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掠风者

作者:翟鹏延
更新时间: 2017-12-20 15:40:35 字数:6507

民国27年冬,天津卫这座近代以来饱受列强摧残的古老城市,迎来了新的统治者。冬至日,漫天飞舞的白雪也无法遮住挂满了大街小巷的带着红穗边的太阳旗,还有随处可见的身着黑色“昭和五式”军服的巡逻宪兵。

法租界最出名的大饭店丰和园外,倒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欢愉气氛,来往的都是一些达官显贵,而在不远处阴暗的角落里面,有几道目光死死地注视着每一个进出丰和园的人。

“弟兄们,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让梁竹林这个大汉奸的名字成为历史。我负责在梁竹林的汽车后守候,薛东仁负责开枪,其他人负责掩护我们。如果我们两个人都失手了,大家要不惜代价,一定要击毙他。”一个年轻还略带稚气的半大男孩压低了声音,异常冷静地说道。

“若愚兄放心,不成功,便成仁!”

同样看起来年纪不大的薛东仁忍不住地摸了摸藏在腰间的那把马牌撸子,目光锁定了丰和园门口,忍不住地深吸了一口气。

一只手轻轻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面,位于他身后的孙大智(字若愚,天津卫兴安饭店的少东家)投过来一个鼓励般的坚定眼神,薛东仁重重地点了点头,他们今天晚上的所做所为,将会震动已经沦陷在日本铁蹄下的天津卫。

刚过了晚上六点,夜色就已经笼罩了这座古老的城市。

几个年轻人等着有些不耐烦了,脸上明显地露出了焦躁的神情,就在他们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饭店的门突然间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群人。

居中的是身着长袍马褂的梁竹林,也就是他们的目标。

在几个同好的陪同下,酒足饭饱后的梁竹林出现在了门口,隐藏在暗处的几个年轻人眼前一亮,等待多时的机会终于出现了。

梁竹林的车稳稳地停在了丰和园饭店的门口,梁竹林和他的那些同好们边说边笑地走向了汽车旁,寒暄着道别。

“行动!”

简捷的两个字,孙大智干脆利索地说道,所有人都将围在脖子上的黑布拉了起来,遮住了稚气的脸颊。

话音刚落,几道矫健的身影在夜色的遮掩之下,快速地朝着目标接近着。

梁竹林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在接近着自己,日本人能顺利地攻入天津卫,自己可是大大的功臣。

现在就连整个天津卫都是日本人的,可以说自己在这一亩三分地上面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以前对自己眼高于顶、不屑一顾的家伙们现在却是对自己点头哈腰、拼命巴结,这让梁竹林心里很是舒畅,他很是享受这种乐趣。

呯,异变突起,枪声骤响。

突然间,梁竹林一阵寒毛发栗,几个行色匆匆的年轻人引起了他的警觉,他下意识地躲了开去,可是肩头逐渐蔓延开的剧痛,让他知道自己中招了。

听到枪声,原本嘻嘻哈哈打闹成一团的同好们顿时抱头鼠窜,全然没了刚才的道义情谊,如鸟兽散状逃了开去。

枪打在车身前,泛起朵朵火花,梁竹林一脸的紧张,原本酒后上脸落下来的潮红色,迅速地消褪,变成了煞白色,梁竹林突然间清醒地认识到,这群来历不明的混蛋的目标,赫然就是自己。

受惊的梁竹林被肩头传来的剧痛惊醒,他一头捂着枪伤,回头就跑饭店里面跑,嘴里还不停地大喊着:“杀人了,杀人了!”

被枪声惊得向两边逃窜的同好们,正好把梁竹林暴露在了空旷的饭装前,已经拨出枪的孙大智发现第一枪没能射杀梁竹林,更是来不及懊恼,迅速地补射了一枪,子弹不偏不倚地射中了梁竹林的后脑勺。

瞬间,梁竹林这个大汉奸倒在了血泊中。

“抗日杀奸,复仇血耻!”

完成任务的孙大智大喝了一声,然后和同伴们对视了一眼,迅速地冲入了丰和园旁边的中原公司的侧门,穿过大厅,奔向了前门。

而此时,在前门处,一位身着葱绿色绣花旗袍的女人,肩着搭着一条白色的貂皮披肩,俏生生地站在前门门口处,神态怡然地盯着从远处跑过来的这群年轻人。

二十多岁的年纪,正是生得俏丽粉嫩的时候,螓首蛾眉,云鬓轻绕,绰约多姿,丰韵娉婷,面对着这群年轻人,女人很是淡定,温润的红唇轻翘,就连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中也夹杂着一丝欣喜和欢悦。

“采薇姐!”

