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凡人战场

更新时间: 2017-12-06 10:14:27 字数:3073

凡人战场十分巨大,有人说这里原本就是原始大陆的一部分,只是因为始神碑的原因,所以,直接从原始大陆之中被一重重的空间给分割开来了。这里原本是一片人们所向往的神圣之地,但是到了后来却成了一方专门开辟出来的战场。

战争从来都不是毫无目的的,有时候是魔族发起的,也有的时候是邪族发起的,还有的时候是鬼族发起的,通常挑起战争的多为暗五族,在他们的血液之中仿佛流淌着好斗的本能。魔族的繁衍能力很快,而领地却不大,于是,当他们的数量达到一定的时候,就只能通过发动战争来消耗多余的族人,或是掠夺财富,其次还可以用这种手段培养族中的精英,让更多的人有机会突破,进入精英世界。

人族的驻地在始神碑以东,一座简单的木寨圈出数十里的区域,依山而建,两侧陡坡上木石垒起的低墙之后隐约可以看到巨木的影子。显然,一旦有人想自侧面攻击营寨,那么他们将会面对自上而下滚滚而来的巨木袭击,即使全都是战徒阶,在滚滚巨木的冲击之下只怕也会被碾成肉饼。当然,并不是谁都能够冲到这木寨之前的,树木早已清理干净,唯有一片开阔的平地,没有人能够在那数十丈高的瞭望塔的视线之下悄然接近木寨。

骆图赶到木寨之外的时候,夕阳已经要落入远山之下,不过在寨前并不平静,不少背尸人自战场的各处匆匆赶回,而一些打扫战场的似乎也在匆匆地归营,还有一些运送粮草的,在远处树林之中伐木的兵士也开始归营。

骆图看到了一队队人族的战士拉着一车车的荒兽之尸,也自各个方向归来。有自山林之间归来,有自荒原之上归来,还有自战场之上归来,也有自远处大河的方向归来……总之,黄昏前这一段时间,似乎是木寨最为繁忙的时候,一个个似乎收获满满,当然,也有一脸戚然的,也有满队伤兵的,毕竟,即使是不在战场之上,荒兽也同样充满了威胁,还有一些异族偷猎者。

背尸人作为原始大陆之中最卑微的职业,却并不会真正受到战士们的岐视,因为没有哪一位战士知道自己在进入战场之后,就一定能够安然归来,所以对于背尸人,至少在军营之中还是受到了一定照顾,尤其是战后,他们正在为死亡的同胞找回属于自己的尊严。

“骆驼……”一个欣喜的声音让骆图自一种奇妙的境界之中拉了回来,那玄龟负石图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地翻转,一丝丝厚重的力量自足底涌入,支撑着他身体能量的消耗,这竟然让他一口气将背上那百余斤的尸体自始神碑背回了军营,不知不觉之中竟然已经行走了百余里路,却没有半点疲劳之感,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哇……”骆图回过神来,自动停止了玄龟负石图的气息运转之法,胸腔之中一口逆血再度喷了出来,灰暗的血块之中腥气更浓了。当他自那种意境之中抽回心神的刹那,仿佛支撑着他行动的支柱一下子被抽离,身上的伤势终于还是发作了。

“骆驼……”那急切的声音渐近,骆图看到了一张焦急的脸,是宋冬,与他同为杂学院的学生,更一起选择了背尸人的职业。

“宋冬,每次见到你都似乎是我倒霉……”骆图惨然一笑,如果说他还有朋友的话,那么宋冬便是其中的一个,当他看到宋冬的时候,心头便长长地松了口气,军营已在眼前,想来小命应该是保住了。

“少他妈的废话,怎么伤成这样了……灰化……你中了邪毒!”宋冬赶过来扶住骆图,却看到骆图手臂上的皮肤一片灰白,那血块的颜色也是灰暗,不由得一惊。

“你小子不会穷得连却邪丹都没有准备就去了战场吧!”宋冬急匆匆地自怀中掏出一个灰色的玉瓶,迅速倒出几颗却邪丹,不由分说地直接摁入骆图的口中。

“兄弟,来帮帮忙……”宋冬将药送入骆图的口中,便对经过的几名战士招呼了一声,直接将骆图背上的尸袋丢在一辆空车之上。

到了木寨之外,不会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冒然抢背尸人的功劳,这是对同胞的尊重,同样也是对背尸人的尊重,如果说有重要的尸体需要从传送门送出战场,送回原始大陆家族的时候,在路上会有人抢夺任务尸体,但是在这战场之中,却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这里更多的是军人,当然,如果你意外的遇上了一些猎队,那些无良的商人很多也不太介意顺手捡回一些功劳,但是军营就在眼前,骆图和宋冬都不会担心这个问题。

