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八章 博学少女

更新时间: 2017-09-29 10:00:18 字数:4608

“摩斯密码,易位法,还是别的什么?”南宫信灼灼的凝视着托塔李,他迫切想知道,他手腕上的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

托塔李一本正经的挺起胸膛,骄傲反驳:“我导师不屑运用这种低端密码体系。”

这个自信他还是有的,如果是简单的加密,他会立刻分辨出来并且破译,可是距离导师去世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他连密码破译方向都还没办法确定,充分说明导师并不想自己的笔记被人轻易破解。

“低端?”南宫信挑挑眉,看来留下资料的这位也不是简单的人。

“嗯,”托塔李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目前,确实破译的难度很大。”

暂时无法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南宫信知道不能急,恰好茉莉送完路北月回来,托塔李这时候也起身告辞,他还要回去继续做研究。

茉莉看着托塔李稍显木讷的背影,关上门问南宫信:“你确定修复联络器,他能帮上忙?这家伙,我越看越觉得呆头呆脑。”

南宫信起身,把杯子里的茶倒掉,从冰箱里取出苏打水倒了半杯,喝了一口凉爽的感觉沁心入肺舒服许多。

“疑人不用,而且,你怎么学会以貌取人了。”南宫信回想起刚才和托塔李的对话,他慢慢的说:“这个人很有想法,也许他的作用远不止修复联络器。”

“很有想法?我怎么没看出来。”茉莉不以为然,龙盟是高尖精人才聚集地,为全球最高端的智囊团,他们都没办法修复联络器,还会有人比他们更强大?

南宫信不多说,冷冽的眼眸深了深,抬起手腕,月光下的半月吊坠有种讳莫如深的漆黑色泽,但之前的淡蓝色黯光已经完全消失。

“他或许知道,我们从那个地方带出来的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

茉莉感到不可思议,“真的?”

南宫信点头,随手将杯子放在阳台的藤桌上,把托塔李导师文件加密的事告之茉莉,“你不是密码破译高手么,号称这里的人类创造出来那些密码系统你都掌握了,这件事,不要做的太明显,免得他起疑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茉莉摸着下巴上刚冒出来的胡茬,计上心来,半晌点头道:“行,我办事,你放心。”

这一晚上,算是有惊无险。

宠物店的开张进展很快,没用一个星期,干净温馨的小店便开始进入试营业阶段,盖敏敏每天都在店里,比上班还准时。

生意好的时候托塔李也会过来帮忙,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近。

这天南宫信和茉莉刚到店门口,便听到里边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是女孩儿的声音,清脆可爱。

“不对……不对不对,你们难道都没有发现有问题吗?”

南宫信察觉的到,她和盖敏敏一样,身上都有那种淡淡的气息。

“问题呢,当然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南宫的那个半月吊坠怎么会发光?”托塔李没发觉南宫信和茉莉进来,推了推眼镜说。

正准备走进去的南宫信不由的停下了脚步,陨石发光这件事,他自然希望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但也就是迟疑了一下,南宫信的脚步就继续向里走了进去。

路北月正想说什么,盖敏敏推了推她,大家顺着盖敏敏的眼神看过来,这才注意到南宫信和茉莉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

“呃……你好,”艾艾打量了南宫信和武茉莉后,主动对南宫信打起招呼,神态自若,仿佛刚刚在背后议论人家的并不是她,“我是艾艾,你就是南宫信吧?”

“你怎么知道我是?”南宫信淡淡的微笑。

路北月有点担心,在一旁抿住了嘴巴,显得有些尴尬。虽然大家刚刚只是在讨论南宫信的吊坠,但她感觉这样背后说道总是不太好,南宫信现在虽然表现的很平和,但路北月还是觉得他和刚刚的心情有点不一样了,这种微妙的转换,只有路北月能感觉到。

“直觉。”叫艾艾的女孩儿自信地说道。

“艾艾直觉很准的!”盖敏敏说,“隆重介绍一下,我和北月的好朋友,艾艾。”

打了招呼,大家坐在一起聊天。南宫注意到这个叫艾艾的女孩和路北月、盖敏敏很不一样,透着一种古怪的感觉。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呢?”茉莉自己倒了咖啡坐下来。

艾艾眨巴眨巴眼睛,看向众人:“对,接着咱们刚才说的,在酒吧和那些人起冲突后,你们都没发觉不对吗?”