孙大智对着女人凝重地点了点头,脚步并没有丝毫的停滞,只是在掠过女人身边的时候放慢了一些,对着这漂亮女人轻言道。

这迷人的女子叫做顾采薇,也是这次锄奸行动的总指挥。

“从这里出去,穿过围栏后就到了估衣店的后门,进了估衣店之后有人会为你们准备好合适的‘皮’(衣服),‘垃圾’(手枪)放到从左数第三个旧衣篓子里面,你们几个人分三路撤离,乾路先坐车去塘沽机场,坤路到天津车站,兑路上太古码头,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你们。”

一行几人点点头,稍作驻足然后就飞快地离开了。

“采薇姐,那你怎么办?不跟我们一起走?”

今天晚上的行动能够如果顺利,都是出自这位美女之手,而她更是这几个热血青年的接头人,孙大智对这位漂亮的女孩的才智与美貌仰慕不已。他相信,这世界上每一个男人遇到像顾采薇这样的美女,都会有爱慕之心的。

顾采薇笑了笑,用纤纤柔荑轻轻地捋了捋散落在鬓角的青丝,“我还有自己的任务,快走吧,若愚,再晚一点儿就不好走了。”

孙大智心思微颤,嘴唇轻轻喃动,却如鲠在喉,只是深情地望了顾采薇一眼,追上自己的同伴,匆匆地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之中。

转过头来的顾采薇嘴角轻轻一扬,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楼上下来一位公子哥,顾采薇对他甜甜的一笑,然后款款地迎了上去。

“采薇,让你久等了。”

男人戴着眼镜,一脸关切地问道,而眼中毫不掩示地露出了狂喜之色。

“张公子,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歌女,等一会儿也是应该的。”顾采薇天生内媚,无论哪一个男人都对她神魂颠倒。

张远航,正是她今天行动的掩护,中原公司的少东家,她出现在这里,需要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而张远航,就是她的解释。

面对顾采薇,张远航露出了一副痴迷的神色,“罪过罪过,看来采薇仙子的心里面已经在埋怨我了,放眼这天津卫,哪个人不知道采薇仙子你的芳名?采薇仙子想要垂青谁,那是他莫大的荣幸。”

顾采薇被这男人的奉承惹得花枝乱颤,“张公子,就数你会哄女孩子开心。”

“过奖过奖,怎么今天想起到我这里来转转了?”

“怎么?张公子是不希望我来这里了?那好,小女子现在就走,以免污了张公子这块风水宝地。”

顾采薇的一颦一笑,都是那般地吸引人,无论哪个男人都会对她神魂颠倒的。

“怎么可能?采薇仙子大驾光临,让我这小店蓬荜生辉啊!要不采薇小姐赏个光,地方随你挑,本公子向你赔个不是?”张远航摆出一副绅士的样子,心里面却是已经乐开了花儿,能够获取顾采薇的芳心,对于他来说那简直是莫大的荣耀。

“整个天津卫,哪里有一家能够比得过我们大东林舞厅啊!”

而顾采薇的心里面更是笑了起来,鱼儿上钩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警笛声响了起来,混乱声中夹杂着枪声,张远航有些紧张地望了望楼侧,他有些犹豫了,最近世道不太平,张远航就算是再痴恋这漂亮女孩,也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看到张远航露出一丝胆怯之色,顾采薇知道自己的计划可能要失败,她没想到这绣花枕头居然如此地中看不中用,居然胆小怕事成这怂包样。

“采薇小姐,要不今天就算了吧,街上乱哄哄的,日本人可是横得紧,要是出点儿意外,就不好了。”

顾采薇心中嘲笑着这个软弱的家伙,这个家伙简直就是草包一个,也正是像这样的草包太多,才会落得个国破家亡的这样破坏局面。

心中虽有鄙意,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露出来,顾采薇反而是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心灰地说道:“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打扰张公子了,希望到时候您可以多多照顾我们大东林的生意。”

“那是,那是!一定,一定!”

张远航点头哈腰地笑着离去,跑得却是比兔子还要快。

面对着落荒而逃的这位张公子,顾采薇终于可以不用管理自己的表情了,一脸地鄙夷和不屑。

看来,今天得另找挡箭牌了。

顾采薇心里面忍不住地想道。她款款地离开中原公司,大街上已经乱成了一团,黑色的军服到处都是,梁竹林的死已经传了开去,那些日本宪兵队也跟着行动了起来。

“站住!”

