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五章 小小危机

更新时间: 2017-09-26 10:00:02 字数:4816

托塔李是个不会说谎的人,路北月一向知道他的观察力异于常人,但没想到他竟能看穿她心底的隐秘,一时间不由觉得难为情。

我们三人都是好朋友,路北月悲哀地想着,依盖敏敏的性格,她喜欢南宫信这件事也绝不会对他隐瞒,敏敏是不是已经把自己对南宫信的喜欢告诉托塔李了呢?托塔李看出来了?会觉得自己在和闺蜜抢男朋友吗?哎,这是她自己都很讨厌的状况,也许她又会没有朋友了吧?她不想失去这两个好朋友,也绝不想托塔李认为自己会和闺蜜抢男友,所以尤其难以启口。

不可以告诉托塔李这件事,像以前一样,自己承受就好了啊,路北月敏感的神经又跳出来作祟,隐隐觉得有些后悔了。她昨晚也是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打电话给托塔李,开始时只是想找个人抒发一下内心的不安,却没想到今天几乎被托塔李看穿了。

气氛,尴尬。

托塔李看出路北月拘谨和纠结,却不懂这种感觉会对路北月产生什么影响,他不懂女生的心思,他觉得女生们的念头就像天上的云一样诡异莫测,甚至上一秒和下一秒所想的内容都会截然不同,他不懂也懒得探究。不过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他大概能猜到些路北月的想法,他也是真心想帮自己的好友,所以马上打开轻巧的笔记本电脑,但语速却一如既往的慢半拍:“北月,我对你说过,你和普通人的体质不同。这次我闭关写的论文,和你有很大的关系。”

“嗯?”

路北月疑惑地看着他,托塔李就是有这样突然打断了别人内心戏的本事,路北月不明白托塔李为什么会把事情扯到什么论文上面。

“我刚才在楼下和那个叫南宫的说过,人与宇宙间的联系。你还记得六度空间理论吗?人与人之间的精密联系就像一条锁链,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只需要六个人,你就可以认识任何一个你想认识的陌生人。”托塔李的语速比之前快了一些,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打着字,边说还在边思考。

每次谈论到这些问题,他都会情绪蛮激动的,当然也只有朋友才能get到的那种激动。

路北月还是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仍旧是是满眼疑惑。

“我这么说,可能扯远了。”托塔李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有些不好意思,“理论上说,你和南宫从出生就一直存在关联,只是还没有通过你们之间的六个人相识。”

路北月稍稍有一些明白:“我好像听过一点这种理论,可这和我梦到他似乎没有关联吧。这种说法感觉还不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更贴近一点,不过我发誓,”路北月突然停了一下,然后坚定地说道,“我白天绝对没有一直在想他。”

“怎么会没有关联呢?”托塔李让路北月坐下来。看起来路北月后面的发誓完全没有影响到托塔李之前的想法,托塔李在为自己的论点寻找着能让路北月更易理解和相信的论据。

二楼还有很多东西没清理,有些杂乱,沙发还算干净,是茉莉早上擦过的。

托塔李坐下后迅速在笔记本上绘制了一个图形,图形很奇怪,路北月有些看不懂:“这是什么?”

“梦是现实记忆碎片的结合,也是真实的心境反映。梦是现实愿望的满足,也可能代表精神的压抑。但除了潜意识的关联外,我认为梦境是人精神和自然的交感。”托塔李滔滔不绝的解释。他觉得路北月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托塔李合上笔记本看向路北月:“所以,综上,你应该曾经认识南宫。”

路北月无法接受托塔李的论断,很不可思议:“什么?这不可能,之前我去帮点点做检查时,是敏敏带我认识他的。如果早就认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托塔李料到路北月会是这个反映,摘掉眼镜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后,重新把眼镜带上:“客观来说,我们的记忆是会骗人的。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原因,我可以帮忙,但需要一定时间。”

这些话勾起了路北月内心深处的好奇心,她和南宫信真的认识?哈,不过下一秒她就在内心发笑了,甚至快要忍不住要像外面的人一样吐槽托塔李的歪理邪说了,终于还是忍住了。

她突然想到,如果她失忆了,或者因为某种原因遗忘了他?

