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二章:玄龟负石图

更新时间: 2017-12-06 10:14:27 字数:2893

有战争的地方就有背尸人,而眼前的战场却是异族战场,原始大陆各方势力混杂交错,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无论是暗五族还是阳五族,只有利益才是真正衡量他们之间关系的砝码。

当然,这一场战争原本就有些糊涂,如果说是瓜分原始大陆之上的资源,那么各大种族坐下来好好谈,似乎来得更直接一些,因为谁都知道,在这种无休止的战争之中,谁也占不到太多的便宜,即使是强大如魔族,强大如玄族,在这场战争之中也绝对会死伤惨重,越是强大的族群,越容易被人针对,因为谁也不想打破族群之间强弱的平衡,一旦这种平衡被打破,那么,最倒霉的自然是弱小者。

人族在这一场战争之中处于弱势地位,但是人族的韧性却是最为强大的,人族的智慧也同样强大,合纵联横之下,反倒在这一场战争之中损失最小,可即使这样,人族在这片战场之上依然丢下了数万具尸体。于是背尸人便开始忙碌起来,人族对族人的尸体看得比较重,大部分亡者会在撤离之时被同胞带回去,但是敌人是不可能会给你太多打扫战场的时间,而且战场的范围太大,许多战死的尸体遗落在敌战区,那么在这种时候,唯有背尸人才可以自由出入,因为他们都是凡人,或者是未启灵者,进入敌战区寻找同胞尸体,不会再引发双方激烈的矛盾。只是这并不代表背尸人就是安全的,因为天知道哪位魔族的战士魔性大发,就拿背尸人来练箭什么的,这并非什么新鲜事,甚至那些早已杀得发狂的邪魔会试验一下自己的邪毒,鬼族也有可能想要试试夺魂噬灵的美妙感受,骨族则最喜欢收集人族的骨骼,至于妖族,反而是暗五族之中对人族背尸人相对较好的一族,因为妖族对同族的尸体与人族一样,十分尊重……

当然,最大的危机就是来自于这些敌族的猎杀和变态的嗜好,还有一个巨大的危机则是来自于尸体本身。

战场之中的暗族,许多人都有些古怪的嗜好,比如他们知道人族的背尸人不会放弃战场之遗落的尸体,于是他们会在一些遗落的尸体之上布下种种陷阱,然后远远看着背尸人掉入他们所设下的陷阱之中,听着背尸人的哀号,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是一种莫名的享受。而这种行径并不违背战场的规则,即使是星痕世界之中的至高约定也管不到这些,毕竟他们可以推说是战前布下的,他们又不曾亲手猎杀背尸人……而骆图身上的这具尸体便是邪族的一名二级战徒所布下的阴损手段。对于连启灵都不成功的骆图来说,一级战徒都是不可逾越的对手,而二级战徒完全可以轻易捻死他,如同捻死一只蚂蚁一般。

要知道,启灵成功者,只需要巩固修为便是一级战徒,即使是最普通的一级战徒,他们都拥有一牛之力,二级战徒,那便拥有二牛之力,当达到九级战徒的时候,他们便拥有九牛之力,一旦突破战徒成为战士便有一象之力。战士分为九等,每升一级,便多一象之力,突破战士九级便为战师,一级战师拥有一蛟之力,一蛟之力约为十象……这是整个星痕世界修行者力量的基础定义,至于一级战将拥十蛟之力,即为一龙之力,而到了战王阶则已然超脱凡俗,可摘星毁月,一级战王所拥有的力量则为一星之力,那是以星辰的力量来作为衡量的单位,而骆图家中的老祖便是五级战王,老祖的强大才使得他的家族在精英世界之中也拥有一席之地。

而骆图,不过只是一介凡人,虽然他的体魄因为自幼被家族伐毛洗髓,各种灵药,各种强化锻炼,使他的身体十分强壮,但即便如此,也不过勉强拥有数人之力。当然,未曾启灵者最强也仅能修炼到九人之力,想要突破九人之力,那必须启灵成功。当然,不能启灵者还有其它的途径获得星痕世界的荣耀,那就是杂艺。

