做生意的,你不能这样,小狐狸正在陪客人……”

“给我闭嘴!”大胡子冷冷一喝,老妈子不敢再说了,她感觉到了一股杀意。老妈子给身后的龟公递了个眼色,这个人她可得罪不起,只好去请能当家做主的人来解决了。

狐女一副受惊的样子,慌忙理好衣衫,被眼前的情况弄得不知所措。她的工作都是妈妈安排的,作为专业人士,要让客人自愿把钱塞到自己的手里,还问够不够花。哪想到箭在弦上了,竟冲进来一位胡子大爷,眼前这位白脸哥哥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可比那傻大黑粗的胡子叔叔可爱多了,于是狐女小鸟依人般挽着郑世荣的胳膊,寻求庇护,霎时间激得郑世荣男儿气概上涌,怒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打扰本公子的雅兴,今天看在狐妹妹的面子上,你自挖双目滚出牧野之城。”

“就凭你这个小白脸?”大胡子冷冷反问,傲然道,“你乖乖将小狐狸让给本大爷,本大爷今天就不和你计较,这里有锭金子,就当是给你的赔偿。”说话间,大胡子自怀中掏出一小块金子,抛了抛,一脸轻蔑。

郑世荣怒了,长这么大从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居然像羞辱乞丐一般羞辱他,那锭金子不过数两而已,拿出来打赏都不好意思,对方居然说是他的赔偿金,明显就是羞辱。他仔细打量一下大胡子,并未感觉到战气,竟是一个完全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蝼蚁般的人也敢在他面前嚣张。婶可忍叔不可忍,一挥手,一股锋锐无匹的淡黄色战气之刃削向大胡子的脖子。他不想与蝼蚁对话,那对他是一种污辱。

大胡子笑了,低喝道:“好啊,居然敢和我动手。”说话间,一抬手,像没事人一般将那气刃拍碎,身子一晃,瞬间掠到郑世荣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你是谁?”郑世荣终于觉察到不对了,对方根本就是有备而来。来不及多问,那只拳头在他眼前不断放大……

郑世荣大吃一惊,他本以为对方只是个普通人,根本就没在乎,只发出一道气刃想直接灭杀对方,没想到对方竟然空手击碎气刃。郑世荣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四品气宗,气刃比百炼精钢的刀剑丝毫不差,对方竟然轻描淡写地击碎了,此时还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攻向自己。

“呀……”郑世荣一声怒吼。

“天炎劲!”郑世荣身上一股火焰般的气旋涌出,形成一股黄色的浪潮冲向大胡子,房间里的桌椅在这股黄色的浪潮中化为粉末。

老妈子惊呼着跌了出去,扑面而来的热浪让她的满头青丝瞬间成了波浪卷,强大的气压让她喘不过气来。

“轰……”郑世荣的手掌被大胡子巧妙拨开,大胡子左臂的衣袖被郑世荣发出的天炎劲化成粉末,露出一截玉石般莹润的小臂。很难想象一个傻大黑粗的大胡子会有如此白嫩的手臂,不过对于郑世荣来说,却是要命的手臂。

郑世荣击出的天炎劲并未消散,而是被拨到了墙面。轰的一下那股黄色的炎浪如击在山崖上的浪花般溅射开来,房间四面的墙壁顷刻崩塌。这时,老妈子刚好透过倒塌的墙壁看到大胡子的双手一个轻巧的回转,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拳头与郑世荣的脑袋撞在一起……于是她吐了……

郑世荣那张英俊不凡的脸极尽扭曲。郑世荣至死也不敢相信,自己会是这样的死法,他没感受到对方身上有战气波动,但是却感觉到了对方肉身所爆发出来的,无比恐怖的力量。

对方就像是一头人形魔兽,动作无比迅捷,姿态无比优美,脚步穿行间像是龙蛇游走,双臂一开一合间便将他所有的攻击化于无形,这是什么样的境界?

