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四章 一个学霸

更新时间: 2017-09-25 10:10:38 字数:4971

路北月是从小体质特殊,但身体一向健康,除了正常的发烧感冒外她身体很棒,这种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无所适从,只能抱着头瞪着双眼看着满屋的漆黑。

大口大口的喘息能稍稍缓解疼痛,路北月嘴唇泛白,身上出了不少汗珠,把睡裙和被子都浸的潮潮的。

足足有半个小时,她才觉得稍稍好了一些,路北月整个人宛若一只被抽汗水的鱼,虚脱的瞪着眼睛,而脑海里南宫信的模样又开始渐渐浮现。

“不要!”路北月痛苦的抱着头,使劲儿甩想把南宫甩出她的脑海,她这是怎么了?

脑海里为什么会频繁出现南宫信的模样,可是……

又不像是她今天第一次见到的这个南宫信,脑海里的那个男人茶色的目光含笑的凝望着她,像是有许多话要对她说,又好像什么都不打算说。

她不敢闭眼睛,怕南宫信的样子会撞进她的脑海。

这算什么?

他们才第一次见面,而且他还是敏敏喜欢的人,自己闺蜜喜欢的男人,她现在脑海里......怎么能反复浮现他的样子,这不对劲,也不可以!

她突然跑出卧室,冲到冰箱前猛地拉开。

冰箱里的凉气扑面而来,路北月胡乱的捞出一瓶纯净水咕咚咕咚的猛灌了好几口,沁人的凉意从嗓子一路滑到心脏,这才觉得好了一些。

“北月,不舒服吗?”奶奶被她惊醒,声音从隔壁卧室传来。

路北月惊慌回答:“哦,没事奶奶,我口渴了。”

她不口渴,她只是想让莫名支配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然后好好睡一觉。

但是这一夜,路北月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她的脑海里,不停的闪现着那张冷峻又带着丝丝暖意的脸庞。

“按理说我才是最了解滨海市的人好吗,为什么不让我去?”盖敏敏赌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因为南宫信家的那个武茉莉没有邀请她一起去挑选店面以及忙活开店的事而气愤不已,路北月暗自失笑。

“好啦......这也不是坏事,找店面弄装修的事蛮辛苦的,说不定是那个茉莉,他好心不想让你累着。”路北月哄她。

“啊!!!不要跟我提那个花茶......”

路北月听着电话里盖敏敏的絮絮叨叨,突然觉得很幸福。想起武茉莉跟盖敏敏的吵架又觉得好笑,不过,那个武茉莉的执行力确实可以堪称世界之最了,没几天,他已经仔细分析了周围区域的宠物市场,在最快的时间内就得出一个准确数据,最终锁定花园对面不远的街面就最合适做宠物店,而正好有一家店铺在转让,价格又在预算范围内,迅速签合同后宠物店进入了初期装修阶段。

“不舒服吗?”从装修设计公司出来,南宫信替路北月打开副驾驶车门。刚才见面时他就看出她满眼的疲惫,只是碍于人多所以才没问。

“可能是昨晚睡的不太好。”路北月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有些心虚。

南宫信是盖敏敏喜欢的人,路北月再次在心里强调。今天见面她一直不敢正视南宫信,昨晚南宫信在她脑海里浮现了一夜,这种事单是想想就让她觉得羞耻。

“试试这个。”南宫信递过来一盒东西。

路北月定神一看,这是安神补养的红参片,他什么时候买的?

路北月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想了想最终还是接了过来,总不能让人一直这么举着。

“你,什么时候买的?”盯着他白皙的脸,看到的分明是平淡无波,甚至有些凛冽的脸,为什么做出来的事会让她心里觉得暖暖的?

南宫信专注的开车,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紧了紧,语气却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似的随意:“刚才。看你一直打哈欠,含一片会好很多。”

路北月轻咬着下唇,缓缓吐出两个字:“谢谢。”

他是在关心她,她感觉的到。

南宫信修长的食指敲打着方向盘,他偷偷瞟她一眼,轻而易举的从她神情中分辨出她内心在纠结和挣扎,猜想她会再说些什么。但车子一路开到小区对面的店,她一句话都没再说,只是悄悄地放了一片红参在嘴里含着。

他唇角微微弧起,笑在眼底晕开。

事以至此,不记得就不记得吧,南宫信心想,在苦涩里竟然也感觉有异样的甜蜜。

路北月不反感他,这种感觉很陌生,但非常美妙。

南宫信投资路北月开宠物店,结果表现最热忱的人竟然是盖敏敏,她最近一直在想办法怎么能长期和南宫信接触,正愁没个由头,她是喜欢南宫信没错,可总不能每次都没脸没皮的跑到人家家去粘着,实在有损她的大小姐矜持。

