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对敌人就要先下手为强

更新时间: 2018-01-30 14:05:24 字数:9699

大炎王朝九郡八城,疆域数万里。牧野之城,处于大炎王朝西南,西接魔兽森林,南接万象城,北临幽云大荒,东进赵郡遥望朝都。可算是大炎王朝的边境之地,但却不与他国相邻,从而远离刀兵之灾。又因其紧临物资丰盛的大荒和魔兽森林,各种魔兽森林的天材地宝、兽皮晶核应有尽有,北面幽云大荒更是探险者的天堂,牧野之城便成了冒险者进入大荒前的终点站,每日往来的冒险者和佣兵团比城中常住人口还多,因此,牧野之城的商业向来极为发达。

战家,牧野之城四大家族之一,祖辈就一直在牧野之城经营,靠大荒和魔兽山脉发家,在大炎王朝也算是有一定影响力。有人说,大炎王朝的魔兽材料有一半来自牧野之城,而牧野之城有一半魔兽材料产自战家。

牧野陈家,善营刀兵,其兵刃锻造在整个大炎王朝都十分有名,大炎王朝的军队有一半兵器来自牧野陈家,其在牧野城中的地位无人能取代。

牧野龙家,主营大荒的生意,各路佣兵团都与龙家有极为密切的往来,龙家收集大荒的各种天材地宝,销往整个苍炎帝国,其影响力远不止于大炎王朝。龙家还有一名五品丹宗,在整个大炎王朝地位超然。

牧野季家,只要能赚钱的生意都做,从酒楼到青楼,从药材到钱庄,处处都有季家的身影,季家钱庄在大炎王朝信誉极佳,几乎遍布大炎王朝的每一城郡。

牧野之城四足鼎立,各具影响。当然,对整个大炎王朝来说,牧野四大家族不过是二流家族,远离朝都,对王朝的影响比较有限。

不过,这种平衡最终还是被打破了,战家药阁突然推出了一种神奇的丹药——爆炎丹,可以使战宗以下的人战力短时间内提升百分之三十,战宗级高手的战力短时间内提升百分之十,让所有冒险者为之疯狂。战家的影响力徒增。大炎王朝,甚至王朝之外的势力也因此而动,想求得丹方,只要有点儿脑子的人都知道,这种丹药绝对是无价之宝。这种药对于大陆上的超然势力不值一提,因为他们的修为都在战宗以上,但对于王朝之间的战争却有极大的影响。

大炎王朝派来使者亲临战家,目的不言而喻。同时牧野之城还出现了一些陌生的势力,神神秘秘的,都是冲战家的新药来的。一时间,战家风头无两。

这些事情战无命并不关心,无论是战家人将药效稀释还是大炎王朝使者亲临,那都是战家大佬们需要把握的,而他,正在专心熬炼七星淬体汤。

战青龙对战无命的炼药方式表示很疑惑,对战无命配药的药方同样很疑惑。七星龙叶草、五星海棠花、七步蛇毒、铁背天蜈爪、金臂天猿血……这些药物大部分含有剧毒,可是战无命居然一锅熬了。

战青龙不仅疑惑,更心痛,那七星龙叶草可是五品灵药,五星海棠花也是贵重丹草,居然和毒药一起熬成汤,这是要做什么啊,难道古传承上的丹方是这么炼的吗?

战无命浪费他还不好说,人家研究岀了爆炎丹,为战家赚了大笔钱财,连大炎王朝都求上门了,浪费点药算什么,人家有古丹方,没准还能搞出个爆灵丹。因此,他只好对这种惨不忍睹的炼丹方式多加包容了。

看不懂的东西,战青龙只好不看,柴烧得满屋子都是烟,他站在灶台边上看了一会儿,脸都熏黑了,战无命煮青菜一般,一股脑儿将所有药材倒入锅里,然后猛往锅下扔柴。若说这也是炼丹,那对全天下的丹师都是侮辱。实在看不下去了,战青龙语重心长地道:“命儿啊,虽然家里有钱,但是你也要知道节约,你这一锅药材可是上万个金币啊。你这是什么丹?有何功效?”