路北月迷惘,她想到那些小混混对自己竟然都没有过敏,这算是不同寻常吗?可转念一想,南宫信和武茉莉对自己的体质不也没有什么反应吗,路北月觉得自己想多了,于是摇摇头表示没发现什么不对。

盖敏敏也不清楚艾艾到底想表达什么,想不出什么结果,干脆直接道:“艾艾你能不能别卖关子,要说什么就直接说,你想急死我们?”

南宫信靠着桌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艾艾。

茉莉煞有其事:“有什么不对的?难道是,我教训他们教训的太轻了?”

盖敏敏听到茉莉那自大狂的话,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表示无语。

“安啦,你们再仔细想想。”艾艾水盈盈的大眼睛又满含希望的一一扫过众人,但令她失望的是,连托塔李也发懵,他是众人当中最敏感的一个,连他都没发现异常,别人可能更不易发现。

确定这点后,艾艾叹口气从沙发里起来在众人面前来回踱步道,“你们都知道北月的体质特殊,但北月并没有对那些坏人产生影响,那么多男人小混混!竟然没有过敏的!这难道不奇怪吗?”

众人皆是一怔,相互对视了一眼后,视线齐聚在路北月身上。南宫信也差点遗忘了这件事,他缺席了路北月二十多年的生活,对她的“过敏”体质还不够敏感,现在被艾艾一提才想起来了。

没错!

路北月犹豫了一下,对艾艾说,“可是南宫和茉莉,他们对我也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啊,或许,或许我的体质是只针对部分人群?又或许最近有了好转?”

路北月的话倒让南宫信想起另外一件事,那辆黑色商务车,南宫信隐隐觉得不简单,会不会是车里的东西,也就是让半月吊坠发光的东西,使他们对路北月不过敏?

盖敏敏道:“我觉得也没什么稀奇,又不是所有人都对北月体质过敏,除了南宫和茉莉,叶骁不也不过敏吗?这不就是例子?”

茉莉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看南宫不吭气他也跟着默不作声,茉莉喝了口咖啡看向托塔李,他想知道,南宫信评价极高的托塔李会怎么说。

“客观来说,存在这种可能性。也可能是北月本身的过敏体质,有弱化期和强化期。”托塔李推推眼镜,他那晚所有的事情回忆了一遍,更肯定自己所说的后者。

“什么嘛?”艾艾显然不认可托塔李的结论,坐回沙发上道:“你这种文绉绉的推断有佐证吗,不懂就不要胡说好嘛?还强化期和弱化期,你以为是肺结核啊?”

托塔李被艾艾呛的脸红,竟忍不住有些着急的辩驳起来,“你…我…这怎么不可能?强化和弱化不单指疾病,例如天文现象,月亮所对潮汐产生的影响,就可以视为弱化期和强化期,这是一种自然转换变化的过程。”

“得了吧,那些名词和理论我不懂,不过我觉得根本没这么简单......”艾艾正气势汹汹地准备开始她的长篇大论,却被盖敏敏打断。

“好啦!你们俩,属鱼的吗?见面就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么?”盖敏敏见两个人要吵起来,顿时呛声。

茉莉插话:“嗯,各位,想知道是不是强化和弱化,问问正主不就能明白了吗。”

一句话,又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路北月身上。盖敏敏倒是奇怪地看了一眼武茉莉,这个人有时候靠谱的可怕,有时候又像傻瓜一样,真是疑似精分。

路北月一直在思索托塔李的推断,她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晚上的细节,咬了一下唇瓣,回答:“那天晚上其实我试过,当时被他们围着,我迫于无奈去拉了正在倒酒的那个男人的胳膊,可是......他没有任何反应。现在回想起来,在这之前他们有人也拉拽过我几下,也是没什么反应,只是,那人在碰到我胳膊的时候,我好像胳膊麻麻的,不知道算不算奇怪的地方。”

“麻麻的?”艾艾皱起眉思索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兴奋的拍了一下脑门,“好笨,我怎么没想到!”

南宫信眉心微沉,“什么?”