一个生硬而且极不标准的声音从顾采薇的身后传来,顾采薇的心一紧,那个声音听起来非常地别扭,是个日本宪兵。

顾采薇咬了咬牙,这个时候必须得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日本人不是傻子,大晚上的,自己一个女人独自出现在街上,而且又距离发生命案不远,肯定会被引起怀疑的,她当然知道,日本人可不会和自己理论的,他们更喜欢用枪说话。

怎么办?

虽然是凛冬,但是她的额头还是渗出了汗珠,顾采薇知道留给自己抉择的时间不太多了,如果要是这日本兵逼近的话,自己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转过头来!”

那僵硬的声音越来越近,危险也是离自己越来越近。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一辆车突然间从左边拐了过来,车大灯突然间亮了起来,顾采薇心中一动,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还等什么?

“八嘎!”

大概是那日本兵被突然间出现的强光晃晕了眼睛,顾采薇更是面对着停在自己身边的车子,直接拉开了车门,然后作势就要跳上去。

呯!

枪声响起,顾采薇打了一个趔趄,不过她依然没有停下来,面对着生死一线的境地,顾采薇没有任何地犹豫,她只能咬紧牙,然后跳上汽车。

噗噗噗!

汽车发动,很是流畅的倒车、转弯、加速,恼怒的日本兵更是直接冲着汽车连开了数枪,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飞驰的车身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顾采薇忍不住地喘着香气,刚才实在是太过于惊险,如果要是迟上那么一秒钟的话,自己极有可能会遭遇到更大的麻烦,飞驰的汽车上,前方驾驶坐上的男人依然娴熟无比地驾驶着汽车,只不过在脱离了危险之后,车子的速度渐渐地降了下来。

“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街上游荡,很危险!”

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顿时让顾采薇警觉了起来,她的右手更是直接探进了自己的坤包中,那里有一把德国产的袖珍蛇牌撸子,顾采薇的手轻轻地扣到了扳机上面。

“你是谁?”

如果前面的人对自己心怀不轨的话,老练的顾采薇绝对有把握在三秒之中,将子弹射进前面那人的脑袋之中。

前面的那个男人动了动车子的后视镜,从后视镜中,顾采薇看到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前面那司机对着顾采薇说道:“姑娘,别紧张,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顾采薇心中略显惊讶,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这个人居然也不认识自己。

在整个天津卫,能开得上汽车的人当中,极少有人会不认识自己的,大东林舞厅的当家花旦,这个名头可是足够的响亮。不过,这个陌生人倒是让顾采薇窃喜不已。看来,自己的运气还算不错,“掩护”自动送上门来了。

“前面路口我把你放下,记住,现在世道不安稳,没什么事情的话,大晚上最好不要出门,尤其是你这样的美女,要不然的话会惹到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的。”

周楚风从车子的后视镜中望了过去,那张楚楚动人的脸蛋让他也是心中一荡,女人怎能生得如此的祸国殃民,看到她警觉得如同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猫咪一样,周楚风忍不住地轻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没什么,看到了一只受伤的可爱猫咪。”面对着美女,就算是周楚风也是忍不住地调侃了几句。

顾采薇对着后视镜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家伙的笑容很是讨厌。

不过很快地,从小腿上传来的痛楚让顾采薇顾不得理会这个家伙了,鲜血透过厚重的长筒丝袜渗了出来,剧痛让顾采薇忍不住地皱了皱眉头。

周楚风看了看手腕上的瑞士表,从自己出来到现在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

看到女人那俏丽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周楚风还是忍不住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顾采薇鼻子翕动,刚才没有发觉,到现在才感觉到疼痛,高挺的鼻梁上面渗出了细微的汗珠,不过倔强的她抬起头,轻描淡写地说道:“没什么,就是刚才让蚊子叮了一口!”

突然间,车子骤停了下来,顾采薇差点儿撞到前面的车座上。

“做什么?”

周楚风下了车,打开了后厢的车门,二话不说,直接抓起顾采薇的玉足,两道剑眉轻皱了起来,“中弹了?”

顾采薇伸进坤包里的手死死地握着枪,一旦要是这个家伙有什么出格动作,或者起了疑心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下手。

“三八式步枪,六点五毫米的子弹,你很幸运,遇到的是日本宪兵警务部队的家伙,他们的步枪配备的是警务用的圆弹头,弹孔很小,没有滚转,出血不会太多,不过需要止血。”周楚风说道。

顾采薇当然清楚,只不过现在时机不对。

嘶啦!

顾采薇只觉得腿边一凉,周楚风已经将她的丝袜扯了下来,原本好好的一件旗袍已经被这个家伙给破坏了。

“你干什么?”

