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血蝉1

更新时间: 2017-11-28 15:20:18 字数:4341

一想到几个月以前,自己被发小、恋人和亲人陷害,差点死于非命,朱笑东一阵心痛。

王长江见朱笑东脸色黯然,还以为他是为了威斯·康科马克的事情伤神,虽然他心里惦记着那几亿美金,但实在不忍心让朱笑东为难。

威斯·康科马克也安慰道:“朱先生,这件事你也不必记挂于心,能成固然是好,实在不成,也是命运使然……”

威斯·康科马克嘴里虽是这样说,但心里却是一百个希望朱笑东能记在心里。辛辛苦苦和命运抗争了几十年,眼看有了希望,他怎么会轻易放弃。此时的朱笑东于他而言,无异于溺水者手中最后一块浮木。

朱笑东摇了摇手,道:“威斯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起一些旧事,心中不快而已,威斯先生不必在意。这样吧,要是有机会,威斯先生这个忙,我可以帮,不过,我也不敢保证能成功。”

威斯·康科马克喜出望外,连声道谢:“多谢朱先生了,多谢朱先生了……这样吧,我立刻就叫人把原物送到这里来,以供朱先生勘用。”

这一席长谈,足足三个多小时,朱笑东想请威斯·康科马克出去吃顿饭,但是威斯·康科马克心急,要把那把真斧头送过来,就推辞了。

送走了威斯·康科马克,王长江又拉着朱笑东,要他一定给讲讲那透光铜镜的事,店里的伙计听说朱笑东要解说梳妆台的秘密,自然都围了过来,这可是难得的经验。

朱笑东笑道:“这还多亏了胖子,原本我也想不通的,是胖子一句话提醒了我。”

“说来好笑,当时在烟锅叔家里的时候,我是想到过要让镜子接受阳光照射,以达到热胀冷缩的功效,但偏偏就没想到要让镜子的反光照射到墙上,才能看得到镜子里的字迹。”

当时的情形,确实也是如此,在房里时,本来已经隐隐显现出一些字,偏偏朱笑东怕镜子的热量不够,所以掉转了镜面的方向,对准阳光,镜子反射的字迹不知道印到哪里去了。

尤其是后来,更是可笑,累出一身臭汗,把镜面对准了阳光,就算字迹再明显,对着镜面看,阳光把眼睛晃花了,睁都睁不开,哪里还看得清。

回到店里之后,经过李三眼一提,原本朱笑东心里就有了一些头绪,只是一时间还不明白,多亏胖子在一旁胡说八道,无意中提醒了朱笑东,这才让朱笑东确认此镜就是稀世之宝“透光镜”。

一说到胖子,王长江“哼”了一声,回想起胖子当着他的面,居然说出要去找个“妞儿”这等混账话,真是该好好教训教训了!

但是又想到胖子毕竟还不是他王长江的女婿,再说,胖子就是喜欢图个嘴上痛快,真要去找“妞儿”,他也不一定做得出来。

李三眼在一旁听得在心里捶胸顿足,李三眼也想到过的,差一点就说出来了,终究还是没底气,白白丢了一个在朱笑东面前表现的机会,当真让他懊恼不已。

收拾了店里,已是该关门歇店吃晚饭的时候,这顿晚饭,自然又是朱笑东掏腰包了,一来替王长江接风,二来,胖子他们这一伙人不吃朱笑东吃谁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陶都最大的酒店,要了一个雅间,点了酒菜,在胖子“岁月是把杀猪刀……”以及阵阵哄笑声中,开始推杯换盏。

正吃饭间,隔壁雅间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本来还没人注意,不过那人说了句:“不就是一千多块钱么,你们用得着这样损人么?等下我找到朱笑东,别说这点钱,就是十万八万,他也会给你们的……”

一个女服务员大声说道:“瞧你这样儿,先前你不是挺拽的吗?我告诉,我们这儿可是星级酒店,别说我不认识什么朱笑东,就算认识,你这也是吃霸王餐,我们可以报警的……”

