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更新时间: 2017-09-24 10:10:51 字数:4463

“过敏,什么过敏?”茉莉看了看惊讶的盖敏敏,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路北月,对她们话很是不解。

路北月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经历,突然出声道:“那个......我可以去下洗手间吗?”

“在那边。”茉莉指了指地方。

路北月点点头,匆匆的离开客厅逃进了洗手间,南宫信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他看的清楚,路北月刚才转身的一瞬间竟然掉了眼泪。

“对不起哈南宫,北月真不是故意的。”盖敏敏看卫生间关上门,才小声解释。

南宫信虽然心里疑惑,但却未表露出来,又恢复一贯的冷清,但眼底只有茉莉看得懂的失落,“我没关系,她,还好?”

盖敏敏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南宫信,确定他真没生气才说:“北月的体质和别人不同,一般异性和她接触会出现过敏的情况。”

南宫信带着探究看向盖敏敏,茉莉瞟了一眼洗手间,“过敏体质?”

路北月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后来被一对老夫妇领养,她的童年过的比别的孩子都要异常艰辛些,无论在孤儿院还是后来在学校,男孩子们都躲着她,甚至有些坏孩子拿橡皮课本之类的东西丢她。都说她是怪胎。

后来有个转学来的小男生送给她一颗糖果,刚碰到她的手,小男孩儿就如同触电一般身体拼命颤抖,皮肤上还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红色斑点,像是疹子。

大家都怕她,甚至连女孩子也不愿意跟她玩。

路北月变的越来越孤僻,每次和异性接触时她都会刻意回避,直到认识了现在这些朋友。

盖敏敏解释以后,极力劝说:“所以南宫你千万别生她气,她这会儿肯定比谁都难受。我替她道歉,北月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她让你别碰她,是怕自己会伤害到你。”

听完这些,南宫信缓缓睁开眼,心底发疼的紧。

果然被那边抛弃之后,她的生命和生活轨迹和原来完全不同,看来,要完成任务他之前预定的计划要做改动了。

“这样,你们留下吃晚饭吧。大小姐,我不清楚超市的位置,你带我去买吃的东西吧。”茉莉见南宫信满脸凝重,不由分说的拉着盖敏敏出门。

“哎等等,等北月一下吧,我觉得我们不用......哎哎哎你干嘛?”

茉莉从后面推着盖敏敏,“走了走了,”茉莉看了一眼南宫,“我们马上回来,北月麻烦你了!”

盖敏敏计划落空,武茉莉害的她连问南宫信喜欢吃什么的机会都没有,简直想活活掐死茉莉。

路北月从洗手间出来时,南宫信正坐在沙发里眺望着落地窗外的整个香榭里花园。

“还好吗?”听到脚步声,南宫信的目光才落在路北月身上,随后他的眼神一点点黯下来,似乎在路北月的脸上搜寻着什么,又似乎在怀念着什么。

他身上的气味很清新,路北月分辨出来是鼠尾草和岩兰草的香气,淡淡地清爽中带着一股讳莫如深的海洋深邃,一直萦绕在她鼻尖。

路北月从小就敏感,她能感觉出来南宫信看自己的眼神有异,像是要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另外一个人。

“南宫先生……”

“信,还是叫我信就好。”南宫信纠正。

路北月呼吸一滞,再看他身上那股霸道的地王气势,压抑的她连呼吸都变的不顺畅起来。

“我很像你的某位朋友?”半晌,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南宫信怔怔看着路北月出神,嘴角弧了弧,收回神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路北月,答非所问:“是,她以前就叫我信……不过,她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不记得很多事。”

气氛死寂,静默。

路北月沉默着点点头,他的讳莫如深让她实在想不通,南宫整个人给她一种又孤寂又阴冷的感觉,而且从她看到南宫的那一刻起,自己心里就一直压抑着什么,压抑着......什么呢?这个男人身上的孤寂到底是怎么来的,路北月看着站在窗边出神的南宫信,他这样子,像是被什么人抛弃了一般。

但这个想法很快让路北月失笑。

你真是没救了,路北月暗暗骂自己,就算是自己被抛弃被厌弃,也不能看谁都是这样啊,再说像南宫信这样的人,谁能抛弃他。

能住得起这么昂贵的公寓,能一言不合就买价值千万的豪车,这个世界上男人有的他都有,别人没有的他也会有,这样的人会被什么人抛弃?

