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 神探现身(1)

更新时间: 2017-09-28 15:40:21 字数:3024

在投出的第一百零一份求职简历如同石沉大海后,我终于对自己成功就业完全丧失了信心,大学毕业前的豪言壮语顿作无稽之谈。

倘若我学中文,肯定会是个杰出的小说家,假若我学会计学,必定会在会计事务所中大展拳脚,可惜我学的是哲学,注定无人问津,饱受白眼。男友阿乐对我的专业的评价是:一言以蔽之,无用。我的总结是:哲学并非无用,而在找工作方面,的确无用。

毕业前两个月,我仍在花着父母寄给我的血汗钱,每日里地铁倒公交,公交倒地铁地四处面试,虽称不上“面霸”,也可称得上四处“来一捅”了,面试官的眼睛比匕首还锋利,将我本就不坚强的心捅得满是窟窿,哗哗流血。

“莉莉周?”一百零二份简历投出后,我的宝贝手机终于给我带来了好消息。

“捕劫心理诊所,黄河大街232号,明天下午三点。好的,谢谢您了,啊,忘了问您贵姓了?”话筒中传来了嘀嘀声,看来对方实在懒得跟我浪费口舌,不过这个消息却给我注射了一针强心剂,谁说哲学系的人无用,心理诊所都需要我们这种高智商的人才呢!但愿他们需要的不是病人。

面试之前,我一直在揣摩这个“捕劫”是什么意思,“不洁”吗?为人们清除心理疾病,可也不能称心理疾病为“不洁心理”啊?真是有点莫名其妙。

倒地铁,换公交,一路出乎意外地顺畅,让我这个悲观主义者好是兴奋,但又有些害怕,因为不知后面会有什么不顺利。

当我来到“不干净”心理诊所时,的确是吓了一大跳。所谓的心理诊所居然是一座年久失修的二层小木楼,此刻二楼小木窗的窗台上摆满了刚浇完水的仙人掌。

据我所知,仙人掌是无需多浇水的,而楼内的这位仁兄将仙人掌浇灌得如同出水芙蓉,翠绿照人,但仙人掌到底还是仙人掌,喝不了太多,只好都从花盆下面流了出来,直接滴到我身上,将我仅有的面试装毁得惨不入目。

“Oh,mygod!”我大声一叫,马上从楼上传来了排山倒海般的脚步声,接下来,一位体重将近一百公斤的漂亮美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极其热情地扑倒在我身上,我顿时失去平衡直接倒在地板上,而更难熬的是这位美女就压在我身上。

“你好,我是阿may!”根据我的听力测算,给我打电话的就是她了。

“您好,我是来面试的莉莉周。”阿may十分歉意地笑了笑,尽量迅速地扶墙站起,以摆脱我们俩眼下这种暧昧的姿势,可是,中途她失败了三次,当她最后成功站起来时,我想自己已经被嵌在地板里了。

不过,阿may还是很有礼貌地一把将我从地板里拉了出来,“我们的地方太旧了,楼梯有几级塌下去了,地板有些腐掉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我过了好一会,方才恢复正常呼吸,忙说:“没关系,我还以为我的叫声吓到你了呢!”

“周小姐,请跟我来吧!”直到此刻,我才算将这座小木楼的内部构造仔细端详了一下,一楼西侧是水房和卫生间,东侧的房间用一把上锈的锁头锁着,看样子应该是仓库,阿may的办公室就在楼梯后面,只有一张办公桌而已,桌子上面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走上楼梯后,只觉得整座楼都在摇晃中,真是酷似我此刻没有着落的心情。

二楼就是一个不大的会客厅,一张旧得看不出颜色的沙发,一张堆满了废旧书稿的占据大半空间的办公台,以及一个穿着黑风衣,头戴棒球帽,脚蹬运动鞋,嘴里叼着根薯条,看上去极其无聊的男生。

