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7章 隐身咒语1

更新时间: 2017-11-02 14:17:05 字数:4426

申公豹无动于衷地兀立原地,双目异芒闪动,浑然无觉地注视眼前这一幕,冷然道:“不必惊慌,这是玄能适应体脉的自然过程,稍忍一忍就没事了。日后还会出现类似状况,不过它会随着玄法境界的精进逐渐消退!”

尽管申公豹表面轻言安慰两兄弟,但他心里却清楚这是因为兄弟俩的气脉从未经过道基修持,受不住“金傀符”玄能的魔烈,自然会产生反噬的征兆,久而久之自会消退,只是持之日久形成痼疾一样会危及本命,不过既然是利用他们想当然这后果就不关他的事了。

果不其然,兄弟俩痛苦挣扎了片刻工夫,疼痛便自行消失了,两人拍拍身上的尘土,不敢相信地相互活动了一下身体,毫无任何异常状况。

“既然你们已经明白其中道理,就自行领悟吧!”申公豹说完拍拍手掌,屋外应声进来一头非猿非兽的怪物,把兄弟俩吓了一跳。

耀阳连忙挤眉弄眼地指了指怪物,对倚弦说道:“说,你还不信,今晨就是它敲门,一大清早差点吓死人!”

申公豹瞥了一眼金毛怪物,阴阴冷笑道:“这只灵猱叫小白,以后就由它负责照看你们的起居饮食!”说完傲然转身,缓步行开厢房。

兄弟俩心中尽管疑问较多,像是为什么服侍他们的不是桃儿?为什么一只金毛怪猴偏偏叫小白……等等问题,但对着这始终阴面冷语的申长老却不敢罗嗦,只是一味揖身道谢,一路恭送申公豹出了屋子。

再又回到屋里,耀阳可就忍不住了,哇哇大叫着抱起玄法要诀,大肆翻看后半卷的玄法诀窍与行功方法,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倚弦哪曾接触过这等直面天地玄机的机会,自是也不例外。

接下来的几天,耀阳与倚弦闭门不出,勤修玄法要诀中的“玄门八法”和各式奇遁法门,虽说一直看不懂最后卷叶上的大部分内容,但是别的都还玩得似模似样,只是庄园中的花草惨遭两人摧残,包括那只灵猱小白也不例外。

至于每次玄法修习完毕后的体脉痛苦,也正如申公豹所说的那样,次数从多到少、由重变轻,直到最后慢慢消退不再复发了。

清晨,阳明山,东玄别院。

耀阳与倚弦一早便醒了,随手穿了衣物,便各自寻了一处靠近门口的地方,促狭地对望一眼,掐好法诀等待小白的来临。

一想到小白每日被整得嗷嗷乱嚷四处逃窜,那身百年修炼所得的金丝毛更被修理得参差焦萎的模样,兄弟俩人就已经忍不住偷笑出声来。

稍顷,轻盈的脚步声慢慢接近厢房,随着几下笃笃的敲门声,门前传来一句软柔绵甜的呼喊声:“两位公子起身了吗?”

“桃儿姐姐?”耀阳与倚弦不敢置信地对望一眼,急忙打开门来,果然是有些日子没见的俏婢桃儿。

门外的桃儿见到两人一身因修炼导致破损的衣衫和鼻青面肿的脸蛋,先是一愣接着手掩樱口,苦苦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耀阳看到桃儿俏脸苦忍的笑意,心中一阵疑惑,皱眉问道:“有什么好笑的吗?”倚弦在旁却是俊脸通红,显然自己也感到这副尊容实在不怎么好看。

桃儿好奇地问:“才几天没见,二位少爷怎么弄成这样了!”

耀阳无所谓地耸耸肩,还故作潇洒地甩甩头,指了指门口道:“小白来哩!”

正在门外探头探脑往里窥望,鬼鬼祟祟的小白此时现身门外。桃儿原本还能忍住笑意,可是当她看到小白一身参差难齐的金毛和一脸委屈的神情,终于忍不住,一阵银铃般脆朗的笑声自口中荡出,直笑得柳腰轻折。

耀阳大咧咧走到小白身旁,贼笑兮兮地拍拍它的肩,颔首连连夸赞了几句,一脸细心宽慰人家的体贴表情,还朝倚弦挤了挤眼。

小白此时下意识地双臂抱头畏缩了几步,逗得三人又一阵哄堂大笑。

桃儿好一会儿才格格喘气不止,没好气地给两人各抛了一个媚眼道:“尊者回来哩,要见你们,快快随我换件衣服去见他吧!”说完娇笑盈盈地领着小白走了。

兄弟俩换过衣衫后,径直来到庄园前庭的内厅。

一身玄袍的蚩伯负手卓立于前厅的“龙腾四海图”前,一脸思忖再三的神情。当听得兄弟俩的脚步声入厅,回首展露出一个难得的微笑,亲切问道:“你们来哩!这一段日子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耀阳与倚弦倍感受宠若惊,忙齐声称好,并跟着行礼请安。

“不用拘礼!”蚩伯随意挥挥手,道,“听申长老说,你们悟性极高,基本上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玄法诀窍!”