得说点什么,路北月想着,这样实在是太尴尬了。

“呃,你也很像我的一个朋友,他是第一个对我不过敏的异性。”路北月含着笑意打破沉默。

南宫信倏然转身:“男朋友?”

南宫信没有忽略路北月嘴角上扬的笑意,感觉很......让人嫉妒。

路北月倏然撞上他凛冽的眼神,心跳莫名加速:“不是啦,普通朋友,他在国外,应该也快要回来了。”

南宫信暗暗舒了口气,眼神黯淡下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幸好有点点这个小东西在,不然路北月认为自己一定会窒息而亡。这是敏敏喜欢的人,路北月在心里强调。她实在有些想不明白,盖敏敏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自虐倾向的,跟这样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在一起,呼吸都会觉得格外艰难吧?

“你很喜欢动物?”南宫信看了一眼点点。

“喜欢,从记事起小动物就和我很友好,小时候邻居有一只小猫,跟我非常亲近。这些小家伙很可爱,它们很有灵性。”她挠着点点的小脑瓜,笑的越发纯净柔软。

人是群居动物,需要同类的认可和关注,这是天性使然,但路北月从来没有体会过,因为她特殊的体质。

南宫信看着她的目光柔下来:“有没有想过自己开一家动物商店,或者叫做宠物店的?”

计划既然有变,那他得做好长期留在滨海的打算。路北月学过专业的宠物护理,盖敏敏告诉过他。

“宠物店?你说的是宠物寄养中心或美容养护中心之类的吧?”路北月想不通怎么突然说到了这个。

开属于自己的宠物店路北月不是没有想过,但资金不允许,店铺装修和宠物用品购买都需要钱,她现在.....还不敢想。

南宫信仿若一眼看穿她的想法,走过来坐在她附近:“我投资,你管理。”

简短的一句话,却让路北月发怔。

“为什么让我管理,你不怕我做不好?”考量再三,她决定拒绝。

这个消息太突然,突然到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会做的很好。盈利后我们分红,各不吃亏。我不懂宠物护理,你不懂投资,我们各有所取。”

可是为什么是开宠物店?路北月虽然觉得突然,却在心里又不觉得这个提议很突兀。

“你为什么想投资这样的生意?你也喜欢小动物吗?”路北月问道。

“恩,”南宫顿了顿,“我喜欢小动物,也觉得你会管理好。”

路北月从小的异常遭遇一定会使她心思敏感,南宫信敢肯定,所以他是斟酌着说的这句话。新的计划在他心里生成,他不得不为自己创造和路北月长期接触的条件。

南宫信猜的没错,北月从小就喜欢多想,她不肯轻易接受他人的好意,但也不随便妄自菲薄。可这一次不知道怎么了,对于这个突兀的请求,对于这个第一次见到的人,她很想答应下来。路北月看着南宫,南宫信也在注视着她。

答应他吧......路北月心里出现一个声音告诉自己。

“我......我不知道,”路北月知道自己的毛病又犯了,每次一犹豫都喜欢说不知道的毛病。

正在她暗骂自己没用时,突然听到了一声淡淡的温暖的笑,路北月一抬头,就撞进了南宫正注视着她,那双温柔的眼睛里。

“你相信我吗?”南宫信单膝下跪,抬头专注又有些贪婪地看着路北月略微慌张的脸。

路北月现在感觉自己快要烧着了,第一次和异性这么近,更何况对方还摆出这样的姿势,她想躲都不知道该从何躲去。

南宫信一动没动,像一座永不动摇的石雕,在等着路北月的回复。

路北月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直视南宫的眼睛,这次她不再慌乱了,反而从南宫信眼睛里看到了一种视死如归的决然,莫名地,路北月从这种决然里汲取到了勇气。

“我相信你。”路北月同样慎重地回答道。

什么鬼我刚刚说了什么!路北月表面冷静心里却已经抓狂了,没想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就答应了南宫信的邀请。可她也的确需要一份工作高出现在的收入,路北月说服刚说完相信就开始后悔的自己,领养她的那对夫妇年事已高,人老了总是会伴随各种病痛,单是医药费也够她承受的。这个南宫信好像是有意要帮她却又不想让自己难堪,可是到底为什么呢?以他的身价,别说开一家,就是一夜之间把整个滨海的所有宠物店都盘下来也不成问题。可是他为什么想要帮自己呢?