对方的拳头击中郑世荣的脑袋时停顿了一下,大胡子淡淡地说了一句话:“表哥,郑家战技也不过如此。”而后,郑世荣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轰碎了脑袋。至死他也没想起来,这是哪儿来的表弟。

“敢和老子抢女人,还敢先对老子动手,真是活腻了!”大胡子理了理胸前衣服上那个破碎的手印,很没风度地将沾了血的手在小狐狸的罗衫上擦了两把,而后又在郑世荣的尸体上摸了几把,将大把的银票揣入自己腰包,甚至连手指头上的戒指也没放过。这才一甩头,不屑地扫视了一眼隔壁房间那对仍在尖叫的男女,扭头自墙洞钻了出去。

一切都发生得非常快,自郑世荣出手到被击爆脑袋并被洗劫一空,也就几息时间,等怡红院高手赶到,大胡子的背影已自隔壁的窗子消失了。

很久没有人敢在怡红院捣乱了,大胡子不仅在怡红院杀人,还将客人身上的钱财洗劫一空,这是赤裸裸地打季家的脸。

季向东扫了一眼狼藉的房间,快步走到郑世荣的尸体前,伸手从郑世荣手中扯过一片衣衫,旋即色变,眉目间露出一丝喜色。这是郑世荣临死一击自凶手前胸撕下的,衣衫的背面有一块破碎的羊皮,只看了那块羊皮一眼,不禁大喜。

“轰……”烟花四溅,天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季字。季家高手迅速向怡红院聚集。整个牧野之城一下子动了起来了。

季向东刚离开,季向南也出现在怡红院入口,还带来了一只猪首狗身的奇兽。

“千里寻烟兽!”有人低声惊呼。传说此兽拥有仙兽寻宝兽的血脉,只要它嗅过一个人的气息,无论那人跑到哪里,必然逃不过它的追踪。随季向南一起来的还有三个气度不凡的人,正是郑郁夫与两名随从。

这些年郑家与牧野之城的季家有不少交集,他们愤然离开战家之后,便拜访了季家。家族与家族之间的纷争往往就是合纵连横,战家这些有力压牧野之城另外三大家族一头。

郑郁夫这时拜访季家也有欲结盟友的意思。没想到,郑郁夫与季家二爷聊得正欢时,怡红院传来了警讯,想到侄子郑世荣正在怡红院潇洒,郑郁夫顺便跟过来看看,也可以表明郑家的态度:无论季家发生什么事情,郑家都会作为盟友。

季向南来到郑世荣身死的房间,千里寻烟兽还在转圈,郑郁夫一声惊怒交加的嚎叫把季向南吓了一跳,就见郑郁夫闪身到了那无头尸体前,痛呼:“世荣,究竟是谁?!”

季向南头都大了,本以为是向季家挑衅,哪儿想到死者竟是郑家公子,这下事情麻烦了。

季向南给身边的人打了个眼色,老妈子虽然受了惊吓,但口齿依然伶俐,几句话就说明白整件事的过程。季向南皱了皱眉,看上去像是争风吃醋,凶手的手段极为凶残,还有一股悍匪的作风,这种人往往是各路冒险者,这些人喜欢独来独往,尽皆亡命之徒。一般情况下,季家也不愿意招惹他们。得知死者是郑家公子,他心下又开始盘算,郑家公子可是实实在在的四品战宗,在对方手中竟毫无还手之力,一拳毙命。大胡子的修为十分惊人。这样的人,季家也不敢小看。

“季二爷,希望季家能帮我找到凶手,无论是谁,必让其付出十倍代价!”郑郁夫心头杀机难掩。刚和侄子分开不到半天时间,便出了这档子事,他如何向二哥交代。

“三爷!”两位老者很理解郑郁夫的心情。

“传讯给二哥,相信二哥知道怎么做。世荣血迹未干,凶手必未走远,还要借助季二爷的千里寻烟兽。”

“郁夫兄放心,季家已全城搜捕,凶手必定难以逃脱,不管是谁,一定给给郁夫兄一个交代。”说完,松开手中的千里寻烟兽,小兽风一般向窗口窜去,正是大胡子逃离的窗子。

大胡子闪身出了怡红院,穿过几条小巷,越墙进入一个院子,再出现时已是一身青衣,身材瘦削的青年,完全无法与傻大黑粗的大胡子联系在一起。青衣青年对着院中的水井照了一下,淡淡一笑:“看来这易容术确实不错,可惜炼骨还未能大成,不然就可以任意改变身体的形态了,再配上易容之术,只怕天下都无人能识破了。”

