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四妹结义上战场

杀狼渡

作者:秦中天
更新时间: 2017-12-13 09:54:47 字数:5380

狼王鬼头嚎叫着:“我们要统治世界!追求我们大日本帝国利益的最大化,要不择一切手段!大和民族要主宰全球!”鬼子与狼群,已经失去人形狼模鬼样,凶鬼恶魔般地呼应着:“我的归我,你的一切,土地、财富、生命,还归我!”凶恶的狼崽鬼子们,吊着哈拉子,吐着血红惺臭的毒舌,越过海峡,从半岛,从海上,从陆地,从空中,扑向了似乎沉睡的雄狮,狼王鬼头嚎叫着:我们的出路就在对面,那是块广袤肥美的大地,做梦时就梦见那块土地和上面的金银财宝已经全都归我所有……

雄狮发现有豺狼鬼子闯入自己的领地,但为时已晚,瞬间就受到伤害,狼崽鬼子们已经从北路、中路、南路三路进攻,仗着火炮利器,一路如入无人之境,横行霸道,烧杀抢夺,掳掠,人们设想地狱中的情景就有,地狱中想不到的情景也有,善良了几千年的中国人啊,何曾想到行善到头,好事到家,这个人间地狱,悲惨世界,无法形容悲惨壮烈的状况却出现在你我他和她们的中国人面前……

山西省汾阳城东北的西河村,当时是一个由多数农户和少数商户组成的村镇,村镇的西面,就是南北方向大约有百十里宽的吕梁山,再向西就是黄河,过了黄河就是当年的陕甘宁边区,中央所在地,在这个村子的北面,一条小河从北向东北,经过村子的东北方向,蜿蜒而过,流入山西最大的河流汾河,虽然今天已经看不到这个村子的具体位置,但汾阳城有一条英雄路,城中有一座烈士陵园,还有那条不断流淌着的河,就能把人们引入到这个地区,想起了在那个可歌可泣的岁月,残酷但并不遥远的战争年代,就能让人们回想起,在那艰难困苦的岁月,军民们,男女老少们,只要是一个中国人,就会团结起来,抗击残暴凶恶的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抛头颅、洒热血,才使我们有了今天的繁荣昌盛……我们不仅要记住英灵的鲜血不能白流,还要记住日本军国主义的阴魂并未散去,今天,我们就从这些万千英灵的史实中,悲壮的故事中,演绎出那么一小段传奇故事,供诸位倾听、见解和欣赏……

一九三八年夏天,西河村的人们在仓促中收割着小麦,播种着秋庄稼大豆、高粱和玉米,但就在这时,人们却听了不远处传来轰鸣的枪炮声、爆炸声,每天每时,这里的人们都会从那些逃亡和战场上退下来的战士们口中,疯传着侵华战场的残酷和侵华日军的各种暴行,最让人们胆战心惊的是不断传来噩耗:卢沟桥事变,日军开始全面侵华,北平失守,天津失守,徐州失守,娘子关失守,南京屠城,太原弃城,日军正在向西北西南方向入侵……当然,也有一些促进人们进行抗战和振奋人心的消息:国共合作,全国抗战,红军改为八路军、新四军,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全国有五百万军队,还有四万万同胞,对付三百万的日军,难道不会转败为胜,先后的平型关大捷,台儿庄阻击战,徐州会战,上海会战,保卫武汉,国内大大小小的战场也传来不断击毙日军的消息,日军不可战胜地神话,一天天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消失,惧敌之心日渐缩小,抗敌之心日益扩大。

从春到夏,只见成群结队的人们从这里经过,太原被日军战领,晋军向北向西撤退,为能保存实力,更好地与强敌周旋,他们中的一部分是战略转移,有的是要上山打游击,从汾阳至离石的公路向西撤退,以配合主力做战,这部分有晋军,但更大一部分是八路军,因为红色根据地就在黄河的西面,还有地方组织地抗日联军,甚至还有过被称为土匪的地方武装、山大王等,可以说,这时期地中国人特别团结,一致对外,因为鬼子豺狼来了……