“还算好啦!这些其实要多谢申长老和蚩伯您的教导有方才对!”兄弟俩口中虽是不敢居高,但自谦的得意笑容仍然可以看出洋洋自得的骄傲神色。

蚩伯颔首赞许地一笑,道:“嗯,总之你们要切记——师门传宗道,修行在个人。说到底一切还是要靠自己的,你们继续好好努力吧!”

两人肃容应诺。

耀阳方才进门到现在已憋了半天的话,此时才敢适时问道:“蚩伯,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随您一起回宗门参拜圣师呢?”

蚩伯闻言久久不语,喟然长叹一息。

兄弟俩一愣,不明所以地对望一眼,心中感到大为疑惑不解。倚弦急忙近前问道:“蚩伯,难道我们还不够宗门授道的资格吗?”

“非是本尊不愿领你们去见圣师,而是……”蚩伯欲言又止,一味摇头不已,然后犹豫片刻,终又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你们已是我‘东圣道’门下弟子,本尊也不打算再瞒你们,现在就将本门千年传道的无尽渊源说与你们知道!来,坐下听吧!”

蚩伯说着落座于主席之上,兄弟俩一听是关于师门渊源的始末,立时兴趣大增,围坐在蚩伯身旁,开始专注听他讲述。

蚩伯神情凝重,双目神采仿佛遥思翩翩,娓娓述道:

“本门乃是先天道宗隶属古东胜神州的旁支,故名‘东圣道’。门下弟子皆远离凡尘避世苦修,掌教真人之位称为无为圣师,每五百年自门下弟子筛选而出,轮换执掌宗道门室,如此承道门法统辗转流传已数千年。”

“然而,就在五百年前,本门数千年来一直有条不紊的秩序被彻底打乱,这一切都是因为宗门圣器‘归元璧’无故失窃的缘故!”

“圣器‘归元璧’?”兄弟俩闻之咋舌,好奇心大起。耀阳则急不可耐地问道:“那是什么东西,一定有什么很重要的用处吧?”

蚩伯点头应声答道:“不错,此物即是宗门圣器,当然有其至为独到的功用!你们刚刚入门,涉道修法的时日短浅,定然不知对于修道之人而言,穷极天地人寰所能遇到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什么?”耀阳与倚弦二人同时出声问道。

“天——劫!”

蚩伯一字一顿地说完,目光炯炯注视二人用心听讲的肃然神情,缓缓解释道——

“修道之人通过特定的法则修炼,避过生死厄难,直入天人合一的玄法至境,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再受六道一切自然规律所左右。却因为法道不可逆天而为的拘束,唯独最怕天元异象的劫数!”

不等蚩伯继续说下去,兄弟俩已经抑止不住心中对未知的好奇。

“众生既然身在三界六道之中,又怎能违逆天地常理而存在呢?”蚩伯道:“所以,玄门修炼之法虽然可以免去寻常凡夫俗子生老病死之苦,但天玄合一的至理却注定,一旦天地出现异象征兆,所有修真之人都将无一例外地感到劫同身受。因天克地伐,不同于常伦苦厄,故称——天劫!”

兄弟俩闻言脸色大变,原本以为修真是件自由写意的事情,现在才知道原来也是厄难重重,非同寻常。

蚩伯拍拍二人肩膀,安慰道:“其实,天劫并不可怕!千百年来,玄门每宗每派针对本门命元修真基本法的生克常理,都各自有所谓的应劫之道,比如通过法阵、结界或秘宝之类的方法,来避开劫数等等……”

倚弦若有所思道:“照这么说,本门‘归元璧’难道就是可以避开天劫的宝物?”

“正是!”蚩伯赞许地点点头,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叹道:“可惜失窃五百多年,直到最近本尊才发现,我门圣器竟落在一九尾妖狐手中……她法力高深,更藏身于皇城禁宫之内。奈何五百年前无为圣师引咎隐退,我东圣道门便一蹶难振,门下弟子也因畏惧天劫走得寥寥无几!此次远赴朝歌除申长老外,本尊更是别无帮手,眼看五百年一遇的天劫大限将至,难道真是天要亡我东圣一道么?”