“这个不是丹,是汤,用来洗澡的……”战无命没好气地道。

“洗澡汤?!”战青龙只觉得一阵头晕,用了上万金币的药材就是为了熬一锅洗澡汤,这是多败家的人才做得出来这种事情啊。战青龙只觉得气血上涌,斥道:“命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胡闹,家族收集这些药材也不容易,你怎么可以拿来做洗澡汤。”

“大伯你消停一些吧,我什么时候败过家啊,我炼出的龙虎精丹不是被抢疯了吗,白雀兽粪便也被抢得断货了……”

“你给我闭嘴!是爆炎丹,不是白雀兽粪便!”战青龙觉得再和侄子说话,他就要崩溃了,都是战家血脉,怎么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呢?

“好,爆炎丹就爆炎丹吧。我这也不叫洗澡汤,就叫七星淬体液吧!它可以淬炼体魄,强壮气血筋骨。你知道为什么很多魔兽的皮肉防御强于战衣吗?因为它们血脉先天强大,血脉自幼为其淬体,所以很多魔兽的皮刀剑难伤。我这七星淬体液可以让人的皮肉逐渐强大到足以媲美魔兽的地步。”战无命也有些无语,我捡个好名字套上,你应该就不会有这么大反响了吧。

“真有如此功效?”战青龙眼神顿时亮了起来。

“有没有此功效,大伯你试试不就行了。孩儿因为无法修炼战气,才想以此汤强健己身,大伯你可不要到处乱说,这药汤最好就你我知道,毕竟这药材一锅可是上万金币,要是老爷子知道了,哪里还有我们的份儿啊。”战无命无奈地道。

战青龙眼珠子转了转,战无命的话确实让他心动,这一锅汤所需要的药材确实很贵,而且所需药材也十分稀少,如果全家人都熬,很快就断货了。

如果真有效果,只能自己和小侄子共享,其他人靠边站了。至于小侄子,也确实该强健一下体魄,连战气都不会,如果身体也不好,岂不是太浪费这个炼药天才了,于是点头道:“如果真像你说得这么有效,那大伯就为你守住这个秘密,但这药液要分一半给我。”

战无命“嘿嘿”一笑,道:“这个一定,这个一定。我熬这么一大锅就是要给大伯一半的。这段时间侄儿想精研药物,用到的药物会很多,而且不想被人打扰,还请大伯多担待。”

“这个没问题,不过你要是研究出什么药方来,一定要先通知大伯。”战青龙想了想,也就同意了。老爷子已经将小侄子交给了自己,他有古传承,一心研修倒也无妨,反正一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自此,战家神经兮兮的小少爷很少露面。

大炎王朝这五年扩张极其迅速,随着大炎王朝的扩张,一个偏安一隅的二流家族以看得见的速度强大起来,隐隐有挤入大炎王朝一流家族行列的苗头,就是曾经推出让冒险者为之疯狂的爆炎丹的牧野战家。

这几年,大炎王朝与战家深入合作,战家的爆炎丹成为大炎王朝军队的必备品,从而让大炎王朝的战士在诸国争雄中占尽上风,攻城略地,国土扩张了数千里之广。曾经九郡八城的大炎王朝,此时已经拥有十二郡了。大炎王朝的兴起引起了苍炎帝国的关注。不过,帝国从来不理会王朝之间的征战,只要各朝承认苍炎帝国的统治地位,每年依照领地面积朝供,帝国并不在意谁是这个王朝的强者,这也是帝国能保持活力和强盛的原因之一。

在大炎王朝的扩张过程中,世人知道了迅速崛起的战家。战家每年都会推出一种十分神奇的丹药,战家的丹药全部交由珍宝阁代为销售,战家之人数钱数到手软。据说战家研制出的神奇丹药甚至引起了巨无霸宗门丹宗的关注,使得牧野战家声名鹊起。世人皆传,战家有一神秘炼丹师,虽从未有人见过,但他的风头甚至盖过了龙家的五品丹宗,许多炼丹宗师拿到战家的药丸破解丹方,都不得其法。战家丹药,不可复制,唯有战家自行炼质才会有此奇效。即使知道药物成分也一样。使得战家那位神秘的炼药大师被越传越神,甚至有人怀疑是丹宗的高手寄居战家。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骨骼撞击声,战家药阁密室中,一个巨大的木桶化为百十块碎片,一身精赤的战无命缓缓自溅射的液体中站起身来,一股浓浓的草药味充斥在密室的每一寸空间。