这时候,住在汾阳城东的一位僧人却对周围的人说:“佛法无边,回头是岸,我敢断言,那个自称是日不落的打着太阳旗的帝国侵略者,到了山西它就得陨落,因为山的西边就是太阳落山的地方……”战报、传说、预言,难以摆脱现实,眼看着凶恨狡诈,残酷无情地敌人就要打到家门口了,如何面对才是最重要的当务之急……由于这地方西通往吕梁山再到黄河对岸,北向河南湖北方向能够截击日军南路敌人,也算是当时对日战场的一个枢纽,当时镇上还搭建了一个临时接待站,有招待所,还有一个专门接持从战场上受伤下来战士的卫生站,都是借用一些大的民房、公房还有的就在路边搭建一简易的棚舍,不管是国军、八路军抗联战士,甚至是一路过的人,只要想吃饭就去吃,想喝水就能喝,当然,有病了也有军队上的卫生员,还有一些民间的中医老先生,也有一些附近的姑娘、小伙来帮忙,帮卫生站做一些事,一起在那里接待来看病,瞧医生的人,或者充当护士,护理从战场上下来的伤病员。

村子东北的河岸边,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内穿一件学生装,但无法掩饰她的无限美丽,她长得眉清目秀,白色的脸厐上透出一些红光,一双眼睛又大又园,眸子黑白分明,皮肤白色细嫩,一头乌发,漂亮极了,她正在和一位和她年龄相当,但稍微大一点,二十多岁,穿的是八路军战士服装,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子,也是八路军战士,她们在一起洗绷带、衣物等,显然,这个女孩子就是附近来帮忙的,旁边还有一位二十三、四岁岁的八路军女战士,三名女战士的臂膀上都有明显的八路军卫生员标志,她们是住在西河村的战地卫生站的卫生员,虽然军装在身,但她们一个比一个美丽漂亮、光彩夺目的倩影身姿,无法被军装遮盖,他们在为卫生站的伤病员在河边洗卫生用品,旁边的树上挂着绳子,她们把洗好的物品就在树间的绳子上晾晒,她们一边洗一边拉着话,只听最小的女战士对穿学生装的姑娘说:“任婵娟!我看你的服装上就有几个字,听说是你们的校名,你是留洋的学生,可是我看你挺能干的,就不像个洋学生!”任婵娟说:“好我的长官呢!别挖苦我好吗!”被叫了长官的年轻女战士笑得前仰后翻,说:“婵娟妹子呀!你可不敢把我叫长官,我还是个新兵女娃子,无名战士一个!参军还不到一年,也就是去年日军攻打天津时,我向西逃难时,和家人走散了,后来遇到八路军,就参加进来,在八路军部队,大家都用同志这话称呼!你叫我长官,那不对,我听到长官这句话,就觉得特别扭!”任婵娟睁大了美丽可爱的眼睛:“可是,我该如何称呼您呢?”“我叫张月娥,你叫我月娥姐就行!”任婵娟说:“好!我就叫你月娥姐!还有那位……”张月娥说:“她叫郭芸,比我大一岁,在我们四个人中,你是老四,我是老二,她应当算是老三,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四岁,她是我们的大姐,是卫生站的护士长!我们都叫她郑大姐!”

任婵娟说:“我也叫郑大姐吧,当然,我把你们都叫姐,有这么多姐,真好!大家有个共同的抗战的目标,相互帮助,共同努力,有人说话,有人关照,比在东洋好多了,在东洋,除了管家就是我一个女孩子,从家中到学校,进出不敢跟日本人的孩子在一起,因为他们多年一直抑华排华,直到最后反华侵华,我们是在他们搞军国主义那几年就在东洋,每天都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今天,虽然我是来帮忙的,不是一个军人,我们在一起也只有几天时间,但我觉得和你们在一起非常好,我想,在这战乱年代,我们能结成姐妹,相互帮助,同仇敌忾,共同成长,那不是更好!我把你们当亲姐姐,你们把我当亲妹妹!”