“没什么用,被邪族的崽子给暗算了,一般的却邪丹没什么效果!扶我去找晴大夫。”骆图苦笑了笑,宋冬的却邪丹与他自己备用的品阶差不多,都是一些价格低廉,品阶一般的丹药,毕竟一颗极品却邪丹的价格几乎是普通却邪丹的十倍,背尸人中谁不是为了积赞足够的荣耀积分,以期兑换启灵丹,谁愿意拿十倍的积分去兑换却邪丹这种东西呢。

“这样你都能够走回来,看来你小子真是命不该绝……现在什么都别说!”宋冬直接将骆图也送上了那辆大车,他跟在后面一溜小跑。

对于注册的背尸人,军营并不排斥,只要出示腰牌,便可以直接进入,并没有受到任务的阻碍。普通战士与背尸人之间的关系通常都是比较默契的,尤其是看到那些舍命将同胞的尸体带回营地的背尸人,如果能够提供帮助,没有人介意出手,所以,宋冬扶着骆图直接进入了寨内,入寨之后,宋冬拿着骆图的腰牌,将尸袋交给驻扎在寨门口的军中司马,也算是交付了任务,而积分自会转入腰牌之中。当然,尸体交付给军中司马,军中的奖励自然是不会少,但是尸体的家族所给的奖励则需要分给军中一半,这个时候,骆图已经没有选择,他进入军营想要寻求庇护,那么就必须要做出一定的让步。

……

对于骆图活着回到兵寨,晴大夫十分意外,在他看来,这邪毒在骆图的心脏之外盘旋,竟然不曾进入心脏之中,虽然对心脏有不小的影响,但是只要邪毒不曾侵入心房,那么,极品却邪丹便可以救下他的小命。

这种情况晴大夫也有些想不通,就像是骆图的心脏之处有一层无形的护膜,阻挡了这层邪毒的入侵。只是若要再迟个片刻,邪毒便会入侵,那时候,骆图便真的没了小命,这种情况下,他只能说是骆图命大,不过极品却邪丹依然花去了骆图不小的代价,这一次寻回的尸体算是白忙了一场,那点积分全都被晴大夫给刮了去,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小命要紧,相对来说,晴大夫还算是价钱公道,毕竟他可以算得是人族大军之中的医官。

服下极品却邪丹之后,骆图便被宋冬带到了军营背角的一处简易木棚休息,军队虽然不岐视背尸人,但是背尸人的地位毕竟很低,又全都是一些凡人,也就直接在军营的一角划出一块地方,让背尸人与军队之中的杂役混居在一起。

骆图也是真的累了,一旦解除了那种特殊的状态,又在邪毒的侵蚀之下,他几近虚脱,已经顾不得住宿的环境有多差,倒头便睡得昏天黑地,这让宋冬不由得叹了口气,一切都只是为了那点资源,骆图幸运地回来了,但是这一次出去的人又岂只有骆图这一位背尸人,这一次的战场似乎出了一些问题,就他所知,这几日出去的背尸人只怕能赶回来的还不足一半人,或许有些如同骆图一般,是死于异族的陷阱,还有一些则有可能是被荒兽猎杀。这是一个极度残酷的现实。

事实上,宋冬知道,在这片战场之中的荒兽很多并非是原生于这片战场的,而是精英世界的各大势力自时空之门中送入战场的,这是一场战争,同样也是一个试炼场,他们猎兽同样也猎杀异族,在精英世界之中的各族,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下层世界会在这一场试练之中死去多少人,他们只会在意在这一场战争之后,能够给精英世界提供多少精锐战士。而像背尸人这种连启灵都不曾的蝼蚁,根本就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存在。

宋冬看了看熟睡的骆图,他却无法入眠,因为他知道,这将是一个极不寻常的夜晚,这是家族长老给他传来的消息,宋家比骆家的人脉关系更大,但可惜他不像骆图是家中的嫡子,所以,即使是他来自六级氏族,却也无法得到五次启灵的机会,只得早早地来到下层世界自行努力,不过,他却依然能够共享一些来自家族的消息。

“骆驼,你真不该到这军营来啊……”不过很快宋冬又苦涩地笑了笑,如果骆图不到这军营来,那么,根本就熬不到现在……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凡人的骄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