现在好了,她和路北月关系好,也算是生死闺蜜,只要宠物店开起来,她可以天天理直气壮的过来帮忙,这样……啊……完了,要和男神天天呆在一起了哈哈,她以看路北月和帮忙为理由,为自己创造更多和南宫信接触的机会,心里窃喜不已。

盖敏敏双手捧脸,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可事实永远跟她反着来。南宫信一直对她冷冷淡淡的,以至于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美,一会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一会又想想南宫信对路北月好像比对她更好......盖敏敏觉得也许自己是时候换一种风格了。

为此她早上来之前足足化了两个小时的妆,整个衣帽间的衣服都被她挑了一遍,最后才勉强挑出一件看得上的。

豁出去了,盖敏敏看着自己手上的衣服,这是某前任送她的,说想看她穿这种风格,不过她还从来没赏光穿过,或许南宫信喜欢的是这种也说不定,盖敏敏咬唇狠狠看着镜子的的那个自己,就穿这件蓬蓬的小裙子试试吧。

可惜今天南宫信进来的时候还是没有看她,盖敏敏妖娆地靠在书架旁,一直盼望着南宫信能转过来,可惜南宫信只和路北月在店里转来转去,规划整个店的装修和货架摆放位置,倒是武茉莉多看了她几眼,盖敏敏在武茉莉又一次回头是用眼神准确锁定了他,她一气之下问茉莉:“我不好看吗?”

茉莉正拿着抹布在擦玻璃,被她问懵了,来来回回打量她好几遍,煞有其事的问:“你化妆了?”

盖敏敏只觉得两眼一黑,“我不化妆难道就不好看了吗!”

“好……看?是不好看?”茉莉不知道怎么回答才是正确的答案,脑子里迅速反应这着这几天看的各种小说和文艺作品桥段,最后只好冲盖敏敏嘿嘿一笑,不回答。

盖敏敏翻了个白眼,在心里把茉莉凌迟了几百回:“果然,脑子受过伤的人和正常人的脑回路不太一样!”盖敏敏觉得自己这句骂的很解恨,其实茉莉压根没懂。

装修公司效率很高,确定设计稿后,一上午就装出了店铺的大概,门口的招牌也做好挂上,看这样子两三天就能开业。

盖敏敏觉得再等南宫信过来,自己就会变成一块望夫石了,于是决定还是要主动一点, “南宫,休息一下喝口水吧。”盖敏敏有些心疼的把矿泉水拧开递过去,冲南宫信眨了眨眼睛。

南宫信接过来,微笑礼貌中带着疏离:“谢谢。”

盖敏敏双颊微微一红,只感觉跟他说句话就像吃了蜜糖。刚想趁此机会多和他说几句,下一秒就看到南宫信把矿泉水转递给了一旁的路北月,“一直含着红参苦,喝水可以缓解。”

盖敏敏:“......我”

“怎么了?”南宫信问道,路北月也用询问的眼睛看着她,同时朝南宫信摆了摆手并没有接过矿泉水。

“没事啦,”盖敏敏看着眼前的一幕,理智的压住自己刚冒出来的一丝酸意,却一时忽略了刚刚南宫信说的红参的事。

路北月没接南宫信递过来的水,在看到盖敏敏怪异的表情,尤其是经过昨晚梦中的天人交战后,她开始有意和南宫信保持距离。

“我不口渴,我还要联络宠物养殖基地和宠物用品批发之类的事。”她一边掏出手机看似准备拨号码,一边往楼上走去,其实手在手机上无意识地乱画着。

“需要我做什么?”南宫信把水放在一旁想要跟去。

路北月摇头摆手道:“不,不用了。这些我自己可以搞定。你们,聊会天休息一下吧。”

南宫信对路北月突然的刻意离开有点无奈,而路北月,她生怕南宫信会再次说出给自己买红参的事,她担心盖敏敏会误会,这才拿着手机疏远了距离,但此刻,心里却忽然有种说不出的酸意。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这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摇摇头,她不喜欢自己这样。

中午吃饭的时候,茉莉和盖敏敏又吵了起来。

“看见这个胡萝卜了吗?”盖敏敏娴熟地用筷子夹起一小块胡萝卜,“正因为色彩亮丽,才会被作为点缀放进菜里,所以,请不要再买白色的家具了好吗,整个店都被你弄成一片白,有什么好看的?”

武茉莉也想夹菜出来,可不会使筷子的他一直夹不到,只好气冲冲地放下筷子,一抬头就看见盖敏敏一边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他,一边把刚刚的胡萝卜优雅的放进了嘴里。

武茉莉:“你......”