郑琳走过来说:“你愿意我们结成姐妹,好啊!我也愿意,你们俩愿意吗?”郑琳又对另外两个女战士说,张月娥和郭芸几乎是异口同声说:“愿意呀!”月娥还说:“我们的同志本来就是姐妹,要是再结拜,就更亲密了!”郑琳说:“那我们现在就对着太阳起誓,你们觉得怎么样?”任婵娟跳起来:“好啊好啊!我们就对太阳起誓!我们姐妹要互相关心,共同友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郑琳说:“让我们姐妹四个每人说一句!四妹子说了,要我当大姐的说,我们姐妹应该为了抗日,同生死、共患难!”郭芸说:“轮到我这个二姐说了,那就是,如果我们中有一个姐妹让鬼子害死了,其他姐妹就是拼死,也要为她报仇!”张月娥说:“我们姐妹既是生死之交,不是一日生,但有一日死!”说完了她又觉得不对:“这句话似乎不对,应当是,一个姐妹死了,其他姐妹不应该跟着死,也不能背信弃义,应当前仆后继,把她的敌人做为自己的敌人,报仇血恨,那怕死了也在所不辞!”

郑琳说:“就这样吧!既然大家说的是誓言,就应当记下来,而且要互相监督,终生不忘!”

任婵娟说:“我们姐妹四个,郑琳是大姐,张月娥是二姐,郭芸是三姐,我是四妹,就是四小姐!”郑琳说:“这件事就这样,我们该工作了!洗的差不多!早点搭在绳子上晾干,现在物资奇缺,病房等着用!”说着,大家一边把洗好的绷带、衣服在绳子上晾晒,一边继续说话,张月娥说:“刚才我们的任婵娟,呀!我说错了,是四妹子,我们的四小姐!还把我叫长官呢,你说好笑不!我现在让她把我们都叫姐,这真是变化太大也太有意思了?我们这些土包子,居然能认留洋的学生当妹子,那是我们的荣兴!”任婵娟说:“好我的二姐呢!我都为自己在东洋上学后悔呢,你还提那个……”

郑琳说:“你说反了,哪能后悔,那是难得!我在国内才读了几天私塾,队伍里的同志就把我当老师,似乎什么事都想听我的意见,觉得我说得有道理,你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洋学生,那可了不得!我们可要好好向你学习,尤其是学说日语,将来和鬼子干仗拼命,会讲几句日本话,用处可大着呢!”任婵娟不以为然的说;“会日本话有什么好!父亲在东洋的横滨有字号,我在东洋上学,本来想在那里多学点东西,将来在中国和东洋做些事情,对父亲的事业也有帮助,谁知,刚在东京草稻田商学院的高中部上了两年学,本来觉得还不错地日本人,一下子变得像豺狼一样,突然对中国发动战争,闯进我们国家,杀人放火,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北平七七事变后,日本人对在日华人态度大变,敌对情绪大增,此前几年,我们在东京做生意就难,我爸就想回国,当时一看事情不妙,立即托友人购船票,带着我们兄妹两个回了国,在回国的路上,我们都不敢用汉语说话,日本人也把我们当成他们的人,因为我们有日本横滨的居住证,当地的居民证,我们回到上海,本来上海有我们的生意,可是上海已经沦陷,别说做生意,能活下来就不容易,我们又从上海赶回太原,想不到太原战火又起,我们才一路赶回老家,回到汾阳城北这个小村镇,原想老家西河村,是块贫瘠的土地,城也是小城,日本国也只有那么一点人,不可能到这个地方来,可是,听说他们就要赶过来了,三位军姐,你说他们会过来吗……”

