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六章 拔刀为红颜

更新时间: 2017-09-27 10:00:33 字数:4590

这几个男人显然是经常混酒吧的油子,看衣着打扮不像是在乎一部手机价格的人,刚才醉意朦胧的盖敏敏去洗手间不小心撞了他们其中一个,那人正好握着手机,手里不稳脱手就掉在地上。

手机本身没怎么样,这男的看盖敏敏是个女孩子又长得漂亮,故意要为难。

盖敏敏虽然是酒意上头,但也知道对方是故意挑事,一气之下十厘米高的鞋跟狠狠把手机踩碎,等手机彻底五马分尸才从包里掏出一叠钱甩在那男人脸上。

“手机是我踩的,要找你们找我,别为难我朋友!”盖敏敏虽然喝了酒,但还算清醒的把路北月一把拽到身后,像护小鸡似的把人护起来。

男人被迎头的钱砸了一脸,不在乎地笑了笑,但眼睛已经阴沉了下来,显然在打什么坏主意。

茉莉看到盖敏敏的动作,锐利的双眼一柔,嘴角斜提:“醉成这样,胡闹。”

语气里隐约带着几分别样的味道,南宫信瞟了茉莉一眼,茉莉像是被人看穿心思似的,挠了挠鼻子:“咱们不过去?”

“再等等。”南宫信盯着路北月。

路北月虽然保持着冷静,可她周围站着的的这些人却没有一个冷静的,奇怪的是这边已经喧哗僵持了这么久了,酒吧里也没个人过来管管。路北月心里开始焦躁,她和敏敏来的都是平时口碑比较好的酒吧,按理说不会有什么问题。以现在的情况几乎可以肯定,这几个人肯定有后台,或者根本就是酒吧老板的什么人,酒吧的保安早应该过来劝阻却没有,证明酒吧有意装看不见。

“我就喜欢有脾气的小妞,也别说我们哥儿几个欺负两个小妹妹。我倒两杯酒,你们俩喝完,哥儿几个就不难为你们。”一个男人站出来捞过桌子上的玻璃杯倒满酒。

经过这么一闹盖敏敏的酒意醒了不少,也反应过来现在她们两个女生,早已处于弱势了,她要的是红酒,一杯喝不醉人。如果不是怕这几个混蛋伤到北月,她绝不会这么轻易妥协。盖敏敏靠在路北月的肩上微微抬头,迷迷糊糊地想把这些人的脸都记下来。

突然路北月想起了自己的过敏体质,心里一松,自己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刚刚说话的男人正在倒酒,路北月闭着眼睛一咬牙,抓住了他的胳膊。

远处的南宫信一愣。茉莉突然一拍手,“对啊,她过敏!”

南宫信暗自松了一口气。

“哟,不想喝酒了?”男人神色猥琐地放下酒瓶。

“怎......怎么没用?”路北月小声说着,一旁的男人任由她抓着手腕,继续道,“这样多好,你过来,我们去玩儿点......”

“谁说的,”再次抬起头,路北月勉强调整了自己的表情,抓着的手缓缓放开,“我是怕你们说话不算数了,特意提醒一下,来,我自己倒。”

“戚——”“没劲!”周围发出一片嘘声。

幸好装过去了,路北月暗自想到,低头看地板平复情绪,可吧台下在阴影处的腿还一直在发抖。

“她们之前说的过敏,看起来也没什么用......”茉莉喃喃道。

两杯酒很快倒满,路北月知道盖敏敏已经喝了不少,抢先一步把酒杯端起来。

“喝吧!”路北月皱着眉头一口气喝掉,红酒虽然不烈,但酒精的味道还是不由让没喝过酒的路北月差点吐出来。

“北月!”

盖敏敏十足愤怒的叫了一声,伸手去夺路北月手里的酒杯,她知道路北月不会喝酒,这两杯下去肯定会醉,醉酒有多难受,盖敏敏比谁都清楚。

“没事的。”路北月安慰一笑,躲开她的手。

几个男的梗着脖子,眯起的小眼里散发出奸邪的光,不停在旁边催促路北月赶紧喝。

“挺能喝的嘛?”

“还有一杯呢别忘了!”

醉就醉吧!

路北月耳边听着这些带有恶意的声音,心一横,杯子递到嘴边刚仰头要喝,胳膊被一道猝不及防的力道攥住。

南宫信一贯清冷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酒里有药。”

路北月惊骇的睁开眼,抬头便对上了南宫信深邃清冷的茶色眼眸,她打电话已经过了好久,酒吧又离南宫家不远,还以为南宫信和茉莉不会来,此时看到这张熟悉又波澜不惊的脸,她鼻子倏然一酸。

可路北月又立即理智的把自己一瞬间外泄的情感收了回来,路北月不确定,他是在关心盖敏敏,还是在关心自己?

