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 忧友之溺

青春正好

作者:依祎
更新时间: 2018-01-09 18:09:53 字数:2131

忧民之溺,由己之溺;忧民之饥,由己之饥。——邓牧

第一次住集体宿舍的感觉真新奇!

晨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住过宿舍,当天晚上不顾老爸老妈的劝阻,早早在家用过晚饭,便兴致勃勃地回到了宿舍。

抬眼看看依旧空着两个床铺,不仅纳闷儿,不知道这姗姗来迟的李一诺和宿舍长郑红方究竟是何方神圣,都过了报道时间啦,居然还不来,就不怕被学校开除么?

晚上四个女孩子洗漱,汪茜茜第一个抢占了卫生间,呆了四十分钟才出来,剩下的三个女孩子谦让半天,推辞不过,晨昱第二个去洗漱,郭秀彦第三个,房素梅最后一个。

房素梅去洗漱时还不肯换睡衣,依旧穿着白天的八十年代的衣服进去,过一会儿,她穿着街头地摊上常见的大背心大裤衩,低拉着脑袋,一副乡下小媳妇模样,羞羞怯怯地出来。

郭秀彦看她的一身打扮,笑道:“小梅,咱俩的衣服像情侣装。你们看像不像?”

汪茜茜撇了一眼她俩,阴阳怪气地说:“所有地摊上二十块钱一套的衣服都像情侣装。”

房素梅脸变得更红了,低下头,怯怯不语。郭秀彦生性豁达,不以为意,笑笑不语。

晨昱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笑道:“你们看,素梅的皮肤好白呀!白天竟没有发现,你们瞧她的玉臂和长腿堪称肌肤胜雪、那个词怎么说来着……霜雪……对,欺霜赛雪!”

郭秀彦看了看,也笑了:“我本以为昱儿是我们宿舍最美的,当然也是咱们班里最好看的。竟没有发现小梅皮肤也这么好。”

房素梅脸飞红,似乎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赶紧爬到自己的上铺,用被单裹住了自己,只留下脑袋露在外面。

晨昱一边用吹风机吹头发,一边微笑:“其实素梅的眼睛最好看的,像是放在白玉盘里的黑曜石……”

郭秀彦在洗换下来内衣,头也没有抬:“你们都生得好,哪像我……不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无论生成什么样,我都感谢他们。至少,我难看是难看了点,但至少没有缺胳膊少腿,相比那些残疾人我还是很幸福的,当然如果能像昱儿那么漂亮,小梅那么白皙自然更好了。”

汪茜茜冷哼一声,放下手里琼瑶阿姨的小说:“房素梅,我想问你一件事。”

房素梅抬起头,睁大眼睛,低声问:“什么?”

汪茜茜清清嗓子,皮笑肉不笑:“听说您们山沟沟里,村民是不是对家里很穷、又惹人讨厌的孩子很是瞧不起,经常欺负他们?没准儿也会用口水唾弃她们的脸?”

房素梅一脸茫然:“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汪茜茜笑道:“不懂?那我就说明白些。请问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遭人唾弃,才会脸上长那么多麻子?她们还说你白净?哼,咱们宿舍最白净的人是我!!”

房素梅无辜的眼睛泪光闪闪,喏喏半天,说不出话来。

晨昱被汪茜茜这伤人的话雷倒了,放下手中的吹风机,定定地看着汪茜茜,幽幽地说:“茜茜,虽然我们俩是一个城市,但长在市中心的我也不太明白你们郊区,哦,不,应该说是城市的贫民窟,请问,在你们那里,人们是不是对又刻薄又恶毒的小孩子特别厌恶,会逼她们从胯下钻过去以示惩罚,是也不是呢?”

汪茜茜怒视着我:“晨昱,我都跟你说了。我们是郊区不是贫民窟!再说我也不知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这和房素梅又有什么关系呀?”

晨昱清了清嗓子,笑容灿然:“这和小梅没什么关系,她长得又不矮。我就是好奇,你长那么矮,是不是小时候就这般惹人讨厌,受过的胯下之辱多啦,就再也长不高了。我说妹子呀,你即便崇拜韩信,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向淮阴侯(韩信被封为淮阴侯)致敬吧。”

汪茜茜将手中的书狠狠摔下,那一刻晨昱真担心琼瑶阿姨会不会在千里之外的宝岛心痛万分。只见汪茜茜一手插着腰,一只手指着晨昱,以震耳欲聋的声音咆哮道:“晨昱,我又没有说你,你干嘛辱骂我?别以为你老爸是局长,你就耍大小姐脾气随便欺负人。告诉你我汪茜茜不吃你这一套。”

晨昱心下好奇:“丫的,这厮是怎么知道本宫家里情况的?先不管它。本宫得先把这厮灭了再说。让她以后不敢再随便欺负人。”

想到这里,晨昱用手指做梳,故作慵懒状,缓缓梳理长长的秀发,看也不看她,轻轻地说:“人先自辱而后人辱之。这是老祖宗流传千年的话,不用本宫教你了吧?你要是实在不懂可以去查查字典。再者,念在你又丑又矮还没有家教的份上,本宫不吝啬替你家长给你普及一下礼仪:——别用手指着别人说话,因为你一个手指头对着别人,却又三个指头对着自己,不信,你自己瞧瞧看。”

看着汪茜茜气急跺脚,晨昱心情大好,微笑道:“不用谢了,跪安吧。”

郭秀彦赶忙打圆,免得俩小家伙在开学的第一天就掐起架来。忙打断她俩,说了一些和事佬该有的台词,还有团结和睦的话。

晨昱表示虚心受教,却故意不向汪茜茜致歉。宿舍的灯自己熄灭了。大家躺在自己的铺位上,睡着睡不着不清楚,至少不在有人说话了。

晨昱躺在上铺睡不着,怕影响下铺的郭秀彦睡觉,连翻个身都是放慢速度缓缓地。心里却在郁闷:今天第一天入学,为什么我家白惜墨还没有跟我联系,别说电话,就连个短息也没有。(04年的时候还没有微信哦。)

是不是该出去跟他打个电话呢?

哦,不行!他没有手机,我又不知道他宿舍电话号码,只能坐等他联系我了

备注:忧民之溺,由己之溺;忧民之饥,由己之饥。出自宋代邓牧的《见尧赋》,意思为:担忧人民的困境,就像为自己的困境担忧一样,担心人民的饥饿,就如同担心自己饥饿一般。在这里作者把广义范畴的“人民”改为“朋友”。在此意指晨昱行侠仗义,帮助弱小的房素梅。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青春正好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