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3章 轮回之劫1

更新时间: 2017-11-02 14:17:05 字数:4998

“天命异馆!”

耀阳与倚弦一眼望见院中假山上刻的四个大字,二人不由吐了吐舌头,这才知道误打误撞进了“天命异馆”的后院。

异馆后院是一处布设精雅的石景小园,其间奇石嶙峋花草整齐,配上景山琼池与亭台小榭,池面佐以短短一截九曲石桥相连,远远望去,一条弯弯曲曲的青石小径接壤在馆楼之间,隐没于亭石池水之中。整园虽占地面积不大,却格外显得幽静别致。

倚弦自小流落街头,哪曾领略过这等石园幽境,所以当他首次置身此景中,顿觉眼前豁然一亮,忍不住想驻足观望一番,谁知耀阳一把将他拉入一块磐石后面,小声埋怨道:“小倚,我们现在正在逃难,可不是来看风景的,听说这天命异馆内遍布奇人异士,一不小心被发现就糟了……”

倚弦偏头见耀阳一脸紧张,气就不打一处来,道:“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因为你刚才只顾看热闹,耽误了时间,咱们犯得着这么冒险吗?”

耀阳做了一个小声点的手势,轻声赔笑道:“对,算我错好了!现在我们既然已经进来了,就当是随便玩玩呗,起码也不能砸了咱们‘混世双宝’的招牌,走哩!”

两人一推一搡循着青石小径,小心翼翼迈步踏足“天命异馆”后楼。

“天命异馆”是一座环形坚木方楼,高三层,首层为装饰讲究、精雅不凡的“迎客室”,二三层则分设大小不同的堂房,视不同居主性情装点各异,或明堂雅阁,或暗室深幽,或豪饰华丽,或素质淡雅。

好在异人奇士皆好清静,平素不喜被人打扰,所以除了馆楼前门有人伺守之外,楼间少有端茶送水之人。这倒方便了他们两兄弟,在馆内兜了两圈,没有被人发现。此时却从“迎客室”传来一阵脚步声,吓得兄弟俩顺着馆旁木梯往上跑,一路窜到了三楼的“藏道阁”前。

隔着门帘间隙,只见一道云雾缥缈的琉璃屏风迎门摆放,堂间宽敞明亮、清净整洁,摆放的物件极其简单随意,四处可见翻阅过的竹简书帛,堂内飘出檀香阵阵,混合着一缕淡淡茶香,令人感到心清气定。

“姜子牙?”耀阳望着堂前门萼上那“藏道”匾牌的署名,犹豫了片刻,有些不敢肯定地轻声问倚弦:“这是那个什么姜尚?”

倚弦摇头表示不知道,再看了看匾牌下的左右门联,心思一振,不由静默了下来。他们兄弟俩曾在数年前一次落难时遇到一位心地颇善的逃荒老叫花,相处过一段时日,并随老花子学了些认文辨字的本事,自是认得那门联上的两句话——

上联是“自古贫贱相注定”;

下联是“从来生死命相随”。

如此两句话,再佐以横额“藏道”二字,立时予人一种上天入地,藏道于心的高深莫测之感。其中隐含的无限深意,更令兄弟俩久久不能平复心情。他们虽然好学,但自与花子爷爷分开以后,终日为饱暖自由而担忧,根本没有更多的学习机会。难得今日见到这等深奥的学识,不免有些沉迷其中。

正当兄弟二人观匾静默之际,楼层转梯间忽然响起纷乱的脚步声,隐约传来一人恭敬的话语声:“公主,请这边走,姜尚先生午修时间刚过,累公主久等了!……上楼左近第一间便是先生的藏道阁了!”

