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5章 初展锋芒2

正邪天下

作者:龙人
更新时间: 2017-12-08 14:30:11 字数:4961

牧野静风猛地清醒过来,正待闪开,却听得有细微得几不可闻的暗器破空之声!

声音虽小,但对牧野静风来说,却已可以在瞬息之间迅速地判断出暗器的来向、速度、数目,以及大致的形状!

暗器只怕是所有武学中花样最多的一种了。

而空灵子却将天下诸般暗器的手法融为一体,从诸般暗器手法中提炼出已臻返朴归真之境的武学,又融合了四川唐家暗器的灵巧、东海坞堡暗器的狠辣、江南蔡氏堂暗器的多变,可谓是登峰造极!

牧野静风一听便知对方的暗器为细小的锥状物,数目在六七枚之间,现在看似排作两行分取上下两路,其实真正的杀着尚未显实!

这些判断,他都是在不及眨眼的一瞬间完成的。

未作丝毫犹豫,他的身躯突然如风中柳絮般飘了起来,身姿之洒脱从容,让人叹为观止!

牧野静风所学之六术中,最擅长的就是剑与轻身功力。

这一次,可谓是初试牛刀!

他的身形以匪夷所思的角度和速度穿掠闪幻,令人目眩神迷!

更让人吃惊的是他所闪避挪掠的方向,似乎恰好是迎向那六枚暗器的!

莫非他真的被迷了眼不成?

“酒窝”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安。

倏地,惊艳的六枚暗器行至半途,其方向突然齐齐一变!

这才是她最后的杀着!

但此时她所发出的暗器对牧野静风已构不成任何威胁,因为牧野静风本来看似要被暗器打中,但在六枚暗器突然变向之后,恰好可以悉数将它们安然闪过!

也就是说在惊艳暗器变化之前,对方早已极其准确地判断了她的变化!

惊艳一招失手,大吃一惊,这本是她惯用的一手,不少人被她的美艳躯体所分神,加上她暗器手法亦是精绝无比,常常使对方未能回过神来,已遭了她的毒手!

不敢怠慢,惊艳的绸带如灵蛇般向身在空中的牧野静风标射而出,竟将空气击得“噼啪”作响,可见其疾其劲!

牧野静风自然毫不畏怯,右掌一沉,便向绸带抓去!

“嘶”的一声,惊艳右腕一震之下,绸带突然裂作五份,分作五个方向向牧野静风电射而出,直取其五处大穴!

牧野静风没有料到惊艳的绸带还有如此变化,虽然抓住了其中的二份,但同时他的右腿“血海穴”已被扫中!

右腿感觉一麻,竟已无法动弹!

他的身形不由一滞!几乎就在同时,惊艳内力一吐,绸带中突然迸射出数枚银针,破空而出!

牧野静风又惊又怒,一声暴喝,反手一带,绸带被他扯得笔直,惊艳的身躯也飞了起来!

牧野静风疾运“混沌无元”,无形劲气从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迸射而出,他的衣衫无风自鼓,猎猎飞扬!

数枚银针在离他的身躯尚有数尺之距的时候,被他的无形真力一阻,立即直坠而落!

惊艳此时已掠至牧野静风的上空,一声荡笑,她身上本就遮不了多少风光的衣衫突然离开她的身体,向牧野静风当头罩下!

牧野静风此时正好用体内真力冲开右腿被封住的“血海穴”,忽觉一阵幽香扑鼻,惊艳的罗裳已如一片轻云罩在他的身上!

牧野静风暗叫不妙,出掌如风,已在瞬息间纵横穿射如刀!

“嘶嘶”之声不绝于耳,那是惊艳的衣衫被划作丝丝缕缕的声音。

倏地,牧野静风的右掌反撑之时忽有异样之感,一种温软柔腻之物被他撑个正着!

如果此时牧野静风内力一吐,惊艳定会血溅当场!