青衣青年正是战无命,不过此刻却是一副陌生的面孔,他虽然以雷霆之势击杀了郑世荣,但是他也知道,季家不一般,季家必定会有高手追来,现在,他还不想和季家大动干戈。

季向东来到小院外,皱了皱眉,这院子是牧野龙家的产业,身为四大家族之一的龙家,丝毫不弱于季家。难道凶手与龙家有关系?正犹豫间,季向东感应到一丝特别的气息。一个消瘦的身影从巷口走过,让他有一丝意外。

“这位小兄弟请留步。”季向东疾步上前。青年止步,季向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眼前之人与老妈子描述的大胡子完全不一样。

“啊,你是季家老爷吧,你找小的有事吗?”青衣青年一脸惊喜,像是受到大人物垂青,十分荣耀。

季向东有些失望,心忖:可能是错觉,那大胡子明明消失在龙家的院子外,与这年轻人有何关系。而且这年轻人身上没有一丝战气波动,显然只是个普通人。季向东见年轻人一脸兴奋的样子,耐着性子问道:“你可见过一个大胡子经过这里?”

“大胡子?这个小生倒是没有,不知季老爷家可缺管家?管账也行……小的不才……”

季向东的表情无比精彩,这是什么人,大街上问个话就开始毛遂自荐,还要管家、管账的肥缺……他连半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跟这人说了。转身向龙家院门走去。

“季老爷,季老爷,我还没说完呢……行不行给个话啊……”青年似乎很想到季家干活,竟然追了上来。

“滚!”季向东恼了,怎么会有这样没脸没皮的人,看不懂人脸色。

青衣青年一怔,感觉到季向东身上那股浓浓的杀气,吓得退了几步,嘟哝着:“没有就没有,用不着这么凶吧。”说着悻悻地走出了巷子口。

季向东并未敲门,而是和战无命一样越墙而过,院子空着,没有人居住。季向东脸色变了。一个空院子,显然对方只是在混淆视听。转身掠出院子,季向南与郑郁夫的身影也出现在院外。

“千里寻烟兽也带来了?”季向东一喜,有了千里寻烟兽,没有人能逃过追踪。当千里寻烟兽在院子的水井边转了一圈,冲出院子在刚才他与年轻人拉扯的地方转了几圈时,季向东的脸色都青了,千里寻烟兽认出刚才和他拉扯的年轻人的气息正是凶手的气息。而他却被那年轻人给耍了……

季向南感觉到兄长气息的变化,不由得讶问:“大哥,怎么了?”

“我刚被那凶手耍了一道,对方精通易容之术,二弟看看这个。”季向东说着把从郑世荣手中捡来的破碎羊皮递给了季向东。

季向南一看,失声惊呼:“天凰圣莲?”

郑郁夫听了这声惊呼脸色骤变。

“大哥,这张碎地图是哪里来的?”季向南顿时有些尴尬,刚才过于激动了,想到身边还有郑家人,又有些后悔。如果地图上标出的位置有天凰圣莲,岂不是要分郑家一份。

“这是死者从凶手胸前撕下的,凶手应该是将地图贴胸收藏,意外被拍碎。这张破碎的地图根本就看不清终点在何处,上面所绘地形十分怪异,为兄一时间想不起是什么地方,若此处真有天凰圣莲,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找到凶手。”季向东肯定地道。

郑郁夫长长地吸了口气,侄儿被杀确实给他不小打击,但如果因此获得天凰圣莲,对家族来说却是大功一件。

传说天凰圣莲生长于地心岩浆之中,千年一开花,此花能助人战气涅槃。九星战王战气圆满欲突破成为战皇之时,战气将重新涅槃化为皇气。天凰圣莲便是最适合转化皇气的天材地宝。也有人说,晋升战皇时若使用了天凰圣莲,将来便有机会突破战帝抵达圣阶。因此,天凰莲才有“圣”莲之名。

“一定要找到此人,此人或许只是路过牧野之城,真正的目的是寻找天凰圣莲。”季向南呼吸急促地道。如果能得到这株圣莲,哪怕与郑家对分,将来也会有更多的机会为家族打造出战皇高手,那时,季家便可一跃成为大炎王朝的一流家族,就是在苍炎帝国也会拥有一定的地位。