顾采薇有些心疼自己的衣服,对此周楚风更是不管不顾,他异常冷静地说道:“给你止血。”

看着这男人不停地对自己动手动脚,顾采薇的心头莫名地多了一股恼意,而正在给顾采薇做紧急处理的周楚风却全然没有理会到顾采薇那杀人般的目光。

“忍着点儿!”

周楚风将扯下来的布条扎住了小腿根紧紧地扎住,看了看时间,周楚风想了想,然后对着顾采薇说道:“现在先将你的血止住,过会儿想办法再帮你将弹头取出来。”

回到驾驶坐上的周楚风缓缓地将车子发动了起来,他注视着前方,沉默了一会儿,神色有些凝重地对着坐在后面的顾采薇说道:“这位小姐,我现在着急要去接一个人。而你现在这样子行动又不方便,今天晚上我希望你能配合我演一场戏。”

“演戏?”顾采薇惊觉地说道。

“没错!”周楚风淡淡地说道:“今天晚上救了你一命,会给我惹来不少的麻烦,而我又不放心把你一个人扔在大街上,只不过你突然间出现在这辆车上,势必会引起那个人的怀疑,我不想多生事端,所以需要你来配合我,可以吗?”

顾采薇点点头,心里面却是在想:还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原来也只不过是给人开车的司机而已。

“那好,现在我跟说的话你一定要牢牢地记住。”周楚风并不知道顾采薇现在心里想什么,他接着说道:“我叫周楚风,28岁,湖南长沙人,从小就读到长沙师范一中,18岁留学日本,学的是机械制造,21岁回国,担任驻关东军司令部三级翻译,前天刚到的天津卫。”

顾采薇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司机的履历居然如此地丰富。

居然是个日文翻译官,而且还在关东军司令部就过职,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居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汉奸!

听到这里,顾采薇又握住了那把袖珍蛇牌撸子,现在的她恨不得马上开枪,杀了这个民族的败类。

周楚风看了看后视镜中的顾采薇神色略微有些不悦,对着顾采薇说道:“我的说完了,该你了!”

“该我什么?”

“介绍一下你自己,要挑重点说。我刚才说了,我不想给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烦,那个人看到你在车上,肯定会对你感兴趣的,你必须要知道我曾经的一些事情,而我,也必须要从你那里了解你曾经的事情。”

顾采薇眼珠子一转,好奇心也驱使着她想要看一看这个叫周楚风的家伙要接的那个人是谁,一个大汉奸开车当司机,只能说明他要接的那个人,要么是更大的汉奸,要么就是日本大军官。

“顾采薇,26岁,四川重庆人,19岁随父到天津卫卖唱,21岁父亲不治身亡,现在在大东林舞厅卖唱!”

“大东林舞厅?”周楚风犹豫了起来。

顾采薇听到周楚风的质疑声,心中更是嘲弄了一番:就算我真的是卖唱的,也要强过你这个卖国求荣的汉奸!

“怎么?瞧不上我这种身份低贱、卖唱陪笑的女人?”

周楚风摇了摇头,歌女?这个可真是棘手,她的这个身份实在是太过于招摇了。

“你去过西安吗?”

“没有!”

“去过郑州吗?”

“没有,你问这个做什么?”顾采薇有些不解,这个男人从出现到现在就一直如同是谜一般。

“济南呢?你去过济南没?”

“这个地方去过,我在那里呆了三年。”顾采薇答道。

周楚风点点头,然后长出了一口气,目视着前方,对着顾采薇说道:“什么时候去的?”

“16岁!”

“好,现在记住,我们曾经在济南有过一段青涩美好的回忆!”周楚风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你好好地准备一下,别到时候露出了马脚。”

顾采薇心中一动,这只小狐狸原来是在寻找他们在时间上和空间上的交叉重合点,这个家伙想要做什么?

“哦,忘了跟你说了,现在你记住最重要的一点,你是我的女朋友了。”周楚风一本正经地说道,就好像是在说一件事实。

“什么?”

顾采薇惊得樱口轻启,眉头上掠过一丝不满。她的表情全然落在了周楚风的眼中,周楚风淡淡地说道:“当然不是真的,是假的!”

顾采薇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家伙是要借自己的身份来解释他为何会迟到,而又不想让他接的那个大人物知道刚才救自己的事情。

顾采薇的心中冷笑了起来,汉奸就是汉奸,像这种货色的一定要除之而后快。不过今天晚上要不是他出现的及时,说不定自己就暴尸街头了,而且,现在她也需要周楚风来作为自己的挡箭牌,梁竹林那件事情,也就不会有人怀疑到她身上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掠风者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