路北月一时间失神,很快反映过来南宫信还握着自己的手腕,暗暗挣扎了几下挣脱开,不安的看向找事的几个男人。

半路杀出程咬金,竟然看到他们在杯子里下药,还坏他们的好事!

几个男人立刻面露凶色,不忿的盯着南宫信。

这几个都是经常在外混的,见南宫信气质不凡,谈吐又不像一般人,心里也不免有些忌惮,但又不想输了气势:“兄弟,哪条路上混饭的?知不知道,我们是谁的人?”

南宫信接过路北月手里的酒,稍稍倾身放在酒桌上,头也不回。

这些人哪受的了被人忽视,怒气立马冲掉了刚刚心中的那点忌惮。

“哟呵,还真拿自己当根葱了哈?今天碰到我们,算你倒霉。”几个挑事的都在二三十岁,平时嚣张跋扈习惯了,见有人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顿时撸起袖子想动手。

南宫信缓缓转身过来,冷锐的视线一一在这些人脸上划过,呼吸没有一丝紊乱,随时准备出手。

武茉莉:“你们话太多了。”

话音刚落,一直背着手站在一旁的茉莉忽然闪到这群挑事的面前。

速度,极快!

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刚才说话的人哀嚎一声,整个人如同风筝一般直接从卡座飞了出去。

没人看到茉莉是怎么动的手,也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发的力,等眼前这帮挑事的醒过神来时,他们老大已经跌落在地,捂着腰哀嚎不止。

“太......太快了吧。”敏敏的酒劲儿都被吓醒了,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路北月下意识眨了眨眼睛,满以为自己喝多了眼花。

路北月和盖敏敏虽然是女孩子,但也都见过男生打架,却从来没想到看起来呆呆的茉莉竟然出手这么快,又准又狠,再看他锐利的目光,仿若和之前完全不是一个人似的。

“我是不是还醉着,出现了幻觉?”盖敏敏小声问路北月,路北月也看呆了,无意识地摇摇头:“我也出现了幻觉。”

“道歉。”南宫信缓缓坐进沙发里,照旧是鬼神不惊的语气。

南宫信平常一贯都是这样,不管对谁,也并不觉得这样的态度对某些人来说其实是一种挑衅。可这帮人平时跟着老大横行惯了,又时常仗着人多四处惹事,一般人知道惹不起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现在忽然遇到这么两个硬茬,一时间个个心里都萌生了恐意。

“妈的,我就不信你有多能打!”被茉莉踢飞出去的那个捂着胸口爬起来,细小的双眼满是狠戾,“给我上,打死不用偿命!”

刹那间,七八个人直扑茉莉。

整个卡座里极其混乱,盖敏敏怕事情闹大,赶紧从包里掏出手机给父亲打电话,却总是打不通。

“小心。”南宫信怕误伤到路北月,索性一把拽过路北月护在身边。路北月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又惊又暖,恍然间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让她觉得温暖又熟悉。

一时间,酒杯和酒瓶碎裂声、拳头打砸声、骨头脱臼声和哀嚎声甚至盖过了酒吧的火爆音乐,旁边几个卡座怕误伤都跑了,酒吧里音乐也停了下来,散客都被保安暂时疏离了出去。

整个酒吧乱作一团。

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胜负分晓。

挑事的五六个人满脸痛苦躺在地上打滚,捂胳膊的捂胳膊,抱腿的抱腿,茉莉没事人一样,一屁股坐进沙发里点了一支烟。

路北月看他脸上有道血痕,赶紧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他,又指了指血痕位置,茉莉嘿嘿一笑,接过来擦了擦,才发现不知道是谁身上的血溅到自己脸上的。

卡座周围的地上全是酒瓶和被子碎裂的玻璃碴子,酒水和果盘撒了一地,场面何其狼藉。

“南宫,你带着茉莉和北月先走,闹的这么大酒吧肯定已经报警了,我留下来跟他们说,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的。”盖敏敏一直没打通父亲的电话,见酒吧经理带着人过来,心里知道不妙,催促三人赶紧走。

茉莉不干:“人是我打的,我干嘛要走?这事和你没关系。”

路北月也不走:“我留下来陪你说清楚,酒吧有监控,就算警察来了,我们也没什么好怕的。”