“终于突破到练骨境了。”战无命满意地打量着浑身上下无比匀称的肌肉和修长的身材。五年时间,用了无数药材,从炼肉到炼筋,至炼皮膜,终于突破命修第一阶惜命境。拥有了基本保命手段。

《太虚神经》所述,修命先惜命,惜命先淬体,熬炼肉、筋、皮膜,使身体强健无灾方是惜命。皮肉大成可炼骨、骨贵则命贵,骨贱则命贱,修命不知骨,何能命自主。此阶为知命阶,知命一圆满,方入修命途。

真正修命是凝练脏腑、髓、换血。人若可将脏腑、髓和血脉凝练圆满,则其生机绵长,气血不衰,寿元无尽……

此时,战无命的神魂元力还不足以完全翻阅灵魂中的《太虚神经》,无法了解掌命境之后的修练之法,但就所知的一切,让他知道,这是一个逆天改命的机会,无尽的前世记忆让他知道前路艰难,虽然因神魂不足仅融合了第九十九世的记忆碎片,不过他意外地发现,自己并不是再世轮回,而是神魂在雷劫中消散的一刹那,自己重掌运程,自燃神魂——与天搏命!

好在神魂碎片得《太虚神经》所助,竟重聚魂源逆转时空,跨越空间与时间重新融入这个九十九世的身体。

所以,如今的他,还是生活在他曾经生存过的那个时空,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未来强大的神魂与现在弱小的神魂并生,双魂并存于脑中魂海,随时间的流逝,自己的成长,将慢慢融合成一魂。

但他知道,双魂并生对于现在的自己是一个机会,随着魂魄慢慢融合,自己前世所有的经历,都会在脑海中重现。他重回巅峰,逆天争命的可能性也变得更大了。

《太虚神经》的命修方式与他知道的元气、战气不同,在这片大陆上,战气修炼是以神魂感应天地之气,吐纳引导,改造疏导己身,让身体亲近天地,每重境界对战气的亲近和操控程度完全不一样。

引气入体,以气而修为战者;

气感外发,发之有声为战士;

聚气成形,可以驱物为战师;

凝气成实,有形有质是为战宗;

气通天地,凝若山岳是为战王;

天人交感,操控四方是为战皇;

气贯时空,神威如狱谓之战帝;

返璞归真,身融天地成就战圣;

融气破空,聚气成元称为战神。

成就战神之后,再修元就只能到更高层次的时空了!

命修讲的是以己身为中心,天生命有损,后天补足之。要让天地中的一切能量补足己身之不足,将自己修至圆满。

战气讲的是以天地为熔炉,把己身融入天地,以此而借天地之力成就无上神位。

战无命更喜欢命修之法,以己身圆满超脱不圆满之天地,是自己掌控命运。若借天地来超脱,又如何能超脱天地?若要争命,便要超脱天地,若要掌命,便要连天地之命运也一起掌控,何需借天地之力?

当然,战气体系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辅助修行方式,在总结前世的记忆后,他知道战气修行可圆满壮大神魂,命修之途可强大肉身,若两相结合,则肉身灵魂尽皆圆满,将使修行者更加强大。

战无命自衣架上摘下衣衫穿上,一丝笑意泛上脸庞,长长地吁了口气,自语道:“生命是如此美好,怎可荒废。”说话间,一股白色战气凝成一只大手轻轻拉开密室之门。

若是战家有人见到必定大吃一惊,战气有形有质,竟已是战宗级高手,而且还是四星战宗,在牧野之城年轻一代中绝对是顶尖人物。

走出密室,一股强光让战无命的眼睛略有些不适。

这次闭关的时间太久了,若不是大伯战青龙抗着,家里只怕早就闹翻天了,看来应该先去给大伯报个信。

想着,战无命便向战青龙的小楼走去。在药阁,唯有战青龙有单独的小楼,毕竟战青龙是战家唯一的四品丹师,即将突破五品,可算是战家的宝贝。

战家宗堂,家族重地,每有重大事件或者重要节日聚会,才会聚于此地,当然,偶有极重要的客人来,也会在宗堂隆重接待。今天战家宗堂聚集了战家老一辈和家主辈的重要人物,是因为郑家来人了。

