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魔袭木石寨

更新时间: 2017-12-06 10:14:27 字数:3311

骆图突然惊醒了过来,发现已然是深夜,只是此刻军营外围一片喊杀之声,有跳跃的火光自窗口闪了进来,隐约之中,他发现在身边还有一道幽暗的身影,不由得大惊,只是他刚刚转身便听到宋冬的声音传了过来。

“嘘……”

“怎么回事?”骆图安静了下来,黑暗之中的景象一下子变得清晰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眼中仿佛有一股清凉的力量在不断地流动,而后处于黑暗之中的一草一木都变得清晰起来,而宋冬脸上的紧张之色也不曾逃过他的目光。

“魔族夜袭!”宋冬深吸了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只是这一切不过刚刚开始,如果他收到的消息是真的话,那么,他必须要尽快逃离这座军营,只是后山是数百里丛林,其中有多少荒兽魔狼,谁能说得清楚,如果只是他与骆图两个人,在夜晚进入山林,也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是他拉上其它的背尸人,都是一群不曾启灵的凡人,在那些荒兽的利爪之下又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呢?

宋冬并不后悔,下午的时候他原本就想要离开军营,可是却在出寨的时候遇到了骆图,谁知骆图身中邪毒,这使得他不得不耽误了行程,而这个消息他自己也不能够真的确定,自然不能去向军中禀报,万一变成了谎报军情,那么,他没有死在战场之上,却要死在自己人的屠刀之下,所以他选择了闭嘴,毕竟一个小小的背尸人,人微言轻,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他的消息。但是现在魔族真的来了,那就说明他的消息是真的,那么他没有选择,只能准备逃命了!

“魔族来袭,想要攻打这个寨子只怕不太容易吧!”骆图起身来到窗边,他发现自己的视线竟然完全不受黑夜所阻,那自天际划过的箭矢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在燃起的流火之中,他可以看到寨边的守军脸上的汗珠……他的身体之中竟然发生了这种古怪的变化,难道是因为那幅玄龟负石图?

“只怕今天晚上的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我们得准备退路,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必须自后山离开,赶向丰山大营了……”宋冬深吸了口气,他并不想告诉骆图他收到的消息,而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本就在是在大寨的北角,靠近大山,一旦寨子守不住,他们想要逃入后山倒是比较方便,只是夜晚如何在那大山之中活下去,却是一件让人头痛的事情。

“你现在身上的邪毒清除得怎么样了?”宋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问道。

“已经完全好了,不用担心!今天幸亏有你在……”骆图挥了挥手,感觉身上确实是充盈着力量,似乎恢复得比想象的都要好许多,这让他心头十分欣喜,他相信这一切的变故一定与那玄龟负石图有着莫大的关系,何况自己的眼睛还发生了异变,身体的力量也似乎有些微的变化,只是这种变化还不明显。

“那就好,我们先准备一下,希望木石寨可以守得住!”宋冬松了口气。

“恐怕有些难……”骆图一声苦笑,猛然一拉宋冬,身体便直接躲在两墙的夹角之处。

“轰……”一声巨响,而后草木乱飞。

“快走……”宋冬满头满脸都是草木的碎片,他与骆图所住的小木屋直接被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物击成了碎片,屋顶的茅草如同扬起的鸡毛一般,只是他还没有自惊魂之中醒过来,骆图便已拉着他直接滚了出去,也不管那满地尖利的碎片割衣欲裂。只是隐约之中他嗅到了一丝油腥的味道。顿时明白这砸来的东西是什么……一时之间哪里还敢多呆,连爬带滚地向后山的方向奔去。

“是火箭……”而在这个时候,不远处有些杂役惊叫着指着夜空。

骆图的额头也渗出了一丝汗珠,是的,那是火箭,满天流光,如同万千星星一闪而过,而后散落在这木石寨中。而当那些流光坠地的瞬间,四面顿时轰地一声,很多火苗升了起来,而后以极快的速度向八方蔓延,一股油腥味儿飘了起来,就连杂役的居所也毫无例外地全部点燃了。

木石寨之中的人族战士竞相奔走,寨墙之上在一道道火光的映照之下,十分惨烈,几十位巨大的魔族力士挥舞着门板一般的巨斧,每一击,都会有人族战士被砸飞,一些兵器落在魔族力士的身体之上,只是溅起了一些火花。

真正能够对那些魔族力士有威胁的只有寨中的那些攻城凿,那是一种巨大的床式弩机,以巨大的齿轮在数人的力量之下才能将攻城凿装上去,每支凿身长有一丈,全部是以精钢打造,仅仅只是凿身就有数百斤之重,当这些巨大的攻城凿以那弩床射出之后,即使是一面巨大的城墙都会被撞出一块缺口来,当然,它还有另一个作用,就是射入城墙后,有一截会露在城墙外面,如果在城墙之上呈阶梯般钉上一排,那么,城外攻城的战士便可以踩着那露出的凿身如同踏着楼梯一般冲上城头,但是这些巨大的攻城凿在这一刻却成了对付魔族力士的最佳利器。