不能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想下去了,路北月囧囧的,这个桥段好熟悉,好套路,好像她昨天刚看过的韩剧,可是.....路北月纠结地看着托塔李,托塔李这人她是最了解的,他绝不会骗她的,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

路北月又忽然想起,昨晚那头疼的鲜活刺痛的感觉,这事确实不可思议,她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许可以选择相信托塔李,就像他说的,给他点时间。于是路北月点头:“谢谢你帮忙,有了研究结果一定要马上告诉我。”

经过一下午的忙碌和众人帮忙,宠物店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已经收拾的很像样,南宫信作为宠物店的幕后老板,请大家晚上在公寓吃饭。

人多,自然也热闹。

南宫信似乎对托塔李很感兴趣,其余三个人在厨房忙碌晚餐,他们两个坐在阳台上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是盖小姐告诉你的?”南宫信端着茶盏,垂着好看的眸子微微抿了口香茶,他泡的是上好的雀舌,鲜翠的茶叶在杯中根根直立,很似他的气质。

他和托塔李已经聊了一会儿,觉得托塔李很有意思,居然问他为什么每次用餐都吃很少,只要稍微想想,就明白是盖敏敏说的,他也相信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但是能对这种小事这么关心的人,一定也不简单。

阳台上的小空间被茶香弥漫,他一直喜欢茶香的清冽甘甜,能让他冷静。

茉莉却不喜欢这个味道,他更喜欢茉莉茶。

巧的是托塔李也喜欢茶,但他不懂品,他喝茶是因为熬夜需要提神,现在闲下来静静的喝一杯茶,托塔李感觉味道很好。

“她认识你第一天就打电话告诉的我,我认为你一定不平凡。”托塔李放下茶杯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道:“世界各地有很多异于常人的人,大多数被所谓的正常人当成神经病,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这和生物进化分歧有关系,他们比普通人更具有价值。”

“嗯?”南宫信微微挑了挑眉,似乎托塔李话里有话。南宫信思索了片刻眺望向窗外的城池灯火,突然想起了路北月“那路北月呢,她也是你的研究对象?”

“不,她首先是我的朋友。”

“首先?”南宫信在心里想着这两个字,皱了皱眉头,他对托塔李这句话有点排斥,他不喜欢任何人把路北月当做研究对象。

“她和常人不同?”南宫信又问。

“是的,首先是她会使男人发生不同形态过敏的特殊体质,其次,你可能没去过她住的地方,有很多花草,她养的花草比普通人更旺盛,花更香,叶子更绿。动物总是更容易亲近她。”所以他认为路北月身上一定有某种异于常人的磁场。

南宫信把目光收回,失笑:“或许她只是比别人更懂得照顾动物和植物。”

“很多人会这么认为。”托塔李说。

在我们周围总有一些异于常人的人,比如他养的动物和植物总比别人好,他做的饭菜总比别人好吃,再比如他熬夜之后总比和他一起熬夜的人更精神。

表面来看,他们或许只是比别人更懂得事物的法则。实际则不然,是他们和宇宙之间的关联,异于常人。

听完托塔李的论述,南宫信忽然放下杯子站起来:“我同意加入。”

半个小时前,托塔李邀请他加入协会。

托塔李先是一惊,接着站起来郑重其事的伸出手,继而害羞一笑:“感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代表整个协会欢迎你,南宫信。”

对于南宫信加入非正常人交流互助协会,盖敏敏和路北月狠狠吃了一惊,同时又替托塔李感到开心,用盖敏敏的话来说,托塔李终于会自己‘拉客’了,有种儿子长大的欣慰感。

茉莉听闻南宫信加入协会,奇怪地看着他,“南宫加入,我也要加入。”

盖敏敏:“不是吧,你和南宫早晚要有一天分开的,你难道一辈子跟着他?”

茉莉皱了皱眉头,“什么叫早晚有一天要分开?”

“当然是......”盖敏敏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心里想着南宫信,话到嘴边却转了个弯,“你早晚有一天得有喜欢的女孩子吧,都要成家立业各立门户啊,难道那时候你还要粘着谁?”盖敏敏偷偷瞄了一眼南宫信,心里想着现在一定要给这个超级大灯泡做好思想教育,不然以后一定会是她和南宫信之间的超级可恶大灯泡。

南宫信听到这句话愣了愣,下意识朝路北月看去,正好碰上了路北月看他的目光。而路北月正想回避时,看到南宫朝她笑了笑,那是一抹足以让她又一次怦怦心跳的笑。

武茉莉对这话觉得很可笑,他是南宫最忠诚的战士,怎么会有一天抛下他。

非正常人交流协会瞬间多了两个成员,路北月和盖敏敏作为托塔李的好朋友,也就趁热打铁的捧场,说要一起加入协会。托塔李虽然表情依旧淡定,但其实非常开心,他对这个收获相当满意,南宫信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这意味着他与路北月之间又多了些联系。

一起吃过晚餐又喝了会儿咖啡聊天,众人才各自散去。

茉莉泡了杯茶给南宫信,递给他后坐在一旁,隐隐担忧道:“这个什么托塔李,虽然只是普通人类,却有点本事,我们的身份不会暴露吧?”