但牧野静风却觉右臂一麻,如遭电击,猛地向回缩来!

几乎就在同时,惊艳已飞身从背后贴上,修长的四肢如八爪鱼般缠住牧野静风的身体!

这正是她一惯常用的伎俩,就是要利用她有魔鬼般诱惑力的身体给对方造成无形的心理压力,然后让对方在热血贲张的激情中死去!

这一招她可谓是屡试不爽!

温热而柔若无骨的娇躯紧贴于牧野静风身上,使他一时脑子一片空白,竟不知如何是好!

惊艳一翻腕,寒光一闪,一把柳叶般的短刀已赫然在手,闪电般直刺牧野静风腹部!

冰凉的刀刃使牧野静风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沉喝一声,身体突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形,同时带着惊艳一起长身掠起,身躯扭旋如风!

短刀不知什么时候已脱手而飞!

而牧野静风的双手已绞住了惊艳的双手!他再一使力,“咔嚓”一声,惊艳的左手已生生折断!

惊艳也的确硬朗,折骨断臂之痛竟也被她忍下了,银牙紧咬之际,玉腿倒卷,已向牧野静风膝头踢去!

牧野静风并不在意,准备与对方硬接!他坚信定是对方的腿先废!

但惊艳的脚尖突然一绷,“铮”的一声轻响,一把薄如蝉翼般的刀尖从她靴底弹出!

“嘶”的一声,牧野静风的腿部被划开了一条深深的口子,鲜血涌出,一下子将他的一条腿浸得透红!

惊艳全身上下竟无一处不可杀人!

牧野静风只觉右腿有些凉意,低头一看,才知受了伤,因为对方的刀太薄,加上又极其的锋利,所以虽然伤得不浅,却并不如何地疼痛!

牧野静风大怒!他感到惊艳的武功并不十分高明,没想到自己与这样的角色对阵,居然也会受伤!

一声暴喝:“拳法无边!”

无数凛烈劲暴之拳影霍然攻出,强烈已极的拳风充斥了酒楼的每一个角落,满屋子的东西一时如同遭到了龙旋风般飞舞飘零!

掌风如狂风暴涌,似可席卷一切!

惊艳神色终于变了,她发现牧野静风的武功比她所想象的还要高明许多!

在对方密如连珠铺天盖地般的掌影中,惊艳快逾石火的一闪,身影掠走宛如一抹有形无质的幽灵!

但牧野静风的拳已几近格杀勿论!

一声惨呼,惊艳已如风中败絮般倒飞出去,一直飞出数丈开外,方砰然落地,身形过处,有热血抛洒!

牧野静风一拳击中了惊艳的肋部,惊艳已清晰地听见了骨骼折断之脆响声!钻心般的剧痛一下子传遍了她的全身,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抽挛!

落地之后,惊艳独自强撑着想起身,但她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身体才略略一动,便一阵剧痛袭来,她一声惨叫,晕厥过去!

未待牧野静风有丝毫喘息的时间,惊魂一声怪啸,手中黑亮之枪猝然疾扬,人影亦随之暴窜而起,枪尖点扎起万千寒星,挟着暴烈凌厉之势,向牧野静风撞击而来!

牧野静风蓦闻音响,不用回头便知是惊魂已猝然发难了——看样子,他与不惊堂真的是要结下难解之怨仇了!

从破空之枪声听来,惊魂的枪法极为不俗!空灵子在与牧野静风纵论天下时,曾提到各类兵器各种武学的绝世高手,说到枪时,空灵子说他自己尚身在江湖时,天下有四位使枪的绝世好手,倍受世人推崇,他们分别是“怒枪”柏杨、“破月枪”谈易、“枪鬼”席舟、“乱枪”胡深。

其中“乱枪”胡深的枪法似乱非乱,似断实精,走别人不敢走的路,一式一招莫不是别出心裁,看似杂乱无章,全无规律可寻,其实是乱得中规中矩!