“公主?”耀阳与倚弦惊得三魂七魄早已走了二魂六魄,慌不择路只想逃走。这才发现原来馆楼只有一道转梯,而“藏道阁”旁侧的其他两个堂房都已上锁,除了跳楼之外,他们根本无处可逃。

凭栏下望,两人倒吸一口冷气,都拿不出勇气往下跳。耀阳急中生智一把拉过倚弦,指了指面前的“藏道阁”,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倚弦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无论如何都只能姑且一试了,于是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两人轻轻拨起门前的竹帘,一前一后敏捷地闪入堂房之内。

透过云雾缥缈的琉璃屏风,隐约可以见到内室摆设极其简单,仅只一台高席而已。下摆小炉旺火煮茶,上置方盘圆子的弈台,席旁的铜鹤炉嘴熏出阵阵檀香。升腾的缭绕烟雾中,一位须发花白的道袍老者盘坐高席之上,仿佛丝毫没有发现两个落魄少年已进入自己的居室,仍是一动不动地瞑目养神。

耀阳与倚弦巡视了片刻,找好足以藏身之所,才蹑手蹑脚地横过屏风,躲入内室与外厅之间那重厚实的室帷中。两人肩靠肩紧贴在室帷后,努力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异动,生怕因此惊醒老者静修,后果堪虞。

这时,要命的考验恰如其时地来临——

“小女子幽云求见姜老先生!”清柔悦耳的女子声音适时在门帘外响起。

耀阳再度听到这犹如天籁的声音,心弦立时难以抑止地怦然一动,偏偏在当下紧张压迫的气氛中感受这份心动神摇,分外让人觉得美妙动人。他心里直呼要命,恨不得立即冲出去见这名女子。倚弦感到肩部传来耀阳激动的颤抖,暗暗叫糟,一边在耀阳手臂处细掐一下,一边透过室帷间的缝隙偷眼观望高席上的老者。

道袍老者此时缓缓睁开眼,泛空直视片刻,旋即长身而起,步下席来,声若洪钟道:“公主请进!”

相反此时的倚弦心神巨震,惊骇非常。只因方才老者空泛的眼神虽然直视前方,然而当他偷窥的目光甫一扫视过去,便如触电一般,似与老者眼中有犹实质的流光异芒相遇,惊得他通体汗出忐忑难安,慌忙闭目不敢再望。

门帘哗响,轻盈的步履声转过屏风,巾帘遮面的幽云公主只带了一个随身丫鬟,莲步款款行进内室。

“草民姜尚拜见公主!”老者不卑不亢地躬身揖了一礼,道,“请上座!”

幽云公主盈盈有礼回道:“子牙先生不必多礼,本宫有求而来,理应先生上座才是!”

“那老夫恭敬不如从命了!”姜子牙不再作势谦让,居主位坐了下来,伸手请了一礼,“公主请坐!”

“先生无须拘礼,只管当我寻常人一般便可!”幽云公主在丫鬟扶伺下欠身坐于副席之上。

此时,室帷后的耀阳偏头透过些微缝隙,正好可以完全望见伊人的一举一动,两眼瞪得老大,抑制不住有些激动。倚弦在旁想起方才触及的犀利眼神,仍感心有余悸,不敢再次透帏观望内室,生怕被眼前的高人识破行藏。

姜子牙好整以暇翻拾器皿,摆上杯具,然后从炉上提壶斟茶入杯,问道:“不知公主屈尊移驾至此,究竟有何事相询!”

幽云公主举杯点头示以谢意,柔声道:“我闻知先生来到朝歌虽短短数月时间,却以相命金口,料事如神而被众口称道!幽云仰慕已久,今日特地来此请先生为我父王乃至大商天下卜上一卦!”