说他无聊是因为他正在拔仙人掌上的刺,每拔一根就会露出分外得意的奸笑,让我极想有挥拳朝他脸上来一下的冲动。

“阿迪!”看来给仙人掌辛勤浇水的人非阿may莫属了,她再次以迅雷之速飞起一脚就将那个男生从窗口踹了下去,力道之准,速度之快,让我钦佩得瞠目结舌。

“莉莉小姐,没吓到你吧?”阿may转向我时,凶神恶煞的面容立刻变得和颜悦色,真是让我的心脏承受能力大大增强。

“呵呵!没关系,我妈妈也经常这样对我爸爸的。”“是吗?”阿may一脸意外,突然间又涨红了脸,一脸羞涩与甜蜜。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被叫做阿迪的男生还真是坚强,上楼的速度比下楼的速度还快,此刻我还有机会看清他的长相,跟他的穿衣品味真是不相上下,尤为突出的是他的暴牙,一说话就让我心里很是伤感。

“莉莉小姐,你不用感到怜悯,人最重要的是内心,而不是外表!”不愧是心理诊所的人,连我想什么都看得出来,我很不好意思地笑笑,“请问你们是这间心理诊所负责面试的工作人员吗?”

“是!”“不是!”阿迪与阿may异口不同声地回答,他们诧异地对视一眼之后,又互换了答案,“不是!”“是!”

我被这两个活宝搅得头都大了,只好问得再具体一些,“我是来参加面试的,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阿may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太好了,下面的事不用我管理,交给他!”说罢又是一阵排山倒海的下楼声,只留我和阿迪两个人面面相觑,阿迪的嘴里依旧叼着那根薯条,上面还沾了不少泥,我正在怀疑阿迪是否像我小时候一样有吃土的怪癖时,他已经毫不犹豫将这根薯条整根吃下肚,我登时就觉得胃里胃酸过多。

“莉莉小姐,你很难受吗?请坐下吧!”阿迪似乎为了掩饰一下自己的怪异,终于步入正题了,我也只好强忍住心头的极度不爽,将手中的简历递给他,看来真是来错地方了。

“你是学哲学的?”阿迪的口吻与其他面试官没什么不一样,看到学哲学的人尤其是学哲学的女生时,眼中都大放异彩,似乎看到了传说中已久的阿尔卑斯山雪人和天池怪兽。

“没错,L大本科毕业,英语最高水平六级,计算机国家二级,普通话二甲——”

“够了!我只需知道你是学哲学的就够了!”是啊,看来阿迪与其他面试官一样,多半看到我这个专业就打退堂鼓了。

“那我可以走了?”我实在没兴趣在这个怪异的诊所中再待下去了,它不仅怪异,而且再次让我本来就不多的自信心降至负数以下,王家卫说不被人拒绝的最好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我可学得很好。

“不行!”阿迪一声厉喝,突然站了起来,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我相信自己绝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会让人产生不良冲动,可是眼下阿迪的神情实在让我不寒而栗。

“你——你要干嘛?我可是学过跆拳道的啊!”

我们足足对峙了三十五秒,阿迪大概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不好意思地将帽子正了正,后来我发现这是他自信心极度膨胀时的惯有动作,“你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应该留下,如果你不满意我们这里的工作条件,至少也应该再多待半个小时!”

What?我的头脑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这算哪门子面试,毫无常理可言,我还真是撞邪了,“这么说,你已经决定录用我了?”

“不一定!”阿迪的回答再次让我陷入逻辑混乱之中,而他此刻完全不顾我匪夷所思的表情,急于从手掌中拔出刺入掌心的仙人掌刺。

“你们让我来面试,也不提任何问题,就这样了?”

“你想知道些什么呢?”阿迪头也不抬,心不在焉地问道。

“说实话,我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只觉得你们怪透了,完全不像正常人,请原谅我的鲁莽,但是我还是要走了!”

“如果你现在走,也就是北京时间15:13分,在路上你会遇到一个骑儿童车的红衣小孩,他会摔倒在地并放声大哭,你会将他扶起后,好好安慰下,然后乘坐105路公交车倒地铁,地铁里会有两个中年人唱歌乞讨,你不会给他们钱,并认为他们比你有钱很多,随后赶回租的公寓等男朋友来接你吃饭,接下来就会——”

“够了!”这下轮到我怒吼了,我义愤填膺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未来发生的事没人能预测得了,就像我完全不知道今天遇到你这么无聊的人一样!”

阿迪一动不动盯着我足有十秒钟,“好的,你可以走了,现在是15:14分,一切也许会不同,但结果都一样!”

我的心里一阵发毛,飞快地跑下楼,一不小心重复了阿may下楼时的高难度动作,直接跌进塌下去的地板里,手心一阵刺痛,又是该死的仙人掌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阿迪神探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