空灵子最后评价说:当时四大绝世枪手中的“破月枪”谈易已退隐江湖;“怒枪”柏杨的枪法自狂暴如排山倒海,但总嫌其太过浮躁;“枪鬼”席再的枪法绝对的刁钻如鬼,万变莫测,但因为过于追求精绝,反倒有“入相”之嫌,百尺竿头,难以再进。

惟有“乱枪”胡深的枪法,可谓隐然与世道、人道之所言“大乱方大治”相吻合,以乱通治,枪法已至通明之界。他们四大绝世枪手虽然不曾相搏,但空灵子断定若是有朝一日四枪相争,必是“乱枪”胡深独占鳌头!

末了,空灵子轻声喟叹:“我所揣摩的武学中没有枪法,否则必在‘乱枪’胡深的枪法上大下工夫,以他的枪法为体,再以天下诸般枪法之魂为魄,必是最完美的结合了!”

此时,牧野静风听到身后枪尖破空之声,似乎隐隐有“乱枪”之风格,心中不由一动,暗道:“惊魂年方五旬,与‘乱枪’胡深的年龄自是不符,却不知他会不会与‘乱枪’胡深有何渊源?”

如此转念,仅是电光石火之间,同时牧野静风已身形斜偏,视线一瞥,只见枪尖搅起森森寒茫,炫目惊心!

手无寸铁,要与对方颇为狠辣之枪法相抗衡,的确有些危险!

牧野静风无暇细想,身躯突然凭空向前倒去,如同一棵被伐倒的树木一般!

如此看似拙劣的身法,却已闪过了惊魂必杀之一枪!

牧野静风在身体即将与地面接触的一刹那,双掌疾拍,人便如同一片叶子般贴地飘出!

身形之快之巧,让人目眩!

“卟卟卟”数声暴响,惊魂如影随形般的枪尖已将地面击得火花四溅!

惊魂目光一闪,左手一托,右手在枪尾一拍,便见黑黝黝的枪尖如同中了魔咒的毒蛇般飞噬而出,直扑身形未定的牧野静风!

牧野静风的轻身功夫可谓已至化境!他的身躯如同一条鱼般的奋力一扭,竟以一种曲线反向掠出!

不但闪过了枪尖的袭击,而且还如同另外一根缠绵的枪一般贴着惊魂的枪暴进!

因为贴得太紧,惊魂那神出鬼没的枪一时反而没有办法伤着牧野静风了。

这其中,大概也隐隐含有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层禅意。

惊魂神色一变,枪身暴沉!

牧野静风一拧腰身,双足在枪身上一点,人便借力疾进!

他右拳倏出,拳风凌厉,似乎要摧毁一切!

惊魂却不惊慌,手中长枪在地上一点,突然反弹而回,整杆枪竟弯成一个大大的弧线,如同一把弓!

枪尖从背后向牧野静风扎来!

牧野静风没有想到对方还有这一手!此时,他若不收势,自然可以一拳击中惊魂,但同时他自己也势必被惊魂的枪扎个透穿!

如此两败俱伤的局面对牧野静风来说自是不甘心的——他没有必要在这时候为了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此豁命,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牧野静风不可思议地突然转身!

他的右手竟奇迹般地握住了惊魂的枪身!

但同时,他的后背也卖给了惊魂!

如此近的距离,惊魂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他的右掌倏然挥出,虽然他的拳法远不如牧野静风,但其力道之猛仍是不可小觑,若是被他砸中,一样会断筋折骨!

牧野静风怎么会忽视这一点?

他已算准在他抓住对方的枪身之时,枪身已达到了它所能弯曲的最大极限——没有哪一杆枪可以持续地保持着弯曲状态的,如此大的弧度,靠的完全是疾然振腕之力。

枪身不可避免地要重新弹直!