“此人杀了我的侄子,我誓杀此人,希望季兄能带我一起追杀此人。”郑郁夫急忙插口道。他有这么好的借口,自然不能放过,此地是牧野之城,只有季家的千里寻烟兽才有可能找到对方的下落。若是有足够的时间,他更愿意回朝都调集家族高手前来,但是对方不可能给他时间,所以,只好与季家绑在一起了。

“郑三爷是我季家的贵客,以后季家还要仰仗郑家,所以,一开始我就没准备瞒三爷,也希望三爷能与我们一起寻找此宝,我们愿与三爷一家一半,共享此物。当然,杀害令侄的凶手全权交给三爷处置。”季向东坦然笑道。

“如此,郁夫记下季兄这份情谊,日后郑家必与季家共进退。”郑郁夫大喜,而后又道,“此次随我来的还有几名随从,也一并带上吧,宝物出世必有奇兽守护,有备无患。”

“三爷所说甚是。二弟,你回去调集人手,我带千里寻烟兽和三爷他们先走,我们会在路上留下记号,你尽快赶来。”季向东点头称是,向季向南说道。

战无命乐呵呵地向前走着,戏耍季向东的感觉很好,他看到季向东那一刻,就知道,季家人已经发现了那片残图,无论那图是真是假,季家都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必然会追来,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让那些人满意了。季家的千里寻烟兽可是个好东西,只是不知道口感怎么样,战无命都快流口水了。

想到前世天凰圣莲出世时的混乱,心中暗自警醒,虽然自己有前一世的记忆但也不能大意,否则害人不成,再把自己陷进去。好在天凰圣莲盛开的日子还没到,山谷中没有太多厉害的魔兽,把握还是很大的。出发之前战无命还特意将娘亲的乾坤戒要了过来,能装很多东西。

魔兽山脉,纵横数万里。

有人说整个魔兽森林的面积比大炎王朝还要广阔,很少有人敢进入魔兽山脉深处。

即使是守了魔兽山脉几百年的战家,最远也就进入魔兽山脉一千余里,越深入,高阶魔兽越多。传说,魔兽山脉最深处,拥有堪比战神修为的九阶化形魔兽,同阶魔兽要比人类更加强悍,因其肉身的力量远远超过人类,一些血脉强大的魔兽还有天赋神通,不弱于人类的天阶战技。

郑郁夫和季家的高手一路被千里寻烟兽带入魔兽山脉,一口气深入山脉数百里,对方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众人遭遇了很多魔兽,一路走一路打,幸好进入魔兽森林不深,几名战王带队,来袭的魔兽根本不是对手。众人越来越深入魔兽森林,魔兽也越来越难缠,追踪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前面的神秘凶手竟然无视魔兽森林中的魔兽,他走过的路上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显然,他并未与魔兽正面交锋。

正因如此,众人才更加激动。对方一路未停,显然目标十分明确,对方未受魔兽阻拦,说明对方是有备而来。这一切都表明,天凰圣莲的消息可能是真的。那么,只要追踪到这个人,就有可能获得此宝。此时,大家反而不急着追上对方,至少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不想影响带路人。

“吱……”千里寻烟兽的低鸣霎时让急速穿行的众人紧张起来,追踪了一天多,对方终于停下来了。

“前方是魔猿谷。”季向东眉头微皱。魔猿谷算是魔兽森林外围的险地,并不是因为有一只四阶猿王,而是因为猿类魔兽向来群居,惹了其中一只,便要面对一群,因此,很多冒险者都会避开魔猿谷。但前方之人目标似乎就是魔猿谷。季向东再次掏出那张破碎的羊皮地图,仔细对照了一下,顿时喜道:“竟然真是这里。”

“天凰圣莲居然在魔猿谷,真是太好了!”季向南也大为欣喜。到了地头,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家小心戒备,魔猿谷的猿王不好对付。”季向东提醒众人。随行的季家高手迅速做好准备,一行三十余人,全都自怀中掏出精致的小弩,有时候对付魔兽不一定需要战技,尤其是对付低阶魔兽,武器往往更具杀伤力。

千里寻烟兽对着一棵大树低叫了一声,一对小爪子在树下迅速刨动,在众人小心戒备下,竟然刨出一个带血的陶罐。千里寻烟兽兴奋地将陶罐拨了出来。陶罐一动,突然发出“嘭”的一声,炸为碎片,一股刺鼻的辛辣之气刹那间将千里寻烟兽笼罩其中。