郑家与战家可算是姻亲,乃是家主战青鹏四夫人郑睿娘的娘家。

当然,若只是姻亲关系,并不足以让战家在宗堂接待,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郑家乃是大炎王朝顶级的门阀大族。

曾经的战家在郑家眼里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家族,但很意外的,他们竟将睿夫人下嫁给了战青鹏,成为战青鹏最小的妾室。

连战家都无法理解,高门大阀郑家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的小妾?

不理解的事情战家很少花脑子去想,无论郑家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嫁女,战家依然无比隆重地对待睿夫人,能得高门大阀郑家下嫁女儿做小妾,这是多大的面子,多大的尊荣,因此,战家上下,无人敢对睿夫人不敬,即使只是一个小妾,也比战青鹏的大妇和平妻尊崇。

难得的是,睿夫人虽出身高门大阀,却并不以下嫁为耻,这些年一心为战家操持家业,与众夫人和睦相处,赢得了战家上下的口碑。虽然生了一个神神叨叨的小少爷,但近年来,这位小少爷却成了战家飞速发展的最大功臣。所以郑家来人,战家以最高的规格,最周到的礼节对待,只为当年郑家下嫁的恩情。

睿夫人嫁入战家二十余年,郑家从未来过人,似乎忘了有这么一个女儿在牧野之城,而睿夫人也很少回娘家,回娘家也是匆匆来去。战家人隐隐觉得睿夫人与娘家并不亲近,战青鹏也为夫人不平,这些年,他是真心疼爱睿夫人,因为这是一个值得敬爱的女人。

郑家来人,是睿夫人的三哥郑郁夫与睿夫人的侄子郑世荣。战青鹏很多年前见过郑郁夫一次,这么多年,这位三舅爷没有什么变化,一脸病色,目光阴鸷,一副天下人负我的表情,时常不自觉地抚一抚两缕青髯,像是很有风度的样子,但在别人眼里却十分做作。大家很难将郑郁夫和睿夫人联想到一起。

郑世荣更是一脸傲慢,即使是面对睿夫人这个姑姑,也像是面对乡下农妇似的,横眉冷目,一脸不屑。这一点让战青鹏十分不悦,郑郁夫如此,但对方是兄长,你作为一个侄子如此,便是缺少家教了。

“小妹,你必须跟我回去,来时大哥已说过,若小妹执意不回去,把东西交给我带回去也可,这样咱们的兄妹情分还在。”郑郁夫根本不在意战家人的脸色,似乎这个宗堂中没什么人能入他的眼。

战家人的脸色非常难看,俗话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再怎么说睿夫人也是战家的儿媳,无论什么事情也得说个理,郑郁夫这哪里是和妹妹说话,完全是以势压人。郑家的亲情就如此淡薄吗?还是睿夫人根本就不是郑家亲生的?

“我是不会回去的,三哥说的话我根本就不明白。睿娘嫁入战家以来,未从娘家拿过一针一线,难道郑家要睿娘自战家拿东西贴补娘家吗?郑家什么时候沦落到需要人贴补的地步了?”睿夫人冷冷回应。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二娘去世时,东西若不是交给你,又会交给谁?”郑郁夫冷哼,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郑世荣的眼里闪过一丝嘲讽。

“我倒想问问,我娘是怎么去世的?五年前究竟是谁在魔兽森林对我儿痛下杀手?”睿夫人拍案而起。战家众人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战青鹏脸色铁青,五年前在魔兽森林有人对战无命下手,硬是把人逼下百丈瀑布,虽侥幸未死,却让战家上下愤怒不已,经多年追查,一直没查出任何线索,没想到今日睿夫人竟说出这样的话,显然,睿夫人早就怀疑郑家了。