牧野静风便像系在这杆枪上的一条白布般被弹开了。

这自然是得益于他惊人的轻身功夫。

惊魂的拳劲理所当然便走空了。

牧野静风被“弹”出了二丈之外,飘然落地,神色不改!

惊魂心中暗暗吃惊,因为对方自始至终未曾用过任何兵器,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他二人谁也没占上风,而事实上显然是牧野静风压着他一头!

却听得“酒窝”在一侧道:“惊魂老儿,人家仅凭着一对肉掌你也奈何不了,那你还有何脸面再打下去?”

她是要激起惊魂之怒焰。

牧野静风也明白她的心思,这反倒提醒了他,便道:“在下的确无意与不惊堂结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就此罢手。”

“酒窝”哂笑道:“你这不是占了便宜又卖乖吗?人家十几条人命能这么白搭进去?再说他这杆枪也不是豆腐做的,若再打下去,说不定他能赢了你,岂是你说罢手就能罢手的?”

牧野静风目瞪口呆地望着她,他知道她这么一说,惊魂就算想知难而退也不可能了!

果然,惊魂那本是已如枪尖般尖锐的目光,这时收缩得更厉害了,就像一枚可以锥破一切的针尖!

显然,他与牧野静风已是势不两立,必定有一个会倒下!

牧野静风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却见“酒窝”在腰间一拍,“铮”地一声,突然有一柄软剑在手!剑光闪颤如秋水!

牧野静风心中一动,他从她拔剑的动作已看出她的剑法绝对可以跻身一流剑客之列,这时,他方相信她先前所说凭她的武功也完全可以对付不惊堂的那一批人的话了。

如此看来,她所做的一切,真的仅仅是为了让自己一步一步地被迫与不惊堂结下怨仇!

“酒窝”对牧野静风道:“来,接着剑!”

她竟把手中的软剑掷向了牧野静风,看来,她是一心要他杀了惊魂!

几乎就在同时,破空之声响起,惊魂的枪已如流火掣闪般射出,直射尚在空中的软剑!

显然,他是不愿让这把剑落到牧野静风手中的。

其实,牧野静风本就不太乐意去接这柄剑,现在见惊魂相阻,就更是乐得不去理会。

惊魂的枪“铮”的一声,将软剑扫了个正着!

“嗖”地一声,他的枪身一带,软剑已向“酒窝”这边卷射过来,剑身在空中曲伸弹跃,若是被它扫中,只怕少说也得掉下一块肉!

“酒窝”长笑道:“原来你是个喜欢拣便宜的老头子!可惜要让你失望了!”

“了”字未落,一声机括轻响,她的手中赫然又有了一把软剑!

一振腕,手中软剑发出尖啸之声,向正疾卷过来的另一把软剑迎去!

一阵绵绵密密的金属摩擦声后,她已借手中之剑接住了另一把剑!

惊魂没想到对方用的竟是双剑,一愣之下,反倒忘了连续进攻!

“酒窝”笑道:“你不知道‘冰水双艳’使的一向是双手剑吗?”

惊魂神色一变,沉声道:“果然又是你们!冰水双艳,一坚一柔,想必你就是水红袖那小娘们儿了!”

“酒窝”咯咯一笑——这一笑,就把她女儿家的本色笑出来了。只听得她道:“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如此满口难以入耳之言?不错,本姑娘就是水红袖水姑奶奶。”

她说完这不伦不类的话,自己也不由笑出声来。看她的动作言行,已完全是一个女孩的模样,偏偏仍是作男人装扮,这一切都显得很不协调,牧野静风看得浑身不自在,心中有“惨不忍睹”之感。

惊魂目光一寒,道了声:“好,你们窥觎我们不惊堂已久,处处与不惊堂作对,今日便让我与你作个了结!”

水红袖笑道:“恐怕是因为斗不过人家,只好拣我这个女流之辈吧?没关系,本姑娘一向有成人之美,这便陪你走几招!”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正邪天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