姜子牙持杯饮茶的动作戛然一顿,双目神芒突现,沉吟片刻后悠然一叹道:“公主孝仪满怀更兼心存天下,难得难得!可惜老夫虽心高气傲,敢批相讲命,甚至妄言因果轮回,却惟独不敢违逆天地人寰的大道至理,天机不容泄露!至于你父王,除非本人亲至,否则恕老夫也无能无力。”

幽云公主轻哦了一声,掩不住失望的心情再度问道:“难道先生真不能将天下命途透露些给幽云知道么?”略带哀求的垂询,听在耀阳耳中显得格外凄婉,禁不住心中一酸,暗骂姜子牙不解风情。

姜子牙做出无能为力之状,叹喟道:“天下命脉所系,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左右,而只在乎天地人三者的无间契合。其实只要是贤者治天下,持王道守民本,大商天下自然永固,又何劳以鬼神小术去推算所谓的长久命途呢?”

幽云公主若有所思地轻声叹息,盈然起身道:“先生所言正是,幽云谢过先生指点!来人——”随着她的呼喊,门外一名随从应声掀帘而入,捧着一盘金铢跪送到姜子牙面前。

姜子牙淡然一笑,伸手拒绝道:“老夫无功不受禄,还请公主收回吧!”

“先生无须客气,这不过是幽云求见先生的一片心意而已,别无他意!还望先生一定毋要推辞才好!”幽云公主挥手示意,那名随从便将整盘金铢放置高席之上,恭敬退出门去。

看着那黄灿灿的一盘金铢,耀阳不由自主有些想入非非,还暗里轻拨了拨倚弦的指头。倚弦自然晓得这家伙的想法,心中苦笑连连,暗想有幸出得去再说吧。

姜子牙稍作沉思,目光炯炯望向幽云公主道:“既然公主如此盛情,老夫也不便回绝。但凡事都讲个因果缘法,方才公主步入老夫阁堂时,左足先入踏前三分半,距门槛‘地极壬午位’左二分,离云雾屏风‘天罗丙子位’右四分——恰恰暗合时命九星中的‘天凶星兆’,唉……不如就让老夫为公主卜上一卦,看看能否逢凶化吉,如何?”

此言一出,内室众人都不由一惊。

倚弦更是被吓得心惊肉跳,如果真如姜子牙所说,那么他和耀阳刚刚进门肯定也已经被发现了,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为何姜子牙不揭穿他们呢?当听到姜子牙解说公主步入阁堂的踏位,他不由想到自己和耀阳的踏位又是什么呢?相反耀阳却嗤之以鼻,不作此想,一心以为这姜子牙不过是个神骗,故意编些悬念去诈唬那盘金铢罢了。

幽云公主默思片刻,点头问道:“幽云记得方才确是左足最先踏入先生阁堂,但仅凭无意之间的踩踏便可虚应吉凶之说,先生不觉得有些托大么?”

姜子牙微颜轻笑,正色答道:“万事万物任何纤细入微的变化都非独有偶,藏天地间无限玄机于其中!寻常人又岂能明白个中道理!公主如果信得过老夫,就请除下面帘,让我细观你本命神气的流转盈和,才能为公主寻得趋吉避凶之法!”

幽云公主略作沉吟,终在丫鬟规劝下缓缓取下面帘,顿时众人眼前一亮,满室生辉。

只见一脸绝世容颜即时展露出来,青丝如云的长发轻盘成髻,散落的发丝柔顺贴面,衬出分外秀美绝伦的怡人轮廓,挺立小巧的琼鼻,朱唇皓齿的樱桃小口,配上充满灵气仿若深海般的双眸,一身白衣胜雪的裙衫衬上晶莹如玉的肌肤,丝毫没有任何妆饰,整个人自然而然显出清灵淡雅的不俗气质。

耀阳登时只觉呼吸为之一窒,仿佛全世界都不再重要,唯一存在的便是眼前那真实而又虚渺的美人儿,如果能够得到她的倾心,此生夫复何求?他的心情促使呼吸变得愈加急促起来。

倚弦一直靠在室帷内里不敢向外窥视,一味静听内室变化,此刻感觉耀阳的异动,慌忙再次掐了他一把,痛得耀阳直咧嘴,才又回过神来。

姜子牙仔细端详片刻,皱眉动容道:“不知公主可否报出生辰八字?”