这让战家无法理解,郑家为何要杀自己的外孙。看到睿夫人问出那句话后郑郁夫脸色都变了,战家人就知道睿夫人猜对的。

“三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战青鹏知道此时该自己说话了,他是郑家的女婿,是战无命的父亲,睿夫人与郑家矛盾不小,作为丈夫,任何时候都应该与妻子站在一起,哪怕是面对高门大阀。

“这些事与战家无关,这是我郑家的家事。”郑郁夫丝毫不给战青鹏面子,冷冷地回应。

“若真是如此,那三哥请回吧!这里是战家,睿娘是战家的媳妇,也就是战家的人,郑家的家事我可以不管,但是睿娘的事战家必须要管。”战青鹏愤然而起,若是几年前,战家或许要仰郑家鼻息,但这五年来战家飞速发展,隐隐有成为大炎王朝一流家族的趋势,战青鹏身为战家家主,有自己的傲气。郑家人又如何,若是连自己的妻子都无法保护,连男人都不配做,又如何做战家家主。

“郑世侄,有话好好说,战郑两家姻亲,应该多多往来互助,何必如此,有何事不可讲。老朽自不量力一回,郑世侄将事情讲清楚,若真是睿娘不对,老朽自当让睿娘赔罪,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想五年前命儿遇险之事定是一个误会,郑世侄大可开门见山地讲出来。”郑天行打起了圆场。

郑郁夫脸色一僵,他从来没把战家放在眼里,不过是个乡下的暴发户而已,没想到战青鹏今天的语气如此强硬,根本就不想与他多谈。

战家以最高礼节相待,却热脸贴了冷屁股。再怎么说,战家也是牧野城中的百年家族,而今更是大炎王朝中举足轻重的新贵,你郑家就算不念姻亲关系,也没资格在战家的宗堂作威作福。

郑郁夫阴着脸,并没有回应战天行的话,也没看战青鹏,而是冷冷地盯着郑睿娘,冷漠地问道:“小妹真的不肯跟我回朝都?”

“不可能!”郑睿娘十分干脆地回应。

“小妹也不将东西交出来?”郑郁夫再问。

“不知道三哥说的是什么。”郑睿娘回答得更干脆。

郑睿娘的话音刚落,郑郁夫身后陡然传来一股浓郁的寒意,宗堂里的空气仿佛凝成了霜一般。

“战王!”战青鹏的脸色十分难看,他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战家的宗堂示威,还是妻子的娘家人,他目光冷冽地盯着郑郁夫身后那两名释放威压,紧逼郑睿娘的老者,涌动出一股杀机,他确实怒了,即使对方是两位战王。

“欺人太甚!”战青龙和战天行拍案而起,宗堂顿时生出一丝暖意,战青龙身上刹那间燃起一层紫色的火焰,将宗堂的寒意驱得一干二净。战天行头顶也冲起一股青气,有如怒龙般撞向郑郁夫。

“轰……”虚空中一阵爆响,郑郁夫脸色一白,他身后的两名老者闷哼一声,倒退数步,撞碎了身后的屏风。

“区区二星战王也敢在我战家耀武扬威,若非看在郑老爷子的面子上,今日就让你等魂灭于此。我们战家不欢迎你们,请你们滚出战家!”

战风行须发无风自动,今日战家以如此礼仪迎接郑家之人,人家不仅不领情,还敢在宗堂出手对付战家儿媳,怎么能不叫战天行勃然大怒。不过他也知道,郑家今日来的人并不能代表郑家的实力,战家近几年虽然发展迅速,但是与郑家相比还有不少差距,高手没那么容易培养。

郑家作为千年传承下来的门阀大族,家族战技和底蕴不是战家所能比的,传说郑家有地级高等战技,而战家这些年找来的最好战技也就是地级低等,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差距。

“炎叔,我们走。”郑郁夫脸色铁青,他本以为自己带来的两名战王高手足以横扫战家,却没想到战家老家伙中居然有七星战王高手,这样的人物即使是在郑家,也是顶尖的力量,再留下来就是自取其辱。骄傲是建立在实力上的。郑郁夫很自傲,因为他四十岁便已突破了战王,虽然现在还是一星战王,可是在大炎王朝也算是顶尖的资质了,是家族的骄傲。可是当他看到战青龙的紫色丹火,和散发出来的气息,居然也是一星战王,而且还是五品丹师,资质比他更优秀,他那点儿骄傲顷刻间被粉碎,无颜留在战家,只得回去另想办法。