南宫信从刚刚那个有一丝压迫的姿势中恢复回来,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那,合作愉快?”路北月不卑不亢,她有信心能做好,不会让南宫信的投资没有回报。

茶色的眼眸晕出暖暖的笑意,他修长白皙的手:“合作愉快。”

就这样就达成合作了吗?路北月心里慌张,这也是路北月第一次和异性握手,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她心里蔓延开来。不必害怕会伤害别人,也不用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在慌张中,她又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

晚饭前盖敏敏和路北月两个人在厨房忙活,茉莉本来想进来帮忙,被盖敏敏强势赶跑了。盖敏敏听说过一句话,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她决定先抓住南宫信的胃。

“北月,你觉得南宫怎么样?”她把鸡蛋磕进碗里,偷偷看了一眼客厅里正在专注操作笔记本的南宫信,眼睛里泛着得意,“我选男朋友的眼光还不错吧?”真是越看越觉得这男人诱惑迷人。

尤其是他专注的样子,微微蹙着眉心,完美的唇也轻轻抿着。

让她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词——禁欲系诱惑。

路北月瞟了一眼客厅,认真的考虑后回答:“他和别的男人好像不太一样。”

对她不过敏,又要和她一起开宠物店,似乎好意帮她。

她暂时还看不透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于是继续低头切菜。

“你确定要这么做?”客厅里的茉莉在听到南宫信要开宠物店时,嘴角狠狠抽了一下,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这就意味着,南宫信要长期留在滨海。

那龙盟怎么办?

南宫信冷冽的眼稍划过厨房看向一旁的茉莉,顿了顿后继续垂下头看笔记本上关于种种宠物的资料,清冷的嗓音没有任何波动:“茉莉,你又反应过度了。你认为我只是一时冲动?”

“我不是这个意思。”茉莉心里很清楚南宫信绝不会做一时冲动的事,他的每一个决断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可他还是继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完全不记得那个地方的人和事,这就说明那个传说是真的,就算这样你还不打算放弃?”

“好了,你难道忘记我们的初衷了。”南宫信心不在焉的浏览着宠物网页,平静地陈述着一个事实。

茉莉听到这句话后楞住了,仿佛陷入了一个遥远的回忆里。南宫抬头看了一眼厨房里正往锅子里倒油的路北月,眼眸深了深:“记得会比不记得痛苦。通知我们的人,让他们原地待命暂时不用来滨海,之前的计划延期。”

“是!”

这顿晚饭吃的很愉快,熟悉了一些之后路北月才发现茉莉和南宫信比表面看上去风趣,听闻南宫信要投资开宠物店,盖敏敏比路北月更热忱,这样她就有充足的时间和南宫信接触。

一直聊到晚上九点钟,她才和路北月两个人从南宫信的别墅里出来,约好明天找房子后,两个女孩子各自回家。

“明天居然就要去找开宠物店的店铺了,”路北月坐在地板上胡思乱想着,“今天就像在做梦一样。”

路北月觉得自己活了二十几年,今天才有种自己真正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感觉,她开始憧憬明天,而不是像之前一样,被每天重复的生活折磨的神经麻木。

为了明天有充足的精力找合适的门店,路北月早早上床打算休息。

关了灯,卧室漆黑。

她第一次舒展着眉头入睡。半梦半醒间,南宫信那双茶色的眼眸,凛冽的线条勾勒出来的优雅模样缓缓浮现在路北月眼前。

接着——

蚀骨般的疼痛瞬间通过大脑传达四肢百骸,路北月猛然从床上直直的坐起来抱着脑袋,失声喊道:“呃——疼!”

太疼了,脑袋怎么忽然像是要裂开了一般疼!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

落入凡间的天使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