“轰……”一名巨大的魔族力士直接被一支攻城凿给贯穿,数丈高的巨大身体一下子被带飞,一篷血雨之后,那魔族力士直接被钉在寨外的大地之上。

只是几只攻城凿才暴露出巨大的火力,便听得几声巨响,一团团火光自木石寨的暗处升了起来,而攻城凿的弦声便止住了,木石寨之中的攻城凿竟然直接被毁掉了,而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毁掉了。

剩余的了几名魔族力士也更加狂暴起来,巨大的身体直接扑向大寨的外墙,身上中了不少的箭矢,可似乎根本就不在意一般,巨斧一扫之下,顿时将寨墙斩出了一个缺口。

木石寨前低后高,依山而建,他们能够清晰地看到寨外数不清的魔族大军如同潮水一般扑了过来,寨外环绕的河沟似乎都已经被魔族的尸体给填满,但是这并不影响魔族大军的疯狂。

虽然在寨门处的战斗依然僵持,但骆图知道这木石寨是守不住了,因为他看到了邪族的大军已经自两侧的山腰之上出现,最主要的是这木石寨中还有许多的奸细,若非如此,那些攻城凿不可能会在同一时间被毁去。

邪族大军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两侧的山腰之上。

魔族与邪族联手,在这片战场之中并不少见,可是联手夜袭人族的驻地军营却是极少见。以魔族与邪族好杀成性的本能,一旦破寨,那么必然会是见人就杀,所以在这个时候,骆图已然不再期望有人守得住这座兵寨,只是可惜了这一营万余名的人族战士。

不过战斗是那些战士的事情,他们只是卑微的背尸人,虽然同为人族,可是没有谁会傻到去做那不可为的事情。

当骆图与宋冬翻到后山的时候,却赫然发现他们并不是第一个逃出来的,那些寄居于军营之中的杂役马夫,还有一些人族的战士,竟然逃出来许多,只是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心情与不熟悉的人对话,逃命要紧,跑慢了天知道邪族会不会将自己后山的退路给截断,他们既然已经围了三面,只留下后山,也没准不会布下埋伏。

逃亡的路上静悄悄,只是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点亮火把,一旦火光亮起,那么便是最好追逐目标……

借着星光,在那密林之中高一脚低一脚地扶着树木逃命,时不时地传来一声惊呼和惨叫,应该是有些人不小心滚到了沟壑之中,或者是被藤蔓拌倒,当然,也有些人可能是被什么东西挂伤,在离军营较近的后山之上并没有什么凶兽,当人族大军在这里扎营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将后山清理了一遍,强大的荒兽要么被猎杀,要么驱逐到了远处,而在后山之上原本是有一条撤退的退路,那是一条并不太好走的山路,但作为整个木石寨的后路还是足够的。

军中有不少人正顺着那条道路撤退,牛嘶马啸,十分混乱,也只有那条山道之上有些微的火光,很显然,人族军队撤退时已然顾不得会引人注意了,不过他们拥有坐骑,山道不好走,没有火光,谁也不敢跑快,那样必然会被魔族和邪族追赶上,所以,他们直接点亮了火把疾速撤离,至于寨中,应该是留下来的一些断后的死士……

“我们要不要跟着他们跑……”宋冬有些意动,如果跟着军队后面逃跑的话,至少不用担心那些潜伏的强大荒兽。

“你觉得魔族和邪族偷袭营寨会没有目的?一万多战士,可是却只有这几百人先逃,在我们人族的军中绝对不正常!”骆图直接否定了宋冬的提议,或许跟在这些逃兵身后不用担心山野的荒兽,但是,魔族和邪族的埋伏却比荒兽要可怕得多。

宋冬顿时明白骆图话中的意思,魔族与邪族联手在深夜偷袭人族的驻地本来就不正常,如果依照战场之中的规则来说,彼此的战斗在战场之上,并不会有什么意外,可是却深夜偷袭,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在木石寨之中有魔族与邪族十分看重的东西,这才让他们不得不全力偷袭,而人族这几百人的队伍提前逃走,也不合常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保护什么重要的东西先一步撤离,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群人绝对会成为魔族与邪族追击的重点,这个时候如果跟在这队伍的后方,绝对会成为被殃及的池鱼,甚至有可能会被那队人马当成炮灰,想到这里,宋冬再无追上去的念头,一咬牙道:“走,我们走自己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凡人的骄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