幽云公主不以为然地将生辰说了出来,随口问道:“有何不妥吗?”

姜子牙盘指掐算良久,更不时盯望公主面庞半天,面色大变久久摇头不语,终仰天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公主面相虽可算上清灵钟秀得天独厚,但命格坎分离散、五行不正,因而偏属奇门。观你眉间三阳偏衰,可知必然常年久居流寒之地,更兼今逢流年太岁,公主的运程受冲成三阴绝阳格……唉……”又自一叹,“老夫从未见过此等命格异相,绝阴绝阳,灭生灭死,实乃灭绝轮回之苦劫啊……”

幽云公主闻言一怔,神情略显黯然,幽幽一叹,旋即又回复平常,仿佛不曾受任何影响一般,容颜不波道:“幽云想借先生一句话,自古贫贱相注定,从来生死命相随!一切皆有定数,非人力所能为之。故而,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耀阳听到伊人这略带些许凄怨、些许无奈的叹惋,心中不争气地一阵揪痛,暗里大骂姜子牙简直混帐之极,不就是蒙钱吗?也不用说得这么狠毒吧!又寻思到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没用,肯定跳将出去痛打他一顿……想到这里,耀阳再次偷望幽云公主一眼,心里不由又涌起黯然自伤的情绪。

倚弦哪里知道身旁的兄弟时喜时悲,正身陷矛盾自卑的心情低谷。当他听到幽云公主说出那番是也不是的坦言,也禁不住心生倾慕,很想见见这位幽云公主,却又担心被高人发现,只好硬生生忍住心思。

此时,公主身旁的娇俏丫鬟抢步而出,扑通跪在姜子牙身前,声泪俱下地哀求道:“请先生一定要救救公主,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可怜姜皇后刚被妖妃妲己害死……先生,您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们公主呀!”

“小娇……”幽云公主想到惨死的母亲,心中一酸眼里珠泪滑落,语声更显哽涩。

姜子牙稍作犹豫,瞑目苦思好久,叹道:“若要避过此劫,永保福缘绵长,也不是不能!只是……除非……”只见他几度欲言又止,沉吟阵阵才续道,“除非公主愿意放弃现在的浮世繁华,远离这红尘苦海,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幽云公主娇躯一震,黯然一叹道:“幽云何尝不作此想?只是生在帝王家,身不由己!”

室帷后的耀阳看到面前不远的伊人落泪,心中一痛,怜惜之心大起,身子不由一阵抽动。倚弦虽然也替美人儿惋惜,但却不明白为什么耀阳反应这么大,于是用肩轻碰了碰他的肩,以示询问。耀阳只是略微摇摇头,示意倚弦不要管他。

幽云公主俯身扶起丫鬟小娇,微微欠身对姜子牙行个万福,重又覆上面帘道:“打扰先生多时,承蒙眷顾万分感谢,幽云就此告辞了!”

姜子牙直觉此女心中生意已绝,不禁惋叹,起身行礼相送道:“那老夫也不多说,就此恭送公主!”

幽云公主在丫鬟小娇的扶持下缓步正欲行出内室,姜子牙心念一动,随后跟上前去,说道:“公主请留步!”

幽云公主闻言转身问道:“先生还有什么事么?”

姜子牙从怀中拿出一样晶莹剔透之物,递给公主,道:“老夫岂能平白受人钱财,所以将这‘凤首莹心锁’送与公主,希望能对公主有所帮助吧。”

幽云公主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把做工精巧的凤首铭纹玉锁,掌心盈盈一握,温熙和暖,显得格外纤小精致,又闻姜子牙话中赠意坚决,也不便回绝,只好收下,道:“那幽云就谢过先生了!”

姜子牙将公主主仆送至门外,“公主慢走,恕老夫不远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封神双龙传(封神绝)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