南宫信朝武茉莉看去,武茉莉默契地点了点头。

酒吧经理头疼不已,他早就看到盖敏敏和那帮人发生矛盾,一个是政商要员盖家大小姐,一帮是混迹夜场的老油子,得罪了谁对他们来说都不好,所以才一直没出声。

本来想就装作没看见蒙混过去。谁知道半路杀出这两个人,还把这帮老油子给打了,打完人他们是可以一走了之,这帮混混有气没地方撒,赖在他们这酒吧的头上,那到时候他这酒吧经理也不用当了。

“几位几位,这是怎么了这是?”经理是个四十出头的人,一脸奸猾相,挥手让保安先把丁老大的人扶起来,“有话好好说,怎么还动起手来了。”

“今晚的事和别人没关系,要赔多少钱,你只管说。砸坏了你的地板卡座,钱我一分不少你的。”盖敏敏先一步拦下来。

武茉莉走到盖敏敏身后,小声说,“不用。”

盖敏敏决心要自己一个人扛下来,没有接话。

经理面露为难,偷偷瞟了一眼坐在沙发里的南宫信,赔笑道:“盖小姐,您这……您这就是打我的脸了。这点玩意儿不值钱,您愿意砸砸多少都行。只是刚才有不长眼的打电话报了警,这打人的事……”

言下之意是要让南宫信和茉莉背锅,经理老奸巨猾,他明知道盖家和这帮混混都惹不起,又一看后来来的南宫信和茉莉,觉得眼生没见过,就琢磨着把事都推到这两个人的头上,盖家和这帮社会混子他谁也不得罪。

没成想他话音刚落地,盖敏敏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人也是我打的,跟他们没关系!”

“老板,是他们先找我们麻烦的,您这里有监控,您看一下监控。”路北月也怕警察来了为难南宫信和茉莉。

毕竟,他们是为了帮她和盖敏敏才动的手,所以不管怎样也不能把南宫信他们推过去。

“这,这,盖小姐,您别让我们为难啊。”经理见盖敏敏有意要担责,急吼吼的把人拉到一边,“这些都是混社会的老油子,这帮人可狠着呢。您要非说人是你打的,我怎么给您父亲交代?就委屈委屈您这两个朋友,一会儿警察来把人带走说清楚,您要实在看不过去,私下走走关系,人也就放出来了。”

盖敏敏根本不吃这套,她怎么可能让南宫信被带走?

正要反驳,背后忽然传来南宫信的声音:“这件事和两位女士无关,我的车在门外,麻烦你安排人把她们送回去。”

嗓音是一如既往的沉稳清哑,盖敏敏和路北月呼吸一窒,想劝,酒吧经理赶紧答应下来:“还是这小兄弟仗义,得嘞,您放心,保管把盖小姐和她朋友安全送回家。”

“喂,”盖敏敏气急,“不行,都是因为我才这样的,让我来负责。”

“没错,”路北月跟着道,“哪有抛下救命恩人自己走掉的。”

南宫深深地看了路北月一眼,这句话,曾经的路北月也说过。 不过......南宫信给茉莉使了眼色,茉莉把车钥匙丢给经理,经理连推带搡的要把两个女孩子请出酒吧,

“南宫信!”盖敏敏瞪着眼睛,努力让自己作出凶一点的样子,“让我来解决。”盖敏敏使劲把经理推到一边,经理尴尬地看着几人。

路北月本来想说话,但却心知自己没有解决事情的能力。她二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曾经遇到所有问题也都是习惯自己解决,但在这一刻,她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渺小的可怜,看着果决的盖敏敏,竟然在心底生出了点自卑的情绪,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南宫信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路北月的情绪失落,却以为路北月是因为内疚。

“不要担心,”南宫信安抚道,“相信我,在这里,这样的事很容易搞定不是吗?”

盖敏敏还在一旁坚持留下来,路北月却有些感动,这不是南宫信第一次说相信他,每次都能让路北月感觉到一种异常的安全感。

一旁的武茉莉已经有些心急了,接到南宫信的眼神示意后,直接扛起一直在扑腾中的盖敏敏,路北月跟在武茉莉身后,看到南宫信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

武茉莉把盖敏敏扔进车里,等路北月上车后,又让信得过的人把人送回去。

看着黑色的揽胜化作一道黑光,迅速消失在车流中,酒吧经理捂着自己备受摧残的小心脏,这次他恐怕是看走眼了,能开得起几百万的豪车,恐怕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落入凡间的天使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