“呜……”千里寻烟兽一声惨叫,小狗般大小的身体顿时缩成一团抽搐起来。

季向南脸色铁青,陶罐中竟然装着满满的辣椒粉,还混合了一种味道极具刺激性的粉末。罐体之内注入了元气,不动则罐体无损,一旦移动便会打破元气的平衡,导致罐体爆裂,刺激的粉末就会迅速散开。

众人一阵咳嗽,气味刺激的粉末并无毒性,但却让人的鼻腔异常难受。对于嗅觉系统发达的千里寻烟兽,这气味就像是无数利刃挤入鼻腔,痛得千里寻烟兽顿时惨嚎起来。

季向东脸色铁青,到了地头却被人摆了一道,心里升起一丝阴影,这个陶罐明显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就是针对千里寻烟兽的,难道对方早就知道有人跟着他,也就是说,对方是故意将自己这群人引到此地的。

“不好!”郑郁夫脸色一变,他隐约听到一阵暴怒的嘶吼,远处山谷中有几股凶厉之气正快速赶来。

季向东也感觉到了魔猿谷的变化,有什么东西激怒了老猿。

“退后!”季向东低喝,虽然以他们这群人的实力并不畏惧魔猿谷的猿群,但想到对方故意引他们来此,肯定还有后手,倒不如以静制动,对方只有一个人,不可能从魔猿谷的猿群手中抢到天凰圣莲。

此时,战无命正如丧家之犬一般狼狈逃窜,这群猴子比想象中精明。季家人赶到之前,他便混入了魔猿谷,整个牧野城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魔兽森林外围的魔兽了,他只掏弄了一些猴子的粪便抹在身上,就轻易地潜入了魔猿谷深处。

很少有人敢打魔猿谷的主意,但战无命还是来了,因为魔猿谷中确实有好东西,不说那天凰圣莲,只说那猴儿美酒,就堪称绝世珍品,更是大补之药,不仅对淬体有极大好处,还可以加快战气的修炼速度。猴儿酒一般不会藏在猴窟里,而是在密封的树洞里,这就给了战无命声东击西、祸水东引的机会。

不用潜入猴窟,只需找到猴儿藏酒的树洞就容易多了。战无命花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就找到了一棵巨树。战无命小心地揭开泥封,就看到满满一树洞的猴儿酒泛着翠玉般的颜色,一股浓郁的馨香让他顿觉神清气爽。他哪里会客气,连娘亲的乾坤戒都懒得用,幸福地借用了郑世荣的储物袋。这世家子弟就是富有,乾坤袋是必备的东西,虽然这东西没有乾坤戒华美,也没有乾坤戒空间大,但一个小小的乾坤袋中也有几丈见方的空间,足够他将这些酒全收走了。战无命心里美啊,这一树洞酒,少说有千把斤,也不知道这些猴儿收集了多少天材地宝才酿出这一树洞酒,就是拿来洗澡也能洗上十天半月。

战无命收完猴儿酒之后,故意将一些酒洒在树下,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散出去。战无命迅速进入早就选好的位置藏了起来。后面的发展与战无命所料一样,酒香飘出,顿时引来爱酒的小猴。小猴过来一看,傻了,猿王藏酒的树洞空了,里面就剩下几口散发着浓香的美酒,小猴儿哪里还敢喝酒,急忙发出一阵尖促的厉啸。

猿王赶到,顿时怒了,自己辛辛苦苦近百年才积下这一树洞酒,一下子全没了,这胆大的毛贼也太狠心了,偷酒不知酿酒苦啊。暴怒的猿王,气机如潮水般向四面散开,搜寻敌踪。好在战无命有备而来,不仅掩盖了自己的气息,连气机也收敛起来。正在此时,谷外千里寻烟兽的惨叫声传入魔猿谷。一股猿王极为讨厌的气息散发过来,猿王想也不想便向谷外扑去,在这魔猿谷,还没有哪个魔兽敢挑衅猿王的威严,而今竟有人类偷酒偷到自己头上来了,略有灵智的猿王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带着百余只巨猿冲了过去。

杀神出动了,郑、季两家这回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兽战神(精修版阅读更畅爽)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