南宫信把报纸放下,抿了口茶眺望着窗外的星空,声音没有丝毫的颤抖,冷清如月:“不会,他的认知远不足让你担忧。我加入那个协会,是因为我需要他,以后会有用处。”

“嗯......现在最头疼的是修复联络器,我到现在还没头绪。”茉莉站起来走来走去,“那边如果联络不到我们,别又出什么乱子。最关键的是你, 他们不会允许你这么一直下落不明。”茉莉叹了口气,烦躁的挠了挠根根直立的寸头。

南宫信缓缓眯起眼睛,眼底深不可测:“你或许应该找他想想办法。”

“谁?”

“今天认识的新朋友。”南宫信冷漠说道。

茉莉一怔,旋即反应过来,会意一笑:“是啊,不过他有这个本事吗?死马当活马医吧。”

茉莉话音刚落,扔在茶几上的手机倏然响起,南宫信埋头继续看报纸,眼神来回在黑白的字迹间搜寻,像是在找什么。

茉莉接到电话就听到路北月焦急的声音,说好像出了什么事。南宫信突然抬起头来。

“路小姐,你慢慢说。”茉莉看了一眼南宫信。

南宫信也转过头来看着茉莉,茉莉以为南宫信要手机,正准备递给他时却见南宫信竖起食指对他摇了摇,仔细听着手机里路北月的声音,茉莉旋即把电话开了免提,路北月焦急的声音立刻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我们在蔷薇酒吧,敏敏和别人吵起来了。托塔李的电话关机,我只能打给你们,能不能麻烦你们……”

噌!

路北月话还没说完,南宫信一言不发的站起来,顺手捞起外套匆匆出门,看样子是要去酒吧。

“我们现在过来。”茉莉顾不上和路北月多说,挂断电话追着南宫信下楼。

“在哪?”南宫信坐在驾驶位置上,茉莉翻着手机。

“就在附近。”

两人对话间,车子霎时间就像一支离弦的箭气势汹汹地飞了出去。

蔷薇酒吧离花园不远,这个时间正是人最多的时候。炫彩的灯光下火爆的隐约点燃每个人体内的火焰,整个酒吧人头攒动,如同炸开窝的蜜蜂。

空气里充斥着香水和酒精结合的味道,让推开门的南宫信眉头稍皱,他一向不喜欢酒气,酒精会让人无法自控,所以他从不碰酒。路北月来这种地方,让南宫信有点不悦。

“我们分头找。”南宫信扫了一圈,没看到路北月,闭着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路北月的气息,南宫信冷冷地视线刮向远处的卡座。

狭窄的过道上挤满了贴身热舞的男女,DJ大声的呐喊调动气氛。舞池里的人更挤了,南宫信和茉莉艰难地顺着舞池两边的通道,一直找到最里边的卡座。

“别碰她!”路北月的声音一瞬间变得愤怒,继而又软下来,“实在对不起,她喝醉了。手机我可以赔给你们,你们说多少钱,只要我有,我一定给你们。”

最深处的卡座,路北月假装冷静的声音掺加着一丝惶恐传出来。

南宫信眉头蹙起,循着声音迅速走过去。武茉莉紧跟在他身后。

卡座里边,路北月护着醉眼朦胧的盖敏敏,她被面前站着的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围在中间,酒桌上扔着一部被摔的七零八落的手机。

“你看我们像是缺钱的人?手机呢,我就不要了。你们两个美眉喝酒多寂寞,正好我们哥儿几个也寂寞,不如咱们一起搭个桌?”几个男人舔着嘴唇,嘿嘿的笑。

“靠!”刚好赶来的茉莉看到这一幕,太阳穴的青筋都鼓起,

“我现在就......”他撸起袖子要冲上去。南宫信一把拦住他,

“南宫?”茉莉疑惑。

南宫摇摇头,眯着眼镜扫过这些人,最终把目光定格在路北月身上,她一直以来总是带着温柔笑意的嘴角已经抿成了一条直线,虽然看起来无比冷静,可南宫信却看的出来那双轻灵的眸子此刻充满惶急不安。

恍惚中,过去的那个路北月又出现在南宫信眼前。他忽然很想看看,面对如此困境,她会怎么办?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落入凡间的天使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