茉莉和路北月等人也看向艾艾,艾艾激动的深深吸了口气,“北月跟我说,那晚故意找敏敏麻烦的几个混混身上,有图腾刺青。”

这点几个人都知道,觉得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刺青?那又怎么样?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武茉莉也看到了那些刺青,看起来和街头混混们随便纹的没什么差别。

艾艾从托塔李手中一把夺过笔记本电脑,快速的开机,众人好奇她到底要做什么,纷纷凑过来看。

就见艾艾打开画图软件,迅速绘制了一条青蛇,还有一只鸡。

“这是什么?”托塔李一头雾水。

“龙凤斗,是广东那边的靓汤。”盖敏敏断言,遭到茉莉的白眼,“我说茶壶盖小姐,靓汤?看来你满脑子也就只有吃的东西。”

“我懒得和你吵,”盖敏敏拍了拍艾艾的肩膀,“艾艾,你继续说。”

艾艾指了指青蛇,又指了指自己画出的鸡,认真的思考了片刻后也总觉得自己画的不太像,不过她不在意这些细节:“这个是那伽,这个是佛母。”

茉莉和盖敏敏差点笑喷,托塔李低头咳了一声,艾艾尴尬的挠挠头:“我只能画成这样了,你们凑合看吧。”

托塔李把电脑从艾艾手里接过来,笔走龙蛇迅速做出修改,电脑上的图片渐渐趋向完整,艾艾说的那个佛母的真正面貌逐渐浮现在众人眼前,路北月忽然惊叫:“就是这个!”

酒吧的那天晚上,她和盖敏敏都看到那帮人身上有这两种图案的纹身。

艾艾点头,“那我的推断就没错,那伽和佛母是东南亚一带流传的纹身图案,起源于印度佛教,这种纹身是用东南亚独有的某种草汁纹上去的,只有那边的降头师和巫师们才懂得提炼这种草的汁液。”

“这么复杂?可是,这跟北月的体质有什么关系?”盖敏敏问出众人心中的疑惑。

“当然有关系,”艾艾捞过桌子上的果汁喝了一口, “按照阴阳五行论说,女孩子体质属阴,男孩子属阳。同性相斥异性相吸为阴阳互根的内在,和异性体质相斥就说明北月体质并不完全属阴,或者干脆说北月的体质有一部分属阳,而这一部分正是异性的过敏原因。”

艾艾顺着自己的逻辑飞快的说,完全不管周围的人一头雾水,“那些人之所以接近北月而没有被影响,第一,可能是他们用于纹身的神秘草汁起到压制‘阳’的作用;第二,他们身上有更阴的东西,可以中和北月身上的这部分‘阳’。”

托塔李显然听不下去了,像以往一样的完全无法认同艾艾的歪理:“够了,艾艾,你这种推断并没有科学依据。”

艾艾懒得和他斗嘴:“科学无法解释的事多了,你爱信不信。”

托塔李并没有被艾艾的态度影响,反而仔细分析着,“北月碰到他们胳膊会麻,并不能说明这是什么说不清楚的汁液的原因,我宁愿更相信是潮汐的强弱引发的什么磁场改变,当然我只是举个例子,并不是说我就确定是潮汐的原因。但是艾艾,你仅凭单单一点猜测就下判断简直没道理,更何况你说的那什么纹身……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把过敏的异常情况和什么纹身联系在一起?完全没有逻辑。”

“逻辑?”艾艾不满了,“我只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它从来没有出过错。”艾艾顿了顿,继续说,“我在听北月描述的时候,就瞬间想到这个纹身了,这就是直觉。”

托塔李无语,在他看来,什么脑海中浮现出的直觉,根本就是艾艾的主观臆断。

南宫信用探究的目光看了艾艾一眼。

直觉?……南宫信不易察觉的一笑,觉得自己在这里遇到的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茉莉仔细分析过艾艾的话,觉得也不是全没道理,连忙岔开话题:“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身上有鬼?”

“也可以这么讲。”艾艾从果盘里抓过一个苹果,脆生生的咬了一口,满嘴果甜,“东南亚巫术一直有传承,巫术大部分属性是阴,尤其是蛊毒和降头术都是至阴至寒的术法,所以我怀疑,那些人身上可能被蛊毒或者别的什么至阴的东西加持过。”

至阴至寒……

南宫信想起了那辆商务车,又不由得看了看手腕上的半月吊坠。

“呃……”

众人还在消化艾艾的话时,路北月忽然闷哼一声眉头紧皱,面色痛苦的双手捂着头。

“北月!”众人脸色一变。

还不容离路北月最近的盖敏敏做出什么反应,南宫信心头“咯噔”一声,面色沉敛,拨开盖敏敏一把扶住路北月,“你怎么样?”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落入凡间的天使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