战无命赶到宗堂,正是大家不欢而散的时候,郑郁夫一行有如丧家之犬般匆匆离开。战无命十分不解,不是贵客吗?怎么弄成这模样,像斗败了的公鸡似的。

战无命走进气氛凝重的宗堂,一看,除了大爷爷和三爷爷在闭关,其他战家的重要人物都在,娘亲也在,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不由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命,你出关了?”战青龙看到战无命,顿时心情大好。这是一个多好的侄子啊,幸好当年没被害死,若非这侄子的七星淬体液和后来研制出来的各种淬体的药物,自己怎么可能在四十五岁就突破至战王,而且还突破了五品丹师,这个小侄子简直是自己的福星。看到战无命出关,战青龙刚才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

战青龙的热情战无命已经习以为常,但是战青鹏和战天行还有战青虎几人却十分不解,这个药痴哥哥啥时候对侄子这么好了。从小到大都没见他对自己弟弟这么好过,战无命进药阁才几年,药痴大哥竟然把他当祖宗似的供着。

“是的,命儿这次闭关的时间确实有些长,不过研究出一种新药。”战无命一脸纯善的笑容,看得战青龙心里一阵恶寒。战无命去药阁勒索珍贵药材的时候就是这副表情。这几年下来,虽然战家在外面赚了不少,但是药阁的库存却一直亏空,这侄子就像是食量无穷的蛀虫,还只吃珍贵的药材。再次看到战无命这种笑容,战青龙突破五品丹师的喜悦突然变成了担忧。害怕呀,万一老爷子哪天查药阁的账,发现亏空这么多,那还不要掉几层皮啊。

“又有新药?”战天行顿时眉开眼笑,宗堂上的郁结之气一扫而空,这几年战无命每研究出一种新药,就让战家获利无数,地位节节攀升。若不然,战老爷子还真得好好思量,是不是值得为小儿媳妇惹怒郑家。现在却不一样了,不说儿媳妇贤惠,只说儿媳妇生的这个会下金蛋的小孙子,谁愿意得罪这对母子啊,那不是把财神爷往外赶嘛。

“不错,正想找大伯去试一下药效。不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战无命问道,他感觉刚才宗堂里气氛十分沉闷。

战青龙遇上这个可爱的侄子,立马由药痴变成了快嘴婆娘,三言两语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下,对战无命的三舅极尽鄙视。

战无命脸色发青,一股怒意自心底升起,他看了看母亲的脸色,知道大伯没骗自己,他没想到,当日魔兽森林中那群人竟然是外公家族派来的,多么荒谬的事,他从出生至今从未见过外公家的任何人,即使是刚才那个所谓的三舅和表兄。

“青龙,这事你和孩子乱讲什么,好了,退下吧。今日之事到此为止,青鹏你要有所准备,郑家来者不善。睿娘这些天就不要外出了,好好在家待着。”战天行打断战青龙道。

“谢二叔关心。”郑睿娘施了一礼,今日虽然受了气,但是心里却暖暖的,整个战家为她撑腰,尤其是夫君的维护,让她知道了自己在战家人心里的地位。

“请二叔放心,在牧野城,他们不敢怎么样。我会让人盯着他们。”战青鹏肃然道。

“那就好。”战天行说完信步向宗堂外走去,走到战无命身边,轻轻拍了拍战无命的脑袋,慈爱地道:“你小子又长高了,二爷爷看好你,乖乖听你大伯的话。”

“请二爷爷放心,命儿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

“命儿,你跟为娘来一下,为娘有话要跟你说。”郑睿娘拉了一下战无命。

“去吧!”战青鹏似乎知道夫人的心思,跟老爷子走出门时在战无命耳边低声道,“你娘心情不好,替为父好好开导一下她。”

战无命心头一热。一段段碎片般的记忆在脑海中闪现,心中升起一股杀意:“郑家,没想到你们还是找上门了,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因你们而落魄,我要你们为曾经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