蚩伯说着悲呼数声,老泪横流,目光散乱呆滞地枯坐在那里,仿佛忽然间苍老了好多一样,竟再也无复一丝玄门高手的不世风范。

倚弦与耀阳听得顿时热血沸腾、义愤填膺,倚弦果断坚毅地说道:“蚩伯,东圣道门下不是还有我们兄弟俩吗?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您尽管说!”

耀阳轩眉一展,壮声道:“蚩伯,我们既然身为东圣道门下弟子,原本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才是,虽说我们刚入门对于玄法诀要的掌握还很少,但只要有心,凡事肯定都可以想出更好的办法!”

一席话说得振振有词,不仅再一次令蚩伯从心底感到震惊,不敢相信地注视耀阳良久。也让他的兄弟倚弦震撼非常,摆出一副从未见过的惊讶表情望着耀阳。

耀阳乍见二人那种怪怪的目光,不自然地笑了笑,搔搔头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做甚么,难道我说错了么?”

“好,好!本尊感到万分欣慰,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蚩伯的心情显得异常激动,长身而起,大力地拍拍兄弟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假以时日,你们必然将是我东圣道门下的栋梁之材,届时弘扬我门玄法宗道的重任就要交给你们了!”

兄弟俩见自己得到师门的肯定和鼓励,心中更觉激情昂扬,齐声道:“弟子定然不负尊者厚望!”

蚩伯心满意足地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本尊今日就传授你们一项我东圣道的上品玄法,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兄弟俩一听可以学到上品玄法,立时大喜过望,连忙磕头拜谢。

“无须如此多礼!”蚩伯扶起二人,道,“随我来吧!”

蚩伯说完领着兄弟俩出了前厅,三人径直来到后园石崖。

和熙的秋风拂面,轻逸的晨雾缭绕,衬着入目的翠绿嫣红,后园的一切仿若仙境一般,很容易令人生出一种疑幻似真的感觉。

耀阳与倚弦一路跟在蚩伯身后,盘算着即将学到什么样的上品玄法,掩不住心中的兴奋,不时四下东张西望,感到园子里的景色从没有像今日这般赏心悦目。

蚩伯行至距兄弟俩丈许的石崖边,骤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对兄弟俩肃容说道:“现在本尊要先验证一下你们这些天的修炼成绩。”

兄弟俩一直愁着没有炫耀的机会,一听之下不由跃跃欲试,耀阳更是迫不及待地问道:“蚩伯,您想怎么验证我们,尽管说吧?”

蚩伯展颜会心一笑,道:“你们首先站在原地,然后施展各自最拿手的玄法力量,一起来攻击本尊便是!”他说完转身背对二人,负手兀立在崖边,不再理会他们兄弟俩的任何一举一动。

耀阳与倚弦不明所以地对望一眼,谁也不敢贸然下手。

蚩伯感应到二人的心思,厉声喝道:“不必在意或顾忌什么,本尊修持玄能已达五百余载,难道还会栽在你们手中不成?无须犹豫,尽管动手!”

“是!”耀阳与倚弦怎敢不听训斥,立时肃容以待,各自静守丹田部位的道基力量,默念口诀挥动法印手势,凝聚的力量受玄门法诀催发,在二人体内形成不同极向的玄能威力——

“天火炎诀”的炙热和“傲寒诀”的风寒,席卷散发出庞大的能量,在兄弟俩人的齐声喝叱下,交错汇合以惊人的高速,向丈许外的蚩伯攻去。

蚩伯依旧背手而立,仿佛全然不见一般无动于衷。

眼看两股力量即将击中蚩伯,耀阳与倚弦大惊失色,忍不住想大声警示时,变生肘腋,诡异至极的景象豁然出现在兄弟俩面前。

蚩伯的雄岸身躯,骤然凭空消逝不见了!

寒热两股力量狂卷而过,相互撞击在一起,轰出异常震动的鸣响,极向相异的力量激荡溅闪出耀目的光芒,映照在崖前无尽的虚空晨雾之中。

“咦?”兄弟俩大惊失声,谁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此法名唤‘隐灵遁法’,你们愿意学吗?”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兄弟俩转头一看,毫发无损的蚩伯负手立于缭绕晨雾之中,正殷切地出言询问。

面对如此精妙的玄法,兄弟俩又怎会有半分犹豫之心,当下不假思索便点头应声道:“愿意!”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封神双龙传(封神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