“胡萝卜有什么了不起的,”武茉莉呼出一口气,“再好看也是配菜,主菜才是核心,我看菜里就算没有胡萝卜也挺好看的。”

“好了,”路北月听到他们在吵抬头看了一眼,“你们再吵,宫保鸡丁里的鸡都要被你们吓活了。”

两人看着眼前的这盘宫保鸡丁,突然都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这时门外有个带眼镜的男人正小心翼翼的翘首张望,他站在门口往店里看并不进来,眼神不断的在搜寻什么。

“你找谁?”茉莉第一个发现了他。

眼镜男扶了扶黑框眼睛,有些害羞:“请问,路北月在吗?”

茉莉看了一眼正和南宫信在修改设计稿的路北月,回过头来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眼镜男,没有放行的意思:“你找她有事?”

茉莉话音刚落,身体忽然被一道忽如起来的力道推开,接着他就看到盖敏敏惊喜看着眼镜男:“托塔李,你怎么来了?”

托塔李推了推学霸的大厚眼镜,紧了紧怀里的笔记本电脑,木讷的笑笑,那是一种看不出来笑没笑的只有朋友才能get到的笑容,之后语气缓慢:“敏敏,你也在呀?”

托塔李,理科学霸。

跟路北月和盖敏敏都是好友,结束维持一个月论文闭关的他,昨晚刚把关机了一个月的手机开机,就接到了路北月的来电。

路北月知道今天要来店里,索性让托塔李直接来这里找她。

“这是托塔李,一个呃什么……协会的会长。”盖敏敏把人带进来后,热情的给南宫信和茉莉做介绍。

“南宫。”南宫信和托塔李握手。

“你刚说协会会长,什么协会?”茉莉紧接着追问。

“哦我想起来了,非正常人交流互助协会。托塔李同学兼会长、副会长等一系列职务,”盖敏敏忍着笑,一个字一个字的尽量严肃的介绍着。

“我们托塔李同学可是个科学家,虽然他的论文一直不太被认可,很多人说他是个怪人,但是很多伟大的科学家刚开始不都这样吗?对吧。”

“好了敏敏,托塔李老实你就欺负人家,少说几句。”路北月冲盖敏敏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了,托塔李确实不善言辞,但总归不喜欢别人的讨论,路北月瞟了一眼托塔李,见托塔李神情还算自然,才对他说:“这位南宫和这位茉莉,都是敏敏的朋友。”

托塔李看了看茉莉,又看了看南宫信,眼镜片后面木讷的眼神稍纵即逝过一丝的不解,一股不一样的气流充斥在他周围,托塔李的情商仅限于直来直往,完全没有想就出口的直言道:“你们两个的磁场和别人不太一样。”

茉莉呼吸一滞,看向南宫信。

南宫信笑笑,示意武茉莉不要乱。家具行的工人正搬了沙发过来,他示意武茉莉过去看看,同时请托塔李坐下:“每个人身上的磁场都不同,没什么稀奇。你做人体研究?”

南宫信隐隐觉察出托塔李的不寻常,能感觉出他和茉莉身上磁场不同的人,托塔李是第一个。不过,南宫信并不担心托塔李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虽然托塔李可能异于常人,但经过他观察和研究资料得出的结论,地球人最怕异于常人。

托塔李紧了紧怀里的笔记本,他能感觉到南宫信整个人的放松却强大的气场,那种宽广的感觉里又带着一些威严感,这让托塔李感觉有点怪异,但他还是直言纠正南宫信的话:“我做的研究不算是人体研究,而是人和宇宙间的关联。宇宙中的任何分子都有独特磁场,包括石头和草木。但人体的磁场大同小异,只有大奸大恶或者大善大慈悲的人会和别人不同。”

“喔?很有意思。”南宫信很感兴趣。

路北月本来找托塔李有事,结果却看到这个平日里半天没一句话的书呆子,今天却一进来就和南宫信这种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场的人相谈甚欢,好不奇怪。

正奇怪时,正巧装修公司来人找宠物店负责人谈事,路北月连忙说自己搞不定,趁南宫信三人下楼装修公司的人交涉时,她得以向托塔李诉说自己的困扰。

“你是说,你昨晚梦到一个人,继而开始头疼?”听完路北月诉说昨晚的事,托塔李托有所思的推了推眼镜。

“嗯,这个人我第一次见,但总觉得他很熟悉。”路北月补充,顺便看了一眼楼梯口,她怕盖敏敏和南宫信会上来。

“只是梦到他人吗,有没有具体梦到什么事?”托塔李又问,他的语速总是比正常人慢半拍。

著名心里学家费罗伊德曾经做过梦的解析,国内也有著名的周公解梦。这些托塔李都有研究过,他的研究表明,梦境和人的记忆息息相关。

路北月不愿意多回忆昨晚的事,摇头说没有,

托塔李好奇地看着路北月,路北月一直在不自觉地往那边瞧,托塔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南宫。

路北月本来以为托塔李在想解决的办法,但托塔李接下来的话又让她的心骤然悬了起来。

托塔李说:“你,是梦到南宫吗?”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落入凡间的天使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