大姐郑琳说:“还没有接到上级要我们转移的通知,说不定他们还没有行动,但随时要做好准备!战争的事谁也说不准!依我看,他们最近会来!因为这地方是战略要地!南接西南通武汉连重庆,北接蒙古跨西北,西到陕甘宁边区……”

二姐张月娥说:“不过也别怕,只要我们能认清侵略者的本性,全国人民一条心,包括像你这样本来是向他们学习的,也起来反对他们!就一定能把他们赶出中国,就能还我们一个本来的家园……”

三姐郭芸说:“哦!忘记问四妹子了!你到卫生站帮忙,妹子的家里知道吗!支持你不,你这么漂亮个姑娘,家里能放心你出来吗!你们妇女主任马粉兰在介绍你来卫生站帮忙时,都把你叫小貂蝉!听说中国四大美女貂蝉的老家就在山西!也姓任,你不会是貂蝉的第一百几十代悬孙女吧!”

“哪能呢?那有这么巧的事?”任婵娟笑了:“不过,村镇上有人这么说……”

张月娥说;“那还不如把你这个四妹子,四小姐叫小貂蝉不是更好吗。”任婵娟说:“这个,我可担当不起,要是把我们四个都叫貂蝉,那我就同意,因为你们也一个比一个漂亮……”郑琳说:“我看还是少说点笑,给四妹子教点本事!以后遇事,她也会保护自己!”张月娥问:“四妹子想学些什么!姐们给你教!”任婵娟说:“战争年代,骑马打枪那当然是最基本的本事!”郑琳说:“那我们就先学打枪!”正好她们几个有长枪也有短枪,姐妹几个说法共同练习,再教任婵娟学瞄准、射击,并用一根树枝放在河边当靶子,当任婵娟也能打中树枝时,大家高兴得跳起来,就在这时,却听到汾阳城传来一阵紧急地警报声,接着就看到北边天空飞过几架飞机,三位女战士几乎同时对任婵娟说:“爬下!”说着,三个人不顾自己安危,拉着婵娟,向旁边一个土堆边扑过去爬下,她们还个个争先恐后,保护起任婵娟来,任凭敌机在头顶盘旋扫射、轰炸,竟然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三位姐姐争先恐后地保护任婵娟,纷纷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敌机的狂轰烂炸,几架日军飞机也许看到河边的绷带衣服、白色织物,就向这里多转了几次,多次俯冲扫射,机关炮和枪弹一齐发射,又丢下几颗炸弹,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任婵娟只听到在她身上的三位八路军战士互相争着要爬在最上面,因为不断变化,郑琳最后说:“我是老大,也是护士长,无论从职务和年龄上,你们都听我的,我现在命令你们,按姐妹大小,小妹在下边,当姐的在上边!”刚说到这里,只见一架敌机又冲过来,郑琳拿起身边的步枪,对着飞过来的敌人飞机,一边开枪一边叫:“你们再飞过来!我就要你们下来!”敌机却向这边扫射,连串的枪炮声,夹杂着“唉哟”的被枪弹击中的惨叫声,猛烈的炮弹,打在暴露的土堆上,顿时,巨大的尘土飞浪,就把她们四个人埋在了土浪之中,任婵娟觉得身上的份量在加重,她想努力推开爬在他身上保护她的三位姐姐,却力不从心,她甚至感觉到,在她上面保护她的三位姐姐,似乎都在流血,血顺流而下,以至四个人全身都是血,而且三位姐姐此刻都处于昏迷状态,任婵娟的腿脚好像也有一股钻心的疼痛,她努力挣扎着,试图从人堆里爬出去,当她费尽全身气力,刚把头从人堆旁边伸出来时,腿脚还没有从人堆中抽出来,惊人的一幕就让她看到了:只见两名受伤的日本兵,包着绷带,出现在她的前面,也就是河岸西北方向,正在向她所在的河边跑过来,她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杀狼渡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