骆图的灵根太烂了,但是灵性却很强大,至少,能够让五级士族愿意花巨大的代价进行五次启灵的子弟,绝对是士族之中十分被看好的。只是很可惜,除了聪明之外,他的灵根直接被认为是烂泥扶不上墙的那种,最后不得不被家族放弃了,一个杂艺再好的子弟不如一个启灵成功的低阶战徒,至少战徒拥有强大的成长空间,而杂艺不过只是混饭吃,除非是你不但启灵成功,又拥有精湛的杂艺,相辅相成之下,才可以窥得更高的境界,为家族争取更多的荣耀……

此刻的骆图已经不再想象着如何去争取荣耀,他只想先活下来,邪毒入心,灰化之力已让他身体的皮肤大面积灰白,胡乱地将几颗却邪丹全都吞了下去,他只希望能够再拖延一阵子,如果可以进入人族的驻地,或许还能够通过朋友换到高等阶的却邪丹,或者是请高手为自己驱除身体之中的邪毒。

“真的要死了吗?”骆图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些重影,眼前的那方巨大的石碑仿佛都有些晃动,背上的尸袋沉重如山,他很想放下,却又有些不甘……涩然之间,他的眼前仿佛看到了一丝奇怪的画面,那是几个简单的线条勾勒出的图案……

“玄龟负石图……”骆图觉得很古怪,在看到那些简单线条勾勒出的图案之时,心头似乎响起了一个隐约的声音,目光恍惚,景象昏花,却让那幅玄龟负石图动了起来。

“真的眼花了吗?”骆图揉了揉眼,他感觉邪毒已经开始影响他的神志,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了,而揉了揉眼之后,那玄龟负石图依然只是几道简单的刻痕,生硬而死板,正如数千年来所有失望的生灵一般,这始神碑之上的线条图案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灵性,根本就不可能再让人从中悟出什么,刚才那一切,不过只是一种幻觉而已。

当年在万星击地的时候,始神碑便已经耗尽了自己的能量,甚至将其屹立的这片原始大陆之中的灵能也抽取一空,虽然那一次保证了星痕世界的根基,却也使得这原本无比富饶的洞天福地在百余年之中,化成了一片凡土,原始大陆最终不得不被各大家族放弃,他们向周围灵能更充沛的星辰和大陆之上迁移,他们带走了各自的战碑,但却依然在这片大陆之上留下了一些修为低下的看守者,当然久而久之,这里便已经沦落为下层世界,仅留给诸族一个怀念的始神碑而已。

“好奇怪……”当骆图确信是自己看花眼的时候,那玄龟负石图似乎又动了起来,还有些微的光点在那玄龟之上浮动,仿佛是流淌的气旋……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邪毒花了他的眼睛,却让他看到了这番奇景,这让他想到了自己身上背负的尸袋,自己这般半趴着的身体与仰头的动作,正像是那被镇压的玄龟在探出头来,艰难负石而行的样子……似乎有种福至心灵的感应,禁不住让自己身体之中的气流顺着那浮动的光点轨迹游动起来,竟然渐渐感觉到自己体内经络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骆图虽然并未启灵,但是却在杂学院之中学习了数年,人体的经络穴位并不陌生,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所来自的家族给他的良好教育,在他让自己身体之中那微弱的气息顺着光点流动的方向流转的时候,却感觉足下的大地有一股厚重的冰凉自足底和与地面接触的手掌之间流入了身体,背上的尸袋竟然变轻了一些……

尸袋变轻了一些,这是无比直观的感受,也让骆图心中充满了期望,身体之中的气息流转越快,那大地之中的厚重也越发涌入得迅疾了一些,原本软弱的身体一时之间仿佛被注入了庞大的生机,就连邪毒似乎也受到了影响。

“哇……”骆图不由得猛吐出一大口灰暗的血块,带着几许腥味儿。血块吐出,顿时感觉一阵莫名的轻松,竟然在瞬间将背上的尸袋重新背了起来,想着那玄龟负石图,骆图没有片刻的犹豫,背起尸袋便向最近驻军的方向赶去,似乎短时间之中镇压住了身上的邪毒,可是天知道能够支撑多久,越快赶到军营,便越多几分活下来的希望。至于身上的压力,似乎在不断运转之后,也越来越轻起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凡人的骄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