显然,有人在这里吃了饭却没钱买单,发生了争执,这原本和朱笑东他们没什么关系,但偏偏那女服务员提到了朱笑东的名字,这边的朱笑东等人自然就上了心。

朱笑东听了一会儿,无非是那男子拼命解释,说他本来有钱,但是进了店里,不但钱包丢了,连手机证件都丢了,没了手机,又不记得朱笑东的号码,正在想办法。

偏偏那服务员不肯相信,叫嚷着要报警。

朱笑东跟几人打了声招呼,去隔壁看个究竟,胖子自然也尾随而来。

一推开门,迎面扑来一股臭气,起码是三年零六个月没洗过澡的那种,发出臭气的是一个一头乱发可以做鸟窝,一身名牌西装起码有半年没下过水,污渍都发光了的男子。

他手里捏着一块火红的雕刻玩件,正对捂着鼻子的服务员说:“小姐,我把这东西押在你这儿,等我找到他,让他来赎,你跟他要多少钱都成,还不行么?我钱是在你们这儿丢的,你现在一定逼着我拿现钱出来,我哪里拿得出来,想逼死人是不是?”

服务员捂着鼻子,怒道:“怎么,你吃了饭不给钱,还想赖我们一笔吗,你的钱包手机交给我们保管了?谁知道你到底有钱没钱。不行,我不管,你跟我去见经理也成,报警也成……”

那人见朱笑东跟胖子进来,以为是店里的经理和保安,当下紧张地解释道:“我的钱包手机丢了就丢了,证件什么的我可以再办,我真没有要你们赔的意思,我这无价之宝,少说也值几千万,我先押在这里,等我联系上朱笑东朱老板,再过来取。除了这个我也没其他办法了。”

女服务员连忙说道:“两位大哥给评评理……”

这时,经理带着两个保安也闯了进来,一进门,女服务员就指着那男子对经理说道:“马经理,就是他,骗吃骗喝,还想赖我们。”

马经理黑着脸,喝道:“谁放他进来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回头叫大堂经理过来见我。”

两个保安二话不说,上前扭住那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男子,推推搡搡地往外推。

那男子一边挣扎,一边愤声嚷道:“你们这星级酒店,就是这样招呼客人的么,信不信我去投诉你们……”

马经理“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骂道:“投诉?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告诉你,你这样的混混我见多了,跑到这里来混吃混喝,还想骗我们,信不信我让你直着进来,横着出去……”

一时间吵嚷声震耳欲聋,朱笑东几次想开口,却无从插嘴。

几个人又闹又叫,推推搡搡地还没走出门,二十七八岁,一身职业装的大堂经理程佳,也来到门口,一见这情形,立即拦住两个保安,连声问道:“马总,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马总经理平时就看这个做大堂经理的女人不顺眼,喝道:“程佳,你这大堂经理的眼睛长着是出气的吗?叫花子你都敢往里面放,还想耍赖骗人,你当这里是善堂是不是?我告诉你,今天的一切损失,全部由你承担!”

程佳红着脸,喘了好几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不忿,平静地说道:“马经理,请你说话注意一些,这位先生不是什么叫花子,更不会耍赖骗人,这位先生一进门,小费都是几百几百地给,你认为他是叫花子,会耍赖骗人么?”

“很好!”马经理冷冷地哼了一声,“你叫他拿钱出来买单!”

程佳转头怒道:“小唐告诉我了,人家才开了一瓶酒,点的菜都还没上,满打满算也就一千九百九十八块钱,他给不了,我给!免得你把人看低了。”

说着,程佳掏出一叠钱来,几乎是扔到马经理手里。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不管是谁的钱,只要有人拿钱出来买单,马经理就无话可说了,马经理当下点了点钱,刚好两千块。

马经理哼了一声,指着那男子道:“我们这里是星级酒店,我不希望你这满身的臭气影响到其他客人,请你马上离开!”

那男子感激程佳替他解了围,正说着找到朱笑东以后,一定会把钱奉还,一听马经理说这话,当下也怒了,道:“马先生,本来我不想找你麻烦,既然你这么说,也好,我的钱包、手机、证件,在你们这里丢了,这是你们酒店的责任,对不起,你如果肯诚心诚意地给这位程小姐道歉的话,我可以不追究,否则,哼哼……我立刻就报警。”

“你……”马经理怒不可遏,他要那男子立刻消失,就是怕他追究在这里丢失了财物的责任。这里是星级酒店,弄不好明天一早,满大街的报纸头条都是酒店和客人发生争执的负面消息,说不定自己这个总经理都得引咎辞职。

本来,这样的事情,马经理只要说上两句好话,就过去了,偏偏马经理觉得,要他在几个外人面前低声下气地向比自己级别还低的女人道歉,这要是传出去,往后的日子就不那么好混了。

马经理眼睛转了转,索性横下心来,冷冷地道:“程佳,你们联手诈骗酒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把戏,好啊,要报警是吧,你报还是我报?”