郑睿娘的故事再次印证了战无命的记忆。郑睿娘的母亲秦襄拥有极其尊贵的身份,秦家在苍炎帝国举足轻重,是真正的世家贵族,家族力量甚至不弱于这片大陆上的超级宗门。

秦襄可谓天之骄女,当年追求她的年轻俊杰极多,郑家前任家主,也就是战无命的外公郑无忌便是其中之一,但秦襄却喜欢上了一个她不应该喜欢的人,秦家的世仇,南宫家的幼子南宫旺,二人不顾双方家族的反对私订终身。

秦家老爷子知道后大怒,将秦襄禁足在家,而南宫旺也被家族惩罚百壁十年。后来,秦家发现女儿秦襄居然已怀有身孕,孩子是南宫家的种。

秦家家主暴怒之下欲杀掉腹中胎儿,奈何秦襄以死相逼。

秦家家主失望之下让秦襄下嫁给当时追求秦襄最热烈的郑无忌。郑无忌明知秦襄怀有身孕,发誓会对孩子视如己出,这样,秦襄才答应下嫁,秦家为了掩盖家丑,仓促嫁女。后来秦襄产下一女,便是郑睿娘。

郑无忌因成了秦家女婿,为郑家傍上巨无霸家族,这才被家族重视,逆袭上位成为郑家家主。

由于秦襄身份特殊,郑家不敢怠慢秦襄母女。直至三十年前,秦家惹怒苍炎大帝,给秦家带来巨大的灾难,处处受到打压,势力一落千丈。

不过苍炎大帝也不敢对秦家赶尽杀绝,因为秦家老祖也是个狠人,但是郑家却因此不再重视秦襄,郑无忌对郑睿娘也一改往日的疼爱,变得无比刻薄。

二十年前便让她下嫁到边远的弱小家族战家,当棋子般安排在牧野城。和秦襄也再无往日那般恩爱。

直到十年前,秦家老祖渡劫失败,苍炎大帝发动雷霆袭击,秦家被灭。无人想起秦家还有一个女儿下嫁到了大炎王朝,郑家不仅不敢对外说明秦襄的身份,还将秦襄软禁在密室十余年,害怕被苍炎帝国的人知道郑家与秦家的关系。郑无忌也退出家主之位。七年前,秦襄突然暴病而亡,秦家最后的血脉就这样断了。

郑家不知从何处听说,苍炎大帝灭掉秦家之后并没有找到秦家的绝世战技《寒帝诀》。传说《寒帝诀》是天级巅峰战技,有神鬼莫测之威。过了一段时间,郑家人又打听到,秦家老祖早预料到秦家之危,因此将《寒帝诀》暗地里交给了秦襄。但秦襄死时却无人发现那本绝世战技。因此,郑家才怀疑秦襄交给了郑睿娘,只是一直没有证据。

五年前魔兽森林的事情确实是郑家人干的,郑家人并不想杀他,而是想活捉他,再拿他来威胁郑睿娘交出《寒帝诀》。战无命愤怒至极,郑家人的做派让他恶心,人性的丑恶完全显露出来了,秦襄拥有战王巅峰的修为,怎么可能暴亡,肯定是被郑家人害死的,怪不得娘亲对郑家的态度这么差。

“娘亲,请放心,孩儿必会为外婆讨回公道,郑家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得知母亲与郑家实际上并无血缘关系,战无命心头顿时轻松了很多。

“傻孩子,郑家高手如云,便是倾尽战家之力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娘亲告诉你这些是让你小心郑家的人,不要给他们可趁之机。”郑睿娘笑道。

“娘,那《寒帝诀》真的在你手中吗?”战无命问道。

郑睿娘一怔,点了点头,小心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孩儿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战无命想起前世自己正是因一部《寒帝诀》而打破了身体的禁锢开始修炼战气,而后走出大炎王朝,机缘巧合之下得到《雷行天诀》,冰雷双修,才成为冰心雷帝。而战家和娘亲也是因《寒帝诀》被季家联合外来势力所灭。

现在,《寒帝诀》出现了,战无命不想一切重演,那么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魔兽战神(精修版阅读更畅爽)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