既然平日里就看不顺眼这个程佳,今天又遇上这样的事,已经翻了脸,干脆,一锅端了得了。

程佳气得脸色发白,贝齿咬着嘴唇,差点咬出血来,眼泪直转。马经理血口喷人,偏偏自己一时气愤,拿两千块钱帮了这个叫花子一样的男人,虽说也是顾忌酒店的声誉才这么做的,但现在马经理说自己跟男子联手诈骗酒店,自己一时间反而说不清了。

朱笑东先前是插不进嘴,又在揣摩那男子手里那块火红的物件,没想到旁观了酒店两经理内斗,这种事,在事情真相大白之前,还不知道帮哪边好,所以只好继续观望。

胖子看不惯马经理那副嘴脸,但他巴不得再热闹一点,看个乐呵。再说朱笑东都没出声,他自然也懒得搭理。

马经理见程佳无话可说,当下轻蔑地一笑,又说道:“程佳,识相的,立刻给我滚回去。至于这位老兄,哼哼,我们酒店不欢迎你,请你立刻消失。”

程佳从牙缝里迸出一句:“马俊鹏,你好卑鄙。我可以不在你这里干,但是,今天的事,你如果不道歉的话,咱们走着瞧。”

“哼哼,威胁我,我是吓大的?”马经理轻蔑至极地说道,又一挥手,“保安,把这两个家伙都轰出去。”

两个保安是马经理的亲信,自然听马经理的吩咐,当下就要撵人,男子将满眼含泪的程佳往身后一拉,怒道:“你姓马是吧,你听着,你们要敢动这位小姐一根指头,我绝对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马经理“嘿嘿”笑道:“你个臭叫花子,想玩英雄救美是不是?那好,我一并成全你,你滚不滚?不滚,我让你爬着出去。”

朱笑东忍不住开口说道:“马经理,我想,你还是跟程小姐道个歉吧,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这只是件小事……”

马经理一怔,转头盯着朱笑东,盯了片刻,嘴角一撇:“你跟他们一伙的,是吧?嘿嘿,想在这儿耍横,好啊。张哲,把弟兄们都叫过来,这边有人捣乱。”

叫张哲的那个保安,当即用对讲机通知其他保安。

店里的保安效率很高,一分钟不到,朱笑东和马经理还没说几句话,十几个保安蜂拥而上,把那男子、程佳、朱笑东跟胖子四个人团团围住。

那男子见朱笑东出言相劝,歉意地说道:“哥们儿,对不起啊,没想到把你们也给绕进来了。”

那群保安围住四个人,也不用马经理吩咐,当即上前,对那男子动手,却没向胖子和朱笑东出手的,毕竟两人无论是穿着还是气势,都是有钱人,他们也不想跟有钱人过不去。

一时间,拉的拉,叫的叫,走道里乱成一团,不过片刻,就有人捧着脑袋,捂着肚子,或是抱着小腿,躺的躺,蹲的蹲,滚的滚,十几个保安没过两分钟,一大半没了还手能力,剩下的几个,也战战兢兢地往后退。

那男子一手拉着程佳,一边不客气地还击保安,一边喘着粗气对朱笑东和胖子大呼小叫:“我说哥们儿,你们倒是帮帮忙啊,我又要打架,又要照顾女孩子,多辛苦啊……”

朱笑东摊了摊手,人家没对他动手,要他先动手打架,于情于理不合,再说,别看男子大呼小叫的,朱笑东看出来了,这家伙是个高手,这十几个保安,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用不着朱笑东和胖子帮手。

倒是胖子,跟那男子一唱一和,虽然也没人攻击他,他倒是又叫又跳:“来啊,来打我啊,喂,来啊,你们怎